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对我说:等奴隶习惯了,就可以摘掉镣铐了”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王洪一 时间:2017-12-06
0 非洲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400!500!……700!”

“成交!”

这不是普通的拍卖现场,这些价位也不是某件物品的竞价,而是难民!也就意味着,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依旧能够看到上世纪罪恶的奴隶买卖。

上月中旬,CNN播出了一段视频,揭露了21世纪人类最黑暗的一幕。那些抱着踏入欧洲天堂梦想的非洲偷渡客,在离欧洲咫尺之遥的地中海彼岸,成为奴隶主们的猎物。他们主要来自尼日利亚、冈比亚、塞内加尔、厄立特里亚、南苏丹、索马里、喀麦隆等国家,难民奴隶们被捆绑着关在笼子里,遭受鞭打和侮辱,以600-800美元的价格被卖给利比亚部落民众。据估计,已经被卖掉的黑人奴隶不会少于1.9万人。

这段视频在非洲引起轩然大波。毫无疑问,在人类文明高度发达、准备迎接人工智能时代的今天,在北非一些地区竟然还存在依靠剥夺人身自由而攫取财富的奴隶贸易,而黑人奴隶的生命竟然比不上一部智能手机。

这无疑勾起了许多非洲人历史上的痛苦和耻辱记忆。著名的美国黑人历史学家杜波依斯在闻名世界的《黑人》一书中曾经统计过,7-19世纪,阿拉伯人的贩奴活动使非洲损失了4000万人,而16-19世纪欧美国家的奴隶贸易使非洲损失了6000万人。考虑到1960年非洲总人口才2.77亿(联合国公布的估计数据),19世纪初非洲人口估计在1亿左右。如此巨大的人口损失,被认为是隔断了非洲的文化传承,打断了非洲正常的历史走向,造成今天非洲贫困落后局面。

同时,被卖为奴且世代为奴的痛苦遭遇,其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和精神歧视,是非洲以及全世界黑人后裔的集体伤痕。因此,在欧美当代社会文化中,黑奴(negro)甚至黑人(noir)两个词语都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对非洲裔人群的冒犯。

体现阿拉伯人贩卖黑奴的画作

罪恶的奴隶贸易违背人性道德,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进入现代社会后为世界各国所抛弃。1807年以来,英国首先废除了奴隶贸易,随后的欧美国家基本上都先后禁止奴隶贸易,在1885年的柏林会议和1890年的布鲁塞尔国际会议上,又通过了反对奴隶贸易的总决议。

非洲裔已经赢得了欧洲和美国公民的平权地位,在奥巴马能当选美国总统的今天,非洲裔的发源地仍然贫困落后,冲突不断,很多人流离失所,走投无路。为了走出地狱,每天数以百计的偷渡客饿死在路上,淹死在地中海,但他们是以自由身份追逐美好生活,是以自由身份走向死亡。偷渡客被转卖为奴,超出了所有非洲裔群体的心理承受底线。所以,当这段视频出现在群世界的电视屏幕上,可以理解非洲裔群体的滔天怒火。

视频播出的第二天,尼日尔总统就表示难以接受这一悲剧,并召回了驻利比亚大使;几内亚总统孔戴严厉谴责贩奴罪行;塞内加尔总统瓦塔拉要求将犯罪分子交由国际刑事法院审判;非盟委员会呼吁非洲各国对难民提供帮助。卢旺达外长表示,难民遭受非人待遇,发生在利比亚的悲剧骇人听闻,卢旺达愿意接收3万难民。在11月29日召开的欧非首脑会议上,应乍得、尼日尔、摩洛哥和刚果(布)等非洲国家的要求,会议临时决定改变议题,重点讨论难民奴隶问题。会议通过了三个相关决议,要求在最快时间内解救和撤离这些难民奴隶。

同时,国际社会同仇敌忾,非洲裔在法国和美国都举行了抗议活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国际社会制止这一恶行,法国外长表示将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商讨这一问题。

北部非洲奴隶贸易的问题由来已久,在撒哈拉和萨赫勒人烟稀少的地区,一些部落仍然遵循古代阿拉伯人的文化传承,掳掠和买卖奴隶现象司空见惯。尤其可怕的是,毛里塔尼亚直到今天也没有正式废除奴隶制度,该国曾经有20%的人口是奴隶,至今还有15万人世代为奴。该国曾3次试图颁布废奴法令,但都因为军事政变或者其他原因搁置。

