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权阶级被偏袒,有色人种被歧视,这就是美国日常的司法正义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杨如初 时间:2016-06-21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6月2日斯坦福性侵案宣判,犯有三项性侵罪的斯坦福游泳明星特纳,最终只被轻判6个月,甚至表现好3个月就可出狱,这只是检方求刑6年的1/10,与量刑指南上的最高14年刑期相距甚远。受害人当场抗议,法官因为被告精英特权阶层的身份,只顾虑他的前程,却牺牲了她应得的司法正义。

受害人在一次醉酒失去意识的情况下,私处遭被告用手指及地上的松针残暴插入,性侵长达20分钟,烙下严重身心创伤。受害人本想在法庭讨回公道,未料主审法官也毕业于斯坦福,是被告校友,落槌之际利用“自由裁量权”,免除被告服长期监刑之苦。受害人法庭陈述时悲愤表示,“审理、量刑及整个司法系统对性侵案的处理方式,都遭到阶级特权的彻底破坏”。

或许受害人是第一次发现,司法正义原来只是一件皇帝的新装,性侵案让她关于司法正义的想象顷刻幻灭。可对于有色人种群体而言,皇帝从来没穿新装,司法系统偏袒与庇护白人精英,不正是司法正义的日常吗?

一、司法系统整体歧视有色人种

美国司法体系对有色人种的歧视体现在各个环节,比如逮捕概率、保释金多寡、量刑轻重、缓刑听证会的结果。调查研究证实,非裔美国人在各个环节都要付出最严厉的代价。

黑人驾车时被警察拦下强制搜查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引用2013年美国司法部发布的特别报告,其中纪录了2011年警察拦车状况及其体现的种族不平等。

数据来源:http://www.bjs.gov/content/pub/pdf/pbtss11.pdf

尽管白人吸毒、贩毒的比例与黑人差不多甚至略高于后者,但黑人因毒品被逮捕的概率是白人的2倍。美国司法局统计了1980年以来在逮捕毒品罪犯时的种族差异。黑人只占毒品吸食者中12%,但是因毒品犯罪而逮捕的人群中38%是黑人,因毒品犯罪而在监狱服刑的人群中59%是黑人。

数据来源:http://www.bjs.gov/index.cfm?ty=datool&surl=/arrests/index.cfm

黑人更有可能因交不起保释金,而在监狱中等待审判。根据纽约市数据,在控制指控罪名的严重程度和犯罪纪录这两项干扰变量后,审判前白人与黑人保释外出的比率分别是52%37%;狱中羁押的比率分别是41%59%

数据来源:https://www.ncjrs.gov/pdffiles1/nij/grants/247227.pdf

求刑时,黑人罪犯更可能被要求在监狱中服刑。同样根据纽约市数据,在控制诸多因素,如指控罪名的严重程度、作案纪录,黑人罪犯被要求在监狱服刑的概率,仍然比白人罪犯高出13%


来源:https://www.ncjrs.gov/pdffiles1/nij/grants/247227.pdf

根据学者研究,同一项罪,黑人在监狱服刑时间平均高出白人10%。黑人只占人口的13%,但是占被逮捕总人数的28%,被判刑总人数的38%

来源:《联邦刑事罪指控与量刑结果中的种族不平等》

http://economics.ubc.ca/files/2013/05/pdf_paper_marit-rehavi-racial-disparity-fe)

去年自杀身亡的黑人少年卡利夫·布劳德,就是司法体系整体性种族歧视的典型例子。布劳德在16岁时被指控偷窃一个背包并遭到拘留。因无力支付3000美元保释金,布劳德在赖克斯监狱岛关押3年才等到法庭审案,最终被无罪释放。然而,狱中3年所遭受的毒打与虐待给他留下严重创伤,以至于22岁时选择结束生命。

二、如果性侵犯不是白人精英……

在斯坦福性侵案中,法官心疼被告“判太重会对他造成严重冲击”,缓刑官也同情被告因性侵案丢了奖学金。如果性侵犯不是白人精英,而是一个黑人、一个流浪汉,执法者是否会动恻隐之心、并把这种情感变现成司法庇护?在整个司法过程中,如果性侵犯不是白人精英,又将是怎样逆转?

