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太空牌:“星球大战2.0版”

来源:世界军事 作者:张益朝 时间:2017-10-13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jpg

特朗普称,此举是确保美国太空未来的关键一步,是向全世界发出一个清晰信号,即美国正在恢复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力。特朗普此说,好像他既不了解美国,也不了解太空。然而,抛开单一的太空技术角度,如果从政治、经济、军事等多个角度来综合考量,那么特朗普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却是大有乾坤的! 

美国太空军事实力真相 

特朗普说:“太空探索将有利于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从最近的几场局部战争来看,美国的天基系统的确给美军带来让人刻骨铭心的单向透明战场优势,现阶段所谓太空战,其重点或者说很大的比重还是在地球上,太空作战力量只是从另一个维度参与地球上的战争(也可以说是地球上战争的空间扩展)。太空作战力量可不受领土、领海、领空、地形、气象等以往对战争十分关键的要素制约,在轨道机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可进行真正“全天候、全方位”的机动作战。有着天基通信、侦察、预警、导航等卫星系统支持的军队,参与常规的地面战争,实际上是一种降维攻击。这也是美国在几场局部战争中可以轻易获胜的根本原因所在。

美国太空军事力量已初成体系,且稳居世界领先地位。以2008年用实兵实弹方式完成反卫试验为标志,美国的空间攻防技术装备已初步形成战斗力。从1998年起先后发布多版《空间作战条令》《空间对抗作战条令》和《空间作战联合条令》,进行了多次代号为“施里弗”的空间作战模拟演习,美军在空间作战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目前,美国的太空武器系统发展主要可分为四类。一是,空间态势感知系统。主要完成情报搜集、空间监视、环境监测、目标侦察和态势综合等。美国现有在轨卫星550余颗,占全世界在轨卫星近一半,其中军用卫星150多颗(含各类侦察监视卫星、通信卫星、GPS导航卫星、气象卫星等),这还不包括战时临时发射的专用战术卫星。这让美国拥有强大的多维感知网络,在“知己知彼”的环节上占尽先机。而位列第二的中国全部卫星仅140多颗,排第三的俄罗斯则只有130多颗,短期内根本无法与美国比肩。二是,以太空系统为支撑的对“地”打击系统,包括各类以太空体系支撑为基础的天基、空基、地基的对地攻击武器。现在比较热的是“先进高超声速武器”。飞行速度超过声速的五倍以上才能算是高超声速,如波音正在研制的X-51A“驭波者”,洛—马公司研制的HTV-2高超声速飞行器、SR-72战略隐身高超声速临界空域多用途飞机等。此外,还有星载对地攻击武器“上帝之杖”等。这些武器的发展,使美国全球快速打击任务得以实现。三是,对敌方天基系统的打击力量。主要是以空间站或卫星为基础,打击、攻击、捕获、高能摧毁敌方卫星的武器系统(如微波武器、粒子束武器、动能武器)。已经过多次试验的X-37B无人航天飞行器,被外界认为拥有劫持、窃听和损坏他国卫星的能力。美空军研制的代号为XSS-11的微型卫星,也能攻击敌方卫星。四是,面向外太空目标的打击系统。这包括了以外太空威胁为假设的核武器、电磁脉冲武器、激光武器等。五角大楼的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DARPA)研制了拟用来对付外星人的11种新型太空武器,其中,、包括高能液态激光器区域防御系统、航空自适应气动光学光速控制系统、“SSBN-X”未来二代核动力潜艇等。

同时,美国还大力发展防御性空间对抗技术和装备。采用卫星加固、激光防护、卫星隐形、在轨修复、在轨加注、分布式卫星、轨道机动、抗干扰等技术,大大提高了美国空间飞行器的生存能力。从第一个把武器放到太空,到第一个用航天飞机从太空捕捉卫星并返回地面,美国一路领先。其他国家发展的所有可能用来攻击太空目标的技术,美国几乎都拥有,而且更加先进、成熟。 

政治压舱石 

既然美国已经在太空领域占尽先机,为何特朗普还要“恢复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力”呢?-言以蔽之,醉翁之意不在酒。