除此之外,非洲各国都废除了奴隶制度,但利比亚、尼日尔、马里、苏丹、乍得、索马里等国家的边远落后地区,仍然有阿拉伯部族掳掠或者绑架难民或者弱势群体为奴。

笔者曾经在萨赫勒战乱地区工作,亲眼目睹阿拉伯游牧家庭中带着镣铐捉虱子的少年奴隶。家庭主人边请笔者喝骆驼奶边微笑说,“这个奴隶是最近才从达尔富尔买来的,等奴隶习惯了主人的仁慈,就可以摘掉镣铐了”。

利比亚难民奴隶问题也已经存在了数年。在推翻卡扎菲的战争结束后,利比亚随即发生内战,伊斯兰国、团结政府和哈弗塔尔将军三方展开激烈战斗,各部落武装纷纷割据自制。国家军队不复存在,出入利比亚边境也易如反掌。北部地区的海岸巡逻队荡然无存,大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偷渡客涌入利比亚,不惜代价偷渡到欧洲。

进入利比亚的偷渡客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人向往欧洲更加发达的经济条件,被称为经济移民,主要来自喀麦隆、加纳、塞内加尔、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等国家;一部分人渴望脱离战火纷飞的家乡,向往欧洲稳定的社会环境,被称为政治难民,主要来自恐怖主义泛滥的尼日利亚、喀麦隆、马里、尼日尔,有的来自反恐战争前线的索马里、肯尼亚索马里州、埃塞俄比亚的奥加登地区,还有一部分难民来自大湖地区和南苏丹地区。

在利比亚的偷渡者

据德国援助机构2016年的调查报告显示,大部分难民在缴纳了500欧元左右的偷渡费用后,被蛇头带领到萨赫勒腹地,在尼日尔的阿加德兹集中转运,然后到达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交接的德布德布。

通常情况下,难民在偷渡路途中会遭受抢劫、勒索和强奸等不幸遭遇。在进入尼日尔北部地广人稀的阿拉伯人和图阿雷格混居地区后,他们经常会被司机或者蛇头出卖给部落武装。他们被禁锢在沙漠的村庄里,数百人甚至上千人拥挤在一起,武装分子要求他们给家里打电话缴纳1000美元左右的赎金,在拿不到赎金的情况下,他们会被卖身为奴。

2017年4月国际难民组织(OIM)发布调查报告,公布了塞内加尔、喀麦隆、冈比亚、加纳、尼日利亚等国难民被卖为奴隶的采访内容,披露了从利比亚南部地区一直延伸到地中海的奴隶贸易路线。OIM还称两年以来已经协助解救了6500名被卖身的奴隶。

从2012年非盟反恐委员会发布了萨赫勒地区奴隶贸易的报告(笔者曾经分析过此报告),到2017年CNN公布视频证据,利比亚地区的奴隶贸易已经持续了6年。国际社会何以反应如此迟钝,这是非洲人愤怒的重要原因。因此,在法国总理马克龙访问布基纳法索的时候,就在演讲过程中遭到了群众的质疑。

究其原因,是因为国际社会在反恐战争中已经顾不得人权问题了。2011年,美国和法国为首的西方联军在利比亚大打出手,推翻了卡扎菲政权,但导致恐怖分子趁虚而入,高峰时期,伊斯兰国不仅占据了东部重镇班加西及周围大片城镇,还在沙漠腹地勾结部落武装,建立了400多个训练营。2014年,美国驻利比亚领事馆遇袭,造成大使在内的多名外交人员死亡。

为了打击恐怖分子,西方拼凑出了一个西部的联合政府,并拉拢东部军阀哈弗塔尔,经历2年多时间才将恐怖分子从班加西驱逐。在数年的征战中,西方国家根本不能顾及难民生死,法国和意大利海军甚至还以拦截恐怖分子为名获得利比亚近海航行权,对泛海而来的难民围追堵截,造成大量死伤。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存在于阿拉伯人和黑人之间深深的历史、宗教、文化隔阂,阿拉伯人对黑人的歧视由来已久,在政府管辖不及之地,阿拉伯人视黑人生命为草芥,对其奴役被当做是拯救和怜悯。而一些黑人也为虎作伥,收取黑人偷渡客钱财还将他们卖给阿拉伯人的恰恰是他们的黑人同胞,那些司机和蛇头们。

当前国际社会已经积极反应,相信联合国安理会也会很快做出相应的决议。也可以断定,在国际社会和非洲各国的努力下,利比亚难民奴隶问题会很快被压制下去。但只要非洲还存在战争和极端贫困,只要阿拉伯人对黑人的历史情结还在延续,奴隶贩卖的历史悲剧就随时可能在某些阴暗的角落里重演。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162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持续走向富裕的必由之路

持续走向富裕的必由之路
在我看来,这意味着着重解决“患寡”问题的历史时代进入了尾声,着重解决“患不均”问题的时代开[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