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会变迁:已变异为利益集团大玩家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方鲲鹏 时间:2016-06-13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未标题-1.jpg

资料图

【摘要】美国私营部门工会会员,现在已萎缩到只占工人总数的6.6%。另一方面,工会运动领导人积极在公有部门发展工会组织,“公务员(包括公校教师)”目前是美国工会的主力军,他们抗争对象不再是资方,他们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扒纳税人一层皮。工会运动的这种变迁,在一个鼓励私欲的社会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不奇怪,美国工会已是一个为自身谋福利的利益集团,是美国权贵民主公司的一个大股东。 

一、美国几大工会分分合合 

美国工会大致分为职业工会(trade union)和产业工会(industrial union)。前者以职业划分,比如电工这个职业,就有电工工会,只吸纳电工入会。后者以工业划分,比如汽车工业,就成立了一个总工会,称为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只要是汽车制造厂的工人,不分职业,即无论是电工还是汽车装配工,都可以加入这个工会。

工会组织的产生源于19世纪中叶开始的工业革命,当时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农村涌入城市,为城市工厂的业主打工。由于单个被雇佣者没有能力向雇主挑战低廉的工资和恶劣的工作环境,从而诱发许多工人一起参与工潮,也称为工人运动。

国际工人运动的诉求,很快分成左翼和右翼两支。左翼组织政党,主张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右翼不寻求推翻现有经济体制,他们主张工人组成工会,以集体谈判的方式,迫使雇主和政府改善工人的经济利益和法律地位。右翼的观点被称为工会主义(英文trade unionism,也译为工团主义、工联主义)。美国的工人运动从一开始就是工会主义占主导。

美国第一个大规模工会是1869年成立的劳工骑士团(Knights of Labor)。最初是宾州费城7个服装裁剪工成立的一个秘密工会,随后迅速发展壮大,跨行业吸纳会员并转入公开活动。劳工骑士团在1880年发展到2万8千会员,1885年有10万之众,1886年达到顶峰,会员接近80万。后来由于组织结构不当,管理错误,领导罢工失败等原因,劳工骑士团在1886年会员人数达到顶峰之后,会员流失的速度就像其兴起时一般迅速,到1949年只剩下50名成员,以后就无声无息,无疾而终。

劳工骑士团通过集体谈判,组织示威和罢工为劳工争取权益。在1880年代早期,劳工骑士团成功组织了几次大罢工并获得成功,从而名声大振,会员急剧膨胀。劳工骑士团的主要诉求是8小时工作日和促使政府立法保护童工。在政治上,劳工骑士团不提倡阶级斗争,对社会主义学说没兴趣,另外极端排斥华工。

1886年,几个不满劳工骑士团的小分会另起山头,成立美国劳工联合会,简称劳联(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简称AFL)。劳联的创始人是塞缪尔深•冈珀斯(Samuelson Gompers),他在1924年去世之前的近半个世纪中,一直领导着这个组织。冈珀斯认为任何反对资本主义的运动,在美国的土地上都无法发展壮大,因此他坚持经济工会主义,劳联的主要目标是提高工人的经济地位,即争取更高的工资、更短的工作时间、更长的休假、更好的工作条件以及更优厚的企业福利。

劳联迅速成长为美国最大的工会组织。从成立到1930年代中期,劳联一直是职业工会联合会。职业工会是由地方行会发展而来。地方行会是工人按某一种技能组织起来,以增强该项技能在当地的议价筹码和垄断能力。比如,木匠成立行会,木匠行会规定技术标准和收费标准,要求会员遵守,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左右当地木工的价格和市场供求关系。随着工业扩展和交通进步,这些地方行会联合起来,成为职业工会。