特朗普的医改、税改和基建等计划,由于国会内部的重重阻挠,屡次未能获得通过。此外,从“通俄门”到“解雇门”,他一直面对各种质疑,稍有不慎就有被弹劾的危险。因此,他必须尽快抛出一个足够宏伟又能引起民众兴趣的大课题,来转移公众视线、凝聚人心,而太空计划无疑是最合适的,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太空之旅不仅会让美国人变得更强大和繁荣,而且会让他们团结在一些宏伟计划的背后。”

里根当年搞“星球大战”计划时的套路是:首先制造一个令美国民众产生危机感的特殊事件,以博取国民的心理认同(里根改变了美国的国家安全观,从原来的“同生共死”改为了“你死我活”,而美国民众是无法忍受任何对美国造成本质性威胁的状态存在的),再抛出一个宏伟的计划,以此拉动经济,凝聚人心,发展技术,拖垮对手。特朗普在美国太空技术远远领先全世界的情况下,却说要“恢复太空领域领导力”,看似逻辑错误,其实也是有意引导大众心理的危机感。所以,两者的基本套路是一致的,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基本上可以看作是“星球大战计划”的2.0版。

美国曾于1989至1993年组建过“国家太空委员会”,1958至1973年也曾存在过类似的机构,不过当时的名称为“国家航空航天委员会”。特朗普上台后,提出削减气候变化、医疗卫生等多个科研领域的资金,但太空领域受到的影响较小。尽管特朗普说得天花乱坠,但美媒分析普遍认为,主要原因其实是气候变化、医疗卫生等项目“局”不够大,一旦实施很容易证伪。而太空计划却有足够的周期来保证政府不会被质疑。今年3月,特朗普签署一项法案,在批准美国航天局2017财年195亿美元预算方案的同时,要求其研究2033年送人类去火星的可行性。这样远超其任期的规划,才能为特朗普政府提供最好的梦想支持。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人好“糊弄”。“星球大战”计划虽然最后未完全执行,但后来的TMD、NMD均是以其为基础展开的,还是取得了明显的战斗力推动效果,此外,“星球大战”计划在经济上拖垮了苏联,使美国及西方最终取得了冷战的胜利。“星球大战”计划在美国人眼中是成功的,因此,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获得国会及美国民众支持的可能性较大。

由于各种丑闻对特朗普公信力的影响仍然存在,因而其太空计划注定不会一帆风顺。7月6日,特朗普承认,俄干预美国大选令其获胜,虽然他指责了其他一些国家,但这种改口毕竟有损他的形象,此外,所有太空项目都需要投入大量的预算支持,在不增加赤字的情况下,就需要削减其他项目的开支。对于财政预算的争夺战,势必要引发新一轮的派系斗争。不过,话又说回来,新的太空战略最终能否成就,并不是特朗普当前所关注的问题。 

经济大引擎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虽然在经济上有小幅回升,但并未显现突破性进展或趋势。2016年,美国的赤字规模是5850亿美元,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公布的最新数据,预计今年财政预算赤字将达到6930亿美元。特朗普的大规模减税计划,使美国财政收入在税收的部分出现一定下降,相关的部门预计,特朗普的税改将增加近七万亿美元的财政负担。此外,美国开始进入加息周期,在未来十年内,美国债务还将继续增加,规模可能达到十万亿美元以上。财政部长虽然一直在努力争取提高债务上限以缓和关门危机,但由于国会内部分歧严重,多次争取均未果。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美国急切地需要一个能够牵引经济发展的突破口。

从历史角度看,太空探索活动给美国的科技、经济、生活都带来深远影响,尤其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通信技术、侦察技术、导航技术、太空育种等应用,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生存和生活方式。从经济行为上看,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太空政策专家约翰·洛格斯登表示,“只要特朗普获得彭斯的支持,且后者决心把重点放在其作为太空委员会主席所发挥的作用上,该组织就有很大的潜力产生重要影响”,他说,该委员会还将在商业合作和外交领域发挥“令人意想不到”的作用。因为新的发展计划项目会创造出许多新的产业和工种,甚至于形成新的产业链,以此带动相关经济体的发展,如果操作得当的话,可以形成经济领域的“蝴蝶效应”,一举扭转美国经济领域的不景气局面。太空发展计划能通过新的产业增加解决就业、通过创造新的需求促使经济增长、通过探索新的领域增设学科。大到天气预报、卫星电视,小到每台车、每部手机使用的导航系统,甚至全世界婴儿使用的尿不湿,都是太空研究的副产品。未来这些科学家们还能创造出什么改变我们生活的东西来,是我们现在脑洞开得再大也无法想象的。

