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媒:特朗普对古政策倒行逆施 想要回到“冷战”状态吗?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 阿兰萨 蒂拉多 魏文编译 时间:2017-10-11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美国政府几周前宣布它驻哈瓦那使馆的一些职员和外交官受到“不明来源的声波的攻击”,对听力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虽然这个问题可追溯到几乎一年以前,但最近几周重新活跃起来,许多人在问,在这个不清楚的插曲背后有什么利益。此事向我们表明了一种“冷战”期间隐蔽行动的气氛。

美国人的揭露与美国—古巴关系的冷淡一致,这是一些因素的产物,其中有唐纳德·特朗普加强对加勒比海岛(古巴)的封锁。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应当在2017年9月14日结束,但是9月8日特朗普总统发布一份备忘录,延长1917年的“与敌人贸易法”,对古巴的封锁以该法律为基础。自从前总统肯尼迪1962年首次运用该法律为对古巴的贸易、经济和金融封锁进行辩解以来,这项法律每年都被附签。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从来没有取消对古巴的封锁,对于今年9月19日两国在华盛顿联邦区举行双边委员会的第六次会议,封锁的延期没有成为障碍,在那次会议上美国向古巴当局表示它对美国在哈瓦那外交官的“安全和保护深深关注”。要求“必须紧急确定这些事件的原因和确认这些事件”。在同一个会议上讨论了以下问题:移民、安全和关于人权的问题,这些问题已经成为美国特别的工具,用于它对古巴政策进行辩解。

这是自从2017年6月16日特朗普在迈阿密“小哈瓦那”面对古巴裔美国人团体最强硬的阶层,包括1962年入侵古巴吉隆滩的老战士宣布美国对古巴的新政策以后举行的第一次双边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一些反对卡斯特罗主义的领导人发挥了主角的作用,他们当中有佛罗里达州的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他是特朗普对古巴政策影响最大的人物之一。特朗普在讲话中使用一种好战的语言暗示“冷战”:“面对共产主义的压迫我们不能保持沉默”,他这样谈到了委内瑞拉和朝鲜。同时他批评奥巴马政府与“卡斯特罗的政权”达成一项“可怕的和错误的”协议,称取消对旅游和投资的某些限制对古巴人民没有帮助。按照特朗普的说法,这只是会使古巴的“政权”变富,特别是使控制旅游部门的古巴军人变富。

那一天特朗普签署一项政令确定美国对古巴政策的某些指导路线,这意味着扭转奥巴马政府实现的美国对古巴开放初期的部分政策,比如特朗普在他的竞选运动中曾经做出承诺以便吸引最不妥协古巴裔美国人的选票那样。关于美国和古巴的关系正式做出了以下的决定:美国将不会改变它对古巴的政策,直到在古巴岛不再存在“政治犯”,“尊重言论和集会的自由”,使所有的政党合法化,进行“自由的由国际上进行监督的选举”。

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加强了。新的对贸易的限制阻止美国的企业与任何由古巴军队或它的情报服务机构控制的任何公司做生意;坚持限制旅游。美国人不能私自和自由地到古巴旅行,同时因教育问题到古巴旅行的人要服从新的规则;要求将四名“击落和杀害四名勇敢的拯救兄弟的成员的古巴犯罪军人”(特朗普的话)遣送回国。

上述决定事实上意味着冻结了由于多年的双边秘密对话已经取得的某些进展,在2014年12月17日宣布两国关系正常化时表明了这些进展。但是并没有保持奥巴马政府对古巴的某些在美国得到广泛支持甚至是共和党阶层支持的措施。

这是由于很多美国企业家通过这个国家的贸易商会揭露,美国对古巴的封锁不仅影响到美国的企业,而且也影响美国的就业,从理论上对于共和党的元首来说,这是他“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对于特朗普来说,这些企业家的立场不是新的,正如《星期周刊》当时透露的,1998年特朗普就与卡斯特罗的古巴做生意了,违反了美国封锁古巴的法律。

尽管负面的后果表明美国与古巴的关系冷淡,特朗普坚持一种陷入“冷战”的说法,正如他今年9月19日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表明的那样。他指责古巴是“腐败的和不稳定的政权”,再次表示美国不会取消对古巴政府的制裁,“直到它进行结构性的改革”,无视古巴从2011年以来处在自己“经济更新的”的进程之中。这些充满“道德主义和现实主义”的讲话表明共和党政府比如乔治·布什和理查德·尼克松政府更典型的思维。

