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后首次接受专访:我们要清理这个体制

来源:观察者网 时间:2016-11-15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当地时间11月9日,美国总统选举初步结果揭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赢得总统选举,将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

至此,长达18个月激烈的、充满争议的、戏剧性的,甚至“肮脏的”选举大战终于落下帷幕。无论此前受到多少主流媒体打压、两党高层的嫌弃,甚至目前依然在爆发的部分民众的愤怒,地产商、政治圈“门外汉”特朗普终将于明年1月20日,接手管理这个世界上最受人议论的国度。

此时此刻,特朗普在想什么?他备受认可的子女,曾数次陷入争议的妻子,又如何看待这最新的挑战?当地时间11月11日,特朗普在赢得美国大选后首次接受了电视媒体采访。他挑选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知名时事节目《60分钟》,这档开播长达40年的节目也曾专访过中国前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体育明星李娜等人。

在访谈中,特朗普先后回应了大选日当晚的感受,与希拉里、克林顿、奥巴马的短暂交流,是否会兑现参选期间许下的承诺,是否会调查希拉里,怎样看待美国部分民众的反特朗普游行,如何确定内阁人选,是否会继续使用社交媒体等外界最为关心的问题。妻子梅拉尼娅、女儿伊万卡(见问题十五)等人也就自己接下来将履行的角色进行了回答。

这次采访在纽约特朗普大厦进行,同时接受采访的还有特朗普的妻子及四个子女。CBS在当地时间11月13日播出了这一专访。观察者网全文翻译如下(翻译/杨晗轶、马力、黎娜)。

旁白:在一场无比漫长的竞选中,分裂的美国用尽各种方式来形容特朗普,有远见的商人、自吹自擂的粗人、政坛新手等等。但对所有美国人来说,在11月8日投票之后,特朗普唯一重要的头衔变成了:总统当选人。

从他当选的那一刻开始,全美十多个城市爆发了反对他的抗议示威活动,这使他支持者和反对者,同样惴惴不安。

在特朗普当选后的首次电视访谈中我们发现,他并不准备按字面意思去兑现竞选时许下的部分承诺,甚至有些核心议题也有讨论的空间,今晚,“第一家庭”将亲口告诉你,他们是否会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扮演任何角色,但我们先从候任总统特朗普开始。

上周五他在特朗普大厦的阁楼里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一)当选当晚的感受

主持人(Lesley Stahl): 恭喜你,特朗普先生

特朗普:谢谢。

主持人: 你现在已经当选总统了。

特朗普: 谢谢。

主持人: 你觉得意外吗?

特朗普: 其实我觉得我们做得很好。这段时间我连续演讲了21天,有时候一天要讲很多场,最后两天,真是——蛮疯狂的,一天6场,另一天7场。

主持人: 所有人都以为你会输。

特朗普: 我知道,我最后一场演讲在密歇根,当时是半夜1点钟,场内有31000名听众,场外还有很多人。我觉得——离开的时候我说:“我们怎么可能输掉?”我们提前一天就做好了准备,所有这些人都支持我们,那还是半夜1点钟,于是我说:“这不像是第二名的待遇。”

所以我们非常高兴,因为这些人太棒了。

主持人: 大选当晚,听说你完全保持沉默。是因为你意识到这件事关系有多巨大吗?

特朗普: 是的,这件事关系巨大。我干过许多大事,但这种事还是头一次,这事太大了,太……非常巨大,简直令人惊叹。

主持人: 所以这事让你难以呼吸,一时失语?

特朗普: 有一点……就一点,就一点点。而且我意识到,我将迎来崭新的人生。

(二)希拉里和克林顿的电话

主持人: 希拉里给你打了电话,跟我们说说电话的事。

特朗普: 希拉里打电话来,蛮友好的。但我能想象,打这个电话对她来说有多么艰难。如果换做我打电话祝贺她胜选,我觉得非常非常难。而她打电话给我,其实还更难一些。

但她简直不能再友善了,她说:“祝贺你,唐纳德,干得漂亮。”我说:“我要感谢你,你是个伟大的对手。”

她非常强大,非常聪明。

主持人: 那么比尔·克林顿呢?你跟他通话了吗?

特朗普: 他第二天也打电话来了。

主持人: 真的吗?他说了什么?

特朗普: 其实他是昨天(11月12日)晚上打来的。

主持人: 他说了些什么?

特朗普: 他也非常优雅。他说这次竞选非常棒,是他经历过最棒的竞选之一。

主持人: 他居然这么说。

特朗普: 他非常非常,真的,非常友善。

主持人: 这场竞选其实蛮脏的(nasty)。你后悔对她说过那些话吗?

