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倪峰 时间:2018-06-07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随着特朗普上台执政,美国政治正在经历一些重要变化。在政治运作层面,建制派与反建制派的对弈成为美国政治的全新范式;政府运转失衡、失范;特朗普迄今为止无法组成完整的工作团队,共和党内斗不止,民主党抗争加剧;总统与传统主流媒体尖锐对立。在社会政治生活领域,美国社会的撕裂正在加剧,阶级矛盾并未有效缓解,政治极化进一步加剧,种族矛盾尖锐化。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没有任何从政经历、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当选第45任美国总统。本文从特朗普上台执政以来他与美国政治体制的互动以及美国整个社会层面所发生的变化两个方面对美国政治形势做一个初步分析。

一、特朗普执政与美国政治运作的失衡

为了自己的政治抱负和兑现竞选承诺,特朗普上台伊始就采取了一系列非同寻常的举动,对美国现行政治体制的运作形成了一系列冲击,建制派与反建制派的对弈成为美国政治的全新范式,其中在政治运作层面最引人关注的就是行政缺位行政令治国、小圈子决策、推特治国和“通俄门”调查。

行政缺位。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行政领导班子还远未完全到位,其中部长级、副部长级和局级层面的缺口分别达10%、30%和60%。[1]究其原因,显然与特朗普从竞选伊始就与建制派、与政策专才关系剑拔弩张有关。在华盛顿甚至传出,由于对建制派反感,特朗普有意放缓官员的任命。这极大干扰了特朗普政府的顺利施政。

行政令治国。总统通过行政措施强行进行重大政策变革,往往是在府会党派控制权分立、总统无法通过国会立法实现自己政策意图时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然而,特朗普一上台,便反其道而行之,为了快速兑现竞选承诺,便以行政令的方式作为施政的主要手段。在其就职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推出总计约100多项总统行政令、总统备忘录,涉及政治、经济、社会以及外交等各个领域。其中一些举措如废除奥巴马医改、签证与难民限制以及退出TPP、在美墨边境修墙等在国内引发巨大争议。

特朗普频推行政令的做法,一方面表明,对高高在上、行动迟缓、不得人心的国会精英,特朗普转而绕开国会不断挑战美国政治框架下关于行政和立法之间的权力边界,反复通过包括行政令在内的各种单边方式推进政策议程。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精英复杂而特殊的关系。他的一些执政理念与共和党的传统理念存在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是一位借共和党的壳上市的政治圈外人。因此,特朗普执政以来一直在与共和党国会多数之间进行着相当艰难的相互调试。

小圈子决策。在特朗普的执政团队中,前企业高管、共和党极端保守派、退休将军和特朗普家庭成员构成的核心决策圈。[2]这与特朗普所标榜的为中下层代言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在特朗普执政首年的后期,随着军人群体在白宫管理和对外事务决策上逐渐获得更大话语权,特朗普核心决策圈的内斗态势与不稳定生态似乎得到了一些控制。但与此同时,家庭成员在执政团队中的特殊作用仍旧影响着白宫的决策生态。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推特治国。作为一名具有“反建制”特色的政治人物,特朗普还以发推特的方式跳开建制派主流媒体的围剿,并表达对它们的鄙视。在他看来,无论自由派还是保守派媒体反映的都是所谓精英的声音,因此舆论实质上已被建制派所“操控”。而且,就在大选期间,特朗普因为受到主流媒体的围剿,直接向其宣战。因此,推特已成为特朗普定点联络、动员支持者的最佳途径。

