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政治动员”在美国大行其道,商界对美国选举影响大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时间:2018-04-16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84942743,4217667866&fm=27&gp=0.jpg

4月4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助理教授亚历山大•赫特尔-费尔南德斯(Alexander Hertel-Fernandez)在“职场中的政治”研讨会上介绍了他的新著《职场中的政治:企业如何将其雇员变为说客》。该书探讨了一个在美国职场中愈发常见且令人不安的现象——“雇主政治动员”,即企业领导者试图影响员工的政治行为和态度,主要方式包括向员工发放宣传特定政策或政治理念的资料,要求员工为特定的选举竞选人投票或捐款、联系国会议员支持或反对某项提案、参加政治集会等。由于雇主与雇员之间经济力量悬殊,“雇主政治动员”很容易带有威胁性、强制性,进而损害到劳动者权益,并危及民主和自由。

“雇主政治动员”趋于普遍

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雇主政治动员”现象在美国明显增多。美国《华盛顿邮报》2004年发文称,“不就政治问题与员工沟通的企业已成为特例,商业机构在政治领域的表现正在悄然变革之中”。2010年“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的判决结果和科技进步也使美国企业拥有更多权利和技术手段对员工进行政治动员,员工因惧怕被惩罚或解雇,很难对此类行为说“不”。

此类事例并不罕见。例如,在2010年美国中期选举期间,美国哈拉斯酒店一名区域主管要求公司管理层询问拉斯维加斯地区每名员工是否在中期选举中投票、未投票原因,并详细填写员工的姓名和供职部门。再如,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制服制造商辛塔斯公司和造纸业巨头乔治亚—太平洋公司向各自员工发送了明确表示政治立场的信件,后者甚至列出了其母公司科氏工业支持的从州立法机构成员到总统职位的所有竞选人名单。

为进一步了解“雇主政治动员”的普遍程度,在2014—2016年间,费尔南德斯通过电话调查、在线调查、访谈等形式对约500名企业经理、1500名普通员工、101名国会工作人员、34名企业内部政府事务官员、9家商业协会进行调研。在2015年,受访的企业经理中有46%称其所在公司对员工进行了政治动员,普通员工中有25%称其受到了雇主的政治动员(这一比例在2016年升至30%—40%)。美国工商业政治行动委员会(BIPAC)估计,在2000—2014年,受到政治动员的雇员比例从7%升至31%。路透社结合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和BIPAC的数据估计,在2010—2015年,开展“雇主政治动员”的企业数量增加了45%。

内外部因素共同驱动

在过去30多年里,“雇主政治动员”为何变得愈发常见?在费尔南德斯看来,第一,美国企业参与政治的动机增多。20世纪八九十年代,企业领导者开始将制定公共政策视为机遇,企业游说变得更加常见、更具前摄性和针对性,并形成一种路径依赖。据调查,在美国游说支出最高的100家机构中,约95家是商业机构,其每年游说支出总计约26亿美元。

第二,自20世纪80年代起,美国劳动者工资与生产率开始“脱钩”,员工相对雇主的议价能力减弱。一方面,当私人部门拥有大量工会时,如20世纪五六十年代,企业领导者需要与工会竞争员工的“政治注意力”;而今私人部门工会力量衰弱,制衡雇主的竞争者缺失。另一方面,在以前,如果员工对雇主的政治动员不满,可以另谋高就,找到一份同等薪资待遇的新工作并不难,而这对于今日的许多劳动者而言是一个负担不起的选择。

第三,美国商会、美国制造商协会、BIPAC等商业团体在“雇主政治动员”的“普及”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使企业领导者相信“雇主政治动员”是合法、有效,且对企业有利的。

第四,“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判决生效后,企业可以更自由地为选举活动投入资源,这不仅直接体现在金钱方面,而且包括员工的时间和精力。

费尔南德斯请受访企业经理对其所在公司采用的各种旨在影响公共政策的策略进行有效性评分,统计发现,将“雇主政治动员”评为最有效策略的经理与将聘用说客评为最有效策略的经理人数基本持平;受访经理对“雇主政治动员”的有效性评分要高于对一些更为大众所知悉的策略的评分,如向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捐资、购买政治广告、加入美国商会等。一位经理对费尔南德斯说,对员工展开政治动员能“凸显涉及问题的重要性”。

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雇主政治动员”对民主制度具有一定益处,例如推动更多人为选举投票,但其副作用更加不容忽视。费尔南德斯表示,雇佣关系在经济上是不平等的。不同于政党或非政府组织对公民的政治呼吁,雇员常常难以拒绝雇主的政治要求。费尔南德斯发现,最可能响应“雇主政治动员”的是那些担心自己如果不配合动员会遭到报复的员工。因为在美国,只要不是与种族、性别、宗教信仰等法律明令禁止的少数原因相关,私人部门劳动者可能因各种理由被降薪或解雇。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和《国家劳资关系法》未对私人部门劳动者的政治言论和行动自由提供保护,仅部分州在这方面作出了规定,但其也只是保障员工工作时间之外的政治自由,对上班时间内的“雇主政治动员”则没有限制。在这点上,公共部门劳动者相对受到了更多保护。

“雇主政治动员”流行的另一个危害是,企业与普通劳动者之间的政治力量失衡加剧。商界在美国选举和政策制定过程中已产生了巨大影响,“雇主政治动员”使企业更有能力影响员工的政治偏好和行为,进而改变选举和立法结果。尽管只有约7%的劳动者经历过强制性“雇主政治动员”,但这一比例已足以令选举结果向特定产业或企业倾斜。

对强制性“雇主政治动员”加以约束的一个方法是将针对PAC的限制拓展至企业。目前,美国联邦法律禁止PAC使用通过以下途径获得的资金或任何有价值的资源:肢体暴力、就业歧视、经济报复;以肢体暴力、就业歧视、经济报复为威胁;将收取一笔费用作为加入劳工组织或雇佣的条件。如果此类规定也覆盖至企业,企业就无法迫使员工为政治活动投入时间、金钱等。

而从长远来看,减少强制性“雇主政治动员”还需改善就业环境,加强劳动保护。只有员工在工作中拥有更多的安全感和较强的议价能力时,才敢于抵制雇主的政治胁迫。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397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英法借口化武打叙利亚,强权在用导弹定义正义

美英法借口化武打叙利亚,强权在用导弹定义正义
无论美英法表现得多么慷慨激昂,但最基本的事实和道理是不容扭曲的。美英法发动对叙军事打击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