特朗普: 嗯,只能说两边都很脏吧。

特朗普: 对手很强硬,我也很强硬,至于我后不后悔,反正现在是我在接受你的采访,而且我们要向国家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我们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这是我们的初心,也是我们目前要做的事,有太多……

主持人: 所以你不后悔?

特朗普: 我无法后悔。我也希望当初能更温和些、更友善些,我甚至希望当初辩论能多谈谈政策之类的东西,但我这么说吧,我为我们的表现非常骄傲,这是一场了不起的竞选。

(三)和奥巴马的会面

主持人: 我们能聊聊昨天你和奥巴马总统的会面吗?

特朗普: 当然可以。

主持人: 你们聊了90分钟。最初的日程安排只有15分钟吧?

特朗普: 顶多15分钟。

特朗普胜选后首见奥巴马:你是个好人

【奥巴马:我们谈了外交政策,谈了国内政策】

特朗普: 本来我们只准备很简短地聊聊,结果一聊就是一个半小时,而且其实可以一直聊下去,四个小时也没问题。其实,很难具体讲聊了哪些方面,因为聊的事情太多了。他告诉我一些好事情,一些坏事情,现在有很多棘手的事情。

主持人: 比如什么?

特朗普: 嗯……

主持人: 给我们爆点料啊。

特朗普: 我不想泄露太多,但我们谈了中东问题,这非常棘手,当地情况很难处理,我想全面听取奥巴马的意见,他跟我说了,我了解了他大部分想法。

主持人: 嗯。

特朗普: 我蛮喜欢这样。因为很快就要接手这些工作。他是个很棒的人,我觉得他非常聪明,人也很好,很有幽默感,在谈论棘手问题时还能保持幽默感。我们聊的问题都蛮棘手的。

特朗普: 我们谈到了一些胜利,以及令他感觉良好的一些事。

主持人: 比如?

特朗普: 我主要想谈谈中东、朝鲜和奥巴马医保计划,你知道,我们的医保情况不容乐观。

主持人: 我打赌,他肯定叫你不要废除奥巴马医保计划。

特朗普: 他没有提出这个要求,而是把医保计划的优点缺点都摊开来告诉我,我们能理解。

主持人: 你在白宫时看上去很清醒,是遇到什么事让你清醒过来,还是……

特朗普: 不,我本来就是个清醒的人。我觉得媒体总是试图把人塑造得脱离原型。就我而言,媒体给我勾勒出一副狂人形象,但事实上那并不是我,我是个随时保持清醒的人。媒体这次给我正面形象,还是出于对白宫和总统的尊敬。

回到奥巴马,我以前没跟他打过交道,但我们相处得不错。我觉得,虽然不一定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但想不到,跟他对话还真挺有意思的。

【奥巴马:候任总统先生,我希望强调一点,我们要尽可能帮助你取得成功,因为只有你成功,国家才会成功。】

主持人: 你们难道完全不觉得尴尬吗,毕竟彼此说过那些话?你说他不是在美国境内出生的,他说你不够格当总统。

特朗普: 你知道吗,这很有意思。其实家人也问我,刚见到奥巴马时气氛是怎样的。

主持人: 对啊。

特朗普: 我们完全没有提那些互相攻击的言论。我对他说了些恶毒的话,他对我说了些恶毒的话,但我们完全没有提这回事。

主持人: 你们不尴尬吗?

特朗普: 老实说,就我个人而言,完全不觉得尴尬。很奇怪吧?我这么对你说,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

【特朗普: 谢谢你,先生】

主持人: 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你的竞选,是对他总统任期的一种否定?

特朗普: 不,我认为他代表了一个时刻,但其实长期以来,政客们一直让人民感到失望。在就业方面,人民很失望;在战争前线,政客也让人民失望。这场战争我们打了15年……

主持人: 这是你的竞选口号。

特朗普: 我们在中东花了6万亿美元,6万亿,这笔钱足够我国重建两遍。可你看看我们的道路、桥梁和隧道,还有机场,都过时了。如果说我代表着某种否定,那就是对长期以来美国政治状况的否定。

(四)担任总统后,是否会兑现参选期间许下的承诺?

主持人: 你在初选中获胜,让所有人感到意外,你战胜了十六七位共和党竞选人,你最终赢得选举,大家都很惊讶。你担任总统后的表现,是否还会让人们惊讶?

特朗普: 我会好好表现的,但要视情况而定,有时候你得更强硬些。每当我看到世界上,许多国家占我们的便宜,我就会骄傲地说,我们要把美国摆到第一位。

我们现在的做法是不行的,我们正在失去这个国家,国将不国,这是我取得胜利的原因,轻易取胜的原因。我赢得很轻松,这很能说明问题。

主持人: 你未来会延续竞选演说时那种言辞吗?还是会有所克制?

