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学者:美国在东亚重新发动攻势使亚洲地缘政治不稳定

作者: 皮埃尔·鲁塞 魏 文编译 时间:2017-12-0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在朝鲜危机期间美国在东亚重新开展攻势。美帝国主义远没有赢得棋局,但是加上了重要的分,其范围影响到整个地区以及世界的其他地方,特别是由于它引起核军备的加速。在世界的这个部分地缘政治权力的关系处在不断演变之中。曾广泛宣告的美国在亚洲——太平洋的“支柱”中“重新定位”在奥巴马总统的时期并没有实现。唐纳德·特朗普已经开始从这个关键的地区撤离,废除正在谈判的自由贸易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样把这个自由的地方给了正在成功地推动地区经济合作的中国。

在朝鲜危机期间,特朗普采取主动性,这次是在美国处于压倒性的优势地位的军事领域。他的性格是不可估计的,他的方式是滥用推特,他的污辱同时令人不安和可笑。但是,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间的激烈争斗不应当掩盖美国严重的和持续的攻势,已开始产生深刻的后果。

在亚洲的东部展现了某种不稳定和有冲突的平衡。中国南海采取主动,由于它的经济上的分量和在军事上影响该海域,华盛顿依靠它的基地网络和或多或少屈从的盟国(韩国,日本),在亚洲北部通过“把手”握住了“平底锅”。俄罗斯尽管在西利亚是个大国,保持在这个范围之外。

这种平衡只能是临时的。在南部华盛顿派出它的第七舰队直到中国建设的人工岛附近,与此同时北京派出飞机和船只以便反制日本对钓鱼岛群岛的要求,以此考验美国的决心。这种不稳定的平衡被美国在朝鲜问题上广泛的干涉所打破,但是也因为在菲律宾引的形势起五角大楼的关注。

美国展开在东亚的攻势

经济制裁直到现在没有迫使朝鲜的领导人屈服,或是在政权上打开一次危机。华盛顿低估了平壤抵抗的能力。在1950——1953年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将朝鲜北部化为尘土,犯下了战争罪。人们没有忘记,尽管朝鲜的居民生活在贫困之中,但他们特别担心一次新的破坏性的侵略。事实是过去(对朝鲜)的制裁没有取得成功当然并不意味着在将来不会产生一个破裂点。这是形势的演变提的提出的“公开的”问题之一。

201785日联合国采取的第七个系列制裁企图剥夺朝鲜政权每年10亿美元的出口收入。禁止外国的公司和朝鲜建立新联合企业;对现存的投资冻结任何补充的投资;限制朝鲜的女工在国外的份额;在所有国家的港口禁止违反联合国决议的朝鲜船只靠岸;冻结朝鲜对外贸易银行的资产。

201791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整套新的对朝鲜的制裁,包括部分和逐步禁运石油和石油产品(天然气全部禁运)。这次只有很少的例外,所有朝鲜的合营企业都被禁止,已经存在的合营企业应当在120天之内关闭。华盛顿正在采取针对朝鲜银行的措施。

关于网络战争,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制定了一个网络战的计划,特别是为了破坏朝鲜的核计划。朝鲜的一系列“事故”(导弹的发射有缺陷等)可以被解释为是网络战的结果,但是这没有阻止朝鲜核军事能力的巨大进步。

华盛顿对朝鲜保持经常的军事压力,特别是通过每年与韩国的军队进行海上联合演习。已经组成一个韩国精英的机构作为暗杀金正恩的指挥部。由于在济州岛建立了一个潜艇基地,出现航空母舰,部署“萨德”导弹,最后轰炸机飞越朝鲜的海岸地区(自从50年代以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这种压力已经不断得到加强。

在朝鲜政权的眼里,美国多方面的攻势只是确认了它的生存取决于自己的核能力。朝鲜没有屈服。但是华盛顿的政策在韩国、日本、菲律宾国家已经产生结果,一般来说在亚洲的地缘政治空间已经产生了后果。

韩国是美国的地区体系的一块基石。但是201759日的选举对唐纳德·特朗普来说是一个严重的挫折。在巨大的公民动员之后,在范围和持续时间上明显地占领公共的空间,原来的韩国政权在选举中被打败。居民更加非常重视国内问题(腐败的丑闻、镇压等),超过对地区军事紧张的关注。在他们看来美国的军国主义政策只是对特朗普有利,而不是对他们有利。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属于韩国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派系,该派系没有打破新自由主义的原则,但是非常重视国家的问题,即国家的统一问题,特别是通过谈判实现统一(他的党被确定为“中左”)。文在寅曾经反对在韩国的土地上加快部署萨德导弹。他当选以后,主张开辟与朝鲜的对话。这遭到金正恩的严词拒绝,这造成他的外交主动性完全失去信誉。在这种条件下,面对金正恩与特朗普之间核的和军事的螺旋式挑衅与反挑衅,这个时候被部分地放到一边。

