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西方通过没完没了的战争妄图将非洲重新殖民地化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丹·格拉斯布鲁克 魏 文编译 时间:2017-11-1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正好在6年以前,20111020穆阿迈尔·卡扎菲(利比亚前领导人)被杀害,这让他加入了因为梦想大陆独立而被西方迫害的非洲革命者的名单。

那天一大早,卡扎菲出生的城市苏尔特就被西方支持的民兵占领,此前历时一个月的战斗中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它的盟军“反叛者们”用火炮攻击这座城市的医院和住房,切断了水和电的供应,公开宣布他们的愿望是“让这个城市陷入饥饿直到制服它”。这座城市最后的卫士们包括卡扎菲那天上午逃离苏尔特,但是北约的飞机继续跟踪他的车队,对其进行轰炸,杀害了95人。卡扎菲逃出离了车队的其他人,但是不久之后他被抓获。西方的媒体不惜篇幅向世界渲染散布恐怖的细节,将其看作是一次“胜利”。卡扎菲曾受到拷打,最后被一枪打死。

根据北约和利比亚关键的盟友默罕默德·吉布里尔的证词,现在我们知道,是一名外国的特工可能是法国人向卡扎菲发射致命的一击。卡扎菲的死亡不仅结束了长达7个月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对利比亚的侵略,而且也结束了西方在30多年的时间里保持的反对卡扎菲本人和他的组织的运动。

但是,这也是走进一场新的战争的一枪,是一场为了将非洲重新殖民地化的战争。

在卡扎菲被杀害两年前的2009年对于美国与非洲之间的关系是重要的一年。首先是因为中国走在美国的前面成为非洲大陆主要的贸易伙伴,其次是因为扎菲当选为非洲联盟的主席。

这两件事情的重要性对于美国在非洲影响的下滑不可能再清楚不过了。在卡扎菲领导非洲在政治上实现团结的同时,利用利比亚的石油产生的大量财富对于实现中国的梦想悄悄地打破了西方对出口市场的垄断和投资的资金。非洲已经不必像一个乞丐一样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便得到贷款,也不必接受它提出的不谨慎言词。非洲可以向中国求助,甚至向利比亚求助,以便得到投资。如果美国威胁要切断非洲进入它的市场,中国可能很高兴购买非洲提供的任何东西。西方对非洲的统治受到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威胁。

当然,西方的回答是军事的回答。非洲在经济上曾经依赖西方,中国和利比亚在全速地打破这种依赖。一种新的军事上的依赖可能取代经济上的依赖。如果非洲国家已经不再乞求西方的贷款、出口市场和投资的资金,必然将它们放在一个乞求西方的军事援助的地位。

为此在卡扎菲被打死的前一年,美军成立了“非洲司令部”(美国军队新的“非洲司令部”),但是没有一个非洲国家愿意接纳它的总部,这让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感到羞辱,因此该司令部被迫设在德国的斯图加德。卡扎菲领导非洲反对美军的“非洲司令部”,据维基解密透露,美国一些外交官的备忘录清楚地表明了这种情况。美国要求非洲的领导人在“反对恐怖主义的斗争”中与美军的“非洲司令部”团结在一起,结果没有人听从。

正如利比亚前安全负责人穆塔西姆·卡扎菲2009年向希拉里·克林顿曾经解释的那样。总之,一方面非洲联盟有了“后备部队”,非洲北部已经有一个有效的安全系统;另一方面,撒赫尔撒哈拉国家共同体是有关国家的一个地区安全组织,有一个安全系统并很好地发挥作用,它的重要轴心就是利比亚。利比亚领导的尖端的反对恐怖主义的结构,这意味着它不需要美国的军事存在。因此,西方策划者们的任务是创造这种需要。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破坏利比亚对于西方在非洲的军事扩张同时想达到三个战略目标。最明显的是消灭了对这种军事扩张最大的障碍和反对者卡扎菲本人。首先,一旦消灭了卡扎菲之后,由一个亲北约的无所作为的傀儡政府负责利比亚,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使这个国家成为一支反对西方的军国主义的强大力量。完全相反,利比亚的新政府全部依靠这种军国主义,对此它心知肚明。

其次,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侵略有助于引起脆弱但是有效的北非安全系统的全面停滞,该系统曾经得到利比亚的支持。第三,北约消灭了利比亚,将这个国家置于地区的敢死队和恐怖分子的团体手中。于是,它们能够破坏利比亚的军事武器库,随意建立训练的营地,用来在整个地区开展行动。

几乎最近在非洲北部发生的所有恐怖袭击都是在利比亚准备的,或是由在那里训练的战士实施的,这并非偶然。博科阿兰、在伊斯兰马格里布的基地组织、伊斯兰国、马里的安萨尔·迪内等多个其他的团体都从对利比亚的破坏中特别受益。

在保障恐怖主义的团伙在整个地区扩散的时候,西方的大国神奇地创造了一种它直到当时还不存在的军事援助的要求。从文字上说,就是为非洲创造了一个“以保护作为交换的强夺网络”。

去年尼克·图尔斯发表的一篇研究文章确认,在整个非洲大陆“非洲司令部”行动的增加与恐怖主义威胁的增加正好保持一种相互关系。这种增加伴随着“在整个大陆越来越多的致命的恐怖袭击”,包括在布基纳法索、布隆迪、喀麦隆、中非共和国、乍得、象牙海岸、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肯尼亚、马里、尼日尔、尼日利亚、索马里、南苏丹和突尼斯的恐怖袭击。