特朗普: 有时候你得用点话术,才能把人动员起来。我不想成为千篇一律的机器人,但今后恐怕有很多那样的场合。

主持人: 你能做到吗?

特朗普: 当然能,这要简单得多。老实说,那样真的简单得多。

主持人: 我们快速回顾一下你许下的承诺,然后你告诉我们,你会信守诺言,还是会做出些改变。你真的会修一堵墙吗?

特朗普: 是的。

主持人: 共和党在大会上讨论修栅栏。你接受栅栏的建议吗?

特朗普: 在某些地区,我接受;但某些地区还是修墙更合适,毕竟建筑是我的长项。

主持人: 所以,一部分高墙,一部分栅栏咯?

特朗普: 可能吧,可能有的地方会修栅栏。

主持人: 那么你承诺的遣返数百万无证移民呢?

特朗普:  我们要找出罪犯和有前科的人,帮会成员、贩毒者,这样的人很多,大概有两三百万。我们要是不把他们赶出去,就得把他们关起来。但他们是非法移民,所以我们得把他们赶出去。当边境稳固,所有情况都恢复正常之后,我们再来决定该怎么处理无证移民。我们是好人,他们也是好人,但我们要决定如何处理,在那之前更重要的是保护边境安全。

(五)与共和党高层的会面

【保罗·瑞安:我们进行了美好而卓有成效的会晤】

主持人: 你和保罗·瑞安一起,你见了共和党领袖。哪件事是所有人一致通过,你立刻就要付诸行动的?

当地时间10日,保罗·瑞安带特朗普夫妇参观国会山庄阳台

特朗普: 事实上不止一件事。有三件事,医疗保健、移民政策,以及重大的减税法案。我们要大幅简化税务政策,并降低税率。

主持人: 两院都支持你吗?

特朗普: 除了两院,共和党还有总统,所以我们能有所作为。

主持人: 你们可以说干就干。

特朗普: 美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

特朗普: 他们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我。别忘了,四五个星期前,他们是怎么说我的,他们说共和党将输掉总统、参议院和众议院。我们主要就聊了这三件事。

(六)如何处理游说团体

主持人: 你说过,游说组织拥有政客,因为他们给了钱。

特朗普: 对,我说过。

主持人: 你承认自己也曾经那样做过,你的过渡团队……

特朗普: 当你说游说组织,游说组织和特殊利益。

主持人: 你想从政治中剔除这些因素?

特朗普: 我不喜欢它们。

主持人: 你不喜欢它们,但你的过渡团队内部却插入了许多说客。

特朗普: 能用的人就这么多。

主持人: 你有来自Verizon的说客,有来自油气产业的说客,有食品行业的说客。

特朗普: 是的,所有人都是说客。

主持人: 稍等。

特朗普: 这就是他们的本来面目,说客和特殊利益……

主持人: 他们在你的过渡团队里。

特朗普: 我们在试图清理华盛顿,你看……

主持人: 那你怎么能宣称……

特朗普: 我团队里的所有人……都有公职经历,这是体制问题,体制(that’s the problem with the system, the system)。现在,我们要清理这个体制。

我们要限制外国金钱流入政治;我们要引入任期制,这让很多人不高兴,但我们会引入任期制。

要清理体制,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我的团队里都是前政府官员,后来辞去公职,成为说客。其实,这整个团队就是个巨大的游说组织。

主持人: 所以你是说,你依靠他们,却又想除掉他们?

特朗普: 我是说,他们最懂现在这个体制,但未来我们要逐步淘汰这个体制。必须淘汰它。

(七)内阁人选,将任命反对堕胎权利的法官

主持人: 谈谈你的内阁吧。

特朗普: 好。

主持人: 你是否已经决定好了人选?

特朗普: 是的。

主持人: 跟我们说说。

特朗普: 我不能告诉你,但我……

主持人: 说说吧……

特朗普: 你应该见证我国令人惊讶的一面。首先,世界主要领导人,甚至不那么重要的领导人,都打电话给我,我跟很多人通过话,还会打电话给其他人。我是这么说的,“老兄,这事说明我们的国家是多么强大。”法国、英国,还有亚洲等国的所有领导人,都向我道贺,这显示出我们的国家有多么强大。

主持人: 有件事你一定有机会做,那就是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我想你应该会很快做出决定吧?

特朗普: 是的,这件事非常重要。

主持人: 在竞选中,你说你将任命反对堕胎权利的法官。你是否会任命有意推翻罗诉韦德案(观察者网注:赋予美国妇女堕胎权的法案)的法官?

特朗普: 这么说吧,我是反堕胎的。法官也将是反堕胎的,他们将非常……

主持人: 那你们会推翻这条法案吗?

