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至上主义和反中餐馆的“战争”

来源:环球杂志 作者:寿水 时间:2017-09-12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 (1).jpg

反移民的意识和情绪在美国有牢固的根基,白人至上主义也绝非边缘化的思潮。即使在今日美国东西海岸支持全球化的左派精英里,依然能隐约感觉到这种白人至上主义的脑细胞。

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班农离开了白宫,然而他代表的白人至上主义在可见的未来似乎不会轻易离开。尽管从美国主流媒体的角度看,特朗普对夏洛茨维尔骚乱发表的两方各打五十大板的评论,被普遍指责为缺乏“道德领导力”,甚至有因此被弹劾的风险,但美国群众的真实情绪究竟如何呢?

在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并不是新鲜事物,而美国在国际上着力推广的价值观也不能完全阻挡这种情绪的回潮。《独立宣言》里“人皆生而平等”的说法未必预见到了美国当今社会种族结构的复杂性。

在夏洛茨维尔骚乱爆发前,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智库卡托研究所发布了一篇名为《反中餐馆的“战争”》的白皮书,对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美国国内长达30年的试图利用各种手段抵制中餐馆的运动进行了回顾和分析。这场反中餐馆的“战争”在美国历史上鲜有提及,但对比特朗普政府目前表现出来的移民政策思维,可以看到其背后闪动的白人至上主义的影子。

幸运的是,这场反中餐馆的运动最终以失败告终,美国现今中餐馆的数量比麦当劳、汉堡王和肯德基这些快餐馆的数量总和还要多。然而不容忽视的是,虽然这场“战争”表层的目标没有达到,但却把华人定位为道德和经济上的边缘人群,并帮助促成了1917年和1924年的移民法案的出台,而这两项法案当时几乎完全挡住了前往美国的亚洲移民。

主要针对华人的“黄祸”的概念也产生于这个时期,华人在经济层面上带来的竞争被妖魔化,在政治和道德层面被无端做了延伸,华人在美国社会的渗入被认为会破坏整个国家的基础特征。

由于很多美国人非常喜欢吃中餐,所以中餐馆从一开始就是潜力股。当时美国并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只有白人才能从事餐饮生意,白人为主的工会首先想到的是立法限制中餐馆的发展。在法律手段不奏效的情况下,餐饮业的工会又声称美国人要意识到华人是“黄族”的成员,因此要首先顾及美国人或白人运营的餐馆。

然而,一般人还是用舌尖投票,所以中餐馆的生意似乎并没有被这种“种族杯葛”影响太多。除了种族情绪之外,美国的一些报纸还充斥了中餐馆其实在打着幌子兜售鸦片的诸种报道,认为中国男子利用鸦片来吸引年轻的白人女性光顾,甚至企图以此引诱她们到中餐馆工作。19世纪末有一部叫《鸦片之王》的戏剧,起初在纽约上演,后来遍布全美,就是以此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小丑在中餐馆英雄救美的故事。

美国的中餐馆基本没有类似国内的包间,这也和反中餐馆的“战争”密切相关。其实在20世纪初,美国的中餐馆一般都有用门或帘子隔开的包间,私密性较好。后来,美国公共卫生署声称经常收到举报,称这样的包间容易成为“皮条客和妓女”青睐的交易场所,于是一纸文书下令拆除包间,以便于广大群众监督。

回顾这段鲜有人知但并不久远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反移民的意识和情绪在美国有牢固的根基,白人至上主义也绝非边缘化的思潮。即使在今日美国东西海岸支持全球化的左派精英里,依然能隐约感觉到这种白人至上主义的脑细胞。不过,和你死我活的新纳粹极右思维不同,一些左派精英把这种脑细胞转化为了在天下推广自身笃信的价值观。

白人至上主义的终极体现形式就是通过公共政策和法律的架构为白人服务。尽管目前阻力重重,这个趋势在特朗普时代是否会蔓延开来,尚需拭目以待。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021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王伟光:“普世价值”的反科学性、虚伪性和欺骗性

王伟光:“普世价值”的反科学性、虚伪性和欺骗性
“普世价值”今天被某些西方势力热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所宣扬的“普世价值”专指西方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