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毅亭:从金融角度思考国家安全的,少之又少

来源:克危克险公众号 作者:何毅亭 时间:2016-01-25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51203175810_28907.jpg

纵观近代中国,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争的一败再败,旧王朝破落受辱是国家机器长期腐坏的命运归宿;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一胜再胜,共产党攻无不克是理想信念星火燎原的力量使然;从国家新生到改革开放的一进再进,新中国不断强大是党和人民长期奋斗的必然结果。 

时至今日,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物质层面建设和积累已然达到一个高度,精神层面建设和积累也需要达到一个与物质层面相适应的高度。尤其是中华民族百年苦难所积淀的自强信念和担当意识格外需要倡导和弘扬。我欣喜地看到,在金融这样一个商业气息很足的领域,出现《金融与国家安全》这么一本有硬气、有底气的专业论著字里行间,让人能清晰感受到作者内心的自信源于对国家人民的深爱,作者无畏的担当源于对民族复兴的渴望,作者胸怀的坦荡源于对理想信念的执着。 

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重要基石,是民族复兴重要条件。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对国家安全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金融安全本身,金融还事关国家安全全局。当今社会,金融的力量无处不在,已融入人类社会发展全过程,渗透到人类社会发展方方面面,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军事等领域莫不受到金融的影响。金融正以其庞大的产业基础、强大的资金供给、灵活的配置能力、流动的风险机制、精巧的治理工具影响着人类社会发展,成为人类文明演进的驱动器和加速器。在当今社会,金融已经突破经济工具的角色,成为现代国家治理的重要手段,成为国际竞争的重要手段。

当前世界发展中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如碳排放、颜色革命、伊朗核问题、科技革命等背后,都可以看到金融的影子。正因为如此,我们今天可以从更广阔的角度,来理解邓小平同志曾作出的重要论断: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就是说,金融如果搞好了,金融的作用如果发挥恰当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都将被激活,国家安全全局都将有保障。当然,反过来讲,如果金融搞不好,可能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金融能够以其功能助力国家发展,也能够以其风险危害国家安全。金融的这种重要性,要求我们不仅要有金融安全意识,更要求我们善于运用金融手段来维护国家安全。

改革开放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国把住了发展大势,稳住了发展大局,没有出现金融危机。正是因为三十多年稳定发展,我们才巩固了社会主义制度,改变了国家落后面貌,人民生活总体达到小康水平。但是,我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发展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如果我们能够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高增长的基础上再保持三十年的稳定发展,那么党提出的两个一百年发展目标就有了基本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有了坚实基础。但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越往后风险和挑战可能越多越严峻,其中金融风险将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威胁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对金融风险高度重视,多次强调要高度重视财政金融领域存在的风险隐患,切实锁定和防范化解风险,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从历史上看,不少国家在一个阶段经济赶超型高速增长后,都遭遇金融危机,有的甚至由于危机中断了经济增长的步伐,倒在了崛起的道路上,发展之梦断于金融危机。拉丁美洲债务危机、东南亚金融危机、日本泡沫经济等都是前车之鉴。当前我国金融领域风险明显增多,高杆杠、影子银行、资本外流、汇率波动等风险不可小视。20156月中旬发生的股市风波更是暴露我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给我们敲响警钟。

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融入世界大潮,外部世界对中国的实质影响至关重要,探讨很多问题都无法离开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形势迫使我们必须建立与国家发展形态相适应的外向型思维模式。我们特别需要关注国际政治形势和全球金融动态,分析哪些可能对中国国家安全造成影响。今天,中国正走上崛起之路,更需要有一种大国的责任、一种大国的意识、一种自觉向外看的思维,更加主动地关注我们的外部环境,不仅管好我们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要在更大范围思索中国的发展,维护中国的利益。《金融与国家安全》是具有外向型思维的,其整个研究框架都基于中国对外开放的现实,并充分考虑了外部因素和国际经验。更重要的是,作者并未盲目推崇或山寨华尔街的做法,而是结合中国实际和国际要素,提出了有效解决中国问题的具体办法,体现了一种大视野和大格局。

国家安全是每一个国人都需要关注并尽责的事情。当前关于如何维护国家安全的书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从金融角度思考国家安全的书则更是少之又少。正如作者自谦之语,这本书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抛砖引玉,唤起全社会对金融重要性的关注。我希望,通过这本书能够有更多人关注国家安全建设,能够激发更多金融从业者对自身历史使命的思考,为“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和“中国梦”的实现奋斗不止。

注:作者何毅亭,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原文是《金融与国家安全》一书第一篇序言,克危克险公众号独家刊发,略有编辑。该书第一作者张红力博士系中国工商银行党委委员、执行董事、副行长。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economic/info_878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