职业工会按照技术行业组织,长处在于比较容易设定行业的工资和待遇标准,但是不利于将综合性生产部门的工人组织到同一个工会。到20世纪30年代,一些敏锐的工会领导人看到按产业组织工会是发展潮流。1935年10月,劳联在新泽西州的大西洋城召开代表大会,矿工工会主席刘易斯呼吁工人按照生产行业来组织工会。例如,汽车制造业中有装配工、电工、机械工等,刘易斯认为应该联合起来成立汽车业工会;而且汽车制造厂有很多工种没有职业工会,如果不设立产业工会,这些工种的工人就无法参加工会。可是,刘易斯的提议被劳联大会否决了。之后,刘易斯退出劳联,积极鼓动劳联属下的10个受到排挤的职业工会,在1938年另组美国产业工会联合会,简称产联(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简称CIO)。产联在钢铁、汽车、橡胶、食品、电器等大型工业,成功组织了产业工会。

到1950年代中期,整个劳工运动发展势头出现停滞。面对这种情况,劳联和产联两大组织开始商议合并,这时劳联的规模约是产联的两倍。自从产联从劳联中分裂出去之后,它们成了竞争对手,将很大的一部分资源用在挖对方的墙脚上。而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劳联和产联原来的分歧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特别是劳联,不但改变了对产业工会的看法,也吸收了许多产业工会加盟自己的组织。

1955年,美国劳工联合会同对手美国产业工会联合会合并,组成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简称为劳联-产联。这个组织一直持续至今,美国劳工联合会也成为美国持续时间最久,影响力最大的劳工组织。

劳联-产联是行业工会、职业工会、地方工会的大联盟,内部一些大分会握有实权。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劳联和产联合并50周年之际,2005年劳联-产联内部发生大分裂,7个大分会宣布脱离劳联-产联,另组一个称作变革谋胜利联合工会(Change to Win Federation)。变革谋胜利联合工会从劳联-产联分离时有会员600万,占全美工会会员的40%。

1950年代中期是美国工会的顶峰时期。1955年两大工会合并之后的劳联-产联有一千六百万的会员,约占当时美国工人总数的三分之一,为历史最高点。此后工会会员人数和工会组织开始下降。目前,工会会员占雇员比率仅略高于11%。 

二、国际劳动节和美国劳动节 

世界上有80多个国家宣布5月1日是劳动节,规定这一天为国定假日,但美国的劳动节却设在9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国际劳动节和美国劳动节都与美国的工人运动有关。

1882年9月5日,美国当时最大的工会劳工骑士团在纽约市举办了一场庆祝游行,用以显示劳工组织的声势。以后劳工骑士团又通过决议,规定每年9月初举行一次这样的庆祝活动。劳工骑士团的这个决定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一个工会组织的内部建议而已。

当年工人们每天要工作10到16小时,为了推动8小时标准工作日的立法,新成立的劳联决定在1886年5月举行全国总罢工。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全美约50万人举行大规模的罢工和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芝加哥地区有八万名工人上街参加示威。5月3日芝加哥政府出动警察进行镇压,开枪打死了4名示威者,使事态升级。5月4日罢工工人在干草市场广场举行集会,抗议警察的暴行。警察前来驱散时,有人向警察投掷了一枚炸弹,警方立即开火。混乱中,八名警察和至少四名示威者死亡,许多人受重伤。第二天,在离芝加哥不远的密尔沃基市,罢工工人前去封锁一家轧钢厂时,当地的治安武装开枪打死了九名示威者。

在随后的审判过程中,有8名工人领袖被起诉,4人被处绞刑,1人在牢中自杀。工运支持者怒斥司法不公,并尊称被判处死刑的工运领袖为烈士。

为了纪念5月份在芝加哥地区发生的这些血腥事件,世界工运领袖纷纷建议5月1日为劳动节。1888年初,劳联号召在5月1日举行大罢工,继续推动8小时工作制。在大西洋彼岸的法国巴黎,包括工会领袖在内的第二国际也宣布这一天举行大罢工,以示声援。从那以后,第二国际决定每年5月1日为国际劳动节,这一天要举办纪念活动。这就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

当时的美国总统克利夫兰却不愿意看到劳动节被用来纪念这些对政府来说是不光彩的流血事件,于是急急忙忙翻出已经被人们遗忘的劳工骑士团建议,宣布每年9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为美国劳动节。1894年,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正式将这一天定为假日。而实际上,把劳动节设在9月份的那次事件(即劳工骑士团庆祝游行),同导致5月1日成为国际劳动节的事件相比,影响小到可以忽略不提。

