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学者:俄罗斯经济渡过难关了吗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俄】维多克•梁赞诺夫 时间:2018-05-31
0 俄罗斯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下载 (3).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俄罗斯总统普京已于5月初正式开启第四个任期,俄罗斯经济也已处于普京1999年首次就任总理以来的第四个阶段,即4.0版本。

什么是俄罗斯经济4.0版?从经济发展的具体特点来看,过去20年来俄罗斯经济主要经历了4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1999年到2007年的恢复性增长阶段,当时俄罗斯经济是在经历了一个深刻严峻的危机后,又进入增长阶段,这个时期的年均增长率超过7%。第二阶段是2008年到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阶段,俄罗斯经济也受到波及。第三阶段是国际金融危机后的2010年到2016年,其特点是经济增长的不稳定性,尤其2015年到2016年,俄罗斯经济又开始经历新一轮危机。第四阶段始于2017年,俄罗斯经济开始摆脱危机。这个阶段的主要问题,在于俄罗斯能在多大程度上维持住经济增长势头,保证它的可持续性。

这20年里,中国年平均增速高达9.5%,世界平均增速也有3.3%,而俄罗斯经济年速度只有3.2%,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其结果是,俄罗斯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不到3%,而苏联时期这个比重一度达到20%。经济增速滞后,当然影响了俄罗斯人生活的改善。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前一个时期,俄罗斯人实际收入增速是超过GDP增速,但在随后到来的时期停止增长,2014年甚至开始持续下降。

虽然面临各种悲观预测,但2017年开始,俄罗斯经济还是摆脱了危机。1.5%的增速还不算高,但重要的是克服危机这个事实,它意味着俄罗斯经济已开始适应当前的内外部环境。2018年以来这个趋势仍在延续,持续下降的居民实际收入也有所逆转,第一个季度增长3%。无论是从解决社会问题的角度,还是从为扩大生产创造必要条件的角度,这种趋势都是好事。

说到俄罗斯经济,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油气行业收入所占的比重和贡献。数据显示,2014年油气行业收入占俄罗斯财政预算超过50%,2016年下降到36%。这个比例还是相当高的,它体现了俄罗斯经济模式的特点,也暴露出俄罗斯的经济社会目标等方面对世界能源市场形势的依赖。

但也不能过于夸大俄罗斯经济对油气资源的依赖。横向比较,经典的大宗原料经济其实是沙特和其他一些中东国家那样,其特点是石油收入占到GDP的85%到90%左右,而俄罗斯的情况显然大为不同。虽然油气大宗能源产品对俄罗斯经济非常重要,最近两年油气资源价格的回升确实给俄罗斯经济带来额外资金,有助于俄罗斯削减财政赤字,但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经济的增速变化,与石油价格的涨落并非绝对对应,所以油气资源收入的作用不能被过于夸大。

总体而言,这个阶段俄罗斯经济得以恢复的关键,在于找到了足够的内部增长动力。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不利影响,但这又是一个悖论,即带来负面作用的同时,也有正面因素。就在面临制裁的这个时期内,俄罗斯制定了进口替代政策,它在很大程度上缓和了那些对俄经济有不良影响的因素。

进口替代政策首先影响到了农业和食品工业,比如2005年时,进口商品占到俄罗斯零售消费产品的45%,2017年时这个比重已经下降到35%。其中食品一类的份额从曾经的36%下降到现在的仅仅22%。如果没有进口替代政策,俄罗斯经济2015年、2016年的下滑幅度就不是3.5%了,而可能是10%以上。进口替代在俄罗斯的工业生产等领域还有巨大潜力,如果得到延续,就会对俄罗斯经济带来持续积极影响。

当然,在评估当前经济形势以及进一步增长的可能性时,我们还需搞清楚,俄罗斯经济进一步发展面临哪些困难和障碍。IMF等国际机构对俄经济增速的预测和评估,普遍低于世界平均GDP增长,来自俄罗斯经济发展部的内部预测跟IMF的预测也基本相符,这表明我们的经济仍存在相当严重的问题和瓶颈。

这些问题的共同点在于国内需求缩减,而且没能得到政府财政支出增加的补偿。内需下滑加上外需受抑,它们对俄罗斯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在这张图表上,给大家列举出的是GDP下降的各种要素计算,包括按目前价格以及不变价格所计算出来的数据,当然,最主要的、最准确的描述是这些要素在不变价格下,它们的作用。大家可以看到,最关键下降的几点,在这几年是最终消费的下滑,大概下降了238%,这包括家务233%,基建的投资77.8%,出口的下滑,即便是进口替代政策一时也是难以无法阻挡弥补这些下滑,这当然就决定了俄罗斯经济的总体下滑。

在探讨如何应对这些不良因素时,我们应把它们分成两类,一类是周期性因素,另外一类是系统性因素。其中的周期性因素,主要是指以供需变化为代表的市场经济发展周期性,大宗产品价格的下降,2014年开始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进行的制裁,等等。但克服这些周期性因素,只是启动经济增长的一个方面,要保证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更重要的是克服导致经济下滑的系统性因素,首先要突出的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们国家发展的去工业化问题,这一过程现在还没得到克服,经济和社会仍有失衡现象。其次是依赖出口能源的经济增长模式,因为长此以往资源将会逐渐耗尽。再者就是其他一些阻碍经济良性运营的障碍性因素,比如腐败、官僚主义、经济缺乏计划性等。这一系列系统性因素,也可解释为我们的治理质量不够高。

如果未来俄罗斯能够克服这些周期性和系统性阻碍因素,并实行适当合理的经济和货币政策,俄罗斯经济增长的机会就会保留。最后我想说的是,国外专家学者在评论俄罗斯经济时多有负面预测和结论,说俄罗斯经济不能保证可持续增长,但经济学家应该成为像医生一样的乐观主义者,何况对俄罗斯经济进行乐观预测的理由和根据都是有的,它们就在俄罗斯政府和普京的掌握之中。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economic/info_2489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致远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公共职能的私有化与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危机
西方国家的公共职能私有化,为私人资本在公共领域拓展了盈利空间,但却加剧了金融化趋势,公共管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