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轴心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阿尔伯托•克鲁斯 魏文编译 时间:2016-06-18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426233552380993.jpg

2016年4月和5月西班牙《起义报》刊登文章,题为“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轴心”,文章分析了近几年国际上发生的重大事件,如欧洲难民危机、中俄战略合作、亚投行成立等,指出当前国际秩序正在发生巨变,西方已不再是主要角色,新的时代将不会围绕美国旋转,占世界居民63%和世界资源60%欧亚地区成为21世纪新的地缘政治轴心。作者阿尔伯托·克鲁斯是记者、政治学家和作家,环球视野网译者魏文编译如下:

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的轴心,有人认为这可能是不现实的或有风险,但这是一个难以否认的现实。必须从无可质疑的前提出发:世界在变,西方已经不再是主要的角色。新的地缘政治角色已经出现,它们使西方的衰落不可逆转。

一百年前,哲学家和政治家安东尼奥·格拉姆西以完全准确的方式定义危机是什么。他说,危机发生在旧的东西没有结束死亡和新的东西没有完成诞生的时候,因此在这个空白期产生魔鬼。显然现在魔鬼之一被称为“伊斯兰国”。我要补充的是:另一个魔鬼是西方自己,它面对失去世界霸权感到惊慌不安,其表现越来越像一个受伤的野兽,使得对它越来越不可预测。

西方已经失去它曾有过的国际主角的作用,几乎每一秒钟都在丧失霸权,这不是我喜欢这样说,而是西方自己承认的事情。至少2月份在柏林举行的欧洲安全会议上欧盟承认,“欧盟和美国之间的联盟今天更弱了,比任何时候都更不突出”。

146562404525051806.JPEG

格拉姆西说得清楚,没有结束死亡的东西是西方,没有完成诞生的新东西还有待确定,可以指出出现了多极化、不干涉和外交(途径),对西方来说这些都是不可思议的。

如果必须确定发生此事的确切时间,那就是2008年,当时作为西方政治、社会、经济和道德危机的结果—难民危机是清楚的表现—有两个国家已经看到到了它们在国际关系中占有一种优势地位,这就是中国和俄罗斯。

合乎逻辑的是,这并不是2008年自发产生的东西,而是一直在无声地形成,直到那一年以开放的形式表现出来。

中国的情况必须追溯到1999年3月。那一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的国会)做出了对外政策的重要决议:在亚洲地区之外开始扩大它的联盟政策,包括优先考虑非洲和拉丁美洲,其基础当然是被称为“北京共识”的内容。总之,新的地缘政治角色正在采取取代西方的行动路线,也就是多极化、不干涉和外交途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认为,在这些大陆实行这项政策,到2027年可能在所有的领域(经济、政治和军事领域)实现与美国在战略上相当。

美国采取不平常的行动回答这项计划,这在它的对外政策观念中是合乎逻辑的:轰炸中国在贝尔格莱德的使馆。1999年3月针对塞尔维亚的战争全面展开。对这次轰炸美国提供了三种不同的说法,比如那里设有一些天线,塞尔维亚的军队用这些天线躲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对它的通信控制;还说是为了避免被塞尔维亚人击落的一架美国超尖端飞机的零件交给北京;美国以此打击中国。

中国人从来没有忘记。200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将军之一公开承认:“那是一种凌辱性惩罚,当时我们不可能回击,但是可以回击了。”

另一个等待它的时机的国家是俄罗斯。纳奥米·克莱因在他的《休克理论》一书中谈到在苏联消失以后俄罗斯遭受的抢劫。叶利钦时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在较低程度上对欧盟也是如此。直到2000年普京就任俄罗斯总统。当时他做的两件事意味着直到今天俄罗斯被美国和欧盟看成“黑色粗野人”:普京中止了私有化,并与寡头对抗。历史上在俄罗斯存在两个阶层:亲西方自称大西洋欧洲人的阶层和亚洲的欧洲人阶层。在沙皇时代的俄罗斯、苏联以及现在都是这样。普京属于亚洲的欧洲人阶层,与他对立的是亲西方的欧洲人。应记住当俄罗斯将那些亲西方的寡头之一霍多罗夫斯基关进监狱时美国和欧盟开展的活动,美国和欧盟几乎做到控制俄罗斯基本资源之一的石油。西方一直企图控制石油,让俄罗斯缺少支柱产业。

