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阴影笼罩东南亚,各国谋求反恐合作

来源:《世界知识》2017年第14期 作者:卢光盛 周洪旭 时间:2017-07-15
0 ISIS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东南亚.jpg

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穆特组织”和阿布沙耶夫组织与菲律宾军警在菲马拉维市的交战已持续一个多月,菲军方对外宣称的结束时间也一再推延,战事很有可能陷入持久战。除菲律宾外,印尼近期也发生了多起与“伊斯兰国”(IS)有关的袭击事件。在IS全球扩张的“版图”中,东南亚正成为其重点渗透的区域。随着IS在东南亚渗透态势的升级,地区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持续上升,给东南亚地区安全带来诸多不稳定因素,同时对地区经济发展、多元宗教和文化也产生了负面冲击。当前,东南亚各国已对联手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形成一定共识,谋求加强反恐合作已迫在眉睫。

东南亚的IS阴影正在加重

从目前仍在持续的菲律宾马拉维市恐袭事件及近期东南亚恐怖主义活动情况来看,东南亚的IS阴影正在加重,并呈现出诸多新态势。

IS已显示出在东南亚建立“领地”的野心。2016年以来,IS至少已在东南亚发动了五起重大恐袭事件,但此次对菲律宾马拉维市发动恐袭后与政府军长时间对峙的情况还是第一次。IS的目的不仅仅是制造恐慌,可能还包括要占领地盘乃至建立“政权”。最近的事态表明了四个趋势。一是菲律宾南部正成为IS在东南亚的恐怖主义核心区。据IS宣传媒体Rumiyah的最新消息,称其已在菲律宾建立了“东亚分支”。目前形势看,IS正在以菲律宾为据点建立一个东南亚的恐怖势力核心区,而马拉维市恐袭极可能是这一核心区已形成的信号。根据IS的规划,未来这一核心区的外延势力范围还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南部、缅甸和日本。二是效忠IS的域内外极端分子进一步合流。菲律宾棉兰老地区已经成为近至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远至摩洛哥的“迁徙战士”聚集的“全球村”。在被菲政府军击毙的极端分子中发现了来自沙特、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也门及俄罗斯车臣的极端分子。此外,菲军方表示新加坡极端分子也参与了马拉维市的恐袭。一旦IS在菲南部形成恐怖主义核心区,外籍极端分子将持续向这一中心聚集,甚至将这一地区作为中东外的“替代战场”,从而发动更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三是IS影响下的东南亚本土恐怖组织作战方式发生转变且已具备发动城市规模恐袭能力。本土恐怖组织与IS合流及协同作战趋势逐渐明朗,除“阿布沙耶夫”组织和“穆特组织”在马拉维战斗中的配合外,就在马拉维局势僵持不下之际,另一个效忠IS的恐怖组织莫洛国伊斯兰自由斗士(简称BIFF) 在离马拉维19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袭击了菲警戒部队并占领了一所学校。菲军方发言人表示虽然这次行动被菲军方迅速镇压,但不排除此次事端是BIFF针对马拉维战事发起的“外围助攻”。此外,与躲在相对暗处实施绑架、勒索等袭击方式不同,此次菲律宾本土恐怖组织将袭击目标对准城市,这让习惯了在丛林及城市边缘地带同恐怖分子作战的政府军的反恐技战术遭受巨大考验。四是菲律宾马拉维市恐袭事件或在东南亚产生“示范效应”。随着IS在地区内的渗透,极端分子极可能以菲律宾为核心区,推动恐怖活动向整个东南亚地区扩散。除菲律宾外,印尼近期发生了多起同IS关联的袭击事件,马来西亚近期抓获了多名与IS有联系的人,泰南穆斯林分离主义势力及缅甸罗兴亚人极端分子也频频制造事端。

IS威胁倒逼东南亚各国加强合作

长期以来,东南亚部分国家对恐怖主义威胁及反恐合作紧迫性的认知存有差异,影响了在加强反恐方面的合作。另外,由于东南亚各国可投入使用的反恐资源不同,在合作反恐方面的行动缺乏协调,故难以形成反恐合力。但面对IS渗透态势升级带来的挑战,各国开始从加大打击恐怖主义行动力度、增加反恐投入入手,在完善反恐法律体系、对抗IS极端思想等方面开展反恐合作。针对最近菲律宾马拉维市的恐袭危机,东南亚国家对一些重点人群加强了监控和情报共享。从当前形势看,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及泰国所面对的由IS带来的直接或间接威胁比较突出。6月19日上午,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三国在印尼打拉根市的一艘海军舰艇上正式启动“三边海上巡逻”,联合打击苏禄海域的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新加坡和文莱受邀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仪式。6月22日,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三国的外长和高官再度召开会议研究联合反恐战略以共同应对地区反恐形势,并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只有通过共同的反恐战略并在安全和情报方面加强合作,才能解决该地区存在的跨国恐怖主义行为。此外,印尼政治、法律与安全统筹部长威兰托称将于近期主办多边协调会议,邀请新西兰、澳大利亚、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共商应对地区恐怖主义的对策。这一系列举动,体现出东南亚部分国家对切实加强地区反恐合作的强烈意愿。这些国家或可能借地区内现有的如东盟地区论坛、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五国联防等平台,促成某种地区性反恐合作安排或制度。

反恐合作的方向

进一步凝聚反恐共识,突破反恐集体行动困境。随着IS渗透态势的升级,打击地区恐怖主义的成效取决于东南亚各国合作程度。根据最新的反恐态势,一方面,东南亚各国须在地区会议中发出打击恐怖主义的倡议,设置反恐的相关议程,强化打击恐怖主义的共识;另一方面,东南亚各国须通过媒体渠道曝光和披露IS的行径及其危害性,以加强反恐的社会舆论环境,夯实反恐的民意基础,进而突破反恐集体行动困境。