未来太空之路 

特朗普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一个勉为其难的理由是,美国在太空领域面临新的挑战。从军事角度上看,美国虽然从未失去过领导地位,但其他国家在太空领域的部分项目上也实现了一些突破。

近年来,航天器不断向小型化发展,这让美国在20世纪下半期研制的装备,无法搜索或跟踪今日更新、更小型的目标。这些小型目标和新型微型卫星在轨道上的出现,使敌方突然攻击美国卫星成为可能,进而对美国轨道情报侦察行动构成威胁。另外,世界各国的地基反卫及其他反卫技术的迅猛发展,也让美国深感不安。美军是对航天系统依赖最大的部队,它要保持这种优势,就要通过太空战来削弱敌方的太空力量保护己方的太空资产。然而,如果美国朝着发展攻击性太空武器的方向走,只能在短期内享受太空威慑带来的好处,最终不可避免会成为其他国家效仿的对象,从而使其在军事上的不对称优势更脆弱。

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将带来太空政策怎样的具体变化,目前尚不明朗,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代理局长罗伯特·莱特富特在一份声明中说,该委员会可以帮助美国实现它正在为之奋斗的很多雄心勃勃、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目标。美国的航天预算,迄今仍是世界第一。所以,特朗普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虽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我们仍要密切关注美国今后太空军事力量的建设。美军正在试验或发展的太空军事力量种类繁多,主要的发展方向如下——

首先,强化天基系统对地球战场的支持能力。所谓掌握和控制了“高边疆”,实际上是从另一个维度掌握和控制了地球。究其实质,就是太空体系基础之上建立优势。因此,美军将继续发展各种侦察卫星使战场对美军显得单向透明,发展通信卫星确保实时指挥和控制,发展抗干扰的全球定位系统支撑远程精确打击,发展新型的航天器携带武器实施快速打击。其次,保持其天基系统的绝对优势。为实现对空间的监测,美国2010年发射了“探路者”卫星,利用星载传感器监控绕地球飞行的各种物体,能锁定并跟踪太空碎片、别国卫星、太空武器系统及其他“可能威胁美国太空资产的航天器”,这让美国再次以太空管理者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研制新型武器系统压制或摧毁敌在太空中的作战力量,美国正逐步由侦察监视向武器系统倾斜,如以X-37B的衍生发展计划为代表的空间作战飞行器、轨道转移飞行器等。再次,增强太空防护能力。后续美国发展的卫星和航天器大部分,都会考虑采用包括主被动防御在内的各种措施。同时,发展空间机器人以及时修复受损的太空装备,以保持其太空体系的防护能力。第四,拓展新的太空领域。近些年来,美国的探索目标遍及月球、火星、金星、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甚至于太阳磁极。去年,收到深空探测器旅行者的信号,表明这两颗探测器均已到达太阳系边界,正逐渐离开太阳系,飞往更加遥远的星空。第五,不断优化太空作战力量。在参谋长联席会议领导下,美军战略司令部下辖空军航天司令部、陆军战略防御与航天司令部、海军航天司令部。三个司令部分别指挥多个航空队、空间旅、导弹旅及各类中心,实现资源共享和空间行动的协同,同时不断规范人才培养、训练演习、研制试验、空间资源开发利用。随着空间任务的发展,其力量编成还将不断优化调整,以适应新的任务需求。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066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毛泽东对加强党的意识形态领导工作的理论探索

毛泽东对加强党的意识形态领导工作的理论探索
在毛泽东的正确指导和全党的齐心努力下,我们党很快构建起完整的意识形态工作体系,确立了马克思[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