三、国会关于工会的立法 

美国工会运动在19世纪60年代兴起,虽然根据宪法结社自由的原则,工人可以组织工会,但是直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还没有法律禁止雇主对组织或参加工会的工人报复。当时资方经常解雇工会成员并将他们列入黑名单,使他们到别处也找不着工作。很多工人在受雇前要签署一份合同,规定不准组织或参加工会。

那段时期,是美国工人运动腥风血雨的年代。往往工人罢工后组织纠察队,守卫在工厂和矿区前,阻止资方雇用顶替者去上班,而资方则出动大批打手殴打恐吓罢工工人,地方政府甚至会出动警察和军队,帮助资方镇压罢工活动。

1892年发生在宾州赫姆斯泰镇卡内基钢铁厂的流血罢工,是那时代典型的劳资冲突事件。该厂的工会要求增加工资,厂方非但不同意,还要降低工资。谈判不成,工人便罢工并封锁厂区。厂方雇用了平克顿全国侦探事务所的打手,这是一个拥有私人武装的公司,专门做保安保镖一类的生意。钢铁厂资方计划将罢工者全部开除,同时另招新工人进厂复工。平克顿侦探公司的保镖负责赶走捣乱的罢工者,并担任工厂的保安。在开始行动的7月6日凌晨,三百名侦探公司的私人保镖手持步枪,乘几艘驳船从水路靠近工厂,打算悄悄进驻厂区。他们被罢工者布置的哨兵发现了。早上3点,一个罢工者骑快马到镇上搬救兵,数千罢工者及他们的同情者闻讯,立刻赶来阻止侦探公司的保镖上岸。昏暗之中有人开了枪,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先干的,总之,双方对射起来。侦探公司的保镖打死了两名工人,伤了十一名;罢工者也打死了两名保镖,伤了多人。

侦探公司的人在驳船上开挖射击孔,可以躲在船舱里放枪,而工人们想出了各种办法对付保镖乘坐的驳船,包括将一条装了油的木船和一个装满爆炸品的火车车厢推到距登岸处不远的河里。工人们还把大量机油撒向河面,随时准备点燃。附近钢厂的工人也紧急动员,赶来驰援,到下午时岸边聚集了5,000多名武装工人。战斗进行了15小时后,下午5点侦探公司的人顶不住了,在驳船上升起了白旗,这时总共9个工人和3个侦探公司保镖死于非命。当保镖们举着白旗上岸的时候,工人及其家属愤怒地朝他们吐唾沫、扔石头,一些保镖被打昏了。接着工人们冲上驳船,放火把船烧了。宾州州长随后命令军队带上当时最先进的机关枪前去接管厂区,所有罢工领导人被逮捕,还有160多个工人遭逮捕,他们被控以谋杀或其他罪。然而,当地居民组成的陪审团同情工人们,除了了一个工会领袖,其他人都获判无罪。

在军队保护下,厂方从全国各地召募大批黑人取代罢工者,钢铁厂很快复工,罢工以失败告终。

在一再发生流血冲突事件的背景下,以及由于最大工会组织劳联的努力,国会在1935年通过了《国家劳工关系法》(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这是美国劳工立法上的一个里程碑。这个法案赋予工人加入工会以及工会代表工人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它规定“雇员有权参加劳工组织,进行集体协议”。从此以后,雇主就不能以参加工会为理由解雇工人,也不能拒绝与工会谈判。为了保证工人的这一权利,联邦政府成立了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专门负责处理工会与资方的关系。工人要建立工会,首先需要进行投票,如果超过一半的工人投票同意建立工会,从法律上来说这个工会就算建立了。劳工关系委员会的任务之一就是去监督这个投票过程,防止双方以任何方式作弊。按照法律,资方不得威胁工人,工会的支持者也不得要挟自己的工友,一旦投票通过,劳工关系委员会便通过官方手续承认工会的存在。如果雇主在工会投票获胜后仍然不承认工会,双方就要到劳工委员会去寻求裁决。劳工委员会的裁决具有法律效力。