充分发挥双边或多边反恐合作平台作用,提升跨国反恐联合行动水平。东南亚各国面临的恐袭威胁程度不同,各国参与反恐的能力也不均衡。东盟仍是东南亚地区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平台,东南亚各国应在东盟框架下努力构建具有强制效力的地区反恐制度,并使之成为跨国反恐联合行动顺利实施的有效依托。东南亚国家间的双边反恐合作平台仍是地区反恐合作的主要阵地,可以从情报分享、边境管控、反恐经验交流和执法机构间合作等方面加强合作。

加大防范和打击网络恐怖主义力度,严防IS的网络宣传及招募攻势。网络社交媒体平台是IS在东南亚宣传极端思想和招募人员的主要工具。近年来东南亚地区经由网络途径接触到IS极端思想并自我激进化的人数不断攀升,网络成为IS对其潜在支持者进行洗脑和指导的主要阵地。支持IS的群体也通过网络进行即时沟通,完成线上线下的串联。未来东南亚国家将密切关注IS开设的Facebook、Twitter账号,搜获和关闭IS在东南亚印发的报纸、宣传册子和建立的恐怖组织论坛,从而遏制和打击IS的煽动和蛊惑。

处理好地区内的民族和宗教问题,铲除宗教极端主义土壤。东南亚地区恐怖主义的形成及发展与地区内长期存在的民族和宗教问题息息相关,IS之所以得以在地区内扩张及发展得益于该地区有宗教极端主义的土壤。东南亚国家应致力于携手推动包括缅甸罗兴亚人等民族问题的解决,2016年12月19日缅甸邀请东盟各国外长在仰光召开紧急非正式会议讨论罗兴亚人问题,给东南亚国家未来在解决罗兴亚人难题方面的可能合作传递出积极信号。此外,东南亚国家还应一道推动泰南穆斯林分离主义和摩洛穆斯林分离主义等分离势力同政府的和解进程,从而避免各类冲突升级的可能。面对地区庞大的穆斯林群体,东南亚国家还需继续发挥温和派穆斯林的作用,传播正统的穆斯林宗教思想和理念。东南亚各国要继续做好穆斯林群体尤其是有激进倾向的穆斯林青年群体的思想工作,将恐怖主义遏制在萌芽状态。对于已经被控制的涉恐人员,要注重深究他们走上暴恐道路的原因,使他们认清恐怖主义的邪恶面孔,进而对潜在的其他激进分子开展行之有效的早期干预工作。

东南亚反恐合作与中国的关系

加强和东南亚国家的反恐合作符合中国打击恐怖主义的现实需要。伴随IS对东南亚渗透态势的升级,地区恐袭事件不断增多,恐怖主义活动也随之外溢,甚至波及中国。“疆独”极端分子借道东南亚前往中东,一旦该过程受阻,就地接受IS招募并参与东南亚本土恐袭活动的机率增加。在东南亚地区,“疆独”极端分子与效忠IS的恐怖势力出现了合流的趋势。例如效忠IS的“东印尼真主战士”组织曾公开表态接收100名“疆独”极端分子,此外,有专家称在最近的马拉维市恐袭中,也不排除“疆独”极端分子参战的可能。随着IS在东南亚的不断渗透,“疆独”份子向IS靠拢以提升自身“身价”的动机更为明显。同时,“疆独”份子也会借IS在东南亚打造的恐怖势力核心区,加紧同中国境内的极端分子内外勾连制造事端。

东南亚是中国参与国际反恐的重点方向。东南亚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和重大项目尤其是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重点地区,中国在该地区有大量的投资、工程承包、劳务合作,它还是中国公民的海外旅游目的地。因此,这一地区发生的任何形式的恐怖活动都会对中国产生影响。当前,中国同中亚和南亚地区的反恐合作成效显著,有上海合作组织和“中阿巴塔”等地区反恐合作机制。在今年的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上,印度和巴基斯坦被接纳为正式成员国,这一举措给未来中亚、南亚方向的反恐合作又增添了新的力量。相比之下,中国与东南亚地区的反恐合作虽然也取得了不少成果,但仍缺乏专门的反恐合作机制。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加强同东南亚的反恐合作。6月28日下午,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举行的交接仪式上,杜特尔特总统亲自接受了中国向菲捐赠的价值5000万元人民币的武器装备,这释放出中菲合作反恐的积极信号。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表示,中国坚定支持菲律宾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并将继续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菲方提供支持。“力所能及”四个字可以解读为中国未来加强与东南亚反恐合作的总体原则,这一表态表达出中国对于同东南亚国家加强反恐合作及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的诚意和决心。

当然,中国也要充分认识到加强同东南亚国家的反恐合作存在的问题和挑战。首先是地区内存在的所谓“中国威胁论”,使得东南亚国家在对待同中国深入开展反恐合作问题上难免存在疑虑,认为中国可能借反恐的契机在东南亚扩张军事存在。其次,东南亚国家还会考虑,在地区内部尚未形成反恐合力的情况下,深化同中国的反恐合作,也许会把反恐范围扩大化,反而对打击本土恐怖主义不利。此外,东南亚国家不同的国内政治形势及其与外部大国和相互之间的关系创造了不同的敌友观念,目前已有多个域外国家参与了东南亚地区的反恐合作,中国还需考虑如何协调其中的关系以形成地区反恐合力。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912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对话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

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对话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
学校教育工作千头万绪,它的核心内容是课程教材。教育思想和理念、人才培养的目标和内容等,都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