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了,但他是好医生吗?

来源:《环球》杂志 作者:柳丝 时间:2016-06-17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要求奥巴马辞职、希拉里退选,直播事件进展,顺便给自己拉拉票……奥兰多枪击案发生后,作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一向大嘴巴的特朗普可没闲着。深谙互联网营销的特朗普在枪击案发生后,很快更新了自己的推特。

特朗普:为所有受害者及其家庭祈祷。到什么时候这一切能被阻止呢?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变得更加强硬、聪明和机警呢?

和以往不同的是,特朗普在奥兰多枪击案后的第一次的发声显得相当克制。不过显然这不是耿直Boy的风格, 很快他又发话了,这次是对准了奥巴马:辞职吧您!

特朗普:奥巴马总统在声明中提及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了吗?如果他没有提,他应该在耻辱中立即辞职!

随后奥巴马发声,称这是美国历史上遭遇的死伤最惨重的枪击事件。政府已经获得足够信息,可以称这是一次恐怖行动,是一次仇恨行动。

在这之后,特朗普并没有揪着奥巴马穷追猛打,这次他换了套路,当上了案情进展播报员。

他特意转推了一条支持者的消息。

支持者:哦(亲爱的)特朗普先生,请保障我们的安全,我们可不能让希拉里当总统,那样的话我们会有大麻烦的。

截止目前,网瘾中年人特朗普在脸书和推特上一共更新了13条与枪击案相关的状态,包括转发和正式声明。

特朗普一直因其对待移民的态度受到一部分美国人的谴责和声讨,这回枪击案发生后,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恭喜”他,支持他对待难民、移民的政策。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特朗普对于这种“恭喜”照单全收,对他的这些支持者表示感谢,但又话风一转:“我想要的不是恭喜,我要的是(国家)强硬起来、警觉起来,我们一定要机警。”

不得不说,枪击事件戳中美国的三大“命门”,也是美国需要深思的三大“病症”。美国病了,特朗普会是好医生吗?

请关注 2016年6月15号出版的第12期《环球》杂志文章--《美国病了》

美国病了

“美国建国之后的175年中将美国民众凝聚在一起的全国共识已不存在……在实际操作层面和意识形态层面,美国信条都已崩塌。”

《环球》杂志记者/柳丝

6月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等5个州举行预选,决定303张共和党选举人票的归属,舆论预测,其中绝大多数将被房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收入囊中。

此前,根据美联社5月26日公布的最新选举人票统计结果,特朗普已获得1238张选举人票,正式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近期的系列民调显示,借助党内支持,特朗普成功缩小了与希拉里的差距,如无重大意外,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将由特朗普对阵希拉里。 然而,对他们持负面看法的选民都超过半数。民调显示,两人是美国现代选举政治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人选。

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是美国国内政治的一种调整。如今, 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民粹主义的爆发,还是反建制浪潮的高涨,都折射出这些年来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的变迁。

美国梦已死

特朗普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富豪,但没有担任过公职。数月前,很少有人能料到,一个房地产大亨、“真人秀”节目主持人,能够稳获共和党党内提名。可现在看来,特朗普的走红并非意外。

且不说“有钱可以任性”,特朗普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宣告美国梦已不复存在,并成功激起了美国社会的愤怒。

“美国梦”一词源于1931年历史学家詹姆斯•亚当斯撰写的《美国史诗》一书。书中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拥有汽车和高薪的梦,而是一个关于理想社会秩序的梦,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人不论性别、出身或地位等偶然因素,都能追求实现自己的梦想。”

如今,“理想的社会秩序”不再,美国日益加剧的经济不平等,已成为民众的共同感受。体会最深的,莫过于美国庞大的中产阶级群体。

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指出,高收入和低收入美国家庭的数量,已经远超中等收入家庭,这是社会更加不平等的标志。在这样的社会中,作为“枣核型”发展模式中坚力量的美国中产阶级,40年来首次沦为少数派,正在失去在美国社会生活中的核心地位。他们的情绪,正逐步从担忧步入不满并走向愤怒。

民调显示,美国人中最愤怒、最悲观的群体,恰恰就是年收入在5万至7.49万美元之间的家庭,这也是中产阶级的主体。

西班牙《国家报》这样分析, 美国梦或者说中产阶级眼中的美国梦已死。于是,选票成为表达不满和愤怒的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出口。

CNN曾采访31个城市的150名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他们表示,所投的其实不是特朗普这个人,而是自己的情绪、内心、意见等等。

美国政治法律学者张军指出,“愤怒的一群”成为特朗普阵营中的坚定支持者。他们在美国经济转型中失去工作,反对美国的贸易;他们担忧美国庞大的移民群体夺走他们的机会,从而反对现行的移民政策。而特朗普的贸易和移民政策取向,正契合这一群体的呼声。