俄罗斯亚洲的欧洲人完全理解这一点。普京非常形象地说:“只有俄罗斯完全控制它的能源资源和恢复苏联时代的盟友,才有可能保持一个独立的俄罗斯,发出地缘政治的声音”。普京这样做了,为欧亚经济联盟奠定基础(在法律上该联盟从2000年1月启动,估计贸易额将达到9000亿美元,联盟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组成);恢复与它在拉丁美洲传统的盟友古巴的关系,免除了古巴在苏联时期欠下的全部债务,这对俄罗斯进入拉丁美洲提供了便利;重振俄罗斯与中东盟国(只有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关系。美国在侵略伊拉克和实行新殖民主义占领之后,不承认萨达姆政府与俄罗斯和中国达成的协议。2009年和2010年俄罗斯与叙利亚签署的经济协议和协定价值达到130亿美元。由于地缘政治的利益,俄罗斯对伊拉克有兴趣。

上海合作组织

201307241614331745.jpg

因此,中国和俄罗斯同时走过了明确面对西方的道路,自然而然汇合到一起。它们分享地缘政治利益和同一个欧亚地区。两国的汇合是不可避免的。2001年两国签署了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同年美国在反对阿富汗的战争中迈出了一步,因为阿富汗处在对这两个国家都很敏感的地区。此事刺激中国和俄罗斯在2001年推动于1996年建立但没有生机的上海合作组织。

上海合作组织开始有两个目标:避免毒品从阿富汗流入这两个国家的领土,使所谓“颜色革命”在中亚难以实现。毒品问题是有趣的,因为西方出现在阿富汗的后果之一是鸦片种植空前增加,大大超过塔利班时期的种植面积。联合国承认这一点,称塔利班执政期间鸦片种植面积达到9.4万公顷,西方人到达阿富汗以后增加到19.3万公顷,现在达到22.4万公顷。鸦片对加工海洛因是很重要的,在西方海洛因的消费已经下降,在亚洲则增加了,特别是在印度和巴基斯坦。

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历来敌对的国家决定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去年夏天它们被接纳为正式成员国。阿富汗决定变成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国,因为西方没有控制鸦片种植的能力,甚至促进种植鸦片,阿富汗要看看谁打击鸦片种植,帮助它减少鸦片。

从2001年到2012年上海合作组织扩大了它介入的领域,除了军事合作,还在海关、农业、贸易、技术和能源领域有竞争力,甚至谈到采用共同货币,拥有自己的银行,但我认为在建立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之后这可能不会继续推进。如果我们注意到今年夏天伊朗将被接纳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我们将看到该组织一个完整的面貌。

现在上海合作组织不论对中国还是对俄罗斯甚至对伊朗都是至关重要的,这让美国担心。2012年美国制定了一项新的国家安全战略,规定将它对亚洲的外交政策作为优先事项。这项国家安全战略称“美国的利益与亚洲有错综复杂的联系”,这些利益已经受到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的威胁。希拉里·克林顿在竞选总统的一次会议上刚重复了这些说法。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还说,“中国作为大国出现将影响美国的经济和我们的社会”。但是美国转向亚洲已经产生一个没有预料到的后果:被某些盟国如土耳其或沙特阿拉伯理解为美国从中东撤退,这使得它们自己采取行动。这也必然有助于其他阿拉伯国家理解正在叙利亚发生的事情。