古巴外交部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在联合国大会上谈到了特朗普对古巴的辱骂,重申古巴政府对话与合作的意愿:“古巴和美国可以合作和共处,尊重分歧,推动所有对两国和人民有利的事情,但是不应当希望古巴为此做出让步,这是它的主权和独立固有的立场”。

考虑到历史的进程和现在的局面,特朗普对古巴的政策可以解释为一种与前政府拉开距离的意图,这是向流亡的古巴裔美国人极端阶层的一个让步,这个阶层曾经帮助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总统选举中获胜(一个少数的没有代表性的比例,尽管它在美国的国内政治中和古巴裔美国移民的整体中有自己的分量)。这表明美国总统对对这个团体的承诺,包括律师、支持封锁的院外说客、古巴--美国民主组织的成员、毛里西奥-卡罗内,一个在财政部和商务部对评估封锁的实施或灵活性以及可能对不履行封锁的人进行制裁有权威的团体。对于古巴政府和人民这是一个坏消息,但是对于美国的政治和利益本身也是一个坏消息。

国际的制度日益多边化为古巴革命可以以更好的方式面对这个新开辟的时机提供便利。但是,如果现在的美国政府阻碍奥巴马政府打开的政治的和经济的机遇的话,其他国家将占领这些空间,如同与古巴进行贸易的美国企业深知的那样。正是这些角色与其他的社会阶层一起,多年来一直在揭露由于其他非经济的原因对古巴的封锁,他们对美国国会施加压力以便强制取消封锁。这些压力在一定的时期可能迫使特朗普继续执行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开始的对古巴的政策。

唐纳德·特朗普政府今后对古巴的步伐似乎将因哈瓦那可能采取的决定成为美国国内政策关键和平衡的决定。尽管特朗普总统使用更多的“冷战”说辞,到最后将处在一项适合于现在的拉丁美洲--加勒比的地缘政治的实用主义的对外政策,以及一个日益多边化的国际制度之间进行选择的机遇;或是回到一项表明不合潮流同时对美国的利益是失败的对外政策。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年10月2日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文章)

链接一:美国将赶走古巴驻美使馆三分之二的外交官

魏文编译

据古巴在线网报道,在几个月对美国外交官神秘的“声波攻击”事件之后,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将赶走近三分之二的古巴驻华盛顿使馆的人员,原因是白宫将撤走它在哈瓦那使馆的部分人员。

根据来自美国关于这项“计划”的消息,国务院将宣布驱逐古巴的外交人员,有消息认为这是对美国从哈瓦那“撤回”人员的“对等”措施。

一系列神秘的“声波的攻击”事件从几个月前开始,至少影响到21名美国人。美联社的一份电报说,美国的情报特工人员是首先受到影响的人。

没有证据也没有信息

美国仍然不了解这项针对它的人员的措施或武器的性质。国务院没有指控古巴在这个事件的背后。但是反复警告说,根据关于外交关系的维也纳公约,哈瓦那对在它的领土上外国外交官的安全负有责任。

仍然没有提供对在古巴的美国官员进行“声波攻击”的证据,关于这个问题在外交部的级别在进行沟通。古巴外交部美国司总司长何塞菲娜·维达尔·费雷罗对媒体说,美国政府决定减少它在哈瓦那的使馆人员是“轻率的”,对所谓的“声音的攻击”“古巴政府没有任何责任”。古巴外交部长罗德里格斯在出席9月联合国大会的高级别辩论时说,“古巴从来没有也将不会采取这类性质的行动”。他确认古巴政府对维也纳公约有关保护“所有外交官包括美国外交官毫无例外的完整性”“完全严格和严肃地履行它的义务”。这位部长否认这些事实,确认“过去不允许今后也将不会允许它的领土被第三者利用于这项目标”。

除了驱逐在华盛顿的古巴外交代表之外,美国还采取了三项很敏感地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的措施:撤走在哈瓦那的美国使馆的部分人员;无限期中止为访问美国的古巴人提供签证;号召美国的公民放弃访问古巴,理由是安全问题。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年10月3日西班牙《起义报》)

链接二:美国为何撤走驻哈瓦那使馆的部分外交官?

