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美国中央情报局造假币破坏别国经济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魏 文编译 时间:2017-11-1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为什么美国看中的一些国家经常经历高通货膨胀?在经济困难的时期,比如在战争期间,正常情况下经历大幅度的通货膨胀。但是在相关的国家通货膨胀严重,在那里钱的价值低于印刷货币的纸的价值。

美国《纽约时报》不时发表包括特别披露内容的文章,表明美国中央情报局实际的工作方法。在正常情况下这些披露的消息很快就被人遗忘。1992年该报发表一篇为“钱的虚假淹没旨在反对伊拉克的经济”的文章,揭露了某些特别的内容:伊拉克的经济是美国领导的制造不稳定运动的目标,以便在这个国家使用大量假币。这是阿拉伯和西方的官员们透露的。

在伊拉克国内就近监视形势的官员说,第纳尔的假币是通过与约旦、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伊朗的边界走私进入伊拉克的,旨在破坏伊拉克的经济。这些假美元走私进入伊拉克是为了搞乱这个国家的银行系统。这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在伪造货币不同行动背后的国家包括西方国家、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和伊朗。

假币造成通货膨胀的严重问题,使伊拉克政府以无法控制的速度印制钞票以便支付膨胀的工资和支付重建国家的成本。一位匿名的伊拉克官员对报道表示认同,说伊拉克“所有的边界正在被利用”。

为了适当地理解中央情报局的这项战术,值得注意的是伊拉克作为目标国家已经处在严重的经济困难之中。这些被中央情报局选中的国家此前都存在弱点,存在严重的高通货膨胀。这些国家被排斥在国际金融市场之外,因此不可能得到贷款。

1992年是伊拉克遭到长达13年的经济封锁的第二年。国家的黄金和外汇储备迅速减少。没有得到新的外汇利润,政府被迫印制钞票以便支付工资。在第一次海湾战争(1991)以后国家已经存在一种通货膨胀的形势。

这就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专家们留下开放的场所,他们来到伊拉克,用伪造的钱淹没这个国家。由于有长期服务的经验和大量资源,假币印刷的质量很高,在实际的流通中难以区别真伪。

《纽约时报》报道说,这些措施与国际上针对伊拉克的经济制裁一起,自从19912月波斯湾战争结束以来收到了混合的结果。这些措施与经济制裁削弱了伊拉克的经济,以至使当地的货币到了没有用处的地步,这放松了萨达姆·侯赛因伸向人们的爪子。

另一方面,这些措施加强了数量越来越多的伊拉克民族主义者包括逊尼派穆斯林和基督教徒持有的看法,认为西方和它的盟国对赶走萨达姆·侯赛因不满足,而是要分裂和破坏这个国家。

《纽约时报》还报道说,南斯拉夫政府的部长们几年以后的暗示被认为是荒唐的事情遭到拒绝:美国的直升机在南部的沼泽地区抛撒假币......

为了看到在美国非正规战争的工具箱中这些战术是共同的,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80年代向“圣战者组织”至少提供了价值达20亿美元的阿富汗假币,用于在“飓风行动”期间的运输和行贿,反对前苏联政府和阿富汗政府的军队。由于这些付款成为对这些团体低价的资助,使这个国家遭受通货膨胀的后果。价值数十亿美元假币的规模可能让人怀疑这只是在冷战的肮脏的战术中制造假币的冰山一角。

其他的大国也采取同样的方法。法国曾经成功利用假币把刚独立的前殖民地几内亚打入地狱。1958年几内亚想印制自己的钞票,但是法国用伪造的高质量假币淹没这个国家,使当地的货币停滞。结果几内亚被迫与由法国控制使用法郎的地区联合。

津巴布韦。津巴布韦的形势更为混乱,但是以同样的模式进行调整。国家被宣布为对美国的对外政策是一种“不寻常的特别威胁”,它的领导人(穆加贝)被妖魔化。在审视所有的情况以后,发现对津巴布韦的指控更加荒谬,因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象它可能被解释为“对美国安全的威胁”,只是对美国大公司的利益除外。

津巴布韦2000年以来经历高通货膨胀,当时西方的媒体有大量文章报道这个国家与土地改革的进程有可怕的联系,如果一个人只确定津巴布韦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土地问题。国家的经济处在重建的过程中,处于不公正的状态,6000个移民(白人)拥有大部分生产用地,与此同时600万人(黑人)靠小块土地生存。政府收购土地再分配给没有土地的人的意图使英国、美国和金融世界感到吃惊。