对政府的愤怒

特朗普说,美国人对国家的失望越来越深。而他,只是充当了这些民意的“传话筒”。

调查显示,只有25%的美国民众满意国家现状,这一数字远低于历史平均值37%。

在国家层面,美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竞争力下降,令政界危机感陡增;在社会层面,近年来种族问题频发,各少数族裔群体的怨恨逐渐累积,还有1100万非法移民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诞生了一位“变革”总统。然而,8年过去了,政府效率低下,党争多于实干,“变革”遥遥无期。这些年间,“茶党”运动、“占领华尔街”运动、弗格森骚乱等美国人表达不满的方式,让社会一直处于“四处失火”的状态。

“民众的切身感受和他们从政府那里听到的内容,形成了巨大反差,愤怒由此而来。”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前主任、行动论坛主席道格•霍尔茨-埃金这样说。

美国政治学者、美国DDP全球咨询公司总裁马特•德克则说,“特朗普现象”反映出民众对国家的负面情绪。他认为,现在选民似乎已经不那么关心自己投票的竞选人的政策究竟怎样,只要谁能说出与政府不同的话来,就无条件地支持他。这也表现出美国民众对“政治正确”的反感。

何为“政治正确”?这是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流行起来的一个概念,意思是,公民有义务遵循一国的核心价值体系,维护一国所奉行的政治原则和立场。

不过,随着民众对政府的愤怒与日俱增,“政治正确”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挑战。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所长房宁就多次对《环球》杂志记者说,越来越多的民众,其中也包括政客,开始对“政治正确”进行反思,也成为美国总统选举中的一个明显特征。

房宁说,2012年美国大选过后,《时代》周刊做过一次统计,画了一张图,图内是政客们的言论,其中说出“政治不正确”的话的高层政客大有人在。而今年的选举中,则以特朗普为代表。

美国政治新闻网说,多数共和党选民对自身现状和国家现状不满,不满的人中尤以特朗普支持者最甚。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中,超过83%的人认为美国需要变革,不能再用传统的方式发展了。

不满的矛头指向的正是传统的主流精英,就像德克说的,“特朗普并不是有多受欢迎,而是他说出了主流精英们一般不会说的话,选民要的就是有人能站出来,能去反对传统。”

事实上,每当有“权威专家”出来批判特朗普时,他的反权威精神反而更加闪亮。

被“算计”的公共政策

在此次美国总统选举中,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党内党际都是意见急剧对立,甚至冲突,这也被美国一些主流媒体用“新的混乱常态”来形容。

除了党争,还是党争。这样的后果是,美国的公共政策成为党争的牺牲品,或者,变成被利用的对象。

最近,奥巴马政府颁布了一项“厕所令”,要求所有公立学校允许“跨性别”学生根据“心理性别”选择卫生间。这一看上去小小的政策,马上招致共和党和一些州的极力反对,并且瞬间就上升到了党争层面。而在总统选举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个政策出台的背后,本身就包含着为选举服务的“小算计”。

支持这一指令的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的一个集合用语)团体,虽然人数不多,但在美国国内声音不小。张军说,奥巴马现在有很大一部分责任是辅选,抛出这个话题,应该是评估了这一事件对当前大选形势的影响之后做出的决定,也应该和希拉里竞选团队商量过,认为对民主党选举有利才这样做的。

在这样的现实下,一些能够引发争议的政策话题,越来越成为两党愿意充分利用的工具。在政治较量中,政客们或许忽略了政策本该为民众服务的初衷。更大的危险是,他们可能根本不在乎政策,而是关心怎样利用选举规则讨巧获胜。

《今日美国》报和萨福克大学的一份联合调查显示,59%的受访者说他们并未费心去关注政治,因为“选举从未做到过任何事情,只是一堆空口承诺”。

“寡头统治的国家”

在美国竞选总统,没有一个地方是不需要钱的——竞选团队及工作人员的薪酬、竞选网站的建设和维护费、上电视上报纸做广告、到各地巡讲拉票……党内选举少说要一年半载,再搁到最终两党对决,周期能有两年之久,着实是一件又耗神又费钱的事情。

4月7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示威者打扮成待售的“山姆大叔”和“自由女神”参加反对“金钱政治”的抗议示威

英国坎塔尔媒体咨询公司给本届选举算了一笔账:各竞选人和与他们有关联的团体为了在广播和电视上打广告,每天要烧掉近220万美元。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美国总统竞选,“挥金如土”真是毫不夸张,而且是一届更比一届多。

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争夺白宫宝座,前者共筹得1.92亿美元,在当时打破了总统参选人的纪录。不过,这个数字放到现在,支撑半年恐怕都悬。