《国家劳工关系法》出台后,工会迅速发展,到1940年代初期,工会的会员增加到一千万人。然而二战结束后,美国的保守势力和反工会的力量随着冷战开始而升温。1947年国会通过了《劳资关系法》(Labor Management Relations Act,也称《塔夫脱-哈特莱法》),是继《国家劳工关系法》之后美国在劳工立法上的又一个里程碑。这是一部反工会的立法,在很多方面限制了劳资争端中的工会活动,特别对罢工设置了严格限制,在组建工会方面也增添了不利条件,将工会发展的势头遏制住了。

有位研究美国工会问题的记者罗伯特.费奇(Robert Fitch),在2006年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是《出卖团结:腐败如何毁害了劳工运动,削弱了美国的前程》,批评美国工会存在三大症状:腐败、分裂、孱弱。该书披露芝加哥的黑帮掌控了“劳联”,1957年美国56个顶级黑帮头目在纽约州碰头时,其中22人是工会头头。

为了加强监管工会的财务和选举作业,1959年国会制定了《工会运作报告和信息披露法》(Labor-Management Reporting and Disclosure Act),主要内容是加强政府对工会的收支监督和制定选举工会领导人的标准程序。 

四、工会腐败问题日益严重 

劳工骑士团、劳联、产联、变革谋胜利等都是工会联合会,在它们名下是两万多经费与活动相对独立的地方工会。很多地方工会的前身是行会,而行会或多或少与黑社会有联系,会员缴纳的会费带有保护费性质。工会从开始形成起,就伴随著敲诈、勒索、贿赂、内讧、出售就业机会、黑帮掌控、盗用会费等丑闻。在工会官员职业化后,即他们的工资由工会发,而不是从企业老板支薪,工会官僚和腐败问题更趋普遍和严重。这里介绍一个地方工会腐败的典型案子。

美国食品和商业工人工会(United Food and Commercial Workers)是一个有120万会员的大型工会,包括的行业有食品加工、食品包装、食品零售、纺织品业、制造业等。2005年之前,食品和商业工人工会加盟劳联-产联;2005年劳联-产联内7个大分会宣布另组变革谋胜利联合工会,它是其中之一。而食品和商业工人工会本身也是一个工会联合会,有很多地方工会,纽约市就有12个,其中最大的一个编号348,称为地方348工会,有1万2千会员。

地方348工会,过去35年像是一个家族公司,由姓法齐奥(Fazio)的一个意大利裔家族掌控。欧美人常常父子同名(通过一个后缀区分),老安东尼·法齐奥(Anthony Fazio Sr.)从1976年到2010年1月,是这个地方工会的主席。2010年1月,35岁的小安东尼·法齐奥接任主席一职。老法齐奥另有一个侄子,约翰·法齐奥(John Fazio),长时期任工会副主席、秘书兼出纳。2011年10月,这3个法齐奥涉嫌敲诈勒索、贪污、洗钱和威胁证人,被联邦调查局逮捕。2012年下半年经审判后,所有控罪经陪审团认定成立,老法齐奥获判12年半监禁,罚款150万;小法齐奥获判5年,罚款10万;约翰·法齐奥获判11年3个月,罚款150万。

法齐奥们在被捕前都享受很高的薪水,以被捕前2010年为例,他们通过掌控的地方348工会给自己发的工资,最低一人也超过22万美元。但这3人还不知足,法庭认定从1989年至2011年,他们敲诈勒索和贪污了至少250万美元,行为同黑社会老大无异。法齐奥们的手法包括以下几种:

(1)敲诈勒索企业主。分两种情况:如果企业没有工会组织,就用成立工会来威胁业主;如果企业已有工会组织,就威胁通过工会制造麻烦,比如让公司加工的肉食品送不出去,或者不能准时送达,影响肉品质量。法齐奥们就像黑社会收保护费一样,被敲诈勒索的业主每年或每半年须缴费一次,有一位业主作证说,他每年被地方348工会勒索2万5千美元上下。

