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坛真有"亲俄派"? 专家:帽子扣得有点儿大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陶短房 温宪等 时间:2017-01-11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最近在美国最热闹的新闻,莫过于特朗普与美国情报机构的公开冲突,前者毫不留情地质疑“俄罗斯利用黑客攻击干涉大选”之说。直至当地时间4日,也就是美国国会计划就“俄罗斯黑客”一事召开首场听证会的前一天,特朗普还不忘公开表态“挺俄”。此前,对于俄总统普京在美政府推出制裁措施后的“不报复”做法,特朗普不吝惜赞美之词夸他“聪明”。特朗普对普京褒奖有加早已不是新鲜事,有趣的是,随着他去年一步步接近权力中心,和他一样对俄罗斯有好感的美国政治人物仿佛多了起来,不断被美国媒体曝光。奥巴马甚至警告,如今近四成共和党人“亲俄”,比两年前多了近三成。美国政坛哪些人被认为对俄友好?他们真那么“亲俄”吗?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中国专家认为,这个帽子扣得有点儿大。

1483831537860.jpg

谁在支持俄罗斯

近期被美国媒体盯得比较紧的“亲俄政客”,都可以算是特朗普的“身边人”,比如曾担任其竞选经理的保罗·马纳福特、前外交政策顾问卡特·佩奇、被特朗普任命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迈克尔·弗林、商务部长人选威尔伯·罗斯,以及引发巨大争议的国务卿人选雷克斯·蒂勒森。

1949年出生的马纳福特是一名说客和政治顾问,他担任过里根、老布什等人的总统竞选顾问。去年3月,他加入特朗普阵营,4月,他成为其竞选经理,直至去年8月。

美国《纽约时报》披露说,一个乌克兰亲俄政党曾聘请马纳福特当顾问,并在2007年至2012年给他支付了1270万美元,这笔钱具体用于什么目的不清楚。另外有资料显示,曾有俄罗斯富翁的公司因一个投资基金项目给马纳福特及其合伙人提供735万美元,在美国官员看来,这名富翁是普京的“圈内人”。然而,马纳福特否认他与克里姆林宫有任何商业关系。

现年44岁的佩奇是特朗普的前外交政策顾问。俄罗斯《观点报》说,美国不少人将他视为亲俄政治家,曾有官员称他为“莫斯科的厚颜辩护者”。2004年至2007年,他作为美国投资银行美林的投资经理人在莫斯科工作,并自称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顾问。佩奇经常出现在俄罗斯电视台,被称为是“著名的美国经济学家”。2015年夏天,他应邀在莫斯科一所经济学院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批评美国等西方国家针对俄罗斯“虚伪地聚焦于诸如民主化、不平等、腐败等这样的概念”。去年12月中旬,佩奇再次现身莫斯科,称与俄“商界领袖”会面。

退役将军弗林被媒体揭露“亲俄”的典型事例是,他在2015年10月参加了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10周年台庆晚宴,坐在该电视台总编旁,与普京只隔几个席位。当时,距离他卸任五角大楼国防情报局局长一职仅过了一年半时间。此后,弗林多次出现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节目中,主张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更紧密地合作。不过,弗林去年10月接受美国政治新闻网站采访时曾评价普京说,他很聪明,但是一个不顾及美国利益的“恶魔”,特朗普对他的赞誉“言过其实”。而英国《金融时报》称,在加入特朗普阵营前,弗林认为俄罗斯、中国等都是“反美轴心”的一部分,但此后他放弃了对俄罗斯的强硬立场。

商务部长人选罗斯据称与普京盟友、俄亿万富翁维克多·卫克瑟尔伯格有密切的商业联系。在涉及塞浦路斯银行的一个金融项目上,罗斯是后者的商业伙伴。与他情况相似,埃克森美孚石油CEO蒂勒森因为在俄罗斯做了很多生意而被认为“亲俄”。当然,他与俄罗斯的关系看上去更进一步,2013年,他获得普京颁发的“友谊勋章”。

除了特朗普的身边人,俄罗斯rusplt网站报道称,罗恩·保罗是一位持亲俄立场的政治家,他曾于1988年、2008年和2012年参选美国总统。他的儿子兰德·保罗现在是美国参议员。据称,罗恩·保罗经常看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节目。他曾谴责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具有双重标准,认为正是在美国的支持下,乌克兰才继续在顿巴斯采取军事行动。也因为如此,罗恩·保罗被指责为“亲俄”。不过他本人表示,他并不是支持普京和俄罗斯,而是尊重事实。乌克兰政变削弱了北约和欧盟。

