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报:欧洲民主进入危险时代或致欧盟解体

来源:参考消息网 时间:2015-02-03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英国《金融时报》1月30日发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教授马克·马佐韦尔的文章《欧洲民主进入危险时代》称,欧洲如果不改变方针可能面临的危险是,政治中间派进一步流失,右翼极端主义崛起——也许欧盟会解体。以下是文章原文:

在上周之前,欧洲领导人们认为他们最坏的噩梦是激进左翼联盟在希腊大选中获胜。现在这个左翼民粹主义政党已经执政掌权,他们又担心它垮台会发生什么。自1974年希腊过渡到民主以来就占据主导地位的两个政党(指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本报注),被紧缩政治击倒后,眼睁睁看着选民转向左派和右派。这种趋势如果蔓延开来,可能危及欧洲计划。

创建欧盟的一代人从痛苦的经历中悟出民主是根基不稳的新的植入物。早在1921年,法律学者詹姆斯·布赖斯语带惊讶地写道:“人们普遍认为民主是政府的正常和自然状态。”不过事情很快背离正道。甚至在大萧条和斯大林的苏联树立先例前,欧洲左派就已经对议会政治有了自相矛盾的态度。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欧洲,右派是伟大的胜利者,中间派无法立足。

到1939年,欧洲大陆所推行的民主制度多数失败了,成为奔向极端的受害者。当时最新的立宪政体魏玛德国让位给了第三帝国。在东欧和南欧,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向民主的过渡发生了逆转,向右转的国家不少于16个。直到1945年之后,各地的政党慢慢接受了温和政治的优点。如此煞费苦心恢复中间立场是民主重建的先决条件。

今天的极右派操着民主语言,其选举实力可能使其言辞显得真诚,就目前来说。这是小小的安慰。对欧盟来说,它所代表的立场可能比左翼民粹主义者释放的能量更致命。

像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和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这样的政党,虽然批评欧盟所走的方向,但是它们仍然是坚定的欧洲主义者。右派势力则不然。

金色黎明党是一个赤裸裸的纳粹政党,在希腊选举中掌握着稳定的选票,得票名列第三。在政治上,它是欧洲怀疑主义者;在经济上,它的设想是在一个国家推行法西斯主义。

这些肌肉僵硬的硬汉们的光头可能不会让希腊之外的人们感到担心。但是,其他地方也在向右转。在法国,中间偏右的人民运动联盟出现乱局使玛丽娜·勒庞的国民阵线得利,在去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名列前茅。丹麦人民党也取得了同样的胜利。现实更为严峻,因为选举没有显示来自这些边缘政党的威胁对中间偏右政党有何影响。这是在整个欧洲发现的一种现象。简言之,保卫这个大陆共同货币的战斗正在导致民族纯洁、种族主义和独立等右翼语言复活。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胜利不代表否定欧洲,而是代表对欧洲重新定义。希腊这一选举结果背后的当然推论始于一个简单的认识:希腊困境造成的经济创伤正在摧毁社会。年轻人的失业率高于50%,整个一代人正在被抛弃。与此同时,被迫廉价出卖国有土地以及企业,以及由此可能造成的生态破坏,导致公共利益的观念正在被牺牲掉。对紧缩政策及其影响的这种看法让城镇与乡村各个阶层和年龄的人们团结在一起。

你可以理解在欧洲债务国的人们为何会采取这样的立场。然而,债权国应该注意,这可能是最后一搏。把希腊人视为不负责任的抱怨者并将其赶走是有诱惑力的。只是其他国家可能会步其后尘,退出欧元,甚至退出欧盟,使欧洲回到整个一体化计划半个多世纪前开始时的样子。

这一次,情况将更严重。之所以更严重是因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制度化合作,全球化迫使各国人民站在一起。之所以更严重,还因为半个世纪前人们对法西斯主义可能造成的后果记忆犹新,而今我们似乎已经忘记。

欧洲如果不改变方针可能面临的危险是,政治中间派进一步流失,右翼极端主义崛起——也许欧盟会解体。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03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致远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一年新年贺词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一年新年贺词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从上海石库门到嘉兴南湖,一艘小小红船承载着人民的重托、民族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