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骨肉分离”:美国-拉美二三事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陈平 时间:2018-06-25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口述/眉山剑客 陈平,整编/观察者网 李泠)

近几日,非法移民问题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其受美国主流媒体关注程度远超中美贸易战。

今天,就和大家聊聊非法移民与美国-拉美历史二三事。

20180624210042960.jpg

特朗普为什么在“骨肉分离”移民政策上让步?

前两天美国主流媒体头条新闻,除了不断发酵的“通俄门”,就是特朗普在非法移民问题上作出让步。原来都是美国指控其他国家无视人权,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美国有违人权。

可以说,这段时间的非法移民问题是特朗普底下那批强硬派官员的愚蠢造成的。

特朗普上台的一个重要许诺,就是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新的边界墙,以遏制非法移民。修这墙耗费巨大,而特朗普增加军费后,已没多少钱,所以进展缓慢。于是,他想了个办法——吓唬移民,让他们不到美国来。

其他国家的人希望到美国寻求更好的生活,因此选择非法移民。而美国人也给移民者们安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名字——“梦想者”,英文dreamer。美国人认为美国梦是天经地义的,美国是一个自由国家,你只要到达美国,也不需祖上有什么贵族头衔等,凭个人努力就能致富,过上好日子。

拉丁美洲实际上在二十世纪初是相当富裕的,有一段时间跟美国不相上下,但在过去一百年时间里和美国的差距越来越大,所以非法移民到美国的人就越来越多。美国开始是接纳的,因为美国土地广阔,人口密度相对较低,且非法移民的工资要比美国人的正规工资低一半还多,对老板来说是很重要的利润来源。因此美国对非法移民,长期以来睁只眼闭只眼,差不多每十年就大赦一次。大赦以后,非法移民就有合法身份,就可以把家属都接来了。

而且,美国在全世界鼓励走美国模式,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就是赋予各种各样的政治难民到美国避难的机会。这政治难民的理由越来越多,除了战争,还有言论不自由、生育权利受限等。在拉美这边,避难理由后来随意到包括家庭暴力——天主教又不允许离婚,所以只能带着娃娃逃到美国来。然而美国现在经济不好,因此给政治避难者开的门就越来越小。

最近这些年,实际上墨西哥的经济比美国经济还要稳定点,所以,从墨西哥到美国来的非法移民发现美国不好找工作,好些人又回去了。也因此,原来一直困扰美国的非法移民,来自墨西哥的人数反而是降低了;这些日子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的移民,主要来自中美洲三个国家。

中美洲三个国家,如果按人口多少来排列,最大的是危地马拉,有1500万人口,其国土面积和浙江差不多,但人口密度实际上只有浙江省的四分之一左右。第二大国家是洪都拉斯,900多万人口;第三是萨尔瓦多,600多万人口。

这些国家来的难民,多半是因为国内内战、犯罪、家庭暴力等暴力行为频发,导致全家带娃娃出逃,涉水过墨西哥的边界,再到美国边境,进入美国。他们都带着娃娃,所以美国人头痛得不得了。又不能对这些人开枪,那怎么不让他们过来?美国人就想了一个邪招,让他们长时间滞留在边境,延长入境申请所需耗费的时间。

这些中美洲难民后来发现,呆在美国监狱都比在他们国家好,所以人潮继续奔来。美国人就想了一个更邪的招——把父母和小孩分开。开始是五岁以下的小孩可以不管,后来一岁多也都给你分开。为此,美国边境搞了好多机构照管那些小娃娃。小娃娃们整天大哭小叫的,被记者采访报道出来,引起轩然大波。

特朗普作风强硬,也有邪招,他派国土安全部新任部长来抵挡媒体对他的攻击。这新任部长也是当妈妈的人,但只能硬着头皮替特朗普辩护,如说美国是法治国家,必须按法律进行。一大帮人就放录像、照片等,让人觉得美国太残忍了。

而特朗普之所以最后让步,是因为他女儿伊万卡看不下去了,公开表态称这种做法太不像话。特朗普先前第一次改口震惊世界——先威胁对朝鲜发动核战争,后突然收回,夸金正恩;现在属于第二次大改口,原来一直要修墙,还要把难民和子女分开,现在修墙要继续做,子女分离一事上做出了让步。