首先,在逮捕阶段,如果性侵犯是穷人或有色人种,警方会立刻提供逮捕当天拍摄的大头照。所以,我们看到的本该是下面这张醉醺醺、眼睛充血、毫无PS痕迹的大头照。

特纳被逮捕当天警方拍摄的大头照

然而,斯坦福公共安全部门和圣克拉拉县警局把这张照片保密了18个月,直到判决结束后才迫于压力公开。此前,媒体报道时只能附上西装革履、面带微笑的年鉴照片,或者轮廓清晰、色彩饱和的面部照。BoingBoing网站指出,警方拒绝提供逮捕当天拍摄的大头照,因为照片会影响公众对这桩案件的观感,这让特纳在判刑前都享有专业照片的特权,性侵犯仍然以体面的名校精英形象示众。毫无疑问,这种特权不可能给予有色人种。

判刑前,媒体报道时的照片一

判刑前,媒体报道时的照片二

如果性侵犯是有色人种(报道时的照片来自警方提供)

第二个阶段,即逮捕至法院开庭审案这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如果性侵犯不是白人精英,他可能因为交不起保释金而必须在监狱中度过,这意味着他无法全心投入到开庭前的准备工作,更无法像特纳一样,雇佣豪华律师团。

特纳父母先后聘请两位加州大律师,一位是斯坦福法学院毕业的刑法专家Michael Aemstrong,有着刑事案件辩护35年的从业经验,其中,摘得同行认定的超级律师荣誉超过十年,获得美国最佳律师称号超过十年。另一位是《纽约时报》称赞为“加州顶级上诉律师之一”的Dennis Riordan,同样是十年以上获得美国最佳律师称号,而且曾在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担任兼职教授。两位大律师能为特纳辩护,一方面自然是特纳父母在财力上能支付不菲的佣金,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有同属斯坦福大学校友的渊源呢?

最关键的是第三阶段,法院开庭审案时。本案主审法官也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生。正如《纽约每日新闻》专栏作家肖恩·金所评论的,法官曾是斯坦福大学杰出的白人运动员,似乎在性侵犯身上看到年轻时的自己,所以觉得判他监狱服刑是“正义过分伸张”。

同时,美国司法制度给予主审法官按个人意志判案的空间。2005年联邦最高法院在Booker一案中作出裁定,宣布实施20年的《联邦量刑指南》不再作为强制性的法律规定,而仅供法官在量刑时予以参考。这意味着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得到扩张。根据美国“量刑委员会”2013年发布的报告,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明显偏向白人,加剧种族不平等,在裁决公正性上反而倒退。“量刑委员会”收集2007年12月至2011年9月的数据发现,同一条罪,黑人男性监狱服刑的时间要比白人男性高出19.5%

这次的主审法官利用自由裁量权给校友“特殊待遇”,遭到被广泛质疑。公众已经向白宫请愿弹劾他的法官职位。当地检察官也阻止他主审下一起性侵案件。

在另一桩相似案件中,19岁的范德堡大学黑人足球运动员Cory Batey,同样是强奸了一名失去意识的女性。今年4月,陪审团裁定Cory Batey三项性侵罪名成立,将在监狱服刑15至25年,是特纳刑期的30倍。这意味着,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轻岁月都将在监狱中度过,而特纳年底就可出狱,甚至出狱后还赶得上过今年的圣诞节。

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柯维尔有句名言:程序是正义的蒙眼布。有人声援这次的主审法官,认为他的判决虽然“很不合理”,但完全按照司法程序操作,是有效的。然而,名言前面的那段话“蒙眼不是失明,是自我约束”“是刻意选择的一种姿态……真的,看的诱惑,君子最难抗拒,特别是克服屏障而直视对象的诱惑”却被他的信徒们刻意无视了。作为程序的制定者与执行者,精英共同体巧妙地借助程序达到个人意图而免于惩罚。毫不奇怪,特权阶级被偏袒,有色人种被歧视,也就是美国日常的司法正义了。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165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朱维群:为什么“宗教信徒入党”行不通

朱维群:为什么“宗教信徒入党”行不通
不久前,《世界宗教研究》杂志2016年第一期以首篇位置刊登题为“论积极引导宗教的现实意义”长[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