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21世纪处在危机和变化中的资本主义向何处去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贡萨洛·费尔南德斯·奥蒂斯·德萨拉德 魏文编译 时间:2017-12-0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在这个世纪资本主义在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参数下重新确定。同样的本质,对它的行动限制更少,一种更粗暴和暴力的讲述,一种更新的模式,以便让车轮不要停下来,寻求新的再生产的方式和巩固已有的再生产方式。

现在资本主义正经历一个变化的阶段。这样正在准备这个世纪在全球范围内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形式,作为对在酝酿中的文明危机的回答。在这条路线上,拥有权力的人们正在进行重要的改造提出这种改造,在未来几十年推动这种改造以便应对生态的停滞,特别是应对非常软弱的经济增长的前景。他们试图做的事情是在一个重大威胁的关键时期扩大资本主义再生产的可能性。

他们正以这种方式加强和扩大某些制度的惯性活动范围商品化、购买力的主角地位、资本的集中化检查20世纪霸权主义的政治--文化结构,因为它与不大美妙的前景相碰撞。西班牙国家的结构和经济模式因其多样性面对这种攻势表现得特别脆弱;它的能力不强,不仅是为了生活道路的选择,而且甚至是为了回答社会的大多数基本的紧迫需求。

新的东西和旧的东西

21世纪是惯性和变化的世纪。深刻的变化是为了在一个关键的时期保持资本主义的惯性:它的长期再生产的需要。一个受伤的资本主义准备在逃脱向前时,部分撤除在20世纪的下半期围绕自己已经建立的全球的模式,因为这对它已经不起作用了。我们可以总结由三个有力的思想组成的讲述:一种自由的代表性的民主的模式,它介于国家、市场和公民之间;一种保卫个人权利的想象新自由主义的色彩提到全球化的福利扩大的支持;一个为此而设计的机构的结构。虽然这个20世纪的资本主义从来没有放弃表明它的阶级的、家长制的、殖民的、掠夺的和暴力的基质,确实也让它的讲述做到长期将制约和一致相结合。

但是,今天杯子已经溢出来了,资本主义的活力在20世纪计划狭窄的框架已经内容纳不下,因此它的政治文化的“脚手架”的希望已被推倒。经济是第一位的事情。如果以前能够允许从不同的参数或在外围确定资本主义逻辑的空间和部门,现在的关键是将它们彻底整合在这个逻辑之中。这样发动了一场反对所有那些仍然没有在公司的权力控制下的事情的攻势,以便影响到所有部门、地理、政治和文化,质疑资本主义流动的边界。最后将赌注下在生活的商品化上,控制全部的领域,争取公司权力无以伦比的霸权,不用外衣和借口。

21世纪的资本主义的规模

在这个21世纪,在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参数下资本主义重新确定。同样的本质,对它的行动限制更少,一种更粗暴和暴力的讲述。总之,是一种更新的模式,以便让车轮不要停下来,寻求新的再生产的方式和巩固已有的再生产方式。

在政治领域将赌注下在全球的公司治理上;事实上这是一个大企业的政府,没有取消机构,削减它们的能力以便对公司有利。关于文化想象的事情,逐步放弃不合法的颜色的议程而有利于社会法西斯主义的力量,这更适合于实行专利的现实,并非所有的生命都有价值,甚至不是可能有价值的。

关于经济的规模,试图将生活中所有的领域都商品化。特别强调自然的商品、服务、数字的东西和政治事务。这些除了扩大全球的商品的边界,还在人类基本需要的基础上保障交易,因此这是长期的(教育、医疗、住房、食品、自然的商品等),加强对劳动、领土、稀少的自然商品坚决的控制。作为补充,面对在其他领域缺少再生产的渠道,加倍在投机上下赌注,通过巩固解除对金融的调控,很可能发生另一次像2008年那样的爆炸。从长远来看,由于自动化、使用机器人、数字经济和“绿色资本主义”的发展,这预示着一次新的扩张波。

