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战败70周年向全球发起“历史攻势”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任景国 时间:2015-02-03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2338125316,3889336664&fm=21&gp=0.jpg

日本战败投降(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即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日本战败70周年。开年伊始,日本就大张旗鼓地强化外交和文宣攻势。围绕其国家政治谋略,安倍的“地球仪外交和文宣”攻势主要集中展现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加力出访,宣传所谓“积极和平主义”,并摆出一副“和平”姿态;二是拟于今年8月15日发表新的“首相谈话”,即“安倍谈话”。

这波“外交与文宣”强攻起之有因,源于两个刺激源点的存在:

其一,在2014年年底,安倍突然宣布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以闪电战打了在野党一个措手不及,并为自民党开创出一党在国会中占据绝对多数席位的压倒性的局面,既为自己接下来争取实现长期执政的目标奠定了基础,也为下一步要完成的国家政治战略目标铺平了道路。

“由于获得了信任这一巨大的力量”,安倍在今年的新年感言中放胆畅谈了他的“抱负”,“我想向世界阐述我们的国家目标……我再次下定决心,要使日本重新成为闪耀于世界舞台中心的国家。”

其二,2015年是国际社会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包括中国在内的二战战胜国家将举行一系列纪念活动。日本国内将本年度视为一个“承受巨大压力”的“难关之年”,其右翼势力包括旗下的媒体都在动员全部力量呐喊要予以“反制和应对”。

于是,安倍政府新年起便马不停蹄地先行打出“历史牌”,试图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转移人们视线,掩饰日本作为二战侵略者的被动身份。

刻意显示日本和平健康形象

1月开始,安倍本人出访埃及、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外相岸田文雄访问印度、法国、英国、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防卫大臣中谷元视察位于吉布提的自卫队海外基地和南苏丹的自卫队维和人员。以安倍到访以色列为例,他特别参观了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并向记载有大屠杀中遇难犹太人姓名的纪念设施敬献花圈。之后,他还在纪念馆内发表的演说:“绝不要让悲剧重演。”

安倍与外相、防卫大臣所到之处,将日本战后以及今后的和平贡献,包括加大力度支持国际反恐等列为主要议题,处处显示他们领导的日本是一个健康、和平的国家。

从安倍及其内阁成员的一系列言行来看,日本新年度的攻势外交仍以“积极和平主义”为其重点,安倍政府欲通过加大和强化外宣力度,谋求在全球范围内发出日本的声音,扩大其影响力。日本这么积极卖力,除了是为避免被纪念战胜法西斯70周年的声浪所淹没,更是因为,这些应对举措本身就是其国家政治谋略的一个环节。

“积极和平主义”是安倍于2013年正式提出来的一个“概念”,就连日本人自身也在质疑他究竟想用这外衣包裹什么。其实,要判明安倍提出“积极和平主义”之目的,还是要从判明安倍的政治谋略着手会来得更直截了当一些。安倍从未掩饰过自己的政治之梦——要使日本甩掉战败国的帽子,摆脱战后的一切束缚,重新在国际体系中确立政治大国的地位。而他认为国际政治体系中的地位是要凭借军事力量的存在来确立的,而严重束缚了日本军事力量的发展和使用的枷锁正是“和平宪法”,因此,修宪便成了他的“梦中之梦”。

修宪是一条坎坷之路,安倍采取了“曲线救国”方策,既要缓解国际社会对他的鹰派领导人、国粹主义者的形象苛责,又要松懈国内外对他解禁集体自卫权等右倾军事动态的警惕和批判。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了改变和削弱世界对日本右倾化、“再军国化”的印象和忧虑。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他抛出了所谓的“积极和平主义”。

寻求与美国达成历史共识

而这一点,也是安倍“两面手法”的表现之一。在安倍中东之行屡番表示“不要让悲剧重演”之时,即有中国学者指出,安倍面对德国纳粹当年罪行所做出的姿态,并不意味着他对二战中日本走过的道路有所反省。

安倍向内外大声喧嚷准备在今年的“8·15”终战纪念日发表一个“首相谈话”,以此牵动内外的敏感神经,而他正是要借这个谈话兜售自己的主义。

先是就历代内阁应对历史问题的立场及于新谈话中如何对待“村山谈话”问题,安倍给出了一个说辞“整体继承”。但“整体继承”的日语含义与中文理解差异较大,不过是“局部继承”,安倍实给自己留下了模糊空间。

随后,在1月25日出席NHK电视台的党首讨论节目中,当被问到在新谈话中是否会使用村山、小泉等谈话中明文记述过的 “对殖民地统治和侵略”进行“深刻的反省和诚挚的道歉”完全一样的词语时,安倍直言道:“不会是那样的”。自始至终,安倍仅仅提及“反省”,绝口不提“殖民统治、侵略、谢罪”等关键措辞,被日本媒体揭批为实际想走架空“村山谈话”的偏路。

日本《读卖新闻》则分析道,安倍有意在历史问题上提前争取美方理解,避免日美出现重大分歧。此前,美国主管东亚和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曾与日本自民党议员举行会谈时,警告后者不要就历史问题发表过激言论。而安倍有意在今年4月底至5月上旬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访问美国,此时可能恰逢中韩就历史认识问题加强宣传、中国官员参加5月9日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祝活动之际。《读卖新闻》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表示,“如果首相在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确认日美取得的成就,就历史认识问题达成一致立场,将可防止中韩在历史问题上的批评造成的损害进一步扩大。”

事实上,据一些中国学者的推断,目前日本政府的多次外交出击,还算不上安倍在历史问题上的明确发声。由于今年4月,日本将举行统一地方选举,为了避免在选举前发出与今年整体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国际氛围不符的声音,预计安倍今年访美前后将拿出“安倍谈话”的具体方案,届时还需要真正全面关注和有的放矢地剖析“安倍谈话”与“村山谈话”之区别。

“积极和平主义”并非坦途

安倍如此处心积虑地展开“地球仪外交”,强化“积极和平主义”的文宣力度,而且要借发表首相谈话之机,让自己成为世界聚光灯下的主角,拔高声音强调日本战后和未来对世界做出积极的和平贡献,无非就是欲借“积极和平主义”这件美丽的外衣来粉饰并挽救正在逐渐坍塌的“和平国家”形象和其个人的“国粹主义者”领导人形象。淡化并模糊日本的侵略历史而宣扬其战后以及未来的积极和平贡献,并不能掩盖掉其真实的政治谋略,更何况终究是要为这些谋略的后果负起政治责任的。

安倍虽然气势汹汹,但前方并不是一条坦途。仅从开年以来而言,他中东支援反恐的高音尚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杀害日本人质事件已演变成一场政治风波,“积极和平主义”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修改“村山谈话”关键措辞的话音刚落,在野党领导人就纷纷表态进行了批评和牵制,就连执政联盟的公明党首也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反对意见。对安倍及其内阁处理近代侵略史问题包括引导国家的未来走向上的立场和谋略,恐怕就连从不干政的皇室也有些担忧起来,明仁天皇在年头致辞中罕见地直言“日本应借二战结束70周年之机,充分学习自‘满洲事变’以来的战争历史”。

而今年,也是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改选之年,作为日本盟友的美国人在历史问题上也有一定的姿态,有些观察家和媒体对这些都表示了些许乐观的看法,认为国际环境和各方反制力量会对安倍起到些牵制的作用,安倍需要谨慎地出牌。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05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致远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一年新年贺词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一年新年贺词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从上海石库门到嘉兴南湖,一艘小小红船承载着人民的重托、民族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