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富:协同推进 紧紧摁住金融风险这头“灰犀牛”

来源:长安街读书会 作者:陈道富 时间:2018-03-2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金融.jpg

主持人:姜业庆

嘉  宾:陈道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随着金融市场化改革、金融科技的发展和经济转型,我国的金融已发生深刻转型。经济金融的转型,导致金融的发展、金融与实体经济、金融业务与监管出现三层割裂,尚未形成良性循环,潜藏着金融安全问题。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2017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十九大报告、中共中央政治局多次会议中重申了对金融风险的重视,要求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等。如何识别中国经济金融的风险现状,了解风险成因,找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对策,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为此,我们邀请了专家进行探讨。

 金融系统须稳妥而有效地实现转型

中国经济时报:十九大报告明确了金融发展方向,部署了重大金融改革。结合之前召开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服务实体经济、深化金融改革、防范系统性风险”,请谈一谈当前中国经济金融的风险现状到底如何?

陈道富:随着金融市场化改革、金融科技的发展和经济转型,我国的金融已发生深刻转型。经济金融的转型,导致金融的发展、金融与实体经济、金融业务与监管出现三层割裂,尚未形成良性循环,潜藏着金融安全问题。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关键战略期,金融安全不仅表现为不出现金融市场的跨领域、大幅度波动,也表现为金融系统能顺应经济、技术的要求,稳妥而有效地实现转型。

消除金融领域的“灰犀牛”隐患

中国经济时报:就经济与金融运行的情况看,造成资金“脱实向虚”等经济金融风险问题,金融不能有效匹配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原因有哪些?

陈道富:金融“脱实向虚”,实际上是实体—金融循环不畅,包括以下几种情形。一是以庞氏骗局、资产泡沫、不良资产等形态存在的暂时性金融体系“自娱自乐”。二是资源错配、“劣币驱逐良币”等“合理但不合意”的行为。由于市场秩序缺失、市场短期化激励约束机制和“太大不能倒”等原因,市场陷入“设租”“寻租”等“租值耗散”的非生产性行为和“劣币驱逐良币”的囚徒困境式无奈。三是由于部分不当管理和行业垄断等带来的高成本和低效率。

金融科技的发展正在形成从哲学基础、底层技术和场景应用等自成逻辑的不同于传统金融运行的金融生态系统,基于原有认识的风险防范和化解体系不再能够有效监测、管理和化解基于金融科技的新金融体系。这是金融系统深层次创新和转型的时代,但也隐藏着巨大的金融安全隐患。

做好防范系统性风险顶层设计

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今后3年要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即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陈道富: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一战役,要做好防范系统性风险的顶层设计。首先,超越金融系统,在更广、更深层次的系统上把控金融安全。在金融领域,通过微观主体、监管部门、宏观调控部门,通过中央和地方两个层级实现各归其位,各负其责,强化协调的风险管控体系。在超越金融的经济、政治领域,明确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明确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以僵尸企业等国有企业为重点去经济杠杆,要求地方政府端正政绩观,严管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实现经济的稳健发展,为金融安全构建坚实的经济基础。同时,加强党的领导,保证金融发展的正确方向和安全,发挥党在金融系统、企业等的作用,从党的角度确保金融安全。

 其次,区分个别、区域风险和系统性风险,分别由不同主体采取不同方式加以防范和化解。通过重点领域的风险防范化解来实现体制机制转型。重点领域的风险是过去行为和现有体制机制共同作用产生的,但这些风险的存在影响了金融体系的良性循环。有必要通过可控的风险处置重点领域风险,在风险处置过程中建立有效的风险防控体系,这是着眼于“立”的“破”,是在有管理释放风险压力的情况下实现金融系统的长期稳健,实现金融业从野蛮发展到规范发展的过渡。

在这个过程中要处理好几个关系。一是金融安全与系统性风险。守住金融安全,要超脱金融系统,要从经济社会、政治、价值等平衡角度看金融系统的演进和转换,看金融系统的安全、高效和包容性,是从理念、机制层面,在更深次系统实现和谐的过程。二是高杠杆与金融安全。过快上升的高杠杆须高度重视,但更须重视的是其揭示可能隐含的激励约束机制扭曲。从杠杆角度观察金融安全,关键在于重构市场秩序,理顺风险收益信号,凝聚社会共识。

 2018年值得关注的是,做好过渡期安排,从“严监管”导向“好监管”,防止出现政策共振。要充分关注流动性风险,稳妥推进去杠杆。要创造条件挖掘我国实体经济的商业信任。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关键是要让金融体系发现本国的居民和实体经济内在价值,挖掘信任基础。除了监管部门给予市场模式、产品创新必要的空间外,政府在这方面也可有所作为。如搭建各种银企对接平台、整合信息建立共享平台、完善动产和不动产(金融资产)的确权、登记平台,使得双方“看得见”“看得懂”“信得过”“供得起”。

充分发挥穿透式监管的有效性

中国经济时报:防控金融风险,在加强和改进金融监管,尤其是强化监管统筹协调、实施穿透式监管方面如何有效推进?

陈道富:金融监管是在金融系统内维护金融安全的重要制度设计,但监管如何与金融发展协调,是一个实现更高层次金融安全的关键命题。监管套利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监管制度的不统一,没有很好地协调监管的统一性和差异性问题。当然,统一应是从现实运作中升起的规则,不是另外一套一刀切的管制措施,这样只是一套外在约束变成另一套外在约束,仍将落入“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怪圈。

 监管和金融实践,不宜陷入猫和老鼠的对抗游戏,是平台、生态、基础与内容之间的共生关系,即是不同层级间的合作,而不是在同一层面的竞争甚至竞合关系。监管部门要学会倾听市场的声音,发现真正的内在风险点,有针对性地出台着眼于体制机制层面的监管制度,而不仅停留在业务层面的政策和各种管制上。

金融监管只是金融安全在金融领域的组成部分,还有大量超越金融监管、金融领域,超越呈现出来现象背后的理念、体制机制方面的内容。监管需要从“看见”的风险领域转向“看不见”的体制机制的不完善。监管需要“守黑用白”,从金融业务、现象出发,着眼于体制机制变革。还要从探索未知世界的角度,黑和白之间不是灰色,而是五彩缤纷的世界。监管应允许彩色世界的展开。

(陈道富:长安街读书会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economic/info_2358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现场视频)

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现场视频)
金正恩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对朝中友谊和发展朝中两党两国关系发表了重要意见,令我受到极大鼓舞和[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