“谁在美国支持俄罗斯?”除了罗恩·保罗,rusplt网站还列举了美国前驻德大使理查德·伯特和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负责人德米特里·西门斯,称他们支持与俄罗斯合作的政策。

重要的是国家利益

“‘亲俄’这个标签贴得不太准确,这些政治人物只能算是不那么反俄。”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政治人物其实是主张美国应该调整对俄罗斯的政策,认为采取敌视和不合作的态度不符合美国利益,无法解决中东反恐、乌克兰危机等重要问题。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有反俄的声音,也都有主张对俄要克制、不用这么针锋相对的声音,而这部分声音并不大。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说,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认可蒂勒森被提名为国务卿。他说,“任何一家在全球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领导人,都希望与业务所在国政府保持友好关系。关系友好不代表就是朋友”。盖茨称,他本人还有与克格勃领导人共饮伏特加的照片,然而实际上他们却是敌人,“与某人握手或喝香槟就代表与此人关系密切是错误的”。

俄议会上院国际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安德烈·克里莫夫表示,尽管蒂勒森与普京总统关系密切,但他未必持亲俄立场,未来他会以美国利益为重。就像德国总理默克尔,她在东德长大,讲一口流利的俄语,但她并不亲俄。俄罗斯技术分析中心专家维克多·苏比扬认为,近期,美国政坛并不存在亲俄趋势,当然,一些政治家希望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但他们的条件是俄罗斯须改变目前的政策。

在俄罗斯专家看来,特朗普也并不是“亲俄”政治人物。俄新社援引俄罗斯科学院国际安全问题研究所专家阿列克谢·费涅科的观点称,虽然特朗普发表过一系列希望与俄恢复关系的言论,但他并没有呼吁放弃核威慑,也没有承诺取消所有对俄罗斯制裁。

信强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美国没有真正的“亲俄派”,其原因首先是,冷战思维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影响,现在五十岁以上的这批人都经历过冷战。其次,西方社会传统上对于以前的沙俄、后来的苏联以及现在的俄罗斯都有一种不信任,从地缘政治现实而言,俄罗斯又是这样一个大国。对于原先是超级军事强国的俄罗斯,美国不可能和它真心交朋友,“让美国放心的兄弟都是小跟班类型的,而不是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有着独立自主能力的国家”。第三,美国认为俄罗斯现在虽然走向了民主化,但其中存在很多问题,包括国内治理、所谓对新闻的控制等。美国认为俄罗斯在真正意义上不属于西方阵营。

培养亲俄势力也很难

从另一方面来说,俄罗斯想要在美国培养“亲俄势力”恐怕也很难。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俄至今未能培育出像以色列、日本、波兰等在美国所拥有的游说力量。2015年,俄罗斯还断绝了与美国凯旋公关公司的关系。从2006年至2015年,凯旋公关在美国和欧洲代表俄罗斯为G20峰会、世界经济论坛、索契奥运会等大型活动做媒体、公关活动。2013年,凯旋公关将普京论叙利亚战争的署名文章投给了美国《纽约时报》。2015年,凯旋公关结束了与俄罗斯的关系。当年1月,美国《政治》杂志在报道中称,自2006年至2014年,凯旋公关公司从克里姆林宫收到了6000万美元的报酬。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美国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表示,鉴于美国普遍认为俄罗斯的战略力量对其是一种威胁,并且历届政府对俄采取压制手段,加上两国之间在历史上有特殊情结,所以即便俄罗斯致力于在美国培养利益集团,要想达到一定高度也非常难。美国与以色列、日本这样的国家的关系都是出于双方利益需要,这是俄罗斯无法相比的。

俄罗斯及其领导人在美国社会的形象也是个问题。美国皮尤中心2015年的一项民调显示,70%的美国受访者对普京持负面看法,仅12%的人表示持正面看法。而且,受访者的教育程度越高,对普京的看法越负面,持正面看法最多的人群拥有的是高中及以下学历。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是否会出现“亲俄”倾向?信强认为,关键在于他以后怎么做,是不是真的要和俄罗斯合作。袁征则表示,美国政界向来有“跟风倒”的传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美俄关系的大幅改善,并不是一个特朗普班子就能做到的,美俄之间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而且,共和党人讲究实力、权力,讲究现实主义,其党内反对力量也不容忽视。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572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八年抗战”还是“十四年抗战”?

“八年抗战”还是“十四年抗战”?
从九一八到日本投降,日本侵华和中国抗日就没有停止过。不仅仅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应该从19[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