这个国家的经济是过渡性的,是脆弱的,有弱点,形势严重,受到剥削。作为第一步,这个国家受到国际金融机构的制裁和封锁。它不能得到贷款以便资助通常的对外贸易。出口的收入下降,这与一些因素结合,其中有结构重组、旱灾和制裁。中央银行不得不印钞票,随之出现通货膨胀,以便保持政府的机构运转。这里就为假币的伪造者们可能打开了大门,他们的努力造成重大的影响。

90年代末这个时期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率相当高,但是在2008--2009年这个时期变成大规模的高通货膨胀,伴随着世界的媒体开展的强大的心理运动,大量种族主义的文章指控非洲糟糕的管理。当然这个信息被掩盖,将制裁的后果和对它的干涉最小化。

朝鲜。这个国家被列为所谓“邪恶轴心”特别选择的七个国家之一,对五角大楼来说朝鲜成为“变更政权”的优先目标。2009--2011年朝鲜经历严重的高通货膨胀,导致它进行一次货币改革。

20178月美国《福布斯》杂志发表理查德·米尼特一篇题为“用它自己的钱轰炸朝鲜”的文章。文章似乎受到现在的国家情报机构的思想启发,提出如果不让作为彩色纸屑发到每个城市和村社的“虚假的朝鲜货币(朝鲜圆)垮台,它将很快破灭”。这可能迫使这个国家和它的居民用外国的货币做生意,比如美元或人民币元。该杂志的文章说,朝鲜政府对2009--2011年的通货膨胀做出一种灵活的回应,但是作为结果“今天在首都和中国的边界一半以上的交易用美元或人民币元进行”。

文章预测下一次通货膨胀可能导致政府“装作不知道新兴市场的经济。只是这一次美元化和人民币化将扩散到整个经济的一半”。“一旦朝鲜实行美元化被高通货膨胀削弱,美国可能瞄准它少量的外汇来源。很简单,朝鲜圆作为交易的工具将会消失。美元、人民币元和其他的地区货币将被用来结算几乎所的账户(确实包括向平壤的支付),使得朝鲜绝对依赖外国货币的牢固供应。这是文明世界能够利用来反对它的杠杆”。

另外有兴趣的象征是军事安全机构在可能的范围内考虑,预测让世界上煤的价格低于朝鲜煤的生产成本,损害它的出口收入。这可以和最近几年因为反对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经济战有关让石油价格很低相比。

20165月合众社在一篇文章说,这种货币造假可能是一场延续的运动的一个信号。“在首尔(韩国首都)西南部的一个纸堆里发现重达150公斤的朝鲜假币。这些伪造的纸币面值为5000朝鲜圆”。这些假币在南方没有用,难以成为假币伪造者的利润。一种合理的解释它是为了将假币走私到朝鲜的常规行动的一部分,因为某种原因计划失败了。

南斯拉夫。前南斯拉夫曾经历两次高通货膨胀的高峰,1992—1993年和1999年。在分裂战争期间国家遭到严厉的制裁,受到国际金融的封锁和包围。19925月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指控南斯拉夫成为对美国国家安全“一种异常特别大的威胁”,由于内战波黑独立了,在那里南斯拉夫(现在主要是塞尔维亚)被指控进行干涉。

1999年发生第二次通货膨胀的高峰,当时美国克林顿政府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开展全面的战争以便让科索沃独立,企图打败米洛舍维奇总统。

南斯拉夫当局意识到在国内有走私假币的可能性。美国《华盛顿邮报》在科索沃战争之前报道说,“南斯拉夫政府的官员们安静而严肃地讨论美国中央情报局可能做的事情是为了实现克林顿政府将米洛舍维奇赶下台的目标。比如他们自问,中央情报局是否能够散发南斯拉夫的第纳尔假币以便使其经济造成更大的混乱”。

史蒂夫·汉克是一个高通货膨胀领域的专家,有很丰富的经验,他与美国政府在许多领域合作,他在一篇题为“叙利亚的另一个问题:通货膨胀”的文章中说,“199910月南斯拉夫新闻部长戈兰·马蒂克确认,我负责将大量伪造南斯拉夫第纳尔运到米洛舍维奇的塞尔维亚,意图是使第纳尔垮台,通货膨胀飙升”。

