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疑云笼罩俄罗斯“外交飞地”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张宝钰 时间:2017-01-12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俯瞰纽约长岛卡兰沃斯庄园

马里兰庄园一角

无论俄罗斯政府在美国的两处庄园是否有特殊用途,数十年来,“外交飞地”的性质都让居住在这两栋宅邸内外的人们,对美俄关系的风吹草动感同身受。

一段时间以来,华盛顿持续抨击俄罗斯“以黑客手段干涉美国大选”,即将卸任的奥巴马总统还对俄实施了“冷战以来最严厉的外交制裁”,除了驱逐外交官,美国执法部门还查封了俄罗斯在美国马里兰州和纽约州的两处不动产。

被勒令关闭的两座庄园,分别位于纽约州长岛和马里兰州切斯特河畔。几十年来,它们一直被视为苏联和俄罗斯外交官的度假地,如今却被美方指为“间谍巢穴”。

有关谍战的消息总是具有奇妙的吸引力。美国政府宣布两处庄园“有问题”后,好事者纷至沓来。人们想弄清,这两栋老房子究竟是度假村还是情报站。

美国社区里的俄式别墅

奥巴马政府对俄罗斯施加外交制裁后不久,一些美国记者前往两处庄园中名气更大的马里兰庄园实地探访。《纽约时报》写道,宅邸前的圣诞树依然亮着灯,但佩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徽章的工作人员示意访客不要靠近。

附近居民因为突然冒出来的生面孔感到不自在。有人表示,“这里一直都是个传奇”。

据了解,占地18公顷的马里兰庄园距华盛顿只有90分钟车程。在美苏冷战达到最高潮的1972年,苏联政府花120万美元买下了这处豪宅,将其打造为专供苏联在美外交人员休养的度假别墅。作为交换,美国国务院也获得了莫斯科郊区的一处房产。

《纽约时报》称,庄园的主体建筑是一栋3层红砖房,里边共有33个房间和13个壁炉,还有一个据说能储存3000多瓶酒的酒窖。别墅周边环境很适合度假,有游泳池、金鱼池、网球场和足球场,还有一片长1.6公里的沙滩。

几十年来,庄园被各种小道消息包围。《纽约时报》1974年的一篇文章写到,苏联人首次走进这座当时只有1800人的小镇时,当地人有些猝不及防,甚至有人担心,会不会有潜艇突然从旁边的河里冒出来,接走苏联人和美国叛逃者?

做过房产经纪人的乔•汉德勒独自住在切斯特河畔。他告诉《华盛顿邮报》,人们起初有点害怕,但没过多久,在鱼子酱和伏特加的双重攻势下,大家与高鼻子的外国人打成一片。“他们没打扰任何人,对居民们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汉德勒回忆说,虽然平日里总是静悄悄的,但一到周末,苏联人就会带着妻儿过来度假,有时也会邀请本地居民联欢。某次,汉德勒受邀前往,发现苏联人不喜欢用美国人惯用的方式加工螃蟹,“他们用螺丝刀撬开壳,简单用水冲洗后,直接丢进锅里煮”。

2006年,时任俄罗斯驻美大使尤里•乌沙科夫,邀请《华盛顿生活》杂志特派记者进入宅邸参观。大使风趣地表示,“马里兰庄园很像一座传统的俄式乡村别墅”。

采访结束后,马里兰庄园作为重磅主题,登上当期《华盛顿生活》的封面。文章写道,庄园内的陈设非常精致,点缀着大量的德国和匈牙利陶瓷。乌沙科夫夫人同样接受了《华盛顿生活》采访,她笑着说,“我们在华盛顿的生活那么疯狂,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躲躲”。

曾因欠税惹恼地方政府

跟马里兰州的豪宅不同,位于纽约州长岛的卡兰沃斯庄园颇有些默默无闻。此次被美国政府盯上后,附近的很多居民才知道那是俄罗斯的资产。有当地人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一直有传言说那座房子是苏联买的,但从没见过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纽约邮报》表示,该庄园建于20世纪初,1952年被苏联买下后几度装修。遭美国政府“勒令关门”前,这里主要由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使用。第一个进入和使用这栋房屋的苏联人,据说是斯大林的亲密战友、曾任苏联外长的莫洛托夫。

该报称,纽约的这座建筑物有49个房间,由于周边被大树包围,没人知道楼内的情况。社区管理人员则表示,庄园几乎常年空置,仅有数名保安值守,外围还有层层铁丝网,普通人进出不易;偶尔有俄罗斯人来度假时,房子周边会布满岗哨。

年近五旬的约翰逊在卡兰沃斯庄园附近住了10多年。他告诉《华盛顿邮报》,有时能看到车进车出,但没人能搞清院子里的外国人究竟在干什么。

历史上,卡兰沃斯庄园不止一次惹上外交麻烦。《纽约时报》提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前总统里根认为,苏联人利用卡兰沃斯庄园对纽约长岛的国防科技工业进行监视,“里根政府虽然非常不满,但并未对庄园采取具体行动”。