在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通过继续在推特上不断发声正在实施一种“永续竞选”或“永续动员”,即原本继续通过竞选基层动员的方式调动铁杆选民对他的支持,继而自下而上实现对华府足够压力,以推动政策的实施。这种最高领导人不断发推特的做法,为美国和世界带来了一系列困扰。例如,2016年12月3日,特朗普与台湾地区领导人通电话,打破中美建交38年以来的禁忌,美国和国际舆论一片哗然,纷纷表示质疑,奥巴马政府也急忙出来澄清,而这时特朗普却发推特声称:“真逗,美国卖数以亿计的军火给台湾,我却不能接一通祝贺电话。”进一步给中美关系带来冲击。一位美国外交官发出感叹:“隐藏在华盛顿外交圈的‘可耻秘密’就是在人们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查看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动向,这也许是了解美国外交动向唯一的方法。”[3]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通俄门”调查。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被指在2016年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政府进行串通,使特朗普在俄罗斯政府的帮助下赢得了大选。2017年1月6日,由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这三家情报机构联合提交的关于俄罗斯干预大选的调查报告公开发布。它明确指控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并试图帮助特朗普胜选,但并没有提到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有串通行为。[4]

到目前为止从“通俄门”调查演进的过程来看,“通俄门”调查的重点从最初的“通俄”的事实性调查转为转变为当前的针对“作伪证”、“妨碍司法”以及“金融犯罪”等嫌疑的程序性调查。其实质是在政治极化的大背景下,反特朗普力量利用其来发泄不满,民主党积极利用其来削弱特朗普的执政合法性,共和党建制派利用其制衡和塑造特朗普执政生态的一个有效工具。

二、特朗普执政与美国社会政治生态

2016年的美国大选从形式上看是一场选举,而从实质上看是“反建制”人物特朗普利用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中下层的强烈不满和整个社会的普遍焦虑,以参选总统的方式引爆了一场“特殊”的社会运动,是美国社会各种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各种焦虑的一次集体宣泄。作为一场社会运动,它不会随着选举的结束而自然地走向完结,尤其是当选者特朗普远不是分裂、失衡、民怨情绪等一系列问题的解决方案,而是代表者,甚至是加剧者。[5]这致使美国面临的各种社会矛盾在特朗普治下仍在不断发酵。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1.阶级矛盾并未有效缓解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遭受重创,复苏缓慢,各种矛盾不断累积,其中最突出的问题是日益严重的不平等。这些年来,美国的中产阶级不断萎缩,已从上世纪70年代占美国人口的60%以上,下降到2015年的不足50%,比1971年下降高达11个百分点。[6]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美国2015年家庭收入中位线约为5.6万美元,如果扣除通货膨胀因素仍然低于1999年的水平。[7]也就是说,美国一般老百姓的生活在近20年里没有实际改善。历史上曾经令美国普通老百姓十分自豪的高薪蓝领越来越少。美国最富有的0.1%的家庭在美国家庭总财富中占的比例更是从1979年的7%升至2012年的22%,几乎与美国90%的家庭拥有的财富相等。[8]正如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已经分裂成两个:一个是超级富人的美国,他们在经济复苏中赚到了高额的奖金;另一个则是大量中产阶级、中小企业主的美国,他们仍在艰难地挣扎。特朗普正是牢牢地抓住了美国社会当前这个痛点,唤起了中下阶层对他的支持。在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也把缓和美国的阶级矛盾作为施政的重点。然而在实际的施政过程中一些做法却充满矛盾。

一方面,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做法有助于缓解美国的中下阶层对就业和工作机会的担心,如,防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收紧移民进入美国的门槛,将就业机会留给美国人,修改对美“不公平”的贸易协定,挽救美国煤炭工业,打破以往美国政府禁令开发阿拉斯加和近海油气资源,提高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税负以鼓励企业投资国内增加就业,吸引世界各国向美国投资增加就业机会。