安赫尔·盖拉·卡布雷拉  魏文编译

古巴和美国之间真的保持着外交关系吗?这是美国国务院“匿名的”人士讲话中反复提出的问题。当然,古巴政府多次表明的政治意愿不仅是保持着外交关系,而且在存在分歧的情况下改善关系,强调在双方相互尊重、主权和自决权的基础上共同有兴趣的问题。但是如果一个人关注最近几个月的事实及部分讲话,现在华盛顿对对这件事情的方向似乎是,如果不是寻求打破2014年12月17日恢复的两国之间关系,至少是追求将两国之间的关系减少到纯粹形式上的关系,几乎是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注意到最近的“声波攻击”的传说。9月29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宣布撤回驻哈瓦那使馆的大部分人员和所有的家属。采取这项措施的理由是美国政府在古巴的官员们受到所谓“声波的攻击”,影响到他们的健康。

古巴政府除了很晚才收到美国方面关于这些所谓的“攻击”和它在古巴的外交人员的健康问题的通报,几乎没有收到重要的细节以便对事件提出看法。

10月3日美国政府在另一次没有理由的行动中决定古巴驻美国使馆的15名官员离开美国领土,其根据是美国已经减少了在哈瓦那的外交人员,古巴政府没有采取必要的步骤防止“对他们的攻击”。

古巴外交部对此提出抗议,认为美国的这项决定没有根据,是不可接受的,美国的借口是古巴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来防止所谓的“事件”。

因华盛顿决定撤回驻古巴使馆的部分人员这一事实为驱逐古巴的外交人员进行辩解是荒谬的言论。此前的5月23日,两名古巴外交官收到离开华盛顿的命令,古巴外交部认为这是“匆忙、不恰当和轻率的做法”,理由是关于那个时候华盛顿所说的“事件”缺乏证据,从上周五开始被称为“攻击”。两国之间进行的调查几乎没有进展,因为在履行它的职责时美国有保留,因此古巴无能为力,没有任何过错。

应古巴的要求,在蒂勒森国务卿和古巴外交部长罗德里格斯举行的会议上,后者提醒不要做出没有证据支持的匆忙决定,不要将事情政治化,他再次要求美国当局进行有效的合作,以便澄清事实和结束调查。

必须指出,直到2017年2月古巴没有接到美国有关针对它在哈瓦那的官员和他们有家属从2016年11月发生的所谓“事件”造成失去听力、恶心和其他征兆的通报。但是古巴政府根据劳尔·卡斯特罗的指示立即开始对此事进行调查,其严肃性和专业水平是美国三个专家团体承认的,他们应古巴政府的要求访问了哈瓦那。古巴也建立了一个由医生、科学家和警察负责人组成的专家委员会。

同事罗萨·米利安·埃利萨尔德提出的问题是,奇怪的在古巴受到“声波攻击”的受害者们受到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学中心的医生们检查了吗?关于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情况存在某种见解吗?问题不是没用的,不该是由参议员和失败的总统选举预备候选人马尔科斯·鲁比奥选择的医生做检查。众所周知,鲁比奥在反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的“战争”中找到了一颗在政治和金融上重新浮动起来的地雷。在美国这个国家今天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年10月6日西班牙《起义报》)

链接三:古巴和美国关系的进展与特朗普的倒退措施

欧亨尼奥·罗德里格斯·巴拉里  魏文编译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一切似乎表明,古巴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在中期内或最终将走上正轨(正确的、友好的和互相尊重的关系),可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右翼的、矛盾的共和党政府却使两国关系向后退。我们似乎又回到了旧的、失去名声和惩罚性的反对古巴岛的当局和人民的政策。

从逻辑上说,正如预料的那样,这种形势在古巴国内产生了政治和经济的后果。但是,不认识或低估这个加勒比国家(古巴)的领导在与来自北方邻国的侵略政策的长期斗争中积累的丰富的经验,简单地说,荒谬和天真不符合古巴生活多年的经验。

美国的制裁过去和现在损害了古巴的经济发展,或敏感地损害了古巴人民,这是世界广泛了解的事情。这有助古巴实现一种广泛团结的共识和得到国际上的支持;甚至每当古巴当局将敏感的美国封锁问题提交到联合国大会内部的时候,得到非常广泛的国际支持。联合国大会的多次投票表明绝大多数国家不同意美国从半个多世纪以前强加给古巴的制裁。美国当时的图谋是在经济上扼杀古巴,损害古巴人民。联合国大会的投票表明世界明白美国滥用权利强加封锁反对古巴人民;可以理解实际上他们是美国这种荒谬和犯罪措施主要的受害者。

在已经过去的短暂的阶段里,世界上的许多公民热情和乐观地看到两国之间的关系走向友好和有成效的经济合作(这对两国都是有利的)。现在特朗普政府使用强硬的、侵略性和干涉的说辞,使这种乐观主义(可能是天真的)消失了,重新开始一个干涉主义要求的进程,实际上开始造成双边关系一种新的后退。

