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理新自由主义毒素,中国便无法突破美国的封杀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时间:2018-05-14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不清理新自由主义毒素,中国便无法突破美国的封杀

现在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美国所谓对华采取贸易战,最根本的目标是阻止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是阻碍中国在高技术产业中的转型和提升。而中国现在面临的这种叫板和挑战,也与中国自身存在的缺陷有关。在很多与核心技术相关的产业方面,我们还存在着被别人卡住脖子的状态。我们的自主研发在很多领域中还存在着缺陷与差距。

在毛泽东时代,自力更生是我们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足之本。这是被逼出来的一条路,但也是发展得很有效的一条路。但在改革开放之后,这要先说一句,改革开放没有错,如果不改革开放,那真是死路一条。但是改革开放之后,到底要改什么,怎么改,到底要开放什么,以及如何理解开放,却是有着不同理论和认识的。

八十年代以来,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也是磕磕绊绊的。其中也走了一些弯路。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在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受到了新自由主义思潮的严重干扰。这给我们带来了较大的损失,而且,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也让我们今天面临在核心技术上的困境需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

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原来坚持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在一些人看来,是过时的了,他们认为,自力更生带不来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也不可能带来我们需要的大量的资金。这种说法是片面的,而且这其中也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先进的技术我们是需要学习的,但是人家其实根本不想让你学,尽管现在开放了,但是人家更希望是把我们的市场全部对人家开放,我们也没有能力要求别人把最先进的技术向我们开放。而且人家根本不可能把最先进的技术向我们开放。我们曾经很天真地认为,用市场来换技术,应该是可行的。可是人家依然只想要我们的市场,而根本不想把技术给我们。

新自由主义思潮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谓大市场、小政府,完全丢掉政府的宏观调控的作用。这就是要求政府完全不要再提什么自力更生的口号。对于中国当时在许多领域里都落后的,甚至是空白的核心技术,新自由主义甚至连提都不想提,生怕给中国提了个醒,让中国从梦中醒来。当时国内有些经济学家也从来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想提到什么研发我们自己的核心技术这档子事。所谓一切都让自由的市场机制来说了算,这其中就已经包括了,在资本主义主导下的世界市场,根本不可能允许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开发什么自己的高端的核心技术。新自由主义从一开始就是为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服务的,而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早就把持了高技术领域,而他们的超额利润的获取也正是通过对这一领域的掌控和独霸。如果其他国家包括中国也占领了这一高地,那美国就会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这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绝对不想看到的事情。

美国所针对中国展开的一系列贸易战的手段,其实归根到底,都是要在高技术领域从根本上封杀中国。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为,如果按照新自由主义的那一套观点,中国永远不可能在这一领域里有所作为。所以,中国在突破美国这一封杀的过程中,在理论上要坚持批判新自由主义在中国播洒的毒素。

我们现在仍然需要用市场机制来进行资源的配置,但这不等于让市场本身放任自流。对于市场,所谓放任自流只能危及经济的健康发展。新自由主义在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传播中,就一直在散布这样的观点。而新自由主义产生的发源地,即美国以及西方国家,他们自己并没有允许什么放任自流市场的存在。他们对市场监控得十分严格。美国不就是坚决不允许自己的高技术产品出口到中国来吗?所谓自由的贸易跑到哪里去了?

我们国家面对美国的野蛮粗暴,针锋相对地坚持要发展贸易的自由,要维护全球化进程的秩序。但这不等于赞同新自由主义的理论观点。我们坚持的贸易自由与新自由主义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所坚持的贸易自由是指世界各个贸易伙伴之间是平等的,贸易交往是互利的。贸易的往来不应该受到任何不应该的限制。而新自由主义则是另外搞的一套,在国际垄断资产阶级需要所谓打开各国门户的时候,他们高唱自由的腔调。而当国际垄断资产阶级遭遇到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挑战的时候,他们就站在国际垄断资产阶级一边,对所谓贸易自由默不做声。

今天在我们特别深刻地感悟到,一定要发展我们自己有着独立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一定是坚决彻底地批判新自由主义给我们留下的遗毒。

批判新自由主义,一定要揭穿他们为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效力的本质;批判新自由主义,一定要揭露他们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反动本质;批判新自由主义,一定要揭穿他们道貌岸然的外表,而在骨子里却是疯狂与残暴的实质。中国那么多工人被迫下岗失业,都是新自由主义危害的结果。现在,在我们要攻克高技术领域的时候,仍然需要发挥我们当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一定要记住,一个国家与民族的自立,根本不可能依赖别人的恩赐,只能靠自己的拼搏和奋斗。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强大,也绝不是靠花钱买得到的。都是要靠我们自己的流血与流汗才能换来的。

【胡懋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economic/info_2455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从戈尔巴乔夫的泪眼看带路党的沉浮与教训

从戈尔巴乔夫的泪眼看带路党的沉浮与教训
当年戈氏大受西方赞誉追捧,戈氏在飘飘然中忘记国家之间的残酷竞争,今天戈氏应该明白了美国不是[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