在韩国的居民中可能保持强烈的对美国的侵略政策的敌视。文在寅总统刚决定向朝鲜的居民提供价值80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这是一种有政治维度的表现。但是为了反战的运动采取行动的条件现在不如今年5月份选举时有利。

与此同时,日本的右翼利用了他们的机会。执政的军国主义的日本右翼想一下子废除宪法中的和平条款,但是日本居民的大多数反对修改宪法的第九条(即和平条款)。朝鲜的导弹定期飞越日本的群岛(没有引起惊恐)。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定解散众议院,进行新的议会选举。他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他在众参两院都拥有三分之二的多数席位。他的计划:利用现在的形势在2018年更新他的多数,这样保障他的政府继续执政到2021年(也分散对影响他的夫人的偏袒丑闻的注意力)。

安倍在选择提前选举时几乎没有冒风险。反对派已经分裂。唯一的危险是一个新的政党:希望党(从东京的统治者小池百合子开始,她自认为像法国的艾曼纽·马克龙)。在迅速采取行动的时候,安倍晋三确保他没有时间扎下根子。

至于日本和美国的关系是复杂的。东京是华盛顿在本地区主要的盟友(美国最大的军事基地的总部),但是它也是一个潜在的竞争大国。但是,现在安倍亚三支持特朗普,断定与平壤对话的任何意图都是没有用处的。

在菲律宾20165月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当选总统,他已经强烈地揭露美国在菲律宾群岛的存在,羞辱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杜特尔特接近中国(寻求吸引投资),向俄罗斯开放。南部棉兰老岛的危机给了华盛顿机会,它低声提醒说“不能像换衬衫一样改变联盟”。

5月份在穆斯林城市马拉维爆发了政府军与吉哈德主义伊斯兰运动之间激烈的战斗,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让杜特尔特总统在整个棉兰老岛有强加戒严的机会。恢复战争状态的威胁仍然存在。

根据继续有效的防务协议,美国向菲律宾的军队提供高价的援助:它的军官被送到美国的军事学院学习,提供武器、无人侦察机的领航、战术情报,关于地面部队的武装“顾问”以及其他所有的东西。

杜特尔特政权有专制的性质(以“反对毒品的战争”名义也许一年处决了1.3万人)。他的前途继续是不确定的。在任何情况下,美国刚重新确认它在这个旧殖民地的存在,同时菲律宾群岛在中国南海占有战略地位

如果朝鲜垮台,中国某一天可能在它的边界看到美国军队的基地,那将是一场噩梦。

华盛顿不可能信任一个国家之间联盟的网络,与此同时北京只能由于与俄罗斯或没有战略分量的国家的协议反对这些联盟。

 

金正恩致命的合理性

美国帝国主义在朝鲜危机中的历史责任是明显的。1950—1953年的朝鲜战争与“保卫民主”或是保卫人民的自决权没有任何关系(在朝鲜半岛南部支持美国的政权是一个独裁政权),那是一个与中国的政权对立和避免一场真正的朝鲜革命胜利的问题。华盛顿历来拒绝与平壤签署一项和平条约,甚至是当朝鲜政权向内看的时候。因此,战争的状态保持下来,如前所述其后果是非常现实的。

在过去(特别是克林顿政府时期),有限的外交协议(如冻结对核计划的能源援助)已经表明它的效力,但是华盛顿很快就放弃尊重那些协议。很多权威人士今年已经要求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开始与平壤谈判,但是没有成功。朝鲜危机使美国恢复在东亚的主动性,使美国的军队要求增加它的预算,使特朗普忘记他的国内问题。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朝鲜政权过去已经受到威胁,这种威胁是现实的。考虑到萨达姆·侯赛因在伊拉克的命运或卡扎菲在利比亚的命运,合乎逻辑的是金正恩已经得出结论:美国只尊重有核的国家。正如许多专家所指出的,平壤的选择是有理性的;但是我们说的是什么理性呢?

