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学者发声:西方主流经济学统治高校该治了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文竹 时间:2016-06-23
0 教育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4058562067,869366889&fm=21&gp=0.jpg

近期,中国高校经济学教育中马克思主义被严重边缘化的现象引发舆论关注,一些知名经济学家、高校经济学教授分别在博客、微信、网站以公开信等方式公开发声,对高校经济学教育中存在的诸多乱象予以披露,希望引起重视。

今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5月27日,南京财经大学何干强教授和河南大学许兴亚教授代表一些高校经济学教授致信教育部,建议”普通高校经济类学科尤其是财经类高等院校的专业基础课,今年暑假之后立即恢复最低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课时”。此信尚未得到回复。

何干强和许兴亚教授在信中指出,当前绝大部分普通高校的经济类学科的专业中,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以下简称”西经”)的课时已显著超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社会主义部分,简称“马经”)的课时,认为这是“关乎经济学高等教育全局的具体问题”。据悉,这个问题多年来不少著名经济学者(包括经济学泰斗刘国光教授)反映多次而未能解决。

两名教授指出,经济类专业课基础中马经课时与西经课时最少应当1比1,但这个底线已被严重突破,“导致高校经济学教育严重偏离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结果大量经济学学生”严重缺乏马经基本原理和方法论常识”,有些人已经被西方经济学原理“洗脑”,甚至提出有害的经济主张。

信中指出,“10多年來,相当多高校在经济类专业基础课中,马经课时只占西经课时的1/3或1/2; 大多数财经类高校硕士生入学考试也只考西方经济学,而不考政治经济学。这导致的后果十分严重。当下,高校理论经济学师资队伍正在或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一方面,高水平的政经教师已开始出现严重缺乏,另一方面,师资队伍出现严重‘西化’倾向。”

“恢复专业基础课马经课时量的最低限度,这是关乎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信中称,“经济学‘西化或资产阶级化,这是前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之一。”1990年,前苏联曾推出“500天纲领”,名为转向市场经济,实际上是以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为指导,照搬新自由主义,要求加速搞“非国有化和私有化”,结果摧毁了苏共执政的经济基础,加速苏联解体并酿成经济危机。

6月22日,云南财经大学教授薛宇峰再次致信教育部,就高校经济学恢复和加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与科研提出看法。

薛宇峰教授以自己所在的云南财经大学为例说明马克思经济学教育被边缘化的严重性。该校除了马经课时严重不足外,研究生毕业论文的写作也深受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影响。更有甚者,通过了结项评审的学术论文“由于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学术观点与分析方法,被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占统治地位的学校学术委员会以人数和票数优势所否决,无法走出校门获得参加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比的正常资格。”

作为在日本长期接受西方式经济学教育的海归学者,薛宇峰教授十分赞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他坦言:“中国绝大多数大学的政治经济学专业已经在事实上蜕变成‘西方经济学’专业。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研与教学依然步履维艰。”而这种现象“与习总书记所倡导的繁荣发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要求与希望存在着巨大的偏离和明显的差距。”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贾根良近年来一直关注高等学校经济学专业学科评估办法,今年4月,他在博客发表文章指出,“第四轮经济学专业学科评估强化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高校经济学教育中的意识形态地位,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高等学校的地位进一步被边缘化”,“第四轮学科评估的《A类期刊名录》用行政手段将西方新古典主流经济学的学术规范上升为经济学的唯一规范”。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5月2日也在博客发出问责信,称“《A类期刊名录》选定的20本经济学期刊中,包括国外的12本,国内的8本,其中除了《中国社会科学》外,都是清一色宣传西方新自由主义主流经济学学术规范的经济学杂志。”教育部官方认定的A类期刊在学科评估以及教师的职称晋升、成果奖励和评优评奖中具有权威性示范作用。

2012年,美籍华裔著名经济史学家黄宗智在回顾国内十年教学时曾写道:“在‘国际接轨’的大潮流下,新自由主义已经在制度上深入教科书、核心刊物等,而由此也在研究生的遴选、教员的聘任与评审中占据霸权地位。”(《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学术?——国内十年教学回顾》)

根据上述学者的说法,西方主流经济学在中国高校占据统治地位不仅由来已久,且情况还在日益恶化。如果说,以前“与世界接轨”迷信西方经济学是因为对新东西有求知欲,那么西方主流经济学撞了南墙之后依然不加反思,似乎不太正常。因为西方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

实际上,自金融危机以来,西方经济学的信用不断在受到拷问。两年前,19国大学生联合致信英国《卫报》,批判当前西方高校主流经济学的教育内容,宣称西方主流经济学已经与现实世界脱节。学生的抗议引起了显赫的经济学家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Stiglitz)的支持。有评论称,在西方看似固若金汤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堡垒已经松动,日益封闭的西方主流经济学正深陷一场信任“滑铁卢”。当时也有中国学者呼吁中国经济学界需要拨乱反正。

就在上月底,一直致力于推销新自由主义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态度也惊现大逆转,IMF研究人员的论文得出的结论是,“一些新自由主义政策没有促进增长,而是加大了不平等,从而危及经济的可持续扩张”,但这则消息还是引起了舆论热议,尽管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布斯特费尔德6月2日表示论文并不代表IMF的政策立场出现了重大改变。有媒体还盘点了被新自由主义坑过的国家,如拉美、俄罗斯、土耳其、埃及、希腊等。

习近平总书记有言“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去年年底,他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要“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然而,当前中国高校经济学教育中西方主流经济学一统天下的现状如不改变,无疑难以担负起这一使命。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economic/info_1168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你们欧盟分裂你们的,我们要忙着“上合”

你们欧盟分裂你们的,我们要忙着“上合”
“这次扩员成功后,上合组织将覆盖超过40%的世界人口。”面对“朋友圈”的扩大,俄罗斯卫星新闻[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