特朗普: 有这么几个方面。我任命的法官将反堕胎,至于持枪权,我们尊重宪法第二修正案。许多人都在谈论第二修正案,并试图肢解它、改变它,我任命的法官将大力支持第二修正案。一旦推翻对人工流产这件事的判决,裁定权将回到各州。

主持人: 也就是说部分女性将无法进行人流手术?

特朗普: 这取决于各州的情况。

主持人: 不是所有州都同意……

特朗普: 对,就是这个意思

特朗普: 她们可能得去另外的州做手术。

主持人: 这样做合适吗?

特朗普: 我们会看看效果如何,你得明白这是个很长的过程,有个很长很长的过程。

(八)回应反特朗普示威游行

主持人: 这个巨大的包袱是否让你感到惶恐?这事关系如此重大。

特朗普: 不。

主持人: 完全没有吗?

特朗普: 我尊重这件事,但它吓不倒我。

主持人: 它吓不倒你,但许多美国人感到恐慌,有人在抗议你,反对你的那套话语。

特朗普: 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我真的觉得,这是因为……

主持人: 竞选过程中,他们听过你的发言……

特朗普: 我认为还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

波特兰示威被警方定位“骚乱”

主持人: 你认为他们在抗议些什么?

特朗普: 其实他们当中某些人是专业抗议示威者,真有这么回事,维基解密里提到过……

主持人: 你觉得街上的那些人……

特朗普: 莱斯利,听我说……

主持人: 都是专业抗议者?

特朗普: 我是说他们中有些人是专业的。

主持人: 可是每个城市都有示威者,当他们抗议你的时候,你看到那些标语。你会不会对自己说,我想你可能不会,会不会问自己,我应该担心吗?应该出去缓和一下局面吗?应该告诉他们不用害怕吗?人们很害怕。

特朗普: 我会告诉他们,完全不用害怕。

主持人: 可这话不是你说出口的,是我说的。

特朗普: 哦,我是这么想的,我现在这样说,以前也这样说过。

主持人: 好吧。

特朗普: 别害怕,我们将把美国还到大家手上。可以确定的是,无需害怕。大选刚刚结束,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人们在抗议,但如果换成希拉里赢得大选,我的支持者上街游行,大家都会说:“看呐,多么恶劣。”人们整个态度都将大不一样,这种态度差异,体现着双重标准。

旁白:大选和反特朗普游行已经过去5天了,起因是希拉里的大众选票多于特朗普,在上周五下午的采访中,特朗普说从未听说抗议活动中出现过暴力行为,不管施暴者是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他表示未听闻针对少数族裔和性少数派的种族与人身攻击言行。

特朗普: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很惊讶,我讨厌这样的事,我真的讨厌听到这样的事。

主持人: 但你是否有所耳闻?

特朗普: 我没听到此类报道,但我见到了一两次。

主持人: 在社交媒体上?

特朗普: 但我认为这种人毕竟是少数,我认为……

主持人: 你想对这些人说些什么吗?

特朗普: 我要说的是,别做这种事,那很糟糕。我要团结这个国家。

主持人: 他们在骚扰拉丁裔和穆斯林……

特朗普: 听到这样的事我非常伤心,我要说的是,住手。如果我这么说有用,我将对着镜头说:住手。

旁白:在竞选中,特朗普说他将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的“邮件门”,我们询问他是否准备那样做,这段访谈,以及与未来第一夫人梅拉尼亚·特朗普的对话,稍后播出。

星期五,特朗普宣布过渡团队负责人临时换将,克里斯·克里斯蒂州长被候任副总统迈克·彭斯取代,特朗普还让三名子女加入了过渡团队。

在就职日到来之前,该团队将填补4000个政府职位空缺,这意味着9个星期他们得招募4000人,在与特朗普的交谈中,新职位的艰巨性在他身上一览无遗,我们好奇,就任总统后,他是否会在言辞上变得低调。

(九)是否会继续使用社交媒体

主持人: 我想问问你那条推文的事,是你昨晚或前天晚上发的,关于这些示威者。

特朗普: 有这回事。

主持人: 你说他们是职业抗议者,你说这样很不公平。

特朗普: 我是说他们中有部分人是职业的,一部分人……

主持人: 你今后还会发推特吗?所有糟心的事都发推特吐槽,今后当总统也这样吗?

特朗普: 这是当代的沟通形式,在脸书、推特以及Instagram上,我有2800万粉丝。2800万……

主持人: 所以你今后还会继续这么做?

特朗普: 这是非常好的沟通形式,我有说我会放弃它吗?这么棒的沟通形式。我还在涨粉,昨天涨了10万,倒不是说我有多喜欢这个,但它确实是很好的传播途径。

你们写我的负面报道,或不准确地报道我,或者另外某些媒体,诸如此类吧。当然,你们CBS才不会干那种事,对吧?每当这种时候,我得找办法回击,这很难。

主持人: 你担任总统后还会继续这样做吗?