汉克否认指控的真实性,但是他在同一篇文章中提到几年前叙利亚政府有过相似的怀疑:“叙利亚经济事务副部长卡德里·哈米尔确认,英国、沙特阿拉伯和美国卷入一个破坏叙利亚里拉的阴谋,它们用伪造的叙利亚里拉淹没黎巴嫩和约旦”。

伊朗。应当看到在伊朗可能正在采用同样的战术,在那里伪造里亚尔假币可能已经被利用来有意搞垮这个国家的货币。汉克要求注意2012年伊朗高通货膨胀的时期。基层的工作就在那里,正如《华盛顿邮报》当年在一篇题为“高通货膨胀最后到达伊朗”的文章所说的:“从2010年起美国一直在不断强化它对伊朗的制裁。伊朗11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部分被美国封锁为离岸账户,现在被冻结。禁止外国银行与伊朗中央银行做生意。伊朗在国外出售它的石油遇到问题。依靠所有这些制裁限制了美元和其他外汇对伊朗的供应”。“美国的制裁正在攻击和惩罚伊朗,伊朗国内出现猛烈的高通货膨胀”。这个问题上个月爆发。在黑市上伊朗里亚尔最近几周下跌65%。上个月的突然停滞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前还不清楚。

尼加拉瓜。同样的推测可用于尼加拉瓜。在80年代它被美国前总统里根宣布为对美国是“一种异常的和特别的威胁”。与此同时美国为阿富汗的“圣战者组织”印制假币。从19866月到19913月尼加拉瓜经历了高通货膨胀。这个国家那时进行反对反政府武装的斗争,那是一个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资助的恐怖主义的游击团体。人们可能记得中央情报局和反政府武装没有任何顾虑地将大量可卡因走私到美国,为此印制和分发假币很难被认为是社会范围内的事情。反对这个国家的运动继续采用同样的模式:妖魔化,不断强化制裁,当政府被迫印制钞票的时候出现了通货膨胀,然后因钱过多进入高通货膨胀。

委内瑞拉。如今这项战术可能用来反对委内瑞拉。最近几年委内瑞拉的货币大幅度贬值。当然可以说完全是由于“自然的”经济因素,但是(破坏经济的)“模式”仍存在。至少从2002年这个国家就受到打击。20153月美国宣称委内瑞拉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一种威胁”,进行越来越严厉的制裁。委内瑞拉经济处于一种非常软弱的地位,假币使国家存在的问题严重恶化。

这个国家甚至在国外印制它的钞票,这给西方的情报机构进入印钞厂提供机会。伪造的玻利瓦尔与真实的玻利瓦尔无法区别。现在其他一些地方可以看到国际媒体开展的一个大规模的运动强调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这样减少世界上对它的信心。

俄罗斯,最大的挑战。俄罗斯是一个不同的游戏。甚至使国际金融机构对这个国家越来越严厉的制裁和封锁的企图获得很有限的成功。俄罗斯是一个全球的自给自足大国,为了破坏它的经济需要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规模的合作。形势没有达到引入大量假币会加重已经存在的弱点的地步。为了实际上获得成功,战术应当是阻止所有形式的信贷,大量破坏它的出口收入。当然,伪造假币(实际上是免费的)可能对所有类型为打垮俄罗斯政府而工作的团伙提供资金。

结论

在一场经济战中引入假币是一项难以置信的破坏性措施。一个软弱的国家受到高质量的假币的攻击,中央银行不可能通过制造惊恐实施适当的反制措施。相反,中央银行被迫进入与中央情报局的博弈。因为政府依靠中央银行为它提供资金,尽管有高通货膨胀的威胁,银行被迫印制面值越来越大的钞票。

13年对伊拉克进行制裁期间,也许有100万人死亡。在这个过程中破坏它的货币使居民贫困化,使他们不能满足自己基本的需要,破坏了他们的生活。

观察其他处在十字路口的国家的观察家们应当意识到这种可能性。更小的经济体,我们说的是玻利维亚或巴基斯坦,处在坏条件下的国家应当意识到金融的战争不仅从上面采取战术,比如制裁。在国家处在更软弱的时候,如果经济遭到围困的其他因素事先已经成功付诸实践的话,抵消假币的雪崩可能是非常困难的。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98日西班牙《起义报》原载瑞典杂志)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122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中国特色新闻学的理论及实践突破点

中国特色新闻学的理论及实践突破点
当我们说“中国自信”,不能只是说点空灵飘逸的文化观念,而必须从貌似绝对真理的西方学术理论以[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