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将战争私有化:资本主义国家调整变化的征兆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亚历杭德罗·纳达尔 魏文编译 时间:2017-07-2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4355657056954969.jpg

战争的私有化不是一种新的交易。从2001年起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经历只是私人军队大规模行动一个最新的例子。

特朗普总统的特别顾问斯蒂芬·班农先生有一项为了赢得在阿富汗的战争的新计划:用私人承包商的军队取代美国的军队。这样,战争将变成一种完整的交易:军备工业将继续提供武器装备,但是直到现在对地面的军事行动将是私人军队的责任。他们被称为“雇佣军”,这是私人承包商为了掩饰在我们的时代帝国战争真正意义的委婉说法。

战争的私有化并不是一种新的交易。从2001年起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经历只是私人军队大规模行动的一个例子。比如开始时美国军队的入侵是对纽约“9·11”袭击事件的回答。当时美国称目标是摧毁基地组织的基地,但是战争的逻辑很快改变了,以至变成一种长期的军事占领。关于重建一个国家精心策划的一场宣传运动伴随着这种变化。

历时15年的在阿富汗战争将其变成在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经历。从2001年以来已有2400多名美国士兵在战争中死亡,但是今天塔利班力量控制的领土比战争初期更多。因此,华盛顿寻求重新设计一项新的战略以便赢得这场战争,它的目标越来越可望而不可即。

现在这个中亚国家驻有约9000名美国士兵,但是有28600多名私人承包商的士兵,他们的任务难以准确地描述。甚至五角大楼本身也不准确地知道这些人在做什么。确实的事情是最近几年正规军队士兵的人数已经下降,设定的目标是将战争的领导交给喀布尔政府,但是私人承包商的“雇佣军”一直在增加,战争已经被私有化。

并不是所有这些“雇佣军”士兵都直接卷入军事行动。美国国会的研究服务机构(CRS)透露,有5500人作为翻译忙于建设或是成为支持人员。其他2.3万名人雇佣军干什么呢?

这里的问题不仅仅是以直接的方式卷入武装斗争的承包商或雇佣兵的数量问题。为每个参与地面行动的士兵需要数百人(如果不是数千人的话)执行支援的任务:通信、医疗服务、运输、准备食品等。总之,70%以上执行占领阿富汗任务的美国人士兵都配备有私人雇佣兵。

华盛顿已经在阿富汗的重建中支出了1100亿美元。这个数字大大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拨款总数。没有任何人知道有多少钱用于没有用处或不可持续的工程。确实的事情是在阿富汗的风景中到处是学校的空房架和被遗弃或在建设中的诊所。在很多情况下,为了这些工程的良好运转所必需的电力不能保障。在其他情况下,放弃工程是因为间断的破坏行动使行动的成本不能支撑。投入重建这个国家的资金经常成为给负责项目的私人企业的“礼品”。但是,这些资金也用来伪装美国的军事占领,美国更有兴趣的战略目标是补偿这场战争的损失,战争造已经成阿富汗40多万平民的死亡。

当代资本主义继续它的变化,以便让世界适应它的需要。为了劳动力的再生产工资已经不是关键,这已经由信贷替代。与生产活动有联系的利润率已经被来自投机的收益所取代,在积累的过程中投机成为参考。现在甚至武装部队正在越来越多地变成一种私人的交易。在这个问题上也许更是一次回归到资本主义之前的时代,因为从几千年前起战争的乡绅们的私人军队就是一种资源。但是,现在有某种新的东西:军事行动的私有化已经嵌入到一种更加普遍的经济趋势中。与监狱制度或移民拘留制度的操纵私有化一样,这是在资本主义的现阶段国家深刻调整的另一个征兆。作为一个政治机构,今天国家已经变成公司利益的一个主体,它的目的与社会的福利没有任何关系了。

(《环球视野》摘自2017年7月13日西班牙《起义报》石原载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日报》网页)