特朗普: 如果有必要这样做的话,我会保持极大的克制,我会非常克制。但这是个好东西,非常现代的沟通形式,这没什么好丢人的,就这么回事。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我在脸书、推特、Instagram上拥有庞大粉丝量的事实,帮助我在选举中一步步走向胜利。对手们花的钱比我多得多,当然我也花了很多钱,但我赢了。社交媒体比他们花的钱更有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我的例子很能说明问题。

(十)是否会调查希拉里

主持人: 你会找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门”吗?你会像你在她面前说的那样,试图把她关进监狱吗?

特朗普: 告诉你我的打算,我打算好好想想。我觉得我得把精力放在就业、医疗、边境、移民等问题上来,颁布一套非常棒的移民法案,我们都想要一部非常棒的移民法案,我想把精力放到这些事情上来。

主持人: 你……

特朗普: 让这个国家好好振作起来。

主持人: 你把希拉里称作“欺诈的希拉里”,你说要把她关进监狱,你的支持者也一直高喊“把他们关进去”。

特朗普: 她做过……

主持人: 你呢?

特朗普: 她做过一些坏事,她的确做过一些坏事。

主持人: 我知道,但你是否会任命特别检察官?你觉得你可能……

特朗普: 我不想伤害他们,我不想伤害他们,他们是好人,我不想伤害他们。下次上你们节目的时候,我将给你一个非常确凿的答案。

【特朗普: 你看上去美极了,亲爱的】

旁白:下一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加入了我们,她将是第二名出生于国外的第一夫人,她来自斯洛文尼亚。昆西·亚当斯的夫人路易莎是首名出生于外国的第一夫人。

主持人: 我问你丈夫是否对未来感到惶恐,前方的担子很重,你即将成为第一夫人。你有没有一点紧张?一点局促?一点……

梅拉尼娅: 有许多责任,许多工作等着我们去做,这是我们肩上的责任,每一天,我们都会努力做到最好,我将恪守初心,我非常强大,很坚强也很自信,我将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做我认为正确的事。

主持人: 你认为她将是怎样的第一夫人?

特朗普: 她非常棒,她强大而自信,但同时又很热情。她将拥有一个平台,去做许多美好的事情,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

主持人: 第一夫人通常都有自己的事业,你说你想发声抵制网络霸凌?

梅拉尼娅: 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因为许多儿童和青少年都因此而受伤,我们得教他们如何与彼此交谈,如何对待彼此,如何正确地相处。

旁白:这是个具有讽刺性的选择,因为她丈夫在竞选过程中发过一些相当恶毒的推文。

主持人: 如何看待你丈夫的推特呢?

梅拉尼娅: 他有时……这给他惹了麻烦。但也带给他很大的帮助,他的粉丝多得难以置信。

主持人: 所以你从来没有向他提过不同意见?

梅拉尼娅: 我提过。

特朗普: 她提过。

梅拉尼娅: 我……

梅拉尼娅: 我当然曾经多次向他提出,从竞选一开始就说,但……

主持人: 他听你的话吗?

梅拉尼娅: 有时候听,有时候不听。

特朗普: 我不是很经常发推特,我不是一刻不停地发,但只要发就要一针见血,它们确实有效地传达了我的意思。

主持人: 如果他做了让你觉得越线的事,你会告诉他吗?

梅拉尼娅: 会的,我一直都在劝他。

主持人: 一直?

梅拉尼娅: 一直。

主持人: 那么?

梅拉尼娅: 而且……

主持人: 他听进去了吗?他……

梅拉尼娅: 他听进去了。但他还是会按自己的想法行事。他是成年人,知道事情的后果,我告诉他我的观点,他有权选择自己的行事方式。

主持人: 在竞选总统这件事上,你有征求梅拉尼娅的同意吗?她批准了吗?

特朗普: 我跟她坐下来,我们全家都坐下来好好谈过,小唐、伊万卡、埃里克、蒂凡尼,甚至包括巴伦(观察者网注:特朗普最小的儿子,今年10岁)。因为他虽然年纪小,但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同样大,甚至更大。

主持人: 影响更大。

特朗普: 我们在一起吃晚饭时,我说,“我想做这件事,我能做得很漂亮”。我这样做,第一是为了取得家庭内部共识,其次,也是为了征得他们的同意。他们都同意了。

主持人: 你儿子巴伦多大了?有10岁了吗?

梅拉尼娅: 10岁。

主持人: 10岁的他一直出现在镜头前,你发表接受大选结果的演讲时,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梅拉尼娅: 他明白。

主持人: 他明白?