(2)受贿,出卖会员利益。法齐奥们在劳工合同以及其他工会与雇主的合同谈判中,私下接受业主贿赂,向业主让步。

(3)虚报支出,偷窃会费。类似于陈水扁收集假发票兑换国务机要费的方法,法齐奥们利用掌控工会要害位置的便利,用假发票、假开支凭证,虚构工会消费商品和服务,将工会成员缴纳的会费及其他杂费转入自己的口袋。 

五、传统产业工会衰落和公有部门工会崛起 

美国早期的工会组织,为争取工人的经济利益和社会福利,发起了一系列的游行、示威和罢工活动。但是,这些早期的运动,大多以失败告终。直到上世纪大萧条的爆发,工会运动出现了转机。由于大萧条的爆发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危机,如何稳定社会,成为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为缓解紧张的劳资关系,稳定日渐动荡的社会秩序,美国政府想到了工会组织。1932年,罗斯福总统签署法案,禁止雇主在雇用工人前要求他们签下不得加入工会的劳工合同。从1933年到1936年这短短三年时间内,美国工会人数增加了三倍之多,而工会运动的成效也逐步凸显出来,工人工资得以大幅提高、福利逐步改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劳动力的短缺现象明显,这使得美国工会的话语权进一步加强。但是自60年代开始,工会会员人数和工会组织开始下降,这种趋势直到今天还在继续。美国工会会员人数下降的原因至少有这些:(1)政府对工会发展的法规趋紧,限制工人随意罢工。(2)美国的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制造业萎缩,第三产业迅速发展。而美国传统工会会员主要集中在制造业,第三产业中工会会员的比例一向很低。(3)企业主大量增雇临时工、短工,而工会不吸纳他们为成员。(4)美国工人的人工费高企,随着国际竞争加剧,全球化、劳务外包等新因素,使工会代表工人谈判加工资的筹码减少,也使工人加入工会的意愿变得淡漠。(5)民众对工会不良观感增加,工会的罢工行动得不到社会的同情和支持。

1955年工会会员在劳动力中所占的比例达到39%的顶峰,1995年为15%,2006年降至13%。据美国劳工部的最新统计资料,工会会员这个比率在2012年只有11.3%,为70年来的最低点。而这已经低得可怜的数字还是平均数,掩盖了公有和私有两个部门之间会员率的巨大差距。2012年,私营部门工会会员只占工人总数的6.6%,而公有部门(包括各级政府机构)工会会员占雇员总数的35.9%。从这两个数字可以看出,现在谈论美国的工会,实际上主要指政府雇员(约略相当于中国的公务员)、公校教师、消防队员、警察等公有部门的工作人员组成的工会,而不是传统的以蓝领劳工为主要成员的工会。

从谁付薪水的角度看,私营企业的雇主与公有部门的雇主完全不是一回事。工人运动以及由其带动的工会运动,传统上不以公有部门为目标,因为公有部门的雇主实际上是各级政府,如果公有部门的员工以罢工要挟涨工资,无异于是在要挟纳税人。因此,公有部门的工会势力,直到上世纪50年代末还是微乎其微。

但是1960年代以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方面,1947年国会通过《劳资关系法》后,在私人企业发展工会越来越困难。另一方面,公有部门的主管不像私营业主有切身利害关系,他们不会竭尽全力阻扰成立工会,也比较容易在工资谈判时让步。于是工会运动领袖把目标转向公有部门,在私营企业工会日渐萎缩的同时,工会成员却在政府雇员和公有事业雇员中有了迅猛发展,成为美国工会运动的主流力量,也出现了蓝领工会和白领工会发展势头倒挂的怪现象。 

六、民众对工会的观感一落千丈 

工会通过集体谈判,成为某一企业或产业劳动供给的垄断者,从而拥有了市场力量。利用这一垄断地位,工会迫使企业提高工资、福利和工作条件。在工会运动早期,工人薪水低廉,劳动环境恶劣,工会利用劳动供给的垄断力量为工人争福利,能获得社会的同情和支持。然而,现在的工会主要集中在大企业和公有部门,工会会员不是弱势群体,他们的薪水和福利已经大幅高于美国雇员的平均水平,成了利益集团的成员,但工会还企图利用供给垄断力量索取更多的好处,招来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

