也门儿童:死亡很近,和平很远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胡文利 时间:2018-11-09
0 也门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3).jpg

也门小女孩阿玛尔的命运牵动了千万人的心,但在旷日持久的内战中,它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幕。无论残酷的冲突以何种方式收场,这个国家的普通人都已成为输家。

-------------------------------------------------

10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发了一张触目惊心的照片:

一个小女孩仰卧在深蓝色的床单上,眼睛毫无生气地半睁着,双手无力地攥在胸前;她的皮肤松松垮垮,布满与年龄不相称的褶皱,骨骼轮廓清晰可见,骷髅般的身体与膨胀的腹部形成刺眼的对比;她的指甲结了血痂,拇指上停着一只苍蝇。

女孩叫阿玛尔,今年7岁。这张照片拍摄于也门首都萨那西北140公里处的医疗中心。被送到医院时,她严重营养不良,医生每两小时给她喂一次奶,但奶全被吐了出来。

阿玛尔的命运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纽约时报》的读者纷纷表示愿意向她提供帮助,祈祷和祝愿不计其数。“在阿拉伯语里,阿玛尔的意思是希望。”该报称。

然而,奇迹没有出现在战火纷飞的也门。11月1日,阿玛尔永远离开了。

“每十分钟就有一个孩子死去”

阿玛尔的家在也门北部与沙特接壤的萨达地区,该地区由反政府力量胡塞武装控制。2015年,在日渐壮大的胡塞武装威胁下,也门总统哈迪一度流亡沙特。同年3月,沙特开始了对也门的军事行动,也门沦为沙特和伊朗的“代理人”战场,胡塞武装的据点成为炮火攻击的主要目标。

从此,阿玛尔一家背井离乡,沦为难民。

在也门,像阿玛尔这样的儿童约有180万名,依靠食品救助的人口达1400万,占全国人口的一半。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也门“正遭受100多年来最严重的饥荒”。饥荒导致了“现代史上规模最大的霍乱疫情”,疫情于去年爆发,至今已有110万人被感染。

“2017年,5万名儿童因饥饿或疾病死去。每天约有130名5岁以下的孩童去世,也就是说,每10分钟就有一个孩子死去。”联合国人道组织在推特网上表示。

“饥荒中,千万人的免疫系统正在崩塌。与青壮年相比,老人和孩子更容易死于营养不良或疾病。”人道组织协调员马克•洛库克这样向BBC解释儿童死亡率如此高的原因。

另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报道,2015年以来,沙特对也门实施了超过1.8万次空袭。“一个有幸活到现在的孩子,平均每天要经历14次空袭。”英国人道组织“拯救孩子”称,对这个国家的儿童来说,迎接他们的除了日复一日的极端暴力,还有更深远的心理创伤。

谁为旷日持久的冲突买单

统计数据显示,迄今为止,也门内战直接导致5.6万名平民死亡,间接死亡人数远不止于此。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指出,2015年之前,也门的食品、燃料和药品几乎完全依赖进口,其中70%要经过红海港口——胡塞组织控制下的荷台达。今年6月,沙特军队封锁了荷台达,令这片饱受战火摧残的土地雪上加霜。

战事旷日持久,大部分也门人的家园化作焦土。从萨那前往西北部高原途中,目力所及之处全是断瓦残垣。萨达地区是胡塞组织的大本营,“邮局、法院……所有市政建筑都被夷为平地;学校、医院、加油站、餐馆等公共设施和民宅也成了废墟。”《纽约时报》描述道。

从也门西北部小镇达延出发,驱车两小时就能到达沙特。尘土飞扬的主干道上有个巨大的弹坑,四周散落着弹片,依稀可见肢体残骸。今年8月的一个早晨,沙特战机在这里击中了一辆校车,44名学生和10名教师当场死亡。

对习惯了战争的也门人来说,这样的暴行是无法接受的。离弹坑不远的一堵墙上,用英语和阿拉伯语涂写的标语赫然在目:“美国杀死了也门的孩子!”当地人告诉《纽约时报》,击中校车的弹药上有“美国制造”的标记。

这场惨剧引起了国际关注,可没过多久,如同无数类似的事件一样,它迅速被世人遗忘。同样可怕甚至更可怕的一幕幕,仍然在也门土地上日复一日地上演。

沙特记者卡舒吉在土耳其遇害,让国际社会再度把目光投向阿拉伯半岛。人们蓦然发现,中东正悄然进行着一场“被遗忘的战争”,千万人面临饥饿与疾病带来的死亡威胁。

《纽约时报》称,沙特原以为通过狂轰滥炸就能很快解决敌人,但3年过去,消灭胡塞武装依然遥遥无期,平民却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也门民众普遍将沙特的行为视为“侵略”,认为这是美国与其“中东盟友”共同的阴谋。

肉体和心理创伤将持续多年

持续1000多个日夜的武装冲突,令大约200万也门人无家可归。萨那北部一处荆棘丛生的难民营里,一群人刚从沙特边境逃来,模样“比叙利亚难民更凄惨”。帐篷外有几辆报废的汽车,其中一辆里住着一家人,个个瘦骨嶙峋。一位老妇人坐在帐篷前哭诉道:“我们没有食物,没有水!”孩子们光着脚,脸上布满灰土,沉默地围拢在她身边,面色阴郁。“他们毁了我们的家。”一名12岁的男孩告诉《纽约时报》。

