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波:要用动态和战略的眼光来看待文化传播

来源:环球视野 时间:2015-05-2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未标题-1.jpg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谈关于中华文化。这里边侧重一个关键词,就是文化安全。在几位老师的谈话中,我看到了或者说听到了一个忧虑,一个核心的问题:对中华文化的传播也好、发展也好、解决之道也好,能否回答一个问题:现在什么东西还支撑着说我是一个中国人?

因为我在传媒大学任教,我在课堂上给研究生上文化专题课程时问了这个问题。有的学生说:老师我们在座的都是中国人,就不要谈这个问题了。中国人,是渗透到我血液里面的东西,就不用谈了。我们就谈怎么生活、怎么过日子、怎么生存、怎么把这个学分给拿到。

我们谈文化的时候,更多地谈的是交流、融合、碰撞。中华文化有丰富的文化交流的历史,我们特别津津乐道地说是五千年的灿烂文化,那么怎么去挖掘它、发挥它的这样一种作用?我们做了一些智库,搞了一些动漫的产业,但是它究竟有没有发挥作用?

我觉得应该从一个动态和战略的眼光来看待文化传播问题。

现在的发展变化是全球化的,新媒体等发展都让我们以往的文化传播方式要有一个改变。现在我们这个时间正在总理答记者问,以往我们从官媒这个角度来说,主要是通过开记者招待会,或者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报告、利用几家媒体来进行,现在你看好多的台,包括国外电视台也能看到。多媒体从面对面的一个交流方式到一个虚拟的网络发展,使得我们必须对这个问题有所改变。

还是以高校为例,要怎么动态的上好思想政治理论课?以往小学的时候我们要上思想品德课,告诉学生怎么爱国,到大学里还这么讲,效果好吗?我们请了不同学科的专家,碰撞之后会知道各个学科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这对于我们把问题说清楚非常有帮助,因为我们总是会受我们学科的局限性来思想问题。这就是动态的眼光来看待问题。

同时也要有战略眼光。我觉得涉及到一个国家的宣传传播特点。有两个极端,一个是宣传传播和意识形态化没有得到重视,另外一种是过于意识形态化。比如说什么会开了、什么报告出来了,全国从上到下的宣传体系要去开会、学习,我们要写报告、写心得体会,就像入党,我们要写思想汇报等,这是传统的单一的宣传方式。

以最经常比较的美国为例。美国每年向亚洲国家输出多少的影视作品,它是从国家战略的角度进行的,它在国家安全报告中专门会谈这件事。我们上课的时候也会专门给学生读这个国家安全报告。在报告中美国政府会详细地说明要多少部、有什么要求、哪一部要严格的审查。所以说他们进来的这些片子会有严格的意识形态色彩,不是随便就可以进的。

从影视剧的角度来说,我们的国家领导人走出国门之后也开始注重对外宣传了。总书记出去的时候带了一些影片,类似《失恋33天》、《媳妇的美好时代》等片子。《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非洲热播我们特高兴,觉得中国文化走出去了,让别人了解中国了。并不是说谈意识形态宣传不好、不合适,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些东西,官方的宣传应从战略上重视这个问题。

刚才从几位老师的谈话我注意到一些关健词,比如说中医、动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孔子学院等,这些在传播过程中都可以称之为传播载体。我要谈的是要谨慎使用或者是加大对这个方面的研究力度。现在每周一小孩子还要升国旗,很多正式场合我们要唱一些国歌,类似这种会起到一个凝聚力的作用。

如果从文化安全的角度看这个问题的话,除了交流之外,还要警惕。可能用“警惕”这个字不合适,但是我们还要注意到西方对我们一些渗透,主要还是一些有意识的渗透,最简练的就是信息网络这一块,网络的根服务器不在我们这儿,是美国主导下的。

我所在的传媒大学是以媒体研究为主的综合性大学。媒体人经常打出来“为了真实、为了客观”的口号,但怎么在客观、真实的情况下又表达好自己的观点?我们别说你有什么倾向、有什么意识形态倾向,就是表达好自己的观点,这是值得研究的一个问题。 

(本文是中国传媒大学优秀中青年培养工程项目(YXJS201535)的前期研究成果之一。)

相关阅读:青年学者论中华文化的复兴坐标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27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二战”后美国发动的13场海外战争

“二战”后美国发动的13场海外战争
可以说,二战后,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可以称其为“和平时期的总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美[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