另一方面,特朗普执政团队中却充斥着财富精英:国务卿蒂勒森原为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公司懂事长兼CEO,财政部长努钦为前高盛合伙人,商务部部长罗斯旗下私募基金净值达到29亿美元,教育部部长德沃斯净资产达到48亿美元,首席经济政策顾问科恩至少有价值2.66亿美元的资产。内阁集体身价超过120亿美元,成为史上最有钱的执政团队。[9]这样一个执政团队能为美国的中下阶层代言吗?美国社会充满了疑虑。其中最具争议的就是最近通过的减税法案,这也被称之为是特朗普上台以来最大的执政成就。依据这份法案,美国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从现在的35%降至21%,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利润一次性征税,其中现金利润的税率为15.5%;推行“属地制”征税原则,即未来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将只需在利润产生的国家交税,而无需向美国政府交税。为鼓励企业长期投资,企业所得税税改内容是永久的。而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维持目前联邦个人所得税率7档不变,但大部分税率有所下降,其中最高税率从目前的39.6%降至37%。此外,个人所得税标准抵扣额将翻倍,但对地方和州税等税收抵扣设上限。个人所得税变动的有效期仅至2025年底。 特朗普在签署仪式上称,这是一份对中产阶级以及创造就业有利的法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表示,这份减税法案为提升美国经济竞争力、阻止就业岗位流失海外和为中产阶级减负提供了机遇。但民主党批评这份减税法案主要让美国大企业和富人受益。华盛顿权威智库税务政策中心之前公布的研究显示:“减税的大部分收益,无论是按美元计算还是按税后收入的比例计算,都将由高收入家庭获得。”[10]研究显示,到2027年近50%的减税福利将由1%富豪阶层所独享。简单说,税改方案,富人得利,中产买单。《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联合民调显示,认为该法案是个“好主意”的民众比例连25%都不到,而41%的民众认为该法案是个糟糕的法案。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2.政治极化进一步加剧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冷战结束以来,政治极化尤其政党极化日益成为美国政治中一个突出的现象,并导致明显的政策僵局。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系列调查,在1994~2016年间,民主党变得更左、共和党变得更右:2014年有92%的共和党人趋于极端,而1994年时这一比例为64%;民主党人中2014年有94%的趋于极端,1994年时为70%。[11]由此,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更加“敌视”对方,越来越多的人视另一政党为“国家福祉的威胁”:持这一观点的共和党人在2014~2016年间增长了8个百分点,而持这一观点的民主党人则增长了10个百分点。[12]美国的政治极化不只是体现在政党政治层次,还蔓延到整个社会。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也显示,在1994~2014年间,美国人中持极端政治立场的比重已经从10%增加到21%;中间派则大大缩水,从1994年的49%下降到2014年的39%。[13]

而特朗普上台执政本身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这种极化现象发展到极端状况的一种产物。在2016年大选期间,通过发表大量极端言论来争取和调动与他有着相近想法的极端选民而不在意甚至故意激怒其他选民,是特朗普一个基本的竞选策略,而且从来没有改变过。他反对自由贸易,鼓吹民族主义。他毫不掩饰对移民的厌恶,公开表示他若当选将在美国与墨西哥边界修建一堵高墙,阻挡拉美非法移民入境,并让墨西哥买单,理由是:墨西哥送到美国的人是“罪犯、贩毒者、强奸犯”。他公开呼吁美国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他评论妇女长相、骂共和党其他候选人是“骗子”、称气候变化是中国制造的骗局、说奥巴马是伊斯兰国的“创始人”、声言上台后要将希拉里·克林顿关进监狱。他的当选本身造成了美国巨大的分裂,因为反对他的选民比支持他的选民还多出近300万人。他上台执政后,也没有像其他前任的总统那样呼吁美国的团结,而是将兑现极端的竞选主张作为主攻方向,下令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签发“禁穆令”,执意在美墨边境修墙,称美国的主流媒体是“美国人民的敌人”,一系列的做法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支持和反对特朗普的力量自特朗普执政第一天起就视同水火。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宣誓就职,当天有近70名国会议员抵制就职典礼,[14]演艺界甚至没有一位顶级大腕参加庆典演出。第二天,超过300万的美国人在500多个城镇举行示威,创造了历史新高。[15]这使得特朗普上台后罕见地面对着民调历史中最为负面的政治开局:以45%支持、45%反对的低民调入主白宫,其支持率一直低于40%或在40%左右徘徊,没有其他总统上任伊始惯常有的“蜜月期”。之后,民主党以“通俄门”调查为契机,不断质疑特朗普执政的合法性。2017年7月12日,民主党众议员布兰德·舍曼认为特朗普将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疑案的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解职属于“妨碍司法罪”,据此首次提出了对特朗普的“弹劾案”。11月15日,6名众院民主党人提出了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草案,其中指控总统有多处违反宪法的行为,包括解职科米涉嫌“阻碍司法”和涉嫌侵犯司法公正及媒体独立。这些弹劾案在特朗普团队“通俄”证据无法得到确认以及共和党把控参众两院多数的背景下几乎没有任何通过的可能性,但反映出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国内激烈的党派之争。