中美洲三国难民涌进美国真实原因

美国主流媒体从不会去挖掘为什么中美洲三个小国难民会成为美国政治的大问题。原因有三:一是个人主义视角,只关心个人,不关心国家世界大事;二是抓住细节煽情,在媒体上造势,老百姓都看了,广告点击率上去了,广告费因此才能增加,后面都有相关利益机制;三是所有新闻分析都回避背后的实质性问题,因为实质性问题都是美国长期贫富分化造成的恶果,在现有议会政治体制下是没办法解决的。

言归正传。美国的经济数据是很发达的,公开的经济数据,若谈“最客观”“最全面”的,有两家。一家数据出自美国中央情报局,经济数据以购买力平价为指标。以购买力平价为指标的话,中国的GDP总量已世界第一,但人均GDP仍处中游。若照兑换率算人均GDP数据,最好的数据来自联合国。而照兑换率来算,中国和中美洲国家的人均GDP都只有购买力平价的一半。

我一查这数据就立刻发现,现在经济学自定的人均GDP标准,无论是照兑换率还是照购买力平价,都不能反映真实的社会经济状况,因为中美洲的人均GDP实际上是整个拉美国家的平均水平的一半——但即使只占一半,也非常高。按购买力平价算,这三个小国人均GDP都在八九千美元左右,而中国人均现被中央情报局翻到一万六千美元,比这三个拉美国家高一倍。

各位可能会感到非常奇怪,我自己也亲自去过土耳其、伊朗、墨西哥等国家,它们的经济情况远远比不上中国,但其人均GDP要照中央情报局和联合国的标准,都在中国之上,更别说出现金融危机的欧洲国家,如希腊、西班牙等富裕国家。连中国人常去的泰国的人均GDP,要照西方标准,也在中国之上。所以大伙儿就可以明白,中国的实力不是西方的经济数据所能表现的。

还有第二个奇怪之处。我查了下,这三个小国的失业率都很低,只有百分之三到四,似比美国还好,那怎会出现大批难民出逃的情况?

其实,这也是西方媒体,尤其是美国主流媒体,避而不提为什么中美洲三国会有大批家庭拖儿带女越过墨西哥边界进入美国,要到美国寻找生活出路的原因。他们不敢提,是因为过去三十年里美国支持这三个国家的反政府武装,——他们反的主要是当时民主选举出的信仰古巴式马克思主义的左派政府。也就是说,现在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内战的结果。

1980年代,拉美国家贫富差距巨大,主要原因可归于美国跨国公司在拉美进行的殖民式经营。按照西方标准经济学理论,拉美具有比较优势:第一,土地面积大、资源丰富;第二,人口相对较少。所以,拉美国家可给美国提供廉价农产品,比如香蕉、可可粉、糖等。经营方式方面,最典型的是以美国跨国资本为主,加上当地的大地主,进行规模化运作,再廉价卖到美国去。

由此,拉美经济出现几点特征:第一,具备美国扶持下的比较优势;第二,形成依赖经济,因为它的市场主要依赖美国市场,定价权也在美国手中;第三,走美国推广的“美国模式”,即大规模农场经营,机械化运作。然而,机械代替人类后,大量农民因没有土地而被赶到城里去,而城里又解决不了他们的就业问题,于是贫富差距扩大,如出现贫民窟、犯罪率上升。这在拉美是非常典型的现象。

20180625073022969.jpg

拉美贫民窟(资料图/视觉中国)

所以,这些拉美国家如果算人均GDP,那比亚洲不少国家要高,但拉美的社会矛盾比中东国家还要严重。我去过中东国家,他们的土地资源相对于拉美来说是要少得多,很多地方沙漠,但社会安定程度要比拉美国家好。西方主流媒体把伊斯兰国家宣传成世界上最差的文明,而天主教文明属于白人文化,当然比伊斯兰教先进。但实际上对照拉美,这些是不成立的。

拉美国家的教训,我也一再给中国的朋友讲。中国有一批受新自由主义影响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农业一定要学美国模式,搞大规模的土地经营,借城市化把农民赶到城里去,这样就能提高人均GDP。我认为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很简单的反例就是拉美国家走了百年了,实际上是越走越差。

中美洲这些国家,包括危地马拉,其历史悠久,和墨西哥原是玛雅文明的主要发源地,有一千年以上的文明史,后被西班牙人摧毁,所以现在留下来的人口,大部分是欧洲和当地土著的混血种。后来还加上和黑人的混血,因为美洲原住民比较喜欢闲散的生活,不习惯农业,所以西班牙殖民者和在美国的殖民者相似,就觉得黑人奴隶比当地人口还好,进而引进大量非洲黑人。他们现在的人种,很大一部分是黑人、白人还有美洲印第安人的混血。所以,中美洲的贫富差距,除了受资本主义经营方式影响,还有种族歧视因素。