2008年的大选,总花费超过53亿美元。其中,奥巴马阵营花了7.6亿美元,麦凯恩花掉3.5亿美元。那一年,希拉里在党内竞争时筹款超过1亿美元,与奥巴马不相上下。

2012年大选,奥巴马团队联合筹款超过10亿美元,共和党挑战者罗姆尼阵营也筹得将近10亿美元。如果将所有竞选人、政党、政治组织和资助集团在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中的花费加起来,整个大选花费超过60亿美元,相当于中美洲国家尼加拉瓜全年的GDP,这是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总统选举。

据美国媒体报道,希拉里计划为2016年大选筹款25亿美元,这个数肯定会吓退不少人。而特朗普,也是身家数十亿,能够玩得起这个游戏。照这样下去,2016年又将诞生一位美元堆出来的总统,而且,很可能会再次打破纪录。

美国《独立宣言》说,人人生而平等。那么,应该是人人都可以当美国总统。这在逻辑上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现实却总是无情地骨感。

金钱,向来在美国选举政治中发挥着巨大作用。尤其是最高法院裁定“竞选捐款是一种政治言论形式,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客观上为超级富豪敞开大门以来,他们有了更多的“自由”来影响选举。

《纽约时报》去年10月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离2016年大选还有一年的时候,所有竞选者都已募集到超过1亿美元资金,其中近一半来自158个美国家庭。《纽约时报》称,这种集中程度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

美国前总统卡特曾指出,美国正沦为一个“寡头统治的国家”。他还说,政治募捐总是暗含附加条件。

这个道理很简单:哪个金主扔了钱后会对其支持的总统竞选人无欲无求?又有哪个竞选人白吃了人家的不会嘴短?

如今,越来越多的选民认为,亿万富翁、大财阀、大企业对大选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美国《纽约时报》和全国广播公司的联合调查显示,至少有84%的选民认为如今的美国选举中流入了“太多金钱”,同时还有85%的人认为,除非改革或是彻底重建美国的选举制度,否则无法改变“金钱政治”这一现实。

公平的迷失

如果说“金钱政治”从根本上影响着公平,那么美国选举制度的设计同样如此。

客观地说,程序越复杂,门槛就越高。被拦在投票门外的,多数是中低收入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群,还有无家可归者和残障人士等弱势群体。

美国“全国流浪者联盟”2012年的报告显示,低收入者、无家可归者多年来在选举登记上困难重重,投票率远远低于高收入人群,而很多政策如最低工资、社会福利的制定却直接影响到他们。

2002年生效的《帮助美国投票法案》还规定,选民需要登记驾照或社会安全号码后四位,这又“阻截”了一批选民。

在美国,民主党选民远远多于共和党选民。这就意味着,如果美国真的实施一人一票选举制度的话,那么共和党几乎不可能有获胜的一天。然而,两党“默契”地保持着一种轮流执政的表象。

如今,虽然不少美国民众、议员已经注意到了选举制度的缺陷,但两党谁都不敢轻易提出改变这一规则。

共识的坍塌

在特朗普的成功面前,共和党内部似乎不再提及曾经的“阻止特朗普”运动了。不过,不提不等于没有发生过。

共和党为什么要“狙击”特朗普?

因为他反对自由贸易协定,立场与很多党内保守人士相左;他主张对富人多征税,这与共和党的主流政策相悖;他支持社会福利项目,如社保和医疗保险,而共和党却主张削减社会福利;他提出的“放弃北约”“减少军费”“主要精力放国内”等新思维,更是背离了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四处管闲事”的传统。

有人称特朗普是“披着共和党外衣的民主党”,共和党则担忧他到底能不能坚持和守护共和党的政策,于是,党内曾经火力全开,围剿特朗普。

民主党方面,也没有拧成一股绳。桑德斯代表的左翼运动的崛起,也一步步把希拉里逼得频频“向左转”。一部分桑德斯的支持者,甚至喊出了要投票给特朗普的口号。

《华尔街日报》网站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国政治舞台最重要的特征是严重并正在加剧的意识形态分歧,而且分歧越来越大。

党内如此,党际之间也是一样。

种族、移民、堕胎、同性恋、控枪、教育等方面的矛盾,折射到美国政党的极度分化中:政治对立、互不妥协,甚至陷入“只要是你党提出的,我党就反对”的恶性循环。

这些分裂,令美国社会苦不堪言、筋疲力竭。皮尤研究中心在上一次美国大选时就做过一个调查,当时的调查结果显示,政党歧见导致美国人空前大分裂。

《华尔街日报》还有一篇文章说,“美国建国之后的175年中将美国民众凝聚在一起的全国共识已不存在……在实际操作层面和意识形态层面,美国信条都已崩塌。”

---------------- THE END -----------------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156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报: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轴心

西报: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轴心
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的轴心,有人认为这可能是不现实的或有风险,但这是难以否认的现实[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