一方面特朗普自执政以来一直保持着创记录的低支持率,最低时只有35%,与此同时,共和党内部却保持了对特朗普的高支持率。按照2017年9月份的民调显示,有将近85%的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表示满意,而其中的四分之一表示了对共和党的不满;同时,79%的共和党选民认为特朗普的方向正确,而认为国会共和党领导层方向正确者只有52%。由此看来,特朗普又是共和党获得支持度的主要源泉。这种情景进一步固化甚至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左右对峙。例如,12月2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减税法案,这个重大法案的投票,几乎全是按党派划线。当天民主党左派桑德斯在讲话中就指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这是一个劫贫济富的法案。足见现在美国左右矛盾有多严重。

3.种族矛盾尖锐化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种族矛盾是美国社会的痼疾。随着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以及移民结构深刻变化,种族平等与文化多元已成为其主流政治文化的核心价值观,白人至上主义也成为当今美国主流社会的禁忌。但是,这并不表明大多数欧洲裔白人已经与白人族群中心主义和白人本土主义完全决裂。尤其是美国的族裔结构正在经历一些重大变化,根据美国国家统计局2016年7月的数据,拉丁裔人口已经占美国总人口的17.8%,超过了非洲裔群体的13.4%,成为美国第一大少数族群。按照现有的增长速度,拉丁裔在2060年将占美国总人口的29%,而非拉丁裔白人将下降到43.6%。也就是说,以拉丁裔和非洲裔为代表的少数族群人口将到达56.4%,从而让欧洲裔白人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成为最大的少数群体。这让相当多的白人感到忐忑不安。很多白人群体对白人族群中心主义的认同都在加强,只不过变得更加隐性。特朗普2016年赢得总统选举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美国白人种族意识的再度显性化。自从19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民主党更注重黑人等少数族裔的权利,被不少人认为是忽视了白人,尤其是中下层白人的利益。《时代》杂志在评论2016年特朗普胜选的一篇文章里引述了一位白人妇女的话:“希拉里总是想方设法吸引少数族裔和移民,但她对一般美国人并不关心”,[16]可以说有很强的代表性。特朗普高喊“让美国重新强大”、“把美国夺回来”时,在许多希望恢复“白人至上”的美国白人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特朗普因此吸引了很多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右翼团体的支持。同时,在民主党阵营、自由派以及少数族裔看来,特朗普所谓“让美国再强大起来”实际上是“让美国再白起来”,从而也引发了这些群体的强烈反弹。