金正恩多次解释弱者面对强者的“核说服”概念。他可能对有能力聚焦韩国和日本的“核说服”能力感到满意。但是他断言直接威胁美国。尽管朝鲜在洲际导弹方面取得进步,但炸弹的技术特性和核弹头的体积还远离它的目标。另一方面,这有助于重启军备竞赛(包括反导防卫装置),美国恢复长期保持它的优势,这对整个世界带来不祥的后果。

在选择核升级时候,金正恩拒绝了另外的渠道:面对美国的军国主义政策在本地区发出民众渴望和平的号召。但是,这种选择曾经是可能的,不仅“在原则上”是正确的。在韩国复仇主义的右翼的失败就是证据,文在寅在总统选举中获胜,或是日本和平主义深刻的力量,不用说在美国特朗普的脆弱性。在巴基斯坦、印度和菲律宾存在着反核和反战的运动。

由于朝鲜危机,有可能找到一个跨亚洲的汇合点。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因为在亚洲的南部、东南部和东部运动的联合动员不是容易的事情,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历史。

今年在联合国122个国家通过了一项消灭核武器的条约。所有这些斗争在继续,但是因为平壤的政策而削弱了。

金正恩政策的理性基础在于他的政权的性质。同样的思想是求助于国际声援,推动反对帝国主义的民众运动的发展,建设广泛的外交联盟,依靠在美国内部的分裂进行博弈,显然“在组织上”这已远离朝鲜政权。

我们应当揭露美国的干涉,要求它停止战争的政策,要求立即降低战争级别,为撤销美国的基地和撤走它的军队而斗争。

在亚洲的“重大博弈”

中亚、南亚、东南亚、远东……穆斯林、印度人和中国人……在历史上亚洲不是作为一个单位存在,也有例外,特别是在20世纪,从地缘战略上说由于中国的边界从朝鲜延伸到哈萨克斯坦。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在所有的大陆和所有的领域博弈,但是在亚洲的强度特别大。

自从前苏联垮台以来,发生了很枪眼的联盟的恢复。在过去华盛顿和北京曾一起支持伊斯兰堡反对新德里,得到莫斯科的支持。如今美国支持印度。中国确定它在巴基斯坦的重要投资与建设“走廊”有联系,这向其提供一个进入印度洋的特权。

在亚洲的南部,除了美国和中国的竞争,中国和印度的竞争也在日益激烈,从斯里兰卡到尼泊尔,或是在阿富汗。印度、中国和美国直接在最近对外国投资开放的缅甸竞争。东南亚一些国家(老挝、柬埔寨、文莱或泰国)之间外交上存在分歧,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世界市场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但是受到来自中国的经济压力,大国印度尼西亚仍然生活在冷战的意识形态的时代。

在亚洲地缘政治的平衡越来越不稳定。尽管中国目前在东亚没有采取主动,但是它已经发展新的“丝绸之路”(指古代连接亚洲和欧洲的贸易通道),通往非洲和中东的海上通道,通往哈萨克斯坦和东欧的陆地通道。这项计划还处在开始的阶段,要知道实际上将会发生的事情还为时过早,但是它象征着中国的雄心大志。

争取消灭核武器

我们看到存在两个矛盾的运动。一方面,核军备竞赛重新爆发。朝鲜危机在中国的影响是明显的。

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改变了博弈。它实施的范围包括中国领土的大部分,不仅是朝鲜半岛的北部。因此,北京应当有一支战略潜艇的舰队(如同俄罗斯那样)以便分散在大洋。为此应当将它的潜艇现代化,使其噪音更少,改变它的指挥系统,此外,使其核弹头小型化。所有这些事情还不明显,但是原则上似乎已经做出决定。

朝鲜的情况还表明核扩散继续超出这类武器正式的拥有者的范围,(以色列、巴基斯坦、印度已经加入,明天日本?)如果存在核武器,结果将有一天会被利用。像美国或法国这样的大国正在考虑此事。对于世界来说,主要的核威胁显然不是来自朝鲜和和它的微型核武库,而是来自华盛顿,来自这个领域的超级大国。听听特朗普说的话就足够了。

反对核武器的倾向表现为今年7月在联合国通过的消灭核武器的条约,今天仍开放让各国批准和签署,但是遭到一些大国的抵制。在法国谁听说过这个条约?法国的核共识压制了这个消息。只有某些国家例外(日本、印度、巴基斯坦及某些国家),有选择的左派没有参加争取裁军的运动,倾向于更好的限于发表原则的声明。朝鲜的危机可能是一个对觉悟进行检查的一个机会,允许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政治的投资是至关重要的。(作者皮埃尔·鲁塞在亚洲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是一位知名的专家,是法国有选择的左派老战士,是无国界欧洲团结网页的负责人)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1120日西班牙《起义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166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丛书(给理想一点时间)的若干错误观点评析

丛书(给理想一点时间)的若干错误观点评析
在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潮提出了“给理想一点时间”的历史愿景,认为自由主义必将取代社会主义,自[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