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战略合作

117249448_title0h.jpg

中国和俄罗斯在了解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它所包含的内容后,在双边关系中又迈出了一步,加强它们的战略合作协议。俄罗斯是一个军事大国和能源如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大国,与此同时中国是一个产品的供应大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现在两个国家在双边贸易上迈出引人注意的步伐并不奇怪,双边贸易额已经从2011年的630亿欧元增加到2014年的950亿欧元,估计到2020年可能达到1500亿欧元。

俄罗斯已经向中国出售它尖端的S—400导弹,正在帮助中国军队现代化,即将完成苏霍伊(Sujoi)飞机的出售,这类飞机在叙利亚已有完美的展示。事实上,除了中国人,印度已经表示有兴趣购买这种飞机。

两国去年签署的天然气协议期限为30年,并可以延长,俄罗斯将变成中国所需要的30%天然气供应国,这项交易所代表的内容不只是一个钱的问题:这是一种两国之间的战略关系。因为俄罗斯已经是中国石油的主要供应国,去年8月已经超过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供应。在美国侵略利比亚期间,沙特人曾威胁要切断对中国的石油供应—中国人也承认这一点—如果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否决票的话。这是中国在投票时弃权的原因,与此同时俄罗斯投了否决票,原因是当时亲西方的总统梅德韦杰夫和普京之间不和。

在中国发生的情况与在贝尔格莱德的使馆发生的情况一样,中国也在学习,决定寻求可选择的供应者取代沙特人。直到那时沙特阿拉伯是中国主要的石油供应国,排列在安哥拉、俄罗斯和伊朗之前。尽管有人认为沙特阿拉伯是中国的第二石油供应大国,也有人指出伊朗是第二供应大国。所有的人一致认为俄罗斯已经取代沙特人,成为中国主要的石油供应大国,这表明两国之间的合作是不可逆转的。

更加重要的事实是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同意不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的销售都可以用人民币和卢布结算。也就是说,以清楚的方式开始了世界经济去美元化的进程,世界经济的大部分以石油美元为基础。在两国之间双边贸易中使用它们的货币的比例还没有数字,因为这是2014年12月才决定的,2015年的宏观数据大概要到今年夏天才公布,但是估计该比例已经达到6%,2016年可能达到13%。此外,在中国和俄罗斯的边境城市已经存在试点的经验,在那里可以使用人民币和卢布交易。去美元化的进程已经开始。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14cf92e9688116fc522b2c.jpg

在这个世界经济去美元化的进程中,2015年3月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尽管由于中国的倡议在2014年10月建立该银行的思想已开始酝酿,今年1月16日该银行开始运行。显然这是世界经济在中长期内去美元化的跳板,因为还有其他的机构同时在运行,如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新丝绸之路以及由金砖国家推动的新开发银行。

亚洲基础设施银行显得更有权力,因为它宣布正在研究建立自己的国际金融交易制度。人们熟知的斯威夫特(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是西方拥有的对付任何躲避或改变经济和金融制度图谋的最后武器。斯威夫特控制着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之间所有的金融通信,估计每天对国家之间的贸易下达的支付指令达到60亿美元,包括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当西方因某个国家有问题时,特别是那些没有顺从它的意愿的国家如伊朗或现在的俄罗斯,就威胁将“切断”这个国家与斯威夫特的联系,因而这个有问题的国家就不能进行任何类型的金融交易,这实际上就意味着阻止这个国家在世界范围内的贸易,除非这个有问题的国家采用易货贸易。

最近几年这种威胁经常发生,在西方证实对伊朗和俄罗斯的制裁没有效果,没有实现它所寻求的对外政策变化的时候,就对伊朗和俄罗斯发出这类威胁。比如当某些国家最近达成用自己的货币进行贸易的协议,像俄罗斯和中国刚达成的协议,西方就进行威胁。伊朗和这两个国家确实也在用本国货币进行交易。

