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复国主义的三个轴心:扩张、蒙昧主义和危机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 尼科拉·哈达 席尔瓦·多梅内奇 魏文编译 时间:2018-06-1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扩张 

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统治和占领的计划中从来不是唯一的目标,因为它的独立存在和有生活能力的人民否认犹太复国主义团体的本质。归根到底这个团体只不过是犹太复国主义一个陆地的基础,或者说准确地代表企图统治世界的国际金融大资本的利益。每个阿拉伯国家特别是那些具有明确的民族主义的领导和团结一致作为反对监视的国家,它们过去和现在迟早也是犹太复国主义实际的目标,如叙利亚和伊拉克,或也门或过去的苏丹。 

这些野心表现在1967年的犹太复国主义战争中,战争不仅帮助它占领巴勒斯坦1948年战争以后在埃及和约旦控制下的领土,而且还占领西奈半岛直到苏伊士运河边。埃及的领土1979年在戴维营协议之后被迫归还。以色列还占领了属于叙利亚主权的戈兰高地,那是在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期间占领的,那里的9万居民被赶走。从1981年起那片土地实际上被犹太复国主义者呑并,成为以色列的一部分,尽管联合国安理会的497号决议曾宣布以色列决定将它的法律、司法管辖权和行政权力强加给被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领土是无效的,没有价值,遗憾的是联合国实际上过去和现在没有做任何事情以便实施这项决议,迫使犹太复国主义者归还该领土。 

人所共知,“伊侬计划”是犹太复国主义者为了削弱和分裂中东的计划,是这些野心的又一个表现,符合美国“危机之弧”和“建设性的混乱”的观念。这是美国现在在这个地区实施的地缘政治,或者说实施“巴尔干化”最早的基础。美国的地缘政治寻求将这个地区肢解为相互对立和政治上软弱的领土,重新组成有利于犹太复国主义者、帝国主义者和他们西方及阿拉伯的盟国的利益。从实际冲击的角度来说,这个地缘政治已经引起一场新的“灾难”,一个威胁整个中东造成分裂和战争的“纳布卡”,那里变成一座真正的地狱。 

美国试图通过在战术上利用被误称为“伊斯兰”的恐怖主义团伙寻求实现“巴尔干化”。现在以色列的国会企图通过一项法律草案,探索特拉维夫政权可能援助库尔德分裂分子的方式,以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让它占有叙利亚、伊拉克和土耳其的部分领土。 

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的占领和破坏,大规模驱赶当地的居民,在那里建立一个宪兵机构,其结果只不过是所有这些计划的第一步。对此至少还要加上想继续占领和破坏黎巴嫩、叙利亚、约旦、伊拉克、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的一部分,直到创造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梦想,或者说一个包括从尼罗河到埃乌弗拉特斯的国家—这不是偶然的—以色列经常否认确定边界就说明了这种图谋。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犹太复国主义—美国帝国统治世界上生产石油最多的三个地区中的两个:中东和属于前苏联一个重要的部分:高加索和中亚。所有这一切将帮助它征服和控制整个世界,占有世界的自然资源,对其他国家有更大的权力。 

蒙昧主义 

我们说蒙昧主义不是偶然的,指的是犹太复国主义者梦寐以求的领土,因为尽管看来这在21世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很难发现它的伪装和敏锐,不论是建立以色列国还是它的存在都是建立在中世纪类型的蒙昧主义的基础之上,故意避免承认本地区原来的人民的历史:巴勒斯坦人。以犹太复国主义继承的历史取而代之,由犹太人专用,将这种专用归因于一种天赐的起源。

 一种操纵基督教和犹太教民众信仰的神话的蒙昧主义,以及基本上以新教的改革夸张的基督教神话支持的神秘论思想扭曲和颠倒了犹太人信仰出现的现实的物质条件,以便创造一种起源、一个民族和一个使犹太人的存在成为一种政治的理由。尽管这是虚假的,想帮助他们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将自己的利益合法化。这是一种已经同时变成一种社会排斥工具的蒙昧主义,因为在将犹太复国主义的历史绝对化和通过一切手段有意识和故意地阻止传播现实的时候,它无视和不承认巴勒斯坦人的历史。 

这种蒙昧主义已经成倍增加,成为一整套的战略,包括它被利用作为动员的工具以便犹太人进入他们陆地的基地以色列国。此事表明这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斗争,目的是避免所谓的“犹太人被同化”,这指向取消犹太人的国籍,鼓励他们的移居以便利用他们作为殖民化、占领和破坏的工具,特别是将他们同化,让其加入以色列国,作为与以色列一致的分支。反犹太主义也是同样的情况,旨在败坏所有反对他们的人的名声。这些战略力求保持已经形成的神话和谎言,以便掩盖犹太复国主义真正反动的、种族主义的和谋杀的本质。谴责所有揭露它的人。可以说蒙昧主义以公开的方式进行炫耀,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没有震惊,也没有变化。 