CNN提到,几十年来,与卡兰沃斯庄园有关的最大风波并不是其间谍嫌疑,而是房客们长期拒缴房产税,地方政府拿具有豁免权的外交人员没办法,只能严禁向俄罗斯人提供免费的海滩停车券,打折的网球场出入证也与俄罗斯人无缘。

截至目前,美国情报部门尚未公布两处庄园“违规”的证据,只是一口咬定,这里被俄罗斯用于“情报目的”。就这种论调,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丘尔金嗤之以鼻,他强调,“那里只是俄罗斯外交人员欢度圣诞节和新年假期的地方”。

被联邦调查局“重点关照”

在马里兰州,庄园里的俄罗斯人尽量保持低调,但有关谍报活动的传言一直存在。《华盛顿邮报》提到,种种迹象让外界对马里兰庄园保持高度好奇,譬如,那里曾发生过两次火灾,但当地消防员被谢绝入内,以至于屋子被烧得面目全非。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美国的反间谍机关,联邦调查局长期在庄园所在的森特维尔市设立办公点。“多少年来,镇上一直流传着‘间谍对决’的传说。”居民乔•汉德勒说,冷战期间,附近的谷仓里伸出镜头,监视着别墅内的动静;有人故意驾驶小船“迷航”到别墅附近的水域,一旦靠近,就会有穿西装且持枪的彪形大汉围过来。

苏联高级外交官舍甫琴科于1978年逃亡到美国。几年后,他出版回忆录《与莫斯科决裂》,煞有介事地写道,克里姆林宫早就在长岛设立了数栋建筑用于情报搜集。

舍甫琴科称,1958年,他第一次进入卡兰沃斯庄园时,看到里面至少有三四名克格勃通讯员,他们专门负责监听信号。房间里的电子设备非常多,连楼下的佣人宿舍也被挤得满满的。到1970年,整座楼内已经集中了几十名无线电专家。

该书还提到,1972年,花大价钱买下马里兰州的森特维尔庄园后,“苏联高层非常高兴”,“那幢建筑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苏联人买下它绝非偶然”。

作为冷战期间最著名的叛逃者之一,舍甫琴科已于1998年去世,无法就目前的风波发表评论。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披露,20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国防研究所发表专著,对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的情报机构做了详尽描述,其中提到,苏联人设在马里兰州的“情报站”战略位置优越,恰好位于华盛顿和美国海军基地之间的微波通信带上,对获取情报很有帮助。

奥巴马政府如今的举动,让不少人想起6年前轰动一时的俄罗斯间谍案。当时,FBI拘捕了10名嫌犯,其中有4对夫妻,宣称这些人在美国“深度潜伏”多年,分别生活在纽约、华盛顿和波士顿。此后,美国FX影视制作公司根据从该案中获得的灵感拍摄了电视剧《美国谍梦》,剧中的苏联特工拥有一座看起来很像度假地的“安全屋”。

“邻里关系”一直很和睦

虽说美俄政府关系紧张,但与俄罗斯外交官做了多年邻居的普通美国人,并不觉得这两处庄园和他们的主人有什么可疑之处。“俄罗斯人非常喜欢水上运动,每年夏天都会在附近的切斯特河上举办帆船赛。”在家住马里兰庄园附近的乔治•西格勒的印象里,俄罗斯人特别爱玩,“每年6月,他们会在庄园里欢度国庆,间或举行足球锦标赛”。

西格勒多次受邀进入庄园,参加俄罗斯人与当地航海俱乐部合办的帆船比赛。他告诉《洛杉矶时报》,他见过很多俄罗斯外交官。“大家都说英语,而且年龄差不多,彼此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西格勒说,“每次聚会,我们都要消灭掉好多伏特加。2014年劳动节聚餐时,我随口跟一位俄罗斯官员说,市面上很难买到这么好喝的伏特加。第二天,对方就送了我一瓶。”

24岁的尼克•德马蒂诺没跟俄罗斯人打过招呼,但他丝毫不觉得后者是异类。从卡兰沃斯庄园正门出来,沿着小道走几步,拐个弯就是德马蒂诺家。他告诉《纽约时报》,自己不止一次见到俄罗斯人在小镇里开车,有几个周末还发现他们在玩飞靶射击。

“他们在监视美国人吗?”德马蒂诺对官方说辞有些怀疑。在他看来,那座庄园只是冷清的河畔一栋再寻常不过的老宅,局外人实在看不出它与间谍活动有什么关联。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576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谁打碎了中产阶级的美国梦?

谁打碎了中产阶级的美国梦?
在今天的美国,富有阶层和社会其他阶层之间的差距比美国镀金时代(Gilded Age)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