在政治规模上,说的是取消对自然的经济职能所有的民主障碍。民主不能制约交易,这些交易应当在绝对的法律安全的优先条件下进行。这项原则变成最高的价值,因此要检查自由的-代议制的模式的基础,这涉及立法和司法的能力。资本主义与民主之间的紧张关系爆炸,在资本再生产的圣坛上议会、公共法庭和人权的多边结构基本的机构构架被推翻,主要通过新的贸易和投资协议去实现。

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和投资的本质在于以彻底的方式建立“商事法”:民主在这里开始,以资本主义的市场结束。根据这同样的逻辑,战略的决定提升了,更多的公司化,将地区的和多边决定的领域放在优先地位,以及大型企业积极参与决策。不仅是以间接的方式,而是直接参与,在制定政策同样的进程之内拥有特别的司法地位。

同时推动一种文化的讲述结束计划的循环。面对新自由主义颜色议程的非法化,试图转移对全球化进步的和普遍的看法,让另一种更符合暴力和普遍排斥的现实想象逐步占领地盘。这赢得了空间,因为一种社会法西斯主义、恐惧和与其他思想对抗的思维甚至保持着某种政治上的多元论,推崇更强硬的法律。似乎没有为了所有的人的地方,只有某些生命是可以生存的。在战争中由于另外的事情而丰富,从共同的意义上说,很清楚这是反动的。同时作为参考的标准,设计一种极端的、现代的、有联系的、可得到一切的极端个人主义正如在某些“公司的经济”例子可以看到的在水下的大量冰块中这是看不见的劳役的和高度碎片化的现实,以特权阶级的个人主义作为代价。

21世纪的资本主义形成了一项新的计划,根据公司和军事占有土地的标准,在政府的框架内,拆除民主事实上对跨国公司的最低服务。正在试验的一项计划的经济扩张受到严重质疑,对达到所期待的生产率没有任何保障,但是在所有的情况下我们面对经常的不确定和投机。此外,加深社会的深渊和生态的停滞,面对包容与和平的议程,向我们提供的却是社会法西斯主义、恐惧和战争。依靠新的贸易和投资条约浪潮作为它的议程,是它的主要的界标之一,通过这个浪潮试图推翻对交易、市场和公司的权力所有部门的、地理的、政治的、文化的边界。

西班牙国家的经济模式

制度在向前逃走的时候,将我们所有的人引向一种空前的历史困境。激进地扭转这种形势,提出可选择的生活方式,同时能够满足居民的紧迫需要,将成为所有未来的计划主要的挑战。遗憾的是西班牙国家的统治模式似乎离这些挑战很远。

这里只说经济的规模,它向我们表明的是一种很少回弹的模式,没有能够提供解决办法。这是一个以简要的方式可以确定对旅游和房地产部门的控制,将赌注下在发展大公司上面特别是金融和能源公司在国外的数额相对高。所有这一切最终靠严重依赖信贷和债务为投资、消费和投机提供资金。

这种经济结构的表现极为脆弱,因为它依靠缺少附加值和提高生产率的部门,此外,落在破坏我们主要的危机后面。在缺少活力的部门的专业化中,这些部门服从于国外多方面的变数,成为日益增加争夺的目标。另一方面,这是一个非常集中在少数跨国公司的模式,它们的利润没有一点是为了大多数人。此外,资本的倾向本身和未来的争夺可能造成失去最少的半岛联系,特别是如果继续落实其他的吸收进程的话,如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吸收恩德萨公司,苏伊士集团吸收阿布加尔公司。

一种经济上的赌注在其整体上由金融支撑,这将迅速增加它的不稳定,陷入一场新的危机。在债务的桎梏之下不可能回答社会的需要。一个经济模式被加上因腐败、顾客主义和没有能力为做出决定的权利,没有合法要求寻求民主的出路,压制政治文化结构,社会法西斯主义和暴力的表现日益增加。总而言之,这种要求改变方向的全景,从不同的民主破裂开始,重新确定激进的经济模式。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1128日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文章)

 

