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贪婪的政治精英让美国堕落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马丁·沃尔夫 时间:2018-07-24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jpg

山姆大叔说:“我们见过敌人,他就是我们自己。”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 7 月 17日文章]题:我们如何因贪婪与怨愤而丢掉了美国(作者: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

谁丢掉了美国?是否永远丢掉了它?——这是如今我们想问的问题。

美核心价值观遭挑战

除了美国人之外,没有人拥有美国。然而,对西方人和其他许多人来说,美国代表着某种极具吸引力的东西,它不仅是自身自由和繁荣的保障者,也是其他无数人的自由和繁荣的保障者。作为从二战前的奥地利逃到英国的难民,我父亲对此坚信不疑。美国是民主的堡垒。它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伟大强国,它体现了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目标。这使他变得非常亲美。我继承了这种态度。

在战后世界,美国的政策有四个吸引人的特点:它有诱人的核心价值观;它忠于有着共同价值观的盟友;它信奉开放和竞争的市场;它以制度化的规则支持这些市场。这一体系始终是不完整和不完美的。但就管理世界的工作而言,这是一种具有高度独创性和吸引力的做法。对于认为人类必须超越其微小差异的人来说,这些原则是个开始。

而今天,这位美国总统似乎对民主、自由和法治等美国核心价值观充满敌意;他觉得不需要忠于盟友;他排斥开放市场;他鄙视国际机构;他坚信强权为王。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会掌权?答案是美国或许无法消除的政治失败。特朗普掌权在一定程度上是意外,但不仅仅是意外。

焦虑导致保护主义

中国的崛起和全球化的冲击严重影响了美国对自身及其全球作用的看法。一种从左至右蔓延的焦虑取代了冷战后“单极时刻”的狂喜情绪。美国不再认为自已处于主导地位,也不再认为世界是友好的。特朗普或许是个直言不讳的保护主义者。但希拉里·克林顿也不是自由贸易的捍卫者。特朗普认为世界其他国家占美国的便宜,而这种观点得到了广泛认同。在一个屈服于保护主义观点的国家,保护主义者获胜不足为奇。

然而,更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美国经济的突出特点是,尽管其优点独一无二,但最近却使大多数国民苦不堪言。收入分配极不平等。壮年成年人的劳动参与率极低。实际家庭可支配收入中值与 20 年前持平,而平均收入却要高得多。绝无仅有的是,自 2000 年以来,美国中年白种(非拉美裔)成年人的死亡率出现上升。

特朗普喜欢在推特上对欧洲每桩引人注目的恐怖主义暴行表示震惊。但在 2016 年,欧盟仅发生 5000 起谋杀,比率为十万分之一(包括恐怖袭击)。美国则发生了 17250 起谋杀,特朗普可能会开始担心这一点。

贪婪与怨愤的政治

如此多的美国人处于贫困状态,在一定程度上是财阀政治的产物,而财阀政治是指持续和系统性地专注于富人的利益。正如我之前主张的那样,在普选式民主国家,只有同时开展支持“涓滴”经济学的宣传、按照文化和种族界线分裂不太富裕的民众、冷酷无情且不公正地划分选区和彻底压制选民,低税收、低社会支出和严重不平等的政治才能维系下去。所有这一切确实都发生了。

这些是“富豪民粹主义”或“贪婪与怨愤”的政治。它们极其成功地使共和党在白人劳动阶层中产生了吸引力。选举投票中的结构性偏见也很明显。在过去的三次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人平均需要比共和党人多 20%的选票才能赢得一个席位。尽管在普选中落败,但共和党在过去 20 年里还是两次赢得总统宝座。

特朗普当选是为财阀政治服务的政治环境的合理产物。他向富人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同时还给共和党基础选民想要的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特朗普的保护主义会给许多基础选民带保护主义会给许多基础选民带来好处吗?不会。

谁丢掉了美国?是美国精英,尤其是共和党精英,特朗普是亿万富翁获得减税的代价。我们能指望昔日的美国重现吗?除非有人找到在政治上更成功的方式,满足普通人的需求并消除他们的焦虑。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592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国产疫苗“国有化”

国产疫苗“国有化”
如果还不能意识到资本的唯一天性就是逐利,那些国计民生的行业一旦私有,实际上就会变成个别私企[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