在对俄罗斯提出切断与斯威夫特联系的威胁之后,俄罗斯动手建立一种针对西方可选择的斯威夫特,它正在这样做,已经有了进展,尽管还没有投入运行,在中期内这将成为装备亚洲基础设施银行进行交易的工具,此外该银行正在提供的信贷已用人民币发放。尽管中国的货币在去年12月被列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外汇篮子时,已经和美元、英镑、欧元一起正式成为一种国际外汇,人民币第一次被用来提供信贷。这正是亚洲基础设施银行刚对五个亚洲国家所做的事情:缅甸、老挝、越南、泰国和柬埔寨。这些用人民币提供的信贷相当于115亿美元,目的是发展这些湄公河沿岸国家的基础设施。

这是第一批贷款,但是第二批人民币贷款的价值相当于8.11亿美元,刚发放给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印度尼西亚。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这标志着一个重大的方向变化:与亲西方的机构如亚洲开发银行脱离关系,该银行一直向印尼提供贷款,但总是强加政治条件。在亚投行并不存在这些条件,因此预测亚投行有一个极为美好的未来并非很不理智,因为它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与这两个机构有联系的机构如亚洲开发银行的一种选择。

因此,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成立受到很多国家的热情欢迎(已有57个国家加入,其他18个国家已经正式提出加入的申请),在亚洲领土范围之外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亚投行。事情就是这样,因为它的运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完全不同。比如关于成员国提供的资本和份额制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成员国要求成员国用外汇提供全部资本(到去年12月人民币元加入时,唯一用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亚投行允许这种资本的50%用本国的货币提供,如果想成为成员国的话,另外的50%用外汇提供。

此外,中国明确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放弃行使否决权(美国在该机构行使否决权,它拥有的份额超过15%这一界限),因此份额制度是我们面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选择最好的标志。在亚投行成立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被迫做出改革,从2010年以来它一直拒绝改革,尽管当年它曾经承诺这样做。目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的份额占6.46%,印度占2.78%,俄罗斯占2.74%,韩国占有1.82%。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选择,是中长期内世界经济去美元化的工具。因为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被迫进行这些变革,理由是“注意到在世界经济中各国地位的变化”,但是一个星期以后它违反了自己的法典和准则,改变向国家提供信贷的规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乌克兰提供贷款,而这是一个欠俄罗斯30亿美元债务的国家,根据该组织的准则,如果债权国要求还这笔债务的话,乌克兰不能得到新的贷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允许乌克兰不还清欠俄罗斯的债,理由是“那是美元债务”,向这个欠债的国家提供新的贷款。该组织的准则是不向在技术上中止欠其他政府的债务的政府提供便利,不提供新的贷款。但对希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而对乌克兰却提供新贷款。这清楚表明美国在该组织法号施令,其他国家服从。奥巴马也以更形象的方式说过这一点:“美国和它的盟国应当标定经济行为的准则,其他国家服从这些准则,而不是相反。”

回归金本位

u=2150973190,2235011959&fm=21&gp=0.jpg

俄罗斯和中国考虑了所有可选择的计划,其中就有去美元化的计划。这是一项有争论的战略。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出售美国的国库债券。仅在2015年12月到2016年1月它们出售了价值80亿美元的美国国库债券,在这样做的同时购买黄金。因为这是另外一项重大的赌注:将它们的货币(卢布和人民币)与金本位相联系。

根据1944年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布雷顿森林协议,决定采用美元作为国际外汇,其条件是美国支持金本位。美国这样做了,直到1977年美国单方面打破该项协议。现在俄罗斯和中国正走一条新的道路,企图回归金本位,使货币得到黄金的支持,而不是仅服从一个国家、一个银行的准则,比如服从美国的银行和它的货币。这样我们看到,最近一年半不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在购买大量黄金,明显地缩小它们原来与美国的差距。

