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秩序开始被打破了吗?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马克斯· 阿吉雷 魏文编译 时间:2018-07-2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编者按: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冲突对全球化的世界经济秩序是一个震动。很快我们肯定将了解重要的决定性的战斗,它将为一个没有帝国的民主的世界秩序开辟空间。

 

已经宣布的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冲突开始成形。它们是世界上两个最强有力的经济体。但是这不仅是两个大国的冲撞。在人类的历史上世界经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相互联系和全球化。但是这不是好消息的时代。有能力的国家已经宣布自救。

是掌握在激进右派手中的华盛顿吹响了号角。特朗普总统的社会基础是过去的中产阶级、贫穷的白人劳动者。特朗普对中国价值340亿美元的产品强征关税。对于像美国这样的经济体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数量,美国出口商品的价值达到1.55万亿美元。但是这不仅是对所谓“表现不好”的国家的一种经济制裁。美国指控中国进行“不诚实竞争”,这是更深刻的事情。面对美国衰落感到震惊的民族主义右派想阻止中国的崛起,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的崛起是由它的经济强劲支撑的。

美国激进的右派总是想孤立中国。他们把中国看成对美国实力的威胁,是它的霸权的一个对手。1997年理查德·伯恩斯坦和罗斯·H.蒙罗出版了本题为《即将到来的美中冲突》一书,目的是阻止将中国变成一个伙伴的政策。但是那时美国失败了。现在掌权的激进右派回来负责此事。制裁是一个通告。正在向北京表明“美国第一”的政策已经改变了博弈,是美国在提出规则。中国的民族主义自豪的事情因连续30年成功因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而得到加强,这是美国不能接受的,我怀疑美国有条件强加于人,而不发生一次结果不确定的严重危机。

中国已经对针对从美国进口的产品进行同等数量的反击,开始了一场冲突,没有任何人知道何时和将如何结束冲突。特朗普已经威胁强征新的关税,这次价值达到200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从中国所有进口的价值。特朗普说过,他已经准备好对中国商品高达4500亿美元的关税炮火。华盛顿认为制裁将给中国的技术进步造成困难。中国有一项在今后十年结束与西方的技术裂缝(商用飞机、机器人、5G技术、移动电话、计算机用的微型软件)的计划。

   对全球化的世界经济秩序这个冲突是一次震动—我们将看到强度。因为英国脱欧,在美国对欧洲产品新的贸易关税,对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三个生产石油大国的制裁,这成为一个处理危机的模式。

当美国提出让中国变成世界的工厂的时候,中国接受了新自由主义的秩序。中国看到了一个将自己现代化的机会,美国资本家看到大幅度降低工资和其他成本,特别是生态的外部性,增加他们的利润的方式。不仅是美国的企业获利,消费者也提高他们的支付能力,购买与过去同样的商品,但是现在是更廉价的“中国制造”,同时在中国企业将现代化,“在资本主义中学习游泳”,数百万农民在变成领取工资的工人的时候将摆脱贫困。

冲突是长期的,不仅是贸易谈判。美国企图将经济的协议与人权相联系。中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困难的政治谈判,到1994年仍没有完成,当时中国释放了一些持不同政见者,接受美元作为国际支付的工具,承诺将它的贸易顺差在美国投资,购买公共债务。这是在国际上保护美元的一个扣锁。美国不再向台湾出售尖端武器,将中国提高到经济最惠国地位。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这是更有利的,向它的产品开放海关。同时美国对中国新疆和西藏的持不同政见者降低攻击性的语调。这是一项战略协议,确定了从那时到现在全球化的国际制度。

新自由主义的国际经济秩序的特点曾是美国和欧洲的非工业化,亚洲东部和南部的工业化;同时在美国由于经济的金融化,华尔街取代了通用汽车公司成为负责的“治安官”。非洲和拉丁美洲还是处女地,以便中国得到它的工厂所需要的能源和原料。这个模式到2008年危机之前运行良好,当时在工人阶级的生活条件中造成的社会灾难已经明显。在资本主义秩序中工人阶级是中心目标。现在所有的经济地区必须重新确定它们的经济模式,为反对新自由主义方向的变革开辟可能性。

在美国南部的纺织企业根据签署的协议已经开始很快转移到中国。随后中西部越来越尖端的其他部门也转移到中国。白人工人阶级作为“美国生活方式”有名的中产阶级开始丧失就业和收入,与此同时银行家和资本家受益,占有正在创造的巨大财富。1%的寡头是占有人类历史上积累的财富最多的社会阶级,他们拍手称快。失业的工人们对看到的事情感到愤怒,结果投票反对美国建制派,选举特朗普为总统。

在中国国家的一些工厂被拆散,为资本家的投资开路。工人们接受此事,因为国家分配毛泽东时代积累的财富。这些工人得到有产权的住房,农民到城里搞建筑,成为城市的移民。社会的不平等再次出现。在沿海城市的郊区工业化的热潮将农村的土地变成工业的用地,对外国私人资本开放,将它的生产引向出口。生态的灾难频发。原来贫穷的农民变成工人,相对地摆脱了贫困。城市的中产阶级大规模消费。民族主义的自豪感增强了。对美国来说是它处在衰落的年份。对中国来说在它的现代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强劲时期。

特朗普的社会任务是扭转这个模式造成的对国家的破坏。特朗普继续得到90%的共和党选民的支持。这些选民将过错归咎于其他国家:中国、墨西哥、德国……而不归咎于他们自己。特朗普相信借助“美国第一”一切将回到过去的样子。例外论是一种具有神圣性质的权利,将再次出现。他在自己的竞选运动中对此做出承诺,为了11月的选举他需要社会基层的支持。实际上,特朗普正在进行盲目的打击,好像世界秩序是一口锅,美国能够在它破裂和所谓的甜食掉下时收获奖励。具有实力的中国将不会接受在一个停滞的世界上美国的权力。在这场战争中将不会有胜者,因为在现在的先决条件下不可能有胜者。当这口锅破裂和甜食流出的时候,美国可能获奖。这是一种幻想。在工厂回到美国的情况下,将不会是失业的白人在这些工厂里工作,他们将被机器人和计算机代替。资本主义为了利润活动,不是为了社会的考虑它的活动。没有市场,关闭工厂将造成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冲击的深度取决于中国深化旨在为了国内市场的经济模式。难以考虑欧洲能够吸纳中国不再向美国出售的东西。由于德国的工厂有足够的东西。

无论如何很难预测将发生什么事情。中国可能尝试背对作为国际交换货币的美元—这是现在的经济秩序的脊柱—加速美国的衰落进程。中国没有这样做,那是因为这可能的打到自己的脚。美国设置扣锁是为了保护它作为国际支付货币的美元,其行动是一种强有力的制约。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美元储备。真实的情况是我们正在进入一块不了解的领土,因此我们的欧洲领导人陷入瘫痪。前途很难预测,但是我们肯定将很快了解重大的决定性的战斗,它将为那些认为“另外一个世界是可能的”,包括“一个没有帝国世界民主秩序是可能的”人们开辟空间。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8年7月18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economic/info_2599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雷雨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的垄断壁垒无道理可讲,只有推进自主可控

美国的垄断壁垒无道理可讲,只有推进自主可控
当前我国还没有签署“GPA”(签署该协议就意味着彼此开放政府采购市场),因而政府采购市场并未[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