前面所说的一个事例是几天以前美国使馆在耶路萨冷开张的情况。在那里本哈明·内塔尼亚胡(以色列总理)发表开张演说,在他的士兵们在加沙杀害巴勒斯坦人的同时,他为犹太复国主义者占领那座城市进行辩解,称他们发挥了预想的作用,他们在那里开展的所谓行动是历史的继承,是对亚伯拉罕和国王戴维与所罗门等人物的继承。或者说,他认为这些人物的作用是绝对的和无可争议的真理,科学家们和考古学已经表明他们只是文学传记的形象,他们的实际存在不可能在历史上成为文件。内塔尼亚胡同时无视耶路萨冷是一个圣城,不仅是为了一种信仰,而且对于三大一神教信徒的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来说也是这样,所有这些宗教都与亚伯拉罕的形象有联系。明显的事情是犹太复国主义者力求隐瞒和掩盖巴勒斯坦是一块他们生活和共享的自己的土地,是是一个犹太人、基督教徒和穆斯林的国家,他们统一的身份是巴勒斯坦人。 

更加可怕的事情是,一种蒙昧主义追求的是它的要求和自我判断证明他们是“上帝委派来的”,被赋予占领和破坏领土的权利,征服和野兽般行动的权利以及杀害巴勒斯坦居民而逍遥法外的权利。 

危机 

对于巩固他们的领土基地摆脱敌手--犹太复国主义者和他们的盟友--当然包括封建君主政权和阿拉伯反动的政府,巴勒斯坦人民几乎两个世纪反对对他们的土地殖民化和占领,这已经做到了。今天以色列正在面对一场领土的、人口的、政治的和经济的深刻危机。此外,从奥斯陆协议以来,由于一项新的更加复杂的帝国--犹太复国主义的长期战略危机加剧了。这项战略的设计是为了寻求破坏、分裂和从内部削弱巴勒斯坦人民,某些巴勒斯坦的阶层有通敌行为,内部的矛盾增加了。但是危机是由犹太复国主义者有意识地造成的,目的是使巴勒斯坦消失,或是使他们的半途而废。 

结果犹太复国主义者已经让巴勒斯坦人民实际上没有土地,他们拥有的土地是一些由一些分割的地块组成的,令人头痛,这些土地没有连接在一起,也没有延续性,互相之间没有联系,在犹太复国主义者控制点的边缘,存在所有类型的障碍。

与领土一样,巴勒斯坦的居民已经被犹太复国主义者弄得支离破碎,他们中的一部分不可能回到自己的国家。在许多情况下被迫生活像在巴勒斯坦内部的其他人一样在联合国难民署的难民营里。今年1月份华盛顿切断了对该组织的供给,作为向巴勒斯坦当局施加压力的方法。与此同时向生活在以色列国的人们颁发身份证,在“理论上”承认他们是公民不是为了让他们参与公民和政治的生活,而是为了避免这些被驱赶的人回去他们几乎在生活所有的方面遭到普遍的系统的歧视,与在居住在那里的犹太人相比他们生活的权利低人一等。 

另一方面,犹太复国主义致力于将巴勒斯坦的经济变成一种“发展中的”经济,这是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萨拉·罗伊命名的,是为了说明这种经济的特点是经常出现流失,由于土地和自然资源连续被盗削弱了增长和扩张的能力,损害了它的生产基础。它的边界过去和现在被犹太复国主义者控制,原材料的进口受到限制,所有这一切增加了生产的成本,投资减弱,不可避免地使经济处于一种高失业和普遍贫困的被扭曲的状态。

这种“发展中的经济”与拥有一个不成比例的国家机构(ANP)共存,已经变成就业的第一位提供者其中一半在安全部队他们的收入来自征集到的税收,此事造成一个广泛的裙带主义和腐败网络。税收由犹太复国主义者控制,国际援助被利用作为对其施加压力的工具。 

存在屠杀、暗杀、轰炸、惩罚行动、切断电和水、囚犯以及正在犯下的针对巴勒斯坦儿童的蹂躏,建立定居点,侵犯移民,经常盗窃土地。前面说的这些结果本身构成现实的物质条件,加上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意愿和观念,现在限制建立一个中等可信的巴勒斯坦国,或使其不可能建立。这种情况以某种方式说明今天在特朗普总统统治下美国政府曾企图采用武力,引导与巴勒斯坦当局的谈判。在其他的变数当中,在最好的情况下是走向接受现状,将巴勒斯坦人缩小到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某些地方;或者也许允许一项约旦—巴勒斯坦联邦的解决办法,或是得到通敌的埃及政府的赞同将他们赶到西奈半岛。 

但是,在任何情况下以色列无疑企图消灭巴勒斯坦的事业,这样使以色列国的观念和它在本地区与反动的阿拉伯国家和最有势力的君主国结盟联合成为可能 ,以便实现它对地区的统治。 

巴勒斯坦的今天无疑只是期待其他国家的事情最有代表性的镜子。或在更好的情况下是等待我们其他国家的事情。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8年6月1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513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从神学到有机马克思主义,背后有何图谋

从神学到有机马克思主义,背后有何图谋
过程神学是当代美国颇具影响力的神学流派,它试图以过程思想恢复上帝在宇宙论中的本体地位。近[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