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商业娱乐填充信任度下降 “新”美国梦难获认同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时间:2015-10-23
0 美国梦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1110699154,2783408849&fm=11&gp=0.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美国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文理学院副教授玛莎·贝尔斯(Martha Bayles)近日提出,强调个人奋斗等内容的传统美国梦的影响力正在消减,让位于过度宣传个人和享乐的“新”美国梦,而后者是由美国发达的商业娱乐产业打造出来的。

美国梦信任度下降

1931年,美国作家、历史学家詹姆斯·特拉斯洛·亚当斯(James Truslow Adams)在《美国史诗》(The Epic of America)中首次使用了“美国梦”一词。

在贝尔斯看来,美国梦有三层内涵。第一层内涵是经济成功与代际流动性,即身无分文的奋斗者通过不懈努力跻身中产阶层,父母为子女能出人头地做出牺牲,而子女功成名就后也从不忘记“自己来自何处”。第二层和第三层内涵不允许故意将个人或团体排除在这个梦想之外,将梦想变为现实需要尊重个人的基本权利。值得注意的是,亚当斯是在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期间提出“美国梦”的,那些鼓舞人心的语言产生的现实背景是一连串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亚当斯当时提醒道,最大的危险是美国人不愿意付出必要的努力来实现美国梦,因为“太多人已对它感到疲倦和不信任”。

根据美国《大西洋月刊》与非营利组织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2015年6月组织的一次民意调查,尽管大多数美国人对自己的生活感到乐观,但他们却对群体意义上的美国梦感到悲观(75%),认为实现美国梦的障碍现今大于以往任何时候(69%),美国整个国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64%)。非营利组织新美国梦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Dream)2014年完成的一项民意调查也显示,79.8%的受访者称今日比10年前更难实现美国梦。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格里高利·克拉克(Gregory Clark)2014年甚至提出,根据他对过去100年里美国社会流动性数据的研究,美国梦不过是一个错觉。贝尔斯表示,由此可以看出,亚当斯在20世纪的提醒同样适用于当前——如果大部分美国人不再相信美国梦,又怎会努力与他人共享这个梦想呢?

美国梦被商业娱乐填充

据贝尔斯介绍,冷战时期,美国政府投入大量资源用于公共外交,在海外开展各种宣传活动,如建立图书馆、美国文化中心,举行巡回讲座、艺术展览,播放广播和电视节目等,向世界展示美国“正面”形象,这其中就包括美国梦。冷战后美国政府大幅撤资公共外交,留下了一个真空地带,而它迅速被美国最成功的输出品——商业娱乐填充。今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通过电脑、电视或者影院大屏幕看到美国的流行文化产品,它们能够塑造观者对美国梦及其所代表精神的理解。不少美国人将流行文化看作盈利颇丰的生意和好的公共外交,美国前总统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就曾称流行文化是“一种非常适合展现美国的计划和目的的通用语”。1989—2010年,美国电影与电视节目的国外销售额从36亿美元升至142亿美元,增加了数倍,可惜,它们并没有显示传统美国梦蕴含的个人奋斗与繁荣等之间互相依赖的关系,而是单纯用娱乐化的方式宣扬了“美式自由”。

以1994年首播的美剧《老友记》(Friends)为例,据制作方华纳兄弟公司(Warner Bros.)称,该剧已在135个国家播出,每次播出平均有1400万观众。贝尔斯从17个国家的超过200名流行文化产品制作人、消费者和观察者处了解到,以《老友记》、《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等为代表的一大批美剧投射了一个与奋斗无关的“新”美国梦,勤劳发家的经典故事被这样的画面取代——一群享受着高品质生活的城市单身青年男女,与其家族或族裔社区联系极少,拥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个人自由”。如《老友记》主创者所言,这个故事讲的是“在你人生中一切皆有可能的一个时期里的爱情、社会关系、职业还有友谊,因为如果你单身且生活在纽约,你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在《欲望都市》中,四位居住在纽约的女主角与各自的家庭关系疏远,在这部长达6季的剧中,包括几次婚礼场景里,其中一位女主角看起来似乎没有父母和亲属。

“新”美国梦有失片面

对于一个成长于家族观念深厚的国家,与多代家庭成员共居并受制于其各种需求的年轻人来说,美剧中同龄人毫无约束的生活确实富有吸引力,但也有令人困惑之处。贝尔斯说,她在国外遇到了许多美国流行文化的爱好者,但他们均对这种文化背后的价值观表达了或多或少的不适应或不认同,因为“媒体上的美国人永远独来独往”;一名尼日利亚青年记者表示不喜欢“不道德的”美国好莱坞电影;一名阿联酋学生则称其个人目标是帮助自己的家庭,而非像美国人一样“只追求当下的快乐”。

贝尔斯对记者说,流行文化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现实,美剧中人物的生活方式在其他国家的特定人群中也开始出现,但美国人应该认识到,文化输出品的内容足以影响世人对美国的印象和判断。在许多非西方国家的人看来,美国流行文化体现了“彻底的不成熟”,他们会提出疑问,美国人为什么对青少年时期与成熟期之间的阶段如此着迷?美国影视作品中为什么有那么多对承诺与责任感到神经质般恐惧的人物?传统美国梦感染了愿意辛勤工作、不怕付出、渴望更好未来的人们,“新”美国梦则迎合了青少年和害怕成长的“后青少年”(post-adolescent)的心理,它既不能全面反映美国人的生活状态,也不会为美国吸引到支持者。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674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致远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