当然如果“狼”来了,必须准备好不让它造成伤害;合乎逻辑的事情是在古巴岛上对某些人来说,限制或关闭政治或经济的空间结果比起在进行自卫和可能打败来自国外的制裁可能引起的脆弱可能更好或更加安全。首先这是很可能的,在岛内某些有影响力的阶层正在寻求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他们重新考虑回到“戒严的广场”的政策,采取限制性的做法(尽管可能不是他们愿意的事情)。面对这些事情必须保卫古巴主权、独立、自决的原则和革命的社会成果。

他们可能考虑如果在美国行政当局提出的敌视环境中,继续扩大国内的开放进程(古巴共产党的“路线”或实际上的改革),继续遵循更多地分散经济和非国有化结果可能是危险的。对任何了解面对美国政府的行动和古巴当局行动的人来说,结果可能是可以理解的(尽管只是为了思考),面对美国任何不友好的措施,这可能以某种方式在国内引起政治和经济的反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演说(现在在联合国)在古巴重新公布,此事意味着让大多数居民清楚美国极端右派对于古巴的用意;游戏的规则很清楚,被理解为面对这些用意做好准备。现在双边关系发展上升和积极的进程再次发生倒退,结果是令人遗憾的。

美国媒体和迈阿密与美国极端右派的政治阶层曾经抗议奥巴马政府接近古巴(然后是恢复外交关系)的进程,这个进程发生了,但是没有做到让古巴方面做出政治上的让步。但是,那些批评民主党政府的人们逃避了谁是被侵略的国家,谁打破了外交关系,对其他国家进行制裁,坚持干涉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目标是使这个国家不稳定,或是颠覆它的社会制度。

特朗普总统干涉主义的宣布和提出的其他要求意在打击古巴民众的意志,让在这个岛国建立的民主的和参与制的政治制度消失,用两党或多党的代议制民主制度,即与美国一样的制度取而代之。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媒体围绕古巴提出的问题是有倾向性和不成比例的。

已经发生的事情令人遗憾,因为曾经可能继续走解决旧有的古巴—美国的分歧,建设一个文明关系的新阶段,保障两个国家和人民之间广泛的、多功能的、友好的和富有成果的关系。众所周知,世界居民的一部分特别是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对两国之间关系的全面正常化继续有很大的兴趣和抱有希望,与大多数美国人民和古巴人自己一样;美国政府6月16日宣布的措施和特朗普总统的演说使数百万人感到失望。这些讲话和行动继续受到负面的评价和批评。

因此,在古巴特朗普的措施造成的影响实际上是对那些更不愿意接受这些措施的人们的冲击;无疑是因为对他们的影响只是刚开始,但是已经影响到广大的私人部门;或者说影响到“后院”的企业家们,这个广泛的公民阶层开始有希望自我发展,在古巴的社会模式内部强劲地发展。

一位老朋友对我说,在美国政治的工具已经失去方向,因为它的内部矛盾,对内和对外的政策显得没有理性,不聪明和不明智。怎么理解美国反对古巴人采取如此荒谬一再重复的胡作非为的行动,同时对自身造成这么多政治上的伤害呢?他认为特朗普在迈阿密的演说在政治上是有漏洞的,是“冷战”时代特有的。他在那里表明并不了解古巴,表现这个北方邻国反对古巴和拉丁美洲与加勒比国家传统的强势。

关于美国共和党政府对古巴制造的形势,我们不应当排除最近在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的辩论的思想,面对特朗普政府对古巴采取的立场,最新的对个体户的限制可能与之相协调,或是初步的反应。

此外,他们不了解(或至少是低估)以下事实:古巴当局在接受与美国民主党政府关系正常化进程的挑战的时候,意识到要准备应对短期、中期或长期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复杂的斗争不可避免地将会发生。有意义的事情是,古巴当局意识到与美国的关系包含的风险,决定接受这种关系和在这个进程中前进(在不少的方面进行评估,保持自己目标的独立),美国民主党政府(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决定是积极的和勇敢的。

最后,我们不应当忘记古巴的居民对在国内确定的美国政府反对古巴的“双轨”有很强的理解力和政治上的敏感,用更好理解的话说,双轨就是“大棒”或“胡萝卜”。因现在的美国政府在双边关系上发生一种倒退,因为回到一种敌视(古巴)和侵略的思维,美国强化对古巴的经济制裁阻止或限制两个国家因它们的关系可能获得的利益。这向世界清楚地表明美国某些政治家的傲慢或近视表现到什么地步。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年9月29日西班牙《起义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061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将政治军事化后果严重

美国将政治军事化后果严重
美国的军人在确定对外政策议程的时候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对外政策是美国对内政策的延伸。“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