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教育在美国变成“阶层分化器”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时间:2018-08-07
0 教育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 (1).jpg

在美国,教育常被称为“伟大的平等调节器”。然而,近几十年来美国的政策选择,导致教育成就越来越多地与经济背景相关联。尤其是特朗普政府主张的放宽管制教育政策及向上层收入群体倾斜的财富再分配政策,加剧了这一趋势。

7月25日,智库新美国举办“让教育发挥作用:消除财富不平等是答案吗?”研讨会。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工作教授威廉·埃利奥特(William Elliott)、堪萨斯大学社会福利实践副教授梅琳达·路易斯(Melinda Lewis)、新美国“以家庭为中心的社会政策项目”政策主任贾斯汀·金(Justin King)等学者,共同探讨了通过教育提高社会流动性的难点、美国教育融资体制能否从“债务依赖”转向“资产赋权”等一系列问题。

教育调节不平等功能减弱

路易斯提出,许多社会科学研究表明,美国“机会差距”扩大的原因并非社会经济条件欠佳的家庭及其子女正在“掉队”,从绝对值来看,该群体的一些教育成就与回报指标正在改善,但改善程度赶不上富裕家庭及其子女。也就是说,富裕家庭子女不仅起点较高,而且前进得更快。例如,现在低收入家庭子女与高收入家庭子女的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成绩差距高于20世纪80年代,这不是因为前者的成绩在下降,而是因为他们的成绩提高幅度不及后者。从家庭投入到学校资源方面,后者得到了更多的外部支持。又如,在美国大学毕业生中,来自富裕家庭的学生表现更佳,他们的学费贷款负担较轻,在择校、找实习等方面拥有更多优势。

埃利奥特说,教育及相关的社会政策应区分“生存”与“成功”。自1964年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提出“向贫困宣战”以来,美国在减贫方面取得了进步,2018年接近充分就业。但仅做到关乎生存还不够,还应关注一个人能否凭借个人能力实现理想。如果向低收入家庭和少数族裔学生强调学业的重要性,但最终即使拥有相同的教育水平,其收入和财富水平依然落后于家境优渥的学生,那么“要努力学习”的劝告就近乎是一种嘲讽了。

不宜神化教育的作用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经济研究员理查德·V. 里弗斯(Richard V. Reeves)谈到,唯才主义(meritocracy)的神话,是美国社会等级制度无情地自我重复的一层虚饰,它对改善社会公平机会造成了深刻的伤害。1958年,英国社会学家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在《唯才主义的崛起》一书中首次提出“唯才主义”概念:才能被视作智力加上努力,拥有才能的人在年轻时就被识别出来,并经过选拔接受相应的密集化教育,人们沉迷于量化、测试分数、资质认证。在美国,教育被期待成为“平等调节器”,实际却是“阶层分化器”。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拉吉·柴提(Raj Chetty)等人在201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子女入读何种水平的大学与父母收入有密切关系。例如,父母处于收入阶梯前1%的学生就读常春藤盟校的概率,是父母处于收入阶梯末端的学生的77倍。

美国新学院经济学与城市政策教授戴里克·汉密尔顿(Darrick Hamilton)对本报记者表示,“机会平等”叙事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它包含了勤奋工作、价值、效率、社会流动性、自由、公平、个人责任等积极事物,但现实是,只勤奋工作是不够的,能否成功与拥有多少资源关联密切。在汉密尔顿看来,赋予每一名社会成员接受良好教育的权利,这件事本身就具有明确的固有价值和社会责任,但将教育当作经济不平等和种族差距的“解毒剂”就属于神化了。人们夸大了教育的作用,也低估了财富的作用。就“机会”问题而言,财富既是起点也是终点,财富能带来更多的财富,给予一个人独立行动、自由选择的能力和进行尝试所需的经济保障。

弱势群体需长久性支持

埃利奥特和路易斯提议,美国政府应当为每一名新生儿开设以本人为户主的“机会投资账户”,并根据家庭经济情况为其发放一笔种子存款,新生儿家庭每月也要向账户内存入一定数额;户主年满18岁后才可使用这笔存款(约40000美元),以支付高等教育学费及其他相关费用。

里弗斯表示,设立“机会投资账户”意味着巨额的公共支出,如何“开出这张大支票”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长效机制,短期内无法产生回报,而现在已有人建议的改革大学申请程序、增加政府对公立大学拨款、取消公立大学学费等措施,或能更迅速、更直接地帮助低收入家庭子女完成高等教育。此外,聚焦于“让教育为穷人服务”可能会导致中等收入阶层被忽略。在美国,非常贫困的人群通常能获得较充分的经济扶持,高收入的“梦想囤积者”本身就拥有大量财富,艰难挣扎的反而是“中间层”。近期有研究显示,中等收入家庭子女在美国顶尖大学的入学率有所下降。因此,旨在增强教育对不平等调节功能的政策,也应照顾到中等收入阶层。

埃利奥特说,“机会投资账户”是一个具有长期性、整体性的方案。免除大学学费一类举措有助于普及高等教育,但成长于经济或种族弱势背景下的学生,常常无法从高等教育中得到充足的回报。对他们的帮扶不应局限于提供学费,还需从人生早期开始改变,让他们看到机会的存在,意识到自己有资本像家境优越的同龄人一样规划人生、抓住机会。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621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中美国家安全观差异透视

中美国家安全观差异透视
中美两国的国家安全观虽然都是建立在对国家利益客观和理性认知的基础上,并随着不同时期国家安[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