链接:西方的侵略造成阿富汗的“悲剧与闹剧”

瓜迪 卡尔沃  魏文编译

一个简单的房地产投机商人比如现在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是历史上一个知识渊博的人,这是可能的,更不是中亚历史知识渊博的人。尽管继续执行他在该地区的政策,他必须了解这个落后几千年的国家,以便理解巨大的帝国经历过的这个复杂国家是什么样。历史上任何一个帝国都没有能够抓住这个非常仇视和被搅乱的国家,他们当中有亚历杭德罗·马格诺(公元前329年)或成吉思汗(公元1219年),后者几乎能够以大量流血征服这个国家。我们认识的阿富汗是原来属于蒂姆里多帝国(乌兹别克斯坦)、萨法维(伊朗)和印度北部的蒙古王。说明部族和种族复杂性的事情是18世纪初,它依靠伊斯兰作为联合的力量组成一个国家,尽管它的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在250年里抵抗了西方的殖民化。

在那里大英帝国进行了三次残酷的战争(1842、1878--1880和1839);前苏联(1978--1992)在那里待了14年;美国2001年10月入侵阿富汗,投入大量的人员和装备。塔利班用他们的先辈的精神以同样的力量复活,迫使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前总统乔治·W.布什、贝拉克·奥巴马经历的失败之后加强对阿富汗的干涉。

令人失望的“持久自由行动”最初称为“无限的正义”行动,为了不冒犯穆斯林的敏感必须改变名称,因为只有“阿拉”才能够给予“无限的正义”。以美国为首的近40个国家参加了那次行动,其中有西方最重要的大国(英国、德国、加拿大和法国)。除了使当时穆拉·奥马尔拥有的部队4万战士逃离之外,建立了一种荒谬的外国产和反对自然的“民主”之外,没有做任何事情。

阿富汗人民已经“民主地选举”了两届政府,哈米德·卡尔扎伊的政府经历两届(2004--2014),被指控严重腐败甚至保护贩毒分子。现在的总统阿沙夫·加尼没有能够做任何事情以摆脱这个国家从1987年穆罕默德·纳吉布拉政府垮台以来经历的社会、经济、军事的停滞。塔利班的暴力在扼杀阿富汗“民主的现代的和西方的”并非天生的“尸体”。

在五角大楼的负责人詹姆斯·马蒂斯将军提出报告以后,特朗普严肃地评估派出5000名士兵去阿富汗阻止塔利班已经宣布的所谓“曼苏里行动”,最近马蒂斯突然访问了阿富汗。根据塔利班指挥机构的说法,这次行动的目标是“结束外国军队的占领和将他们赶出国家”。

这次行动带着2016年被暗杀的穆拉·艾克塔·曼苏尔的名字,在得知穆拉·奥马尔集团的创始人去世以后,曼苏尔负责领导这个组织。

现在塔利班的负责人哈巴图拉·阿克洪萨达的命令是,该组织在全国行动,特别是在北方、南方和东方阵线,不仅是在军事方面。与其他的运动不同,这次运动还有一个政治方向就是为了“在国家的居民中间提高我们的合法性,为了一种新的社会正义和发展建立机制,打击那些欺骗过我们的人”。

针对居民的案件重复发生,一般来说是穷人的案件,在存在司法腐败的正式法庭没有找到正义之后,他们倾向于求助由塔利班控制的宗教法庭。

在另一次对安全部队的讲话中,阿克洪萨达宣布运动的主要目标将是“外国的军队”,因为美国在阿富汗的军队有9800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其他国家的士兵有5000人。