在2016年的大选中,移民问题是最撕裂美国社会共识的议题之一。特朗普一上台,便在2017年1月27日签署了一份名为“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的行政命令。这份行政令要求,未来90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等七国公民入境美国。因为所涉七国均为穆斯林为主要人口的国家,因此这份行政命令也被媒体和民间团体称为“禁穆令”。该行政命令直接针对中东穆斯林7国,在美国移民史还是第一次, 在美国国内引发了巨大争议。3月,美国两家联邦法院接连叫停总统特朗普签署“旅行禁令”,美国有300多个庇护城市,这些城市对非法移民持同情态度,拒绝协助或与联邦移民官员合作,以此保护非法移民免遭驱逐,旧金山市还带头起诉总统违宪。尽管面临各种抵触,特朗普依然我行我素,在国内不断加大对非法移民的搜捕力度,惩罚所谓的“庇护城市”,修建边境墙,废除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尤其是“童年入境暂缓遣返”移民项目旨在保护那些在儿童时期被父母带入美国的无证移民,覆盖面达80万人之众。这引发了民主党的强烈抵制,并以此来集体抵制临时预算案,导致在2018年1月20日,即特朗普上台一周年之际,美国联邦政府一度关门停摆。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而在2016年大选中激发出来白人至上主义情绪所导致的种族对立随着特朗普的上台执政出现了一些更为极端的表现形式。其中2017年8月12日因白人民族主义者集会引起的夏洛茨维尔骚乱更是将美国种族主义的痼疾展现于世。加8月11日晚至12日,多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成员出现在夏洛茨维尔市的弗吉尼亚大学校园内,手持火炬集会示威。这场集会名为“团结右翼”,是为了抗议夏洛茨维尔政府移除南北战争期间南方邦联军队主将罗伯特·李塑像的计划,同时呼吁白人团结起来对抗少数族裔,维护自身利益。由于12日上午出现了小规模冲突,当地警方宣布集会非法,要求参与者和抗议者离场。但在12日下午,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成员、来自俄亥俄州的20岁男子詹姆斯·菲尔茨驾车撞向反对者人群导致一名32岁女子死亡,19人受伤。事件发生后,举世震惊,8月19日,4万多人涌入美国历史最悠久的波士顿公园,抗议极右翼演讲者参与的一场集会。同日,在得克萨斯州,“黑人生命很重要”组织在休斯敦召开集会,同时达拉斯有3000多人在市政厅举行示威抗议白人至上主义,新奥尔良、亚特兰大和洛杉矶等地也爆发了抗议白人至上主义的集会。21日在夏洛茨维尔市议会会议上,愤怒的民众一度占领议会讲台,表达对市政府处理白人至上主义者集会的不满。然而特朗普却在相关声明中言辞模糊、指代不明,声称当事双方均存在暴力行为,都有责任。特朗普的这种做法实际上在激化了美国的黑白对立,有媒体甚至称美国正在上演一场“隐形内战”。

失衡与分裂——“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另一个引人瞩目的就是所谓的“国歌示威”事件。2017年10月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与妻子在家乡印第安纳州观看美国橄榄球联盟比赛时,当球场内奏响国歌,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球员手挽手站立,而客队旧金山49人队球员再度单膝跪地,彭斯随即携妻子离场以示不满。这就是在美国闹得纷纷扬扬的“国歌示威”事件。“国歌示威”始于2016年9月,美国橄榄球联盟比赛时,在旧金山49人队担任四分卫的科林·凯普尼克,因不满美国警员对一些黑人嫌犯的种族歧视,选择在赛场播放国歌时单膝下跪以示抗议,从而引来极大争议。2017年美国橄榄球联盟比赛期间,不时有队员效法凯普尼克,在赛场播放国歌时,拒绝起立,反而下跪。特朗普批评球员的行为是对国家不尊重,甚至出言辱骂球员,招致体育界人士的炮轰,而“国歌示威”也随之愈演愈烈。美国社会的裂痕已发展到在大型的体育赛事上公开对峙,这表明美国的撕裂程度已经不断下沉到了社会公众层面。

诸类事件的不断上演,加剧了美国社会的负面情绪,生成仇恨政治。特朗普执政以来,仇恨情绪、报复情绪和恐惧情绪的盛行令美国社会的矛盾进一步复杂化、深度化。其中种族矛盾正在成为美国社会一道越来越深的断层线。