2009年通用汽车公司由于工会造成的高工资高福利,使其丧失了竞争力而申请破产保护,美国政府不得不用纳税人的钱紧急救援,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成了众矢之的。

汽车业工会UAW成立于1935年。在成立的早期,它的确为争取工人的合理权益、保障工人的基本福利作出了贡献。随着会员的增加,UAW的势力不断壮大,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在与厂家签订工会合同的时候,价码变得越来越高,动辄以罢工相要挟,厂家只好节节败退。于是,UAW会员成为蓝领工人中工资和福利待遇最好的阶层,过上了有保障的舒适生活,并且要求的福利越来越过分。通用汽车公司的“职业库”(Job Bank)就是一个例子,这是20世纪70年代劳资合同的产物。合同规定,如果工厂不需要那么多的劳动力,没有活儿的工人就进入所谓的“职业库”,不干活但是工资照拿不误,直到公司给他们找到另外的工作。巨额的福利待遇,例如全额支付的医疗保险、对子女的照顾、退休金、假期、教育补贴以及失业保障金,使美国汽车工人每个小时成本达70美元,比在美国设厂的日本汽车企业高出25美元,《纽约时报》记者米什莱恩‧梅纳德在《底特律的没落》一书称工会“无形中使美国车成本每辆增加了1,200美元”。

如果不是工会成员,因为没有合同保障,美国老板可以任意炒雇员鱿鱼。而参加工会,这方面就占有很大好处,因为工会代表会员同雇主签订了集体合同,老板虽然还是可以解雇,但需要一定的理由。通常工会与雇主谈判一个期限为三、四年的合同,如果期限太长了,双方都无法预期企业将来会发生什么变化;太短了,就得周而复始不停地谈判。谈判内容包括工资、福利待遇,工作时间,辞退条件和遣散费等等。如果谈不成,工会可以组织罢工;如果谈成了,合同期间不得罢工。合同快到期时,双方再开谈判,或者谈合同续签,或者谈新合同。

2007年9月24日,通用汽车公司与工会的4年合同到期,但新合同没有谈成,工会旗下7万3千员工举行全国性罢工。三天后通用汽车公司与工会达成一份昂贵的4年劳资合同,包括建立医保信托基金。然而不到一年,通用汽车公司就撑不住了,不得不寻求破产保护。在法庭批准了通用汽车公司的破产重组申请后,那份工会用罢工换来的,还有3年才到期的劳资合同,就成了废纸。

美国传统的工会主义不支持某一政党,不参与政治角斗。而现在的工会,特别是其主力军公有部门的工会,行事方法与传统工会越来越不同了。公有部门工会的运作重点,不是同雇主(即部门主管)谈判工资与组织罢工,而是搞政治操作,支持特定的行政首脑和议员候选人(通常是民主党人),物色在政府的代言人。这类工会利用政治捐款和选票力量,在幕后同政府职位竞选人谈好了支持他们的交换条件,工会帮助他们上台后,可以指望他们制定出有利于工会的政策。而有利于公有部门工会的政策中,最重要的就是扩大政府支出,至少是维持支出水平不下降。因为只有增加政府支出,公有部门的工会才可能扩大自己的会员基础以及为自己的会员争取到更多的工资。

另一方面,公有部门工会会员涨工资,水涨船高,管理人员也会涨工资。所以只要搞得到预算,公有部门的主管,不会像私营老板竭力阻扰工会涨工资的要求。更有趣的是,按照法律规定,无论私营还是公营部门,工会不得吸纳管理人员,然而公有部门的工会会员和管理人员倒像是同一战壕里的“阶级兄弟”,一起向大老板伸手,即向纳税人要钱。

可政府要增加支出,就得多掏纳税人的腰包。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的工资属于当地市镇的预算,而很多小市镇只能靠提升房产税来增加预算。虽然公有部门办事作风和工作效率给公众的印象仍然不佳,没有改进,可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资料,最近十多年来,美国公有部门员工的收入,全面赶上并且已经大幅超过私营部门做同类工作的员工。而同时期各地房产税也节节攀高,令老百姓叫苦不迭。 