贫富差距恶化的结果,就是古巴革命成功以后,中美洲爆发了众多革命和反独裁运动,很多国家内部受社会主义影响的民主派通过选举当选执政,上台后要搞土地改革,当然就针对当地的大地主和美国支持的跨国公司的种植园。所以美国在里根政府时期和后来历届政府都动用了中央情报局,大规模援助反政府武装,如提供武器,试图颠覆中美洲国家选举出的民主政府。

中美洲的左派运动当时是得到古巴的支持的,而古巴又得到苏联的支持,所以这三个国家的内战都持续很长时间,一直持续到苏联解体以后。如危地马拉的游击战争打了三十多年,即使在苏联垮台后也还坚持了好几年,这说明他们是很得老百姓支持的。但中国改革开放,没去接苏联的班,后来古巴的力量也不够了,这些地区的游击战便逐渐停止,最后三国于1996年达成停战协议,解除武装,参加民主选举,逐渐走向民主化。

20180625073443308.jpg

危地马拉内战(资料图)

因为这些国家的贫富差距非常悬殊,即使有美国支持,亲美政权也没可能完全治理国家。所以,这三个国家最后的结局都是走美国扶持的民权运动的道路,也就是左派游击队别打了,右派政府武装也别想把人赶尽杀绝,搞类似于南非的和平的选举道路,达成协议,再加上全球化、自由化,解决经济问题,最后就可以融入到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国内有一派新自由主义的虔诚信徒在天真地宣传,只要民主化加经济自由化,就能建成共同富裕的社会。然而,中美洲三国就是反例,想要用民主化、自由化来解释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不成立的。

拉美在美国主导下搞了多年的自由化,不成功,最后发现东亚模式或中国模式(即搞加工出口),要比比较优势依赖经济好,所以开始学习、谈判在三国建立中美洲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历经十年,最后于2006年达成协议。

他们这自由贸易区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鼓励外国投资,因此一些外国企业从墨西哥、中国分一部分最低端的纺织业到这些国家。所以在美国商场买衣服,以前几乎都是中国造的,现在名牌产品是中国制造,但低端、没什么名气的纺织品,多出自萨尔瓦多、巴基斯坦、印度等国。

中美洲三国的经济结构,最大来源还是依赖比较优势下的农产品出口,第二大来源跟菲律宾一样,就是侨汇。也跟中国农民工相似,年轻人把老人、子女留在家里,到美国打工赚钱,再把钱汇回。我碰到过一些来自中美洲的出租车司机,他们都跟我说在美国生活实际上很不愉快,所以并不想在美国长待,而是想赚一把钱以后回老家去。所以别看他们的收入名义上比中国多,实际上心态跟中国农民工是一样的。所以,几年前中美洲三国的问题没有变成美国的头条新闻,原因就是从美国来的侨汇成为这些国家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倒霉的是,这三国自由贸易区运气不好,刚开张两年就碰上金融危机。美国经济衰退得厉害,恢复得很慢,期间收紧了移民政策,这样就影响了三个国家的外汇收入。同时,全球化减速,贫富差距扩大,这三个国家的经济在渐渐恶化。

据官方数据,这三个国家的贫富差距还没有美国的大——美国据说是1%的人口掌握了50%左右的收入,而这三个国家是20%的人口掌握了一半收入,但它们的起点低。美国人均收入五万美元,财富再集中,老百姓虽不满意,但还过得去;在中美洲,人均收入不到美国的五分之一,再集中一下,贫富差距造成的矛盾就爆发了。

现在造成三国大批难民出逃的,更确切说,是安全问题。

这三个国家经过长期内战,最后的结果是处于一个瘫痪的民主状态。它们的人均GDP表面看起来较高,但实际上政府缺乏权威,无论是右派还是左派掌权,都没有有效的治理。由此造成的结果是黑手党上来了,而黑手党再跟贩毒集团联系。现在美国、欧洲是全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而政府的反毒运动又失败了,所以很多地区都把毒品自由化。毒品自由化缓和了美国和欧洲内部的矛盾,但是把矛盾全转嫁到周边国家——贩毒集团争夺地盘的战争反而升级了。