也门高原拥有令人窒息的美景,但非宜居之所。这里没有水源,土地贫瘠,峭壁狰狞,地表呈红棕色,看起来像“被地狱之火炙烤过的异域”,如“火星般荒凉”。只有在山谷里才能见到一些灌木丛,难民的帐篷和灌木一起扎根在岩石缝隙中。

以沙特为首的联军对也门的封锁早已成为常态。一位也门商人向《纽约时报》抱怨道,沙特一直阻碍食品和药品的运输,他认为这是利雅得当局的蓄意报复,旨在制造大规模饥荒。同时,也门的货币飞速贬值,食品价格飙升。沙特禁止了从萨那起飞的所有商业航班,身患重病的也门人想出境接受治疗变得难上加难。人权组织指责称,沙特犯有战争罪。

萨达的Jumhuriya医院门外,十几个和阿玛尔一样虚弱的孩子躺在婴儿床上或地面上。医疗设施大部分被毁,少数保存下来的没有足够的空间。医院里,混合着汗水、尿液、食物、呕吐物和药物的气味扑面而来。“许多女性营养不良,无法给新生儿喂奶。一些人被迫以树叶充饥。”医护人员告诉《纽约时报》。一位母亲有气无力地表示,她的4个孩子全都营养不良,但怀里的小家伙处境最危险,他还不到两岁。

重症监护室只能接收情况最严重的病人。“医院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人满为患。”一位医生告诉《纽约时报》,近年来,也门的疾病流行率急剧上升,包括麻疹、白喉和霍乱。

2016年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个国家有78%的婴儿发育迟缓或营养不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称,即使战争明天就结束,那些幸存下来的孩子也已经遭遇无法消除的创伤;身体发育迟缓、免疫系统缺陷、心理障碍……种种后遗症将持续多年。

“被遗忘的战争”仍在吞噬生命

过去3年间,也门内战在叙利亚战争的阴影下黯然失色,少人关注。去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与沙特当局商谈价值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火买卖。很少有人认真想过,这些武器会被用在何处。

名义上,也门的政治领导人仍是73岁的哈迪。美国和沙特称哈迪政权为“国际公认的政府”,但这句话背后隐藏着令人难过的事实:也门不再是个完整的国家。2011年,统治者萨利赫被推翻时,局势经历过短暂的乐观,但很快蜕变为经年累月的冲突。如今,也门东部和南部被军阀和宗教极端组织割据,包括基地组织的残余势力。

10月30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罕见地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敦促也门战事中的各方在联合国主持下进行停火谈判:“我们希望,30天后所有人都在谈判桌旁坐下来。和谈基础是先从边界撤军,然后停止投掷炸弹。”美国广播公司(ABC)指出,马蒂斯话里有话——胡塞武装必须首先停止对沙特的威胁,之后才会停止空袭。

一些人道主义组织将美国的此番声明视为转折点,也有人警告不要高兴得太早,除非美国采取具体行动,但迄今为止没看到任何征兆。ABC认为,美国尚不打算撤回对沙特的军事支持。

沙特军队和胡塞武装双方也没有展现停火的诚意。据al-Masirah阿拉伯语电视台报道,11月3日,胡塞武装对沙特发动无人机攻击,击中了沙特西南部的哈立德国王空军基地。

“我们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胡塞组织的一名官员告诉《纽约时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不是他们打倒我们,就是我们干掉他们。”

在沙特的进攻下,胡塞组织丢掉了南部的土地,但多年的战争将他们磨炼得异常强大。对早已厌烦对抗、迫切需要秩序的也门人来说,换一批极端分子来统治似乎也不是坏事。

也门民间发起了战争捐赠,捐赠箱上印着“通往神的道路”,男女老少献出了能捐出的一切。首都萨那附近,部落成员们把蔬果、牛羊、现金和武器装进几百辆汽车。车队将冒着被空袭的危险行驶数百公里,穿越群山和沙漠,最终把物资移交给胡塞武装。

在阿玛尔生命的最后几天,她被逐出医院,以便为新来的病人腾出空间。“这个可怜的孩子遭受了流离失所和疾病的双重打击,”医生马赫迪说,“像她这样的病人实在太多了。”

马赫迪医生让阿玛尔的母亲把她带到24公里外的无国界医院,那里条件更好。可是,这家人已身无分文。过去一年里,随着经济崩溃,燃油价格上涨了50%,很多也门家庭连就医的路费都负担不起。

“我没钱给她看病,于是带她回家。”阿玛尔的母亲说。她把女儿带回医院附近的难民营,在那里静待死亡来临。

“阿玛尔离去后,我的心碎了。现在,我只为其他几个孩子担心。”她说。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811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为何百年来西方学界对中国前途的预言一错再错

为何百年来西方学界对中国前途的预言一错再错
就世界大历史视角下的比较政治发展而言,经过几波次的“民主化浪潮”,结果如何呢?大家有目共睹。[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