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长运河——京杭大运河传奇

来源:文汇报 时间:2019-08-23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下载.jpg

中国运河比巴拿马运河、基尔运河、苏伊士运河、莱茵河-多瑙河运河、南运河、伊利运河全部加在一起还要长,比有“运河之王”之称的土库曼运河长400多公里,是名副其实的世界运河之冠。

《天下在河上——中国运河史传》凝望中国运河的大开大阖,倾听中国运河的大喜大悲,呈现中国运河的大壮大美,是一部全方位记录中国运河开凿、发展、演变的史记,是一幅多维度描绘中国运河文化生成、升腾的磅礴画卷。

苏禄国王

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夏,明成祖接到南京来的禀报:太平洋苏禄群岛上的苏禄国(今菲律宾南部)东王巴都葛叭哈刺率领340余人的使团,到明朝朝贡。

接报,明成祖十分高兴。他立刻降旨:“运河沿途地方官员照例为苏禄贡使提供口粮及相关开销,以国宾规格接待之。”

明成祖即位以后,一改洪武年间限制朝贡番国数量的做法,设驿馆,鼓励海外诸国来朝,写下了中国对外交往史上最灿烂的篇章。

苏禄使团从福建泉州登陆,后自杭州入运河北上。25天后,八月初一,苏禄使团顺利到达京杭大运河最北端的通州。

25天,这是沿运河自杭州至北京的最快速度。为了这25天,忙坏了运河上的所有人。

首先是运河上所有的捞浅工全部出动,不分昼夜,挑挖有碍船只通过的淤浅。在淮扬运道,仪真、江都、高邮、宝应及山阳等一线建有闸23座,设浅铺51处,各处投捞浅船2只、捞浅夫10名,常年从事捞浅疏浚,以保证但许深湖,不许高堤,通过疏浚维持深湖低堤。因为有外事任务,他们感到编制小、人手缺,于是请调驻军加入捞浅。3000兵士临时加入,披星戴月,大干了半个月才告圆满。有4名兵士因不谙水性而在捞浅时溺亡。

会通河道常患水小,加之泥沙淤积,捞浅任务最为繁重。从临清至鱼台段有140处浅铺,3840名捞浅夫奋战不歇,仍然感到力不从心,又从附近州县临时征调2000人上阵。

其次是令大运河沿岸所有的管泉老人、泉夫全部到位,24小时值班,确保运河水源充沛。运河山东境内的会通河段,水源最为金贵,因此在山东的东平、滋阳、邹县、曲阜、泗水、藤县等14个州县共设有管泉老人98名、泉夫2632名,专门负责看护供运河的泉源。接到指令,管泉老人、泉夫们拖儿带女,奔赴一线,昼夜守护在泉源旁,不敢离开一步,禁止任何人在这段时间里盗用水源。

最后,朝廷派出工部侍郎,会同沿河省份巡抚、巡按督责三司府卫官并管河管泉官员组成检查组,逐处踏勘,全面验收。

杭州至无锡运段,水源由太湖补给,水量丰沛,比较放心。常州至镇江段由练湖补水,还有长江潮入运河接济,问题不大。仪、瓜至扬州段,由扬州诸塘补水调蓄,不会有什么意外。扬州至淮安段由高邮、宝应诸湖调蓄,另有淮水济运,密切关注黄河不出什么事就可以了。检查组把重点放在运河全线水源最紧张的会通河段。检查组命令全部打开汶、洸、泗诸河河闸,全面汇集鲁中南西麓诸泉入运河,确保会通河段达到最大通航能力。

一切为了苏禄使团友好访问的圆满成功。

苏禄使团乘坐的豪华客船缓缓靠向通州运河码头,明成祖派出的5位重臣早就迎候在这里。

340余人的庞大使团分乘80辆马车,加上前来相迎的大臣们的车辆,相接五里,一路浩浩荡荡,离开通州运河码头,向北京驶来。这是明朝开国以来迎接的最大规模的外国代表团,也是大运河见过的最庞大、最威风的外交使节车队。