20180625073709391.jpg

和黑手党暴力并行的,还有家庭暴力。穷困家庭没办法生活,又因不鼓励计划生育,娃娃再一多,就容易衍生家庭暴力。所以拉美国家的家庭暴力也变成政治避难的一个理由,也因此才会有妈妈带一大堆年幼子女逃到美国来。

为什么非法移民问题成为美国竞选的第二号热点

为什么中美洲非法移民问题会在美国媒体里有那么大的市场?道理非常简单,就是共和党、民主党竞选要拉选票。

共和党拉选票,以前有两个传统立场:一个是给富人减税。当然,名义上不敢直说,而是说给大家减税,但实际上主要是富人受益。但富人人数少,投票怎么赢?所以一般会拉上第二个竞选题目,即反对人工流产、反对同性恋等,强调基督教的价值理念,以争取保守派的基督教选民。

民主党的竞选策略跟共和党反着来。共和党要减税,民主党就要求扩大福利,这就需要增加税收。第二条扩大选票的途径就是争取少数族群的投票。主流白人里赞成人工流产、给同性恋婚姻权利的到底还是少数,需多拉拢几个少数族裔,如争取西班牙裔、拉美人、黑人的选票。

拉美移民选票很重要的原因是拉美人口增长快。估计再过二三十年,美国白人就有可能变成少数群体了,来自拉美的人口会从现在的15%左右增加到25%上下,再加上黑人等人口,白人精英的主导权面临再过三十年就丧失了的风险。

他们不重视华裔等亚裔的选票,因为亚裔人口不到5%,华裔大概就1%,跟犹太人相近。而且,在美国,拉美族群和黑人族群的政治觉悟都比亚裔高,他们很多人哪怕教育水平很差,但投票的时候组织起来挨家挨户动员,投票率比华人还高。因此拉美族群在美国政治里的地位这些年发展很快。上一次总统竞选,有两位拉美裔的右派参议员参选,其声势比不少白人竞选者还大。

所以,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争夺中期选举的一个主要战场,就是在争论给不给这些已呆在美国近十年的非法移民合法的居民身份——这些人没有犯罪记录,尤其是他们的子女现在很多都已上了大学。特朗普代表共和党右派,坚决表示不给,以此削弱民主党票仓;而民主党坚持给这些人合法居民身份,让他们实现美国梦。

主流经济学家认为,比起让中国、印度像拉美一样经济崩溃,从而有大量中、印难民涌到美国和欧洲,从亚洲大量进口廉价工业品,让美国消费得实惠,这样要好得多。换而言之,要维持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自由贸易是有很大的好处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发展中国家会出口商品,少出口人口。现在西方国家也发现,最危险的是出口人口,因为这会动摇以一人一票为基础的西方民主制度。

20180625073941296.jpg

现在美国主流媒体与政治集团面临一个很困难的选择,就是要放进低端劳动力还是放进廉价产品。想把这两个都堵住是不可能,所以他们现在选择先堵住廉价劳动力。但我相信他们是堵不住的,而且这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美国现有部分产业离开拉美的非法移民基本上就“停板”:

第一,美国农业。在美国,农场主基本都是白人,干活的都是临时工,季节工主要是来自拉美的非法移民。美国人已不愿意干农业劳力活,要再没有非法移民,美国最有竞争力的大规模出口的农业就要遭殃。

第二,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将缺乏劳动力。在美国,修路、修桥、修房子干苦力活儿的,都是拉美非法移民,白人当工头,黑人也不愿意干修路、修房子的事。所以即使是美国的共和党右派,也只能在非法移民问题上让步。他们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布什。小布什当总统时鼓吹他们是有同情心的共和党,同情拉美的非法移民,其主要原因就是德州的墨西哥非法移民很多,人口增加快,如果对移民态度太强硬,德州基建的事儿就没人干了,再者选票会有非常大的问题。

此外,美国还面临老龄化危机。现在其医疗护理行业,除了努力增加初级培训的白人和黑人医疗助理外,也在放宽国外廉价资优的医护人员移民,如印度的医生和菲律宾的护士,以及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退休医疗人员(如从事针灸、按摩等工作)。此外,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向美国提供了众多带有一定医护技能的低端劳工。

所以,把劳动力相对廉价的非法移民拒之门外,谁来养活越来越老又越来越不愿意干体力活的白人集团?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536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非法移民“骨肉分离”:美国-拉美二三事

非法移民“骨肉分离”:美国-拉美二三事
这也是西方媒体避而不提为什么中美洲三国会有大批家庭拖儿带女越过墨西哥边界进入美国,要到美[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