七、工会成为美国游说政治的主要参与者 

按照传统工人运动理论,工会是代表底层广大劳工同资方抗争的组织。半个多世纪以前,这还有点儿说得通,但在今天完全对不上号了。一方面,美国工会在私营企业知难而退,除了一些大企业早先存在的工会组织,工会运动领导人不再积极发展新的产业工会,像IT高科技新产业中,几乎没有工会的影子。而且工会在产业大军中,不招募劳动条件最差、薪水最少的短工、临时工、季节工,极力排挤待遇普遍低于平均水平的移民工人。所以美国私营部门工会会员,现在已萎缩到只占工人总数的6.6%。另一方面,工会运动领导人积极在公有部门发展工会组织,“公务员(包括公校教师)”目前是美国工会的主力军,他们抗争对象不再是资方,他们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扒纳税人一层皮。工会运动的这种变迁,在一个鼓励私欲的社会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不奇怪,美国工会已是一个为自身谋福利的利益集团,是美国权贵民主公司的一个大股东。

如今美国任何一个政治评论家、分析家,都把工会作为华盛顿利益集团俱乐部的重要成员。《财富》杂志前些年每年评选25个最强大的院外游说集团,可以见到有4个工会组织名列这25强,它们是:劳联-产联,全国教育工会,美国州县市政府雇员工会,卡车司机兄弟会;中间的这两个属于公有部门的工会。

有一个非营利组织“政治回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根据职业说客历年向国会提交的报表,将1998年至2012年各个利益集团花费的游说费用,制作了一份由高而低的统计表。在这个表上,工会排在第12位[1]。现在美国各级政府雇员像滚雪球,越滚越大,开支失去控制,公有部门的工会难逃其咎。 

八、权贵民主公司两大股东在加州的一次对决 

资本和工会是美国民主权贵公司的两大股东,是美国选举政治的大玩家。根据“政治回应中心”公布的资料,2012年工会的政治捐款排名高居第8位。工会的政治捐款主要来自会员缴纳的会费和工会收集的会员个人政治捐款,比起资本的政治捐款,工会的政治捐款是小巫见大巫了,但不同于资本在两党同时下注,工会的政治捐款基本上全部倾注于民主党候选人身上,另外工会是个团体,可以号召成员投哪位候选人的票,所以工会在选举政治中的能量不容小觑。

加州是美国最大的州,加州人口多,土地广,而且经济能量大。如果加州是一个国家的话,能名列世界的第9大经济体,可以想象加州之“大”了。2010年的加州州长选举,可以看作是资本和工会的一次经典对决。

极度商品化的社会,人们喜欢追捧明星,加州人本世纪初追捧明星激动得昏了头,让施瓦辛格坐上了州长的座位,而且后来还选他连任一届。施瓦辛格是德国移民,健美冠军出身的动作片电影明星,竞选时大谈要对加州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挑战特殊利益集团。当选后又踌躇满志,表示要推动修改宪法,让非美国出生的美国公民也能当总统,大有问鼎美国总统宝座之意。

然而上任后,施瓦辛格才发现当州长比拍电影难多了。虽然政客也要会表演,但同拍电影两者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你不能要求重拍,没有后期制作,也没有特技替身。总之任职前完全没有管理经验的施瓦辛格,演起州长来力不从心,加州经济在他任内越来越糟,竞选时的承诺一样也没有落实,而预算赤字和政府债务都创造了历史记录,令加州处于濒临破产的境地。到他任职后期,加州选民期待他下台的心情,就像当年选他上台时一样急不可待。

施瓦辛格的任期到2011年1月初,加州选民需要在2010年11月选出新的州长。代表民主党竞选这一职位的是杰里·布朗(Jerry Brown),而代表共和党出马的是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