当天晚上,明成祖在紫禁城内为苏禄王一行举行盛大而隆重的国宴。次日,明成祖在奉天殿内为苏禄王举行正式册封仪式。

八月二十七日,苏禄王一行从通州码头登船南下,启程回国。归船至德州。突然,东王上吐下泻,顷刻间就变得脸色蜡黄,无力站起。东王病疴日沉,九月十三日子时,他吃力地嘱托儿子们:“我死后体魄托葬中华。你们要誓死毋忘大明国天子之恩……”说完,撒手人寰。

成祖恩准东王的遗愿,以王礼将苏禄东王安葬于德州。

返回苏禄的都马含继承父王遗志,继续与明朝通好。永乐十九年前来的使节为东王母亲所遣,贡献了一颗七两多的特大珍珠,引起轰动。

留在德州的东王家人受到明朝廷的厚待,三年守丧期满后,东王次子安都禄和三子温哈刺愿意永留德州为父守墓。从此,他们终其一生也没有再回苏禄国去,在中国德州繁衍生息。他们按照中国的姓氏习俗改安姓和温姓。王墓所在地附近逐渐形成了一个苏禄人的村庄,枝繁叶茂。

心忧在河

运河穿越黄河,自然受任性、难以约束的黄河影响巨大。

嘉靖四十四年(公元1565年)七月,黄河在江苏沛县决口,泥沙淤塞南北大运河200余里。艰困之际,朝廷任命佥都御史潘季驯(字时良,号印川)为总理河道,协助工部尚书兼总理河漕朱衡抢险救灾,畅通运道。

在潘季驯的督导下,决口很快被堵塞,下游很快被疏浚,治河工程大功告成。明世宗非常高兴,嘉奖两位河总,晋升潘季驯为右副都御史。

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十一月,正在治河一线的潘季驯接到乌程老家传来的噩耗:母亲病逝。泪湿衣襟的潘季驯放下手头的工作,按制回籍丁忧。

然而,丁忧尚未期满的潘季驯突然接到穆宗朱载垕的圣旨:“任命卿为总理河道兼提督军务,速速赶往灾区,协助工部尚书兼总理河漕朱衡抢险救灾。”

带着丧母的哀痛,潘季驯即刻起程。他亲自督率民工5万余人,堵塞决口11处,在徐州至邳州西岸修筑缕堤3万余丈,疏浚匙头湾(在古邳镇附近)以下淤河并恢复旧堤。河道深广如前,漕运大为畅通。

眼看抢险工程快要完成,突然,河水再次暴涨,堤防再次溃决,险恶万分。此时,潘季驯正患背疮,趴在床上难以动弹。闻得险讯,潘季驯拨开劝阻他的人,披衣而起,忍着剧痛,直奔险地。

洪水滔滔不绝,肆意漫过堤顶。手下们喊道:“撤吧!危险!”潘季驯喝道:“身为朝廷命官,哪有临危退缩之理?!人在堤在,与堤共存亡!”

在潘季驯无惧无畏的精神感召下,一些已逃离大堤的民工又折返回来。他们按照潘季驯的指挥,将一筐筐装满石块的篾织条笼推下决口处。

黄河裹挟着黄土高原上的泥沙,至中下游地区早成地上悬河,遇雨成灾,泛滥四溢。灾来时“分流杀势”成为治理黄河的主要手段。然而,分流论者忽视了清水与黄水决然不同,黄水多沙,水分则势弱不错,势弱则泥沙沉,泥沙沉则河道淤塞。明代前200年中,过分分流的结果不但没有使河患稍有停息,反而造成了此冲彼淤、靡有定向的局面,灾害愈演愈烈。

亲历两次堵决黄水的实践,使潘季驯看清一味“分流杀势”根本行不通,应当筑堤束水,以水攻沙。就是束水以槽,加快流速,水中泥沙不致因流速过慢而沉积,垫高河床。

一言既出,石破天惊!潘季驯离经叛道的“束水攻沙”论立时遭到了传统势力的愤怒围剿。潘季驯毫不动摇:“别人治黄河用什么办法,时良决不置喙,要我治黄河,只有‘束水攻沙’!”