“曼苏里行动”将继续用即兴制作的爆炸物对道路、桥梁、军事单位驻地、村镇以至各省的首府进行常规的攻击,缴获武器,进行游击战和自杀式袭击。

这项战争计划是在他们攻击国家北部马扎里沙里夫的军事机构一周之后宣布的。据官方的数字攻击造成150名士兵死亡,尽管有人说死了250人。发我今天就好班发言人穆贾希德的一份公报说,打死500名士兵,大多数是招募来刚开始训练的年轻人,这是为了对昆都士和巴格兰两省的省长的死亡进行报复,向阿富汗安全部队的所有成员发出一个清楚的信号。要补充的是在这“特别艰难”的一年,将要到来的行动将会更残暴和让人痛苦。

特朗普的账目

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到阿富汗旅行之后回到了华盛顿,他提出的报告无疑是高度负面的,特朗普总统已经开始发出恢复美国在阿富汗的存在的信号,从2014年起是喀布尔的中央政府控制着这个国家的安全。

从那时以来,阿富汗软弱的“民主”不仅要面对塔利班,而且要面对达埃什,政府军一再丧失阵地,达埃什的战士甚至困扰一些省会。

根据几个月以前驻阿富汗的美国军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队的负责人约翰·尼科尔森的要求,五角大楼向阿富汗派去更多的军队是“为了把饼翻过来”,因为五角大楼去年底的一份报告,阿富汗领土43%以上已经在原教旨主义者的控制下。

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问题不仅是缩小这些组织新的地位,而是还有其他的地区“博弈者”如俄罗斯、中国、伊朗和巴基斯坦在这个国家的影响,它们都关心自己的“运气”,因为根据美国五角大楼的报告,阿富汗已经出现近百个武装组织。

在五角大楼的安全分析人士中间,马蒂斯将军向特朗普总统提交的报告也带来一种强烈的痛苦,这份报告提到从几乎两年以前莫斯科可能在军事上和技术上援助了赫尔曼德省、坎大哈省和乌鲁兹甘省的起义者。

尽管这份情报时间久了,莫斯科否认这种指控,因为这些起义者也在俄罗斯的领土上活动,制造重大和流血的袭击事件。

尽管俄罗斯辟谣,马蒂斯宣称“我们将在外交上和俄罗斯一起工作。我们将做我们能够做的事情,但是我们必须面对俄罗斯,如果它做的事情违反国际法或否认其他国家的主权的话”。

美国第一支由3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组成的队伍已经到达阿富汗南部与巴基斯坦交界的赫尔曼德省的一个军事基地,他们是已经到达该基地的500名美国士兵的一部分,这个省的大部分由塔利班控制,2014年美国撤出了这个省。省府拉斯卡加有近5万居民,处在塔利班部队的威胁之下,塔利班有夺取这座城市的行动能力。赫尔曼德省是阿富汗鸦片产量最多的省,阿富汗的鸦片占世界总产量的95%,塔利班利用来自鸦片的收入资助他们的战争。

自马蒂斯报告之后,据说特朗普总统正在评估今后几周派3000-5000人到阿富汗。此事可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安全首脑会议上宣布,欧洲伙伴国可能派出8000人到阿富汗,使现在在阿富汗的西方军人总数增加一倍,而2011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政府曾经宣布从阿富汗撤回所有的美国士兵。不仅这位前总统失败了,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几个月也在继续失败。

2.6万名西方的士兵出现在阿富汗决定性地开始一场战争,首先西方的政府将付出很高的生命代价和投入大量资金,此事无疑不会得到它们的投票者的赞同。另一方面,塔利班可能收到来自对它“友好的”国家和组织重要的人员和物资援助,他们谴责阿富汗已经深陷入“首先成为悲剧,以后成为闹剧”的状态。(作者瓜迪·卡尔沃是阿根廷记者和作家。非洲中东和中亚问题的国际分析人士)

(《环球视野》摘译自西班牙2017年5月28日《起义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934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将战争私有化:资本主义国家调整变化的征兆

将战争私有化:资本主义国家调整变化的征兆
特朗普总统的特别顾问斯蒂芬·班农先生有一项为了赢得在阿富汗的战争的新计划:用私人承包商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