总之,特朗普“独特”的理念和治理方式正在给美国的整个政治生态包括阶层关系、党派关系、族群关系、行政部门的运作、府会关系、行政司法关系、政府和媒体关系带来一系列新的问题。政治运作层面的失衡、失序导致了进一步的政治衰败。与此同时,美国社会处于严重分裂之中。根据盖洛普的民意调查,911事件发生后的两个月内,有74%的美国人认为国家是团结的,到2004年小布什竞选时,该比例下降至45%,2016年选举后更降到21%。[17]现在美国人越来越多地因地位、政见、肤色不同而分为互不相容或难以相容的不同群体。而特朗普在其中的作用就如2016年年底《时代》杂志送给他的绰号——“美利坚分众国总统”。

注释:

[1]  “Political AppointeeTracker,” Partnership for Public Service,

https://ourpublicservice.org/issues/presidential-transition/political-appointee-tracker.php.

[2]倪峰:《特朗普政府内外政策探析》,《当代美国评论》2017年第1期。

[3]“华盛顿外交圈的‘可耻秘密’”,http://www.sohu.com/a/203104261_619324。

[4] CIA, FBI and NSA,“Assessing Russian Activities and Intentions inRecent US Elections,” January 6, 2017, available at: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335885580/Unclassified-version-of-intelligence-report-on-Russian-hacking-during-the-2016-election.

[5]刁大明:《2017的美国政治怎么了》,《环球时报》2017年11月29日。

[6]Jamie Dimon, Chairman and CEO Letter to Shareholders,available at: https://www.jpmorganchase.com/corporate/investor-relations/document/ar2016-ceolettershareholders.pdf.

[7] “MedianAnnual Family Income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1990 to 2015,” available at: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236765/median-annual-family-income-in-the-united-states-from-1990/.

[8] Emmanuel Saez & Gabriel Zucman, “Wealth Inequality in theUnited States since 1913: Evidence from Capitalized Tax Data,” available at: https://gabriel-zucman.eu/files/SaezZucman2014.pdf.

[9]《特朗普现内阁身价已超120亿美元 成史上最有钱团队》,凤凰财经2016年12月10日,http://finance.ifeng.com/a/20161210/15068103_0.shtml。

[10]“特朗普的“减税红包”,对谁将是红包炸弹?”http://news.youth.cn/gj/201712/t20171204_11098725.htm。

[11]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AmericanPublic”, Pew Research Center, June12, 2014, available at: http://www.people-press.org/2014/06/12/political-polarization-in-the-american-public/.

[12] “Partisanship and Political Animosity in2016,” Pew Research Center, June 22, 2016, available at: http://www.people-press.org/2016/06/22/partisanship-and-political-animosity-in-2016/.

[13]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AmericanPublic”, Pew Research Center, June12, 2014, available at: http://www.people-press.org/2014/06/12/political-polarization-in-the-american-public/.  [14]Samantha Swantek & Braelyn Wood, “These Congress Members Did Not AttendPresident Trump’s Inauguration,” Cosmopolitan,January 21, 2017, available at: http//:www.cosmopolitan.com/politics/a8619658/why-these-congress-members-did-not-attend-the-inauguration/+&cd=1&hl=en&ct=clnk&gl=hk.

[15]Kaveh Waddell, “The Exhausting Work of Tallying America’sLargest Protest,” The Atlantic,January 23, 2017, available at: 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7/01/womens-march-protest-count/514166/.

[16] Michael Scherer, “Person of the Year: Donald Trump, ” Time, December 19, 2016, available at:http://time.com/time-person-of-the-year-2016-donald-trump/?iid=buttonrecirc.

[17] Jeffrey M. Jones, “Record-High 77% of Americans Perceive Nation asDivided,” November 21, 2016,

(倪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本文原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4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504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极不公正!美国继续下手整华为

极不公正!美国继续下手整华为
微软、英特尔、高通等公司软硬件在中国的应用可谓无处不在,苹果手机在中国精英群体中的使用率[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