潘季驯不顾一切的坚持显然是书生气太重了。“束水攻沙”自提出的第一天起就是极其敏感的政治斗争。隆庆五年(公元1571年)十二月,潘季驯被撤销一切职务,遣回原籍。

五年后,万历四年八月,黄河在徐州决口,次年又决崔镇(今江苏泗阳西北)等处。危难关头,首辅张居正想到了因务实而遭人诬告陷害最后被撤职的潘季驯。举目四望,无一人可用,不用潘季驯还能用谁呢?神宗无奈之下准了张居正的举荐。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二月,潘季驯被第三次起用。

艰难世事的磨砺使潘季驯懂得,只给责任不给予责任相等同的权力,那责任是负不起的。拿定主意后,潘季驯铺纸濡墨,上疏朝廷:“治河是件十分困难的事……请求允准时良相机行事,使时良遇事时能独立处置,能当机立断。如是,时良向朝廷立军令状:三年为限,如治河不见成效,甘受军法论罪。”

万历皇帝满足了潘季驯的全部要求。圣旨传来,潘季驯喜出望外,怀揣起革职在家完成的《河防一览》,直赴治黄一线,誓死用性命换来的权力将前无古人的“束水攻沙”理论践行在华夏大地上!

他创造性地把堤防工程分为遥堤、缕堤、格堤、月堤,因地制宜地在运河两岸周密布置,配合运用。潘季驯最为关切的是大堤的修筑质量。他日夜奔走在筑堤工地上,督促筑堤民夫选取真土胶泥筑堤,杜绝往岁杂沙虚松之弊;督促筑堤民夫“夯杵坚实”,防止“豆腐渣工程”;反复提醒大堤高厚必须符合尺寸要求,勿惜巨费。遥堤、缕堤、格堤、月堤等虎踞龙蟠,在规定时间里全部筑成,提前一年实现了三年为限的军令状。

万历十二年,宰相张居正去世。这位为稳固帝国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宰相,死后却是抄家的悲惨命运。潘季驯挺身而出,替张宰相80多岁的老母求情免罪。

潘季驯不跳出来都有人想整他,何况是自投罗网?旋即,他再遭人弹劾,以“党庇居正”之罪落职为民。就这样,热爱治水,心系黄、淮、运的潘季驯,怀揣上次被贬时写成的《河防一览》,石压归航。

潘季驯离去,河患频发。严峻关头,朝廷再一次想起了落职为民的潘季驯。万历十六年,神宗皇帝再次降旨,第四次起用已是67岁高龄的潘季驯,任命他为总理河漕。

屡遭贬革的潘季驯矢志不改,一走上岗位便奋发如初。他没有进衙门喝口水,背囊尚在肩,就走上运河大堤。

治河有定义而河防无止工。治河没有一劳永逸的事。可是,自己离去不过四年,上次所修的堤防却因车马之蹂躏、风雨之剥蚀,破败不堪!奉旨走上万历六年自己督导筑成的运河大堤,潘季驯泪湿衣衫。

他速速征来数万民工,对旧有的27万多丈堤防闸坝进行普遍的整修加固,督修新堰闸。在潘季驯的大力整治下,明王朝的生命线——京杭大运河畅通无阻。

万历二十三年(公元1595年),三落四起、离职乞休的潘季驯一病不起,留下了归于一槽、基本稳定的黄河河道,留下了畅通无阻的京杭大运河,留下了光照千秋的《两河经略》《河防一览》,寿终正寝,享年74岁。

(《文汇报》2019.8.19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345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人民日报:国企表现优异 一些美国人欲除之而后快

人民日报:国企表现优异 一些美国人欲除之而后快
美国一些人刻意炒作所谓“中国大力补贴国企”,很难与失衡心理、“酸葡萄”心理撇清关系。最新[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