梅拉尼娅: 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非常以父亲为荣。

主持人: 你们昨天见了米歇尔·奥巴马,有没有觉得不自在,毕竟此前……

梅拉尼娅: 没有。

主持人: 此前你们各自在竞选过程中说过那样的话……

梅拉尼娅: 没有,我没觉得不自在。

主持人: 完全没有吗?

梅拉尼娅: 没有。

主持人: 跟我们聊聊那场会面吧。

梅拉尼娅: 她是个优雅的女主人。我们在一起跟愉快,在白宫里交换育儿心得。她非常亲和,非常友。

主持人: 她在白宫养育了两个孩子,但她的母亲也住在那里,给她很大的帮助,你的父母也在美国吗?

梅拉尼娅: 他们都在。

主持人: 他们会跟你们一起去华盛顿吗?

梅拉尼娅: 可能吧,到时候再说,我们得商量商量。

主持人: 你们两人都准备好了吗?未来的生活将没有隐私可言,一切都将暴露在世人的注视下。而且人们对第一夫人非常苛刻,哪怕头发乱了也会招来非议。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梅拉尼娅: 我们已经习惯了。

特朗普: 这么说吧,和今天相比,未来的挑战程度大不相同,我经历过许多,但这样的经历还是第一次。

主持人: 你们再也不能一起逛街。

梅拉尼娅: 我已经两年没有跟他逛过街,未来还是一回事,只是程度不同。

(十一)会否让FBI局长辞职、是否会公布税单

旁白:那时,话题转回了特朗普面对的一些争议性问题。

主持人: 主持人:你会要求联邦调查局(观察者网注:以下简称FBI)局长詹姆斯·科米辞职吗?

特朗普: 我不想谈这件事,我还没想好。我很尊重他,我也很尊重联邦调查局。我觉得……

主持人: 即使他们造成如此多的信息泄露?

特朗普: 的确有信息泄露,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是我想先跟他谈谈,我想见见他。现在对他来说是个艰难时期,在见到他之前我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 听起来你还拿捏不定。

特朗普: 的确如此,我不确定,我想知道,那样做,他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有什么苦衷。

主持人: 你会公布自己的纳税申报单吗?

特朗普: 我会的,在合适的时候。但是现在我正接受常规审计,没人会在意这个。也只有你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会问这样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公众对此不关心,因为我轻易就赢得了大选。他们不关心纳税申报单,我也从未认为他们会在意那些东西。

(十二)赢了以后依然认为体制被操控?假期和薪水如何安排?

主持人: 几个月来,你一直说,整个体制是被操纵的,你曾在推特上表示选举团对民主体制来说是个灾难性的存在。

特朗普: 我的确说过。

主持人: 现在呢?你还这么认为吗?

特朗普: 我觉得选举团,当然,即使有他们,我还是赢得了选举。

主持人: 没错!但是你还觉得

特朗普: 它……

主持人: 他们是被操纵的吗?

特朗普: 是的,部分选举点的确被操纵。我讨厌这个体制的某个部分。

主持人: 即使你都赢得了大选,你还这样说?

特朗普: 我不会因为赢得了大选就改变自己的观点。从简单多数的角度来看,如果你得到了1亿票,而另一个人得到了9000万票,于是你就赢了。选举人团存在的原因在于这样可以让所有的州都真正参与到选举中来。选举人团有好的一面,我尊重这种制度安排。

主持人: 假期呢?你曾说以后不会休假,是这样吗?

特朗普: 我面前工作堆积如山,太多了。我想把工作都完成。我们要减税,要解决医保问题,美国有太多问题要处理。所以我不会太盼着度假,那样并不可取。

主持人: 你会接受总统应得的薪水吗?

特朗普: 我还没对此表过态,答案是“不会”。按照法律,我会拿一美元,每年一美元。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钱,你知道吗?

主持人: 你想放弃每年40万美元的收入?

特朗普: 是的,我不会接受这笔钱。

旁白:片刻之后,特朗普的几位子女加入了我们的谈话。我们会问当选总统他如何看同性婚姻、奥巴马医保法案以及“伊斯兰国”问题。

周二(8日),特朗普深入美国社会,探访被忽视的白人选区,他们觉得美国早已不再伟大,他们接受了特朗普“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承诺。但特朗普吸引的远不止这些对现状不满的人群。大选之夜,地图呈现出一片红色的海洋,他不但赢下了共和党传统势力范围的南部各州,也深深打入了中西部地区民主党票仓。希拉里未能赢下大城市、富裕城郊地区的支持者,少数族裔以及女性选民,只有51%的大学文化程度白人女性投票,支持她担任美国首位女总统。她的基本盘没能提供足够的热情和投票率,来对抗特朗普活力十足的联盟。

上周五(11日),特朗普的四名孩子——蒂凡尼、小唐纳德、埃里克和伊万卡,加入我们,谈论父亲的获胜。


特朗普五个孩子中的四个(前排四位,小唐、伊万卡、埃里克、蒂凡尼)

主持人: 回到当时的场景,大选之夜,你们的父亲,此前没人预期他能获胜,但形势逐渐明朗,当时在那个房间里是什么感受?