数据是雄辩的:从2014年2月到2016年2月,俄罗斯库存的黄金从1035吨增加到现在的1352吨;同期中国库存的黄金则从1054吨增加到1708吨。在这段时间正是这两个国家唯一购买了黄金,尽管它们拥有的黄金仍远远低于美国的8133吨或德国的3381吨,但已经非常接近意大利、法国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己拥有的黄金数额。这种赌注在大幅度增加,因为4月19日中国决定建立自己的黄金价格参数,建立上海黄金交易所。这说明中国建立自己的黄金参数,超越传统的参数,用人民币而不是用美元标价,中国正在大幅度增加结算,提高这种金属与人民币相联系的黄金价格的效益,这将进一步损害美元在世界经济中的统治地位。

由于这些活动,中国和俄罗斯的联盟又迈出了一步。一些俄罗斯银行已经放弃伦敦的黄金参考价,至今这是唯一存在的参考价,这些俄罗斯银行正用上海的黄金参考价运作。在短期内将继续这样做,因为4月27日中国朝去美元化又迈出了一步,实现它的主要银行之一中国建设银行加入五大银行的集团,现在成为六大银行的集团,其他五家为汇丰银行、摩根大通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多伦多自治领银行和瑞银(UBS),这些银行标明白银的官方价格。因此,中国已经有自己的黄金价格参数,有部分白银价格的参数,绝对不能排除对白金采取类似的措施。这是走向去美元化新的一步。

中国和俄罗斯的这些活动或是被宣传工具(以前称作媒体)掩盖,或是被曲解。但是宏观的数据在这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己也承认。中国继续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与美国的距离日益拉大,尽管它的增长在减速。我们已经习惯于中国每年增长10—11%,现在增长6.5%,让人关注。但是在亚洲中国并不孤独。另外一个国家印度在宏观意义上保持7%的增长率。印度是加入亚投行的第二个国家。俄罗斯认为自己继续受到制裁的严重影响,但是正在恢复,比西方国家的预测好得多。比如西方曾认为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会掉下来,这确实下降了,但是没有像西方期待的那么多:2014年俄罗斯经济增长4.6%,2015年增长3.5%,可是分析人士估计今年可能达不到2%,2017年将非常接近于回到积极的参数。已经存在某些积极的参数,如2016年第一季度工业生产的恢复1%以上,贸易结算的顺差达到1600亿美元。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贸易顺差达到4060亿美元。

提到这些数据是因为宣传工具从来不报道,不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这个时候都集中力量通过国内消费加强本国的经济。在俄罗斯这是为了避开和回击西方的制裁,减少对西方的依赖。在中国则是为了加强新丝绸之路,这是中国未来的重大经济战略。

比如俄罗斯已经变成世界上第一个小麦生产大国,超过了美国。在西方因乌克兰的危机将制裁强加给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以一项没有预料到的措施做出回应:制裁西方的农牧业生产者。这意味着本地生产出现引人注目的高潮,比如小麦的生产。中国明显地发展用于出口的生产,因为正将这类生产从沿海地区转移到内地,以便确立和加强优先跨越欧亚地区的新丝绸之路的战略。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战略合作几乎与日俱增。2月16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说得很清楚:“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合作不限于双边问题,而且也在一系列国际问题上如在叙利亚、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挥一种积极的作用。”

在叙利亚问题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问题我们已经评论过。为什么提到世界贸易组织?因为西方正在看到超越它的事情,日益丧失它的霸权,这就是格拉姆西说的旧的东西还未结束死亡,在绝望地进行活动,企图为国际贸易设立新的准则,这就必须解释跨大西洋投资和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TIP),这是美国试图与欧洲签署的条约,类似于与太平洋国家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是西方软弱的明显征兆,而不是如某些人可能相信的强大。这如同我们所说的是“用手捞水”:在一个时候我们留住了水,但是不可避免地水会从手指间流走。这就是现在西方正在做的事情。

为什么欧亚地区是支撑21世纪旋转的轴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3月第一周说:“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战略合作是世界稳定的关键,不仅在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发挥一种关键的作用,而且也在整个世界发挥着关键的作用。”

我们看到俄罗斯与中国之间巩固的联盟,其他亚洲国家越来越接近这两个大国。比如印度和伊朗,不要忘记印度尼西亚。由于印度和巴基斯坦去年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加速了该组织扩大一体化的进程,由于伊朗将在今年夏天加入,这个进程的加速将是重要的和决定性的。

