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在即:青年人不信任执政者 投票意愿不高

来源:欧洲时报内参 时间:2017-04-2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未标题-1.jpg

法国18至24岁的选民对于执政者和管理机构的不信任如今达到了极高的程度,这种不信任使民主机制变得脆弱不堪。年轻人代表着未来,但备受失业等问题的困扰;他们对大选的态度和反应值得关注。

2002年4月21日,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的次日,是值得永远铭记的一天。成群的青年们,通常是特别年轻的青年们,纷纷涌上法国与西班牙纳瓦拉(Navarre)的街头以抗议让-玛丽·勒庞进入总统选举第二轮。

另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日子:2007年5月6日,将近三分之二的18至24岁选民投票给社会党候选人塞戈莱纳·罗亚尔。当然,许多人也还都记得弗朗索瓦·奥朗德于2012年1月22日在布尔歇镇(Bourget)总统竞选演讲时的郑重承诺:“我们的青年人被牺牲、抛弃、置之不理。我只想在将委任于我的任期结束之际被唯一的目标所评判:青年人们在2017年是否比在2012年过得好?”

五年之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青年人们已经为候选人奥朗德的这番“共和国承诺”而哀悼。青年人中对于即将离任总统的工作总结持更为严厉评价的人数也比他们的前辈们更多。到目前为止,仅略多于半数的青年人表示要投票,作为对比,三分之二的35至64岁的人和四分之三的超过65岁的人有投票意向。值得关注的是,国民阵线候选人玛琳娜·勒庞目前收集到最年轻选民中30%的投票意向,超过全国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

应该说,奥朗德并非什么都没做。大约32.5万名青年从“未来就业”合同中受益,10万人获得青年保障金,政府大力推广,目的是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和职场。超过50万人获得领取劳动补助金资格。同时,30万人从租赁担保中受益,该担保的目的是帮助他们安置,同时防止拖欠房租以保护房东…… 

2013年10月9日,家住法国杜省勒维埃(Levier)的15岁罗姆姑娘莱奥娜达(Leonarda)和她的家人被驱逐回科索沃。事件发生后,受到多位社会党负责人和左翼人士的强烈指责。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表示,如果莱奥娜达想继续完成学业,她可以回到法国。但这只适用于她本人,并不包括她的家人。

但是这些努力并没有使失业率下降,有23%的18至24岁青年人正在找工作;也没能消除青年人的怀疑或是抗议,2013年秋天遣返科索沃女孩莱奥娜达(Leonarda),或是2016年春天的科姆里劳动法改革(la loi El Khomri)等事件加剧了年轻人对总统的不满。

法国政府再为青年就业困境把脉

失业率居高不下,辍学比例越来越高……:这是应劳工部长科姆里女士(Myriam El Khomri)要求于最近完成的法国青年就业调查报告的主要结论。报告认为,法国年轻人在劳务市场上的处境整体恶化,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法国青年就业形势显得更加复杂。

这篇“诊断”报告由隶属于法国总理府的智库机构“法兰西战略”和法国劳工部研究统计局(DARES)合作完成。科姆里女士于2016年9月召集有关各方,就青年就业问题征集意见,参与的有各大工会组织、雇主协会以及四个青年组织(法国第二大学生组织Fage,基督教工人青年组织JOC,基督教青年乡村运动MRJC和法国学生联盟Unef),“法兰西战略”和劳工部研究统计局的调查报告综合了上述各方意见。

在欧洲的高失业率排行榜上,法国年轻人的失业率是40年前的3.5倍,“处于中高水平”。报告强调指出,2016年,法国25岁以下青年的失业率为24%,在16个国家中排在第5名,失业仅次于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就业状况远逊于德国、英国或荷兰。

15至24岁年轻人的劳动参与率也同样低下 (15%),与2015年的欧洲平均水平相比,低了4.5个百分点,特别是低下的半工半读率可以说明这一点。虽说现在升到了15%,但与学徒青年比例较高的德国、荷兰等国相比,法国青年的劳动参与率仍然过低。

报告指出,青年的劳动参与有利有弊,一方面,半工半读对进入劳动市场有积极作用,但它同时也增加了在大学就读学生学业失败的风险。

此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尼特族”指数。“尼特族”又称“三不”,是指那些不就业、不上学、不进修的年轻人,在法国“尼特族”的比例为15%,高于德国和北欧国家,而且值得关注的是,与欧盟其它国家相反,法国“尼特族”比例从2013年以来始终没有下降。

法国年轻人不仅在进入劳务市场时立刻面临“超高失业率”,在他们置身劳务市场之中后这种艰难的处境还会持续“十多年”。调查显示,只能签到临时工合同的青年比例高达35%。

“法兰西战略”劳务部门主管加奈(Hélène Garner)向法新社解释说,“在所有欧洲国家中年轻人都面临超高失业率(即高于平均失业率)困境。但是,法国的情况有其特殊性,即除了法国就业市场形势总体恶化造成的困难外,法国年轻人还同时面临多重障碍,如缺乏基本技能和就业的能动性,对数字经济科技掌握程度欠缺,以及住房等诸多难题”。

从促进就业的措施来看,推广学徒制比单纯读书更有利于推动青年就业,这一措施对于学历较低的人来说效果更为明显;但报告同时指出,对低学历者来说,其就业状况的一大特点是不稳定,他们的合同中止率达27 %。

不信任执政者

在这种情况下,青年人——比如更加苛刻的学生和更加绝望的辍学者——的不满可想而知,而表现形式往往更为极端。他们对于政治领导人的不信任超过他们的前辈,他们指责政治家腐败和不遵守诺言。

对于执政者和管理机构的不信任使民主代表机制变得脆弱:不仅放弃投票的人数更多(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时青年弃权率达到70%),而且他们往往认为弃权或者投白票是正当的选举表达方式。

最后,从治理国家的角度来看,青年中的大多数既不信任左派也不信任右派。他们反对这个社会,因为他们无法从中找到立足之地,于是倾向于从“反体制”候选人身上寻找答案,例如国民阵线的候选人,这种现象从十年前就已开始;或是“不屈的法兰西”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青年的反应像是一扇放大镜,凸显出法国社会的不安,焦急,沮丧和愤怒。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749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非普世的西式民主

非普世的西式民主
目前西方国家推行“民主化”往往与当地的社会运动及信息网络化相呼应,利用社交网络的“在线民[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