埃里克:万众瞩目的点票开始了,我们拿下了佛罗里达州,接着是俄亥俄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当我们在这些重要的州获胜时,特别是当我们拿下宾夕法尼亚州时,那感觉妙不可言。我们击掌庆贺,整个大家庭幸福相拥。我真得觉得我爸爸是我们中间最冷静的人,尽管他是众人的焦点,承受着所有人的目光。

主持人: 我听说他不动声色。

埃里克: 是这样的,是这样的。

主持人: 和我听说的一模一样。

埃里克: 我可以说,那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刻。整个团队围在一块,欢呼庆祝。那个夜晚非常美好!

伊万卡: 当你的父亲成为美国总统,那种情绪和经历难以言状。获胜后,我们沉溺在光荣和喜悦中,真得觉得无与伦比的兴奋。我们感谢上帝的安排,而且我们也没有辜负命运的奇遇。

主持人: 蒂凡尼?

蒂凡尼: 我觉得很难说我们会料到我们的父亲成为总统。但是,整个过程我们都团结一致全力以赴。我爸爸更是夙兴夜寐。整个过程超级振奋人心。

9日晚,特朗普“极其冷静”

旁白:当选后那几个日夜, 贺信像雪片般飞来,甚至据特朗普先生透露,布什总统父子也发来贺信,尽管在选战中他们并没有支持特朗普阵营。

主持人: 当布什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

特朗普: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第一个电话是老布什总统打来的,他是一代伟人!他说道:“恭喜!你们打了一场非凡的选战!”接着,小布什总统来电了,他说“恭喜,赢得漂亮!”你懂的,这有点尴尬,因为我们去年9月共和党初选的时候,是和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对垒的。杰布是个好小伙,但是这个选举有点脏。我其实对选举感到失望。他签署了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承诺书,但是我不知道他怎么能作出承诺却不信守诺言。初选是艰难的,当然大选也是同样艰难的。总的来说,这是史上最艰难的选举。

主持人: 伊万卡,你说你的父亲在竞选中变了,他哪里变了?

伊万卡: 我认为在经历了这样一段旅途之后很难不变得更好,你看,我父亲会见了数百万的美国人,他们老老实实告诉你生活中的逆境和挑战,与你分享最亲密的故事,你通过不同的方式跟这些人建立关系,然后你就成长了。

主持人: 你觉得你父亲变了吗?

埃里克: 说实话,我认为作为一个家庭,我们已经被改变了,我的意思是,这个平台大得让人难以置信,我不得不说,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也是我们全家人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那就是每天在父亲身边奋斗,我们共同度过了这样一个艰苦的过程。

主持人: 小唐,你有没有发现一些关于你父亲的事,是你之前所不知道的?

小唐纳德: 我们非常了解他,我们在他身边多年,他既是父亲也是公司领导,所以你知道,他总是表现得很坚韧,当我看着他每天工作20小时,在数万人面前做7个重要演讲,他没有说“我们选选地方,去某些州演讲就好了”,他说的是“我们要走遍所有地方,面向所有人演说。”我认为人们看到了这种能量,被这种能量填满,他把这种能量酿成了一场运动。这使我更深入地认识了父亲。

主持人: 我想就现在全国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情向您提问,很多人现在都在恐惧中,非裔美国人认为他们已经成为了目标,而穆斯林们都吓坏了。

特朗普: 如果真出现这些事,那么确实挺可怕的,坦率地说,我认为这是媒体导致的,他们会抓取一切微小的事件,甚至可能是一直存在的现象来炒作。如果我没有出来澄清,他们将会制造一些事件,因为这就是媒体的运作方式。

主持人: 你们谁想针对外界的恐惧说些什么吗?

小唐纳德: 我认为这些所谓的恐惧,一部分是捏造的,一部分是真实存在的,但都完全没有依据。

主持人: 其中一个表示恐惧的就是LGBTQ(观察者网注:性少数派)群体,你……

特朗普: 我曾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到他们,而且——

主持人: 确实。

特朗普: 每个人都说“太好了”。你知道的,我是支持他们的。

(十三)是否支持婚姻平等、如何消灭“伊斯兰国”

主持人: 我想他们的问题是婚姻平等,你支持婚姻平等吗?