伊朗已经是欧亚经济联盟的观察员国,是中国在新丝绸之路上一个偏爱的伙伴,正在跟随俄罗斯人和中国人的步伐走向去美元化。如果说伊朗和这两个国家的贸易中开始使用它们的货币,今年2月10日伊朗又迈出一步,宣布将只用欧元出售石油,舍弃使用美元,这项措施是“暂时的”,预计今后的计划将采用另外的货币,“也许用人民币”。

面对这项措施的宣布,西方感到绝望是合乎逻辑的,具体说是美国感到绝望:一名法官判决伊朗支付110亿美元,作为赔偿它在2001年9月11日袭击事件中的“责任”,奥巴马政府说将因伊朗“违反核协议”进行导弹实验,决定对它实施更多的制裁。根据该协议在美国被冻结的伊朗资金必须返还,但美国并没有返还,这些资金将用来支付80年代在利比亚的一次袭击中死亡的美国士兵的家属,美国认为伊朗对那次袭击负有责任。

西方“混合的战争”

003aEc2Ggy6MZJgitSRcd&690.jpg

西方掩盖实力的外部表情实际上反映它面对霸权丧失的神经质。今年2月在德国柏林举行的欧洲安全会议上,与会者认为“欧盟与美国之间的联盟现在更弱了,比任何时候都更不重要了”;承认中国是国际舞台上一个主要的角色,“这使其他的国际‘运动员’(也就是西方)感到紧张”;“俄罗斯是进攻性的,正在挑起一场没有限制的危机”(注意,此时不是俄罗斯用基地包围西方,而是相反),因此,“2016年可能出现一个风险增加的时期,包括军事对抗的风险在内,出现不确定和一个更不稳定的国际变革时代”。希拉里·克林顿在竞选总统的一次演说中完全重复上述内容,她说,“美国现在的软弱使世界处在一个更危险的地位”,这种软弱加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软弱,“对于朋友和敌人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为此,她表示如果当选总统,对外政策的优先优先事项将是“遏制俄罗斯和中国”。对这个人物要小心。

西方的这些威胁正在变成具体的行动。这就是现在所说“混合的战争”,这是一种将常规战争、制裁、所谓“颜色革命”和改变国际准则如世界贸易实施的准则的结合体。目标不是推翻政府--在俄罗斯和中国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而是中断它们实施的相互联系和多极的国际计划,或为其制造困难,如欧亚经济联盟、新丝绸之路甚至金砖国家的这类计划。

这正是对在巴西发生的事情需要注意的一个方面。金砖国家的新开发银行正在推动的主要计划之一是改善和建设巴西新的铁路线,中国的一家公司正在实施该计划,使用巴西的货币雷亚尔和中国的人民币。因此,这里也存在一种明显的经济去美元化。要记住金砖国家的出现并没有破坏西方的意图,没有要求激进的变革,而是要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安理会等传统的资本主义机构重新分配权力。金砖国家主张对话、谈判和多极化,但即使这样仍被看成用它所掌握的一切打破这种格局或使其不稳定。

这是金砖国家坚强的核心(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不可能做的事情。作为结论,欧亚地区出现一个不可逆转的进程,现在它具有地缘战略和地缘经济第一位的重要性。西方正在遭受的经济、政治和道德的危机,企图抵销欧亚计划的影响。我们正在看到西方霸权的结束,出现了一个新的时代,它将不会围绕美国旋转;甚至也不会围绕美欧的价值和它们的机构旋转。欧亚地区成为21世纪新的地缘政治的轴心,21世纪将围绕这个轴心旋转,因为不要忘记最终这里占世界居民的63%和世界资源的60%。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153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报: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轴心

西报: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轴心
欧亚地区将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的轴心,有人认为这可能是不现实的或有风险,但这是难以否认的现实[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