杰里·布朗出生于政治世家,其父亲老布朗曾经担任地方检察官、州总检察长、加州州长。子承父业,杰里·布朗在政坛上一路爬升,曾任加州州务卿(1971–1975),加州州长(1975–1983),加州民主党主席 (1989–1991),奥克兰市市长 (1999–2007)。2010年以加州总检察长身份竞选州长。

梅格·惠特曼则是完全不同的经历。她出生于商业世家,父亲是商人,母亲是家庭主妇。由于家庭富裕,惠特曼就读的中小学是当地的私立名校。高中毕业后,惠特曼进入常青藤名校普林斯顿大学,读经济学专业。1977年毕业后又入哈佛大学商学院,攻读工商管理硕士。以后惠特曼的职业生涯都在商界,曾担任迪斯尼公司主管消费产品行销的副总裁。1998年,惠特曼成为eBay的CEO。她掌控eBay的10年,把这家她接任时只有30名雇员、年收入400万美元的小公司变成了拥有15,000名雇员、年收入近8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惠特曼在这时期也发了财,个人资产超过10亿美元。2009年2月,惠特曼宣布竞选加州州长。

作为资深民主党人,布朗与工会有深厚的渊源。加州的工会组织,如加州教师工会、加州护士工会、加州劳工联盟、服务业雇员国际联盟、加州惩教人员工会等等,都是布朗的支持者和大金主。工会捐给布朗的选举资金中称为“独立支出项”,就超过2千5百万美元。

惠特曼参选主要靠自有资金。共和党初选阶段,她自掏腰包8千万美元竞选,在党内初选中胜出。以后她又自掏腰包1亿4千多万投入大选,创下候选人自掏腰包竞选公职的最高记录。除此之外,惠特曼还筹集到3,13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这使她用于竞选的资金总额高达1.729亿美元。

布朗做过州长和大城市的市长,执政经验丰富,竞选时提出了一套加州经济振兴计划,包括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惠特曼的计划是,针对加州的高税率迫使许多企业搬去税赋较低的州,她许诺降低税率以吸引更多的企业来到加州,而这些企业将带来就业机会的增加,从而增加税收。

工会是布朗的主要金主,他当选后必然会照顾工会的利益。而惠特曼是大企业家,代表资本的利益。两位候选人的第一场电视辩论,布朗同工会的关系和惠特曼花自己金钱竞选公职这两个问题,就成为双方相互攻讦的焦点,为资本与工会对决做了一个注释。

辩论会开始不久,惠特曼就以工会政治献金的事发难:“布朗先生谈论让人民团结一致。在我看来,如果他当选州长,所有工会和特殊利益集团的人将汇聚一堂,向他们资助了竞选经费的州长兑现选举欠条。布朗先生的竞选费用几乎全部由各个公有部门的工会买单,所以这些工会必然会到他那里去收取红利。”惠特曼还指出,公有部门雇员工会以及加州其他工会在过去5年捐献给加州的政治捐款高达3亿美元,他们是特殊利益集团。布朗则反唇相讥,说捐助惠特曼竞选的大多是富豪,所以惠特曼鼓吹减税,就是要为富豪们谋利益。

而惠特曼自掏腰包竞选公职的做法,也受到布朗的猛力攻击,说她是用金钱来买州长职位。惠特曼则辩称,用自己的钱竞选可以避免欠下金主的人情,从而保持当选后施政的独立性。

2010年11月选举揭晓,布朗获胜。惠特曼败选的主要原因是:第一,她没有竞选和从政的经验,竞选期间犯了不少经验丰富政客可以避免的错误;第二,因为施瓦辛格是共和党人,他的政绩糟透了,招致选民不满,这在相当程度上拖累了共和党候选人惠特曼的选情。

加州的这次州长选举,双方总共花掉破纪录的4亿多美元。民主的价格,令人咋舌,所以只能称之为权贵民主了。 

[1] 资料来源: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http://www.opensecrets.org/lobby/top.php?indexType=c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146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当代西方跨国公司对我国经济主权的影响

当代西方跨国公司对我国经济主权的影响
由于种种原因,我国三大产业中的许多行业被当代西方跨国公司及其代表的金融资本所渗透和控制,经[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