特朗普: 这是不相关的,因为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这是法律,应该有最高法院来解决,我的意思是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

主持人: 所以即使是你指定一个法官……

特朗普: 已经判决了,这些案件已经交给最高法院,他们处理好了。我接受这个判决。

主持人: 在竞选中出现的问题之一就是关于你父亲的性格,他自己也说“如果有人侮辱我,或者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就会反击”,现在人们都说“他应该温和一点,或者是克制一点”。你认为他作为一个总统他将会如何表现自己?

埃里克: 我认为这很有总统气派,同时,我的父亲,如果他认为有必要成为一名战士,他就会成为一名战士,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们国家需要一名战士,而这就是这个国家选他的原因。

特朗普: 他们花费了10亿美元企图通过所谓“气质”来反对我,这是由麦迪逊大街(观察者网注:广告界)提出来的,他们认为通过气质,他们能够赢得选举。很明显这没有用,因为现在在这里的是我们而非他们。而且我认为我最强大的资本就是我的气质,因为我拥有这样的气质,一旦我开始赢,我就会一直赢下去,我们将会在贸易上取胜,将会在边境问题上取胜,我们将会摧毁“伊斯兰国”。

主持人: 你说过你将会摧毁“伊斯兰国”,你打算怎么做?

特朗普: 这我不能告诉你。

主持人: 那你能告诉我些什么?

特朗普: 我和现在主管摩苏尔的那些人不一样,在他们进入摩苏尔之前4个月就高调地打草惊蛇,如今大家……这场仗就很难打了,因为首先,“伊斯兰国”的领导人已经撤离,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主持人: 地面部队?

特朗普: 我什么也不会说,我不会告诉他们任何东西,也不想告诉任何人任何东西。

主持人: 好吧,但是关于美国人民呢?

特朗普: 我只想做好这件事,我们有一些伟大的将军,我们拥有伟大的将军。

主持人: 你是说你比将军更了解“伊斯兰国”?

特朗普: 好吧,我跟你实话实说,我确实可能知道的更多,毕竟你看他们所做的这些,他们没能完成任务,也许是领导的问题,也可能是其他的因素导致,没人知道那是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将会消灭掉“伊斯兰国”。

(十四)怎么处理奥巴马医改

主持人: 那让我们谈谈奥巴马医改计划,你曾经说过你将会废除并且取代它,当你取代它的时候,你能确保有病史的人仍然被覆盖到吗?

特朗普: 对,因为这是它最大的优点之一。

主持人: 你们打算保留下来?

特朗普: 同时,那些与父母长期同住的年轻人,我们打算……

主持人: 打算保留他们享受父母医保的权利?

特朗普: 尽量保留下来,尽管会增加成本,但这是我们希望尽可能保留的东西。

主持人: 但未来一段时间,你还是会废除和完全取代它,到时候数百万人会不会……

特朗普: 不会,两套医保制度几乎将并存,中间可能有两天真空期,但绝不可能是两年。最终我们会废除并取代它,我们将花更少的钱实现更好的医疗保障,到时候医保比现在好得多,钱花得还更少。绝不可能是花钱买罪受。

(十五)子女是否会从政

主持人: 你们有谁想要在父亲的政府里工作吗?

埃里克: 我们拥有一家十分出色的公司。你知道吗,我认为,我们父亲十分幸运,他可以离开这家公司并成为总统,我想他会比从前更加依赖我们。

主持人: 那么你会留在这里吗?

埃里克: 我们将会待在纽约,继续经营我们的生意。我想我们会乐在其中,也会让他感到骄傲。

主持人: 伊万卡,人们认为你将加入新一届政府。

伊万卡: 不,我将只是总统的女儿。但是正如我在竞选活动过程中所说,我对某些事业充满热情,我想要为此一战。

主持人: 但你说不会加入政府。

伊万卡: 同工同酬、儿童保育,这些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对教育事业充满热情,它给妇女带来更多机会。正如你所知,我对很多事情有很深、很强烈的感触,但不会正式担任公职(来做这些事)。

主持人: 那么请问你认为参加竞选对特朗普品牌产生了什么负面影响吗?

伊万卡: 我认为这不重要,竞选比品牌要严肃得多。所以,竞选才是重点。

特朗普: 我认为伊万卡是想说,谁在乎这些呢?竞选是件天大的事,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正变得很糟糕。我们要做的是拯救我们的国家,我并不在乎酒店的入住率。这与我们当前的事业相比,好比芝麻与西瓜。医疗保健等事业,能让人们的生活更好。美国人活成这副德行,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要改变这一切。就是这么简单。(翻译/观察者网杨晗轶、马力、黎娜)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463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论反“和平演变”的长期性、艰巨性

论反“和平演变”的长期性、艰巨性
“西化分化”“和平演变”是西方敌对势力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既定战略。长期以来,他们运用各种手[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