事实上,马里兰大学研究恐怖主义和对恐怖主义的回答全国联盟的数据表明,最近十年这种袭击大幅度上升,这种情况与美军“非洲司令部”的建立是一致的。2007年正好在它变成一个独立的司令部之前,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发生的这类恐怖袭击事件不到400起。而去年发生恐怖袭击的数量达到2000起。根据“南方司令部”自己的官方标准,这当然是一种重大的失败。但是从“以保护作为交换的强夺网络”的前景来看,这断然是一次“成功”,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军事实力没有问题地为它自己的扩张再次创造条件。

这就是特朗普现在继承下来的美国对非洲的政策。但是,既然这项政策很少被理解为“以保护作为交换的强夺网络”,实际上许多评论员错误地相信它与特朗普的许多政策是同样的东西,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无视”或“撤消”了他的前任们的战略。事实上,特朗普远没有放弃这种战略,他正在高兴地加强这种战略。

特朗普政府正在做的事情如同实际上他在每个政治领域做事情一样,就是剥去过去的“软实力”政策精细之处,以便展示和扩大“铁拳头”,事实上他所有的时间里都在渲染它。由于他对非洲的轻蔑,特朗普已经结束了美国对非洲的发展援助,将对非洲的援助减少到三分之一,将大部分责任从国际发展机构转让给五角大楼,同时公开将援助与“美国国家安全的目标”的进展联系在一起。

换句话说,美国已经在战略上决定放弃胡萝卜,坚持大棒。这并不令人吃惊,因为中国对发展的援助具有绝对的优势。美国已经决定试图不在这个领域竞争,代替它的是继续不可调和和确凿无疑地坚持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已经制定的军事标准。

为此,特朗普已经增加采用无人机的攻击,取消奥巴马时代确定的限制。它产生的结果是平民受害者增加,这样做的后果是民兵的不满和仇恨。比如,萨瓦布组织的汽车炸弹上月底在摩加迪休(索马里首都)炸死了300多人,这是由一个城市的一名男子实施的,8月份这个城市受到无人机对平民的严重攻击,其中有妇女和儿童。这两者之间不可能是一种巧合。

事实上,联合国一份详细的研究最近得出结论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西方)在非洲国家的行动似乎是导致个人采取极端的暴力最后结果的重要原因”。为了该项研究采访的500多名暴力组织的成员中,71%的人指出是一次“政府的行动”,包括“杀害家庭的一个成员或是一个朋友”,或是“逮捕家庭的一个成员或是一个朋友”,是导致一个团体团结起来的事件。这样循环在继续:无人机的攻击造成招募民兵,产生更多的恐怖袭击,这使卷入的国家更多地依靠美国的军事援助。西方就是这样创造对它的“产品”的需求。

西方还以另外的方式做此事。亚历山大·考克布恩在他的《死亡链条》一书解释说,“有选择的暗杀”政策(另外一项特朗普成倍增加的奥巴马的政策)也增加了起义团体的民兵。在通报与美国士兵讨论“有选择的暗杀”的效果时,考克布恩写道:“里维洛回忆说,‘当讨论的问题集中在破坏炸弹(在公路上)时所有的人都同意。在墙上有图画表明他们面对的起义分子的单位,通常标明名称和领导这些单位的人的照片’。当我们问跟在这些很有价值的人后面有什么后果时,他们说,‘是的,我们上个月把他杀死,我们正在搞到比任何时候都更多的临时制作的爆炸物’。所有的人都明确地说同样的事情:‘当你打死一个人时,第二天你就会有另一个更年轻、更有进攻性和想获胜的人做好准备’。”

亚历克斯·德瓦尔所写的关于发生的事情是确实的,他认为,“对每个被打死的领导人会有一个更激进的人代替他。在2007年一次意图失败以后,美国在20085月的一次空中攻击时杀害了萨阿布·哈希·法拉赫·艾罗。他是阿梅德·阿布迪·戈达内的继承人,是更坏的人,他将自己的组织与基地组织联合在一起。20149月美国暗杀了戈达内。戈达内同时被一个更加坚定的极端分子阿马德·奥马尔继承。可以设想是他命令最近对摩加迪休(去时首都)的袭击,他是这个国家最近历史上最坏的人。如果‘有选择的暗杀’继续是一项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重要的战略的话,将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战争”。

但是,没完没了的战争正是西方的目标,因为这不仅迫使非洲国家摆脱结束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依赖,而且也破坏中国与非洲国家兴旺的关系。

中国在在非洲的贸易和投资继续全速增加。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非洲研究计划”的统计,中国在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中的比例已经从20032%(以美元计算)增加到2015年的55%,中国在非洲投资的总额已经达到350亿美元。这个比例很可能迅速增加,因为“从2009年到2012年中国在非洲的直接投资每年增长20.5%,而美国对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减少了80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和非洲之间的贸易2015年超过2000亿美元。

关于中国通过“一带一路”的政策,习近平主席已经承诺将投入1240亿美元创造全球贸易通道,为每年增加价值2万亿美元的贸易提供便利,也将为改善非洲与中国的关系做出贡献。特朗普关于这项计划的政策被史蒂夫·班农(特朗普的前意识形态和战略负责人)总结为“我们将负责‘一带一路’”。西方的政策使非洲深刻地不稳定,在于创造条件以便使武装团伙发展,同时对他们提供保护,这在某种程度上走向实现这个野心勃勃的目标。消灭卡扎菲只是第一步。(作者丹·格拉斯布鲁克是一名自由撰稿记者,与《今日俄罗斯》、英国《卫报》、《中东的眼睛》等多家媒体合作。他的第一本书《分裂和毁灭:在危机时代西方帝国的战略》201310月由解放媒体出版社出版)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110日西班牙《起义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123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中国特色新闻学的理论及实践突破点

中国特色新闻学的理论及实践突破点
当我们说“中国自信”,不能只是说点空灵飘逸的文化观念,而必须从貌似绝对真理的西方学术理论以[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