        链接:西报:资本主义是一个长期慢性病患者

            理卡德·路易斯·德恩罗尔  魏文编译

德国社会学家沃尔夫冈·施特雷克在他最的书里断言,资本主义社会没有能力找到对现在的问题灵活的回答。他的预言是现行的模式最低限度在短期内不会被一个可选择的社会制度取代,而是将它的疾病延长至一个很长的激荡和混乱无序的时期。问题是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意识形态、机构和领导人正好要求对选择做好准备,这些选择今天还不是明显的。

《将如何结束资本主义》(梦想的生意人)的特点之一是,它的作者沃尔夫冈·施特雷克不是一个经济学家,而是社会学家。这样他的目标不是分析资本主义的经济,而是分析一个处于衰落中的资本主义社会,停滞在它的成功之中表明矛盾的结果,但也是被削弱的结果,或者甚至是被可选择的建议轧制。

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卡尔·波拉尼(在《大变革》中)关于劳动、自然、作为虚假商品的金钱资本主义的思考的预测仍继续是参考,这些商品在一个想自我调控的市场经济中没有限制地进行交换。今天这种意识形态的后果在环境危机和房地产市场的危机、罢、、工的长期性、半失业的危机同时发生时是明显的,以及对滥用金融市场缺乏民主的控制。

作者证实的事情是,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对微弱的经济增长、不平等的增加、由金融经济的统治造成的长期债务、垄断在事实上的巩固、包括建立在技术基础被破坏的基础上的垄断所综合表现出来的问题没有能力找到灵活的回答,所有这些问题都是由无所不能的腐败造成的。从70年代以来某些事情应归于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高潮。

在构成他最为与众不同的建议之一的预测是,资本主义社会最低限度在短期内将不会被一种可以选择的社会制度取代,而是将它的疾病延长至一个有政权空白期、社会动荡和混乱很长的时期。在这个时期按照西格蒙·鲍曼的说法,典型的状况是个人将与生活的需要对抗,他们失去方向,不受机构和清楚的集体协议的保护,得不到社会的保护。

从这个前景来说,基本的问题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进行建设或重建。其范围和后果在2007—2008年的危机中已经表现出来,造成不论是最近几十年期间作为资本主义社会支柱的机构,还是它的领导人,都已经丧失信誉。很难相信他们的能力,甚至很难相信他们准备纠正自己帮助造成的那些坏事情,在这个高度上,相信某种类型的治理能够阻止资本主义内在的没有限制地扩张的趋势,似乎是天真的,因为这涉及与相信市场机制魔法的意识形态一种内在的矛盾,加上由个人的利益指引的行动结果对集体有利。

问题是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意识形态、机构和领导人正好要求准备好选择,而今天这些选择还不明显。分析保护交易经历的路线导致得出的结论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具有可以接受破坏的制度所有的症状。但是如果破坏者不是相当强有力,或是相当灵活,责任者能够比似乎可能或希望的时间生存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作者的观点,资本主义生存的可能性可能在一种文化幸存的基础上生存下去,这种文化继续优先于个人努力的新教徒伦理,在短期内因享乐主义的消费继续扩张而得到补偿,为了让人们的觉悟麻木采用技术的和药物的选择。结果这可能是一种将“应对、希望、掺杂和购物”结合在一起的文化,这是作者在技术和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基础上提出建议的一种文化。

面对这种情况,作者从社会学和政治经济学的前景维护必须重建一个能够建立非市场的集体的机制能力的社会基础,它具有同样的灵活性和效率,市场的机制依靠这种能力走向扩张。这种智力的重建以及艺术家和政治家付诸实践,道德上和谐的准备,这确实是可能的。但是在它还没有实现的时候,资本主义社会将继续处于它现在慢性病的状态。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1122日西班牙《起义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166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丛书(给理想一点时间)的若干错误观点评析

丛书(给理想一点时间)的若干错误观点评析
在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潮提出了“给理想一点时间”的历史愿景,认为自由主义必将取代社会主义,自[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