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无一物无一字不“中国”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王乾荣 时间:2019-05-31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239040470,4185489273&fm=26&gp=0.jpg

台北故宫:无一物无一字不“中国”

——台行散劄之二

□王乾荣

台当局既玩“台独”,便要“去中国化”——仿佛,把台湾岛上的“中国”痕迹“去”没了,台湾就跟祖国母亲的血脉两断而无干了,也即是说,台湾便“不是”中国的了……

《吕氏春秋·自知》篇云,“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钟况然有音,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说的便是类似“去中国化”这样怪异而愚蠢的事。

台湾那么大个“钟”,面积36万多平方公里,上居2300多万人,一个随便什么人说“毁之”,是毁不了的——你那根“椎”太嫩了。你“欲负而走”,更是走不脱的。所以这是做白日梦。不掩耳,怕响动太大,先把自己吓死;于是掩耳窃之,自欺欺人,徒劳而遗笑天下。

水管里流出的是水,血管里流出的是血。是中国的,就不能把“中国”“去”掉,就像你是你妈生的,你不能把生母“去”掉一样。本人此番赴台自由行参观台北故宫,更其深切地感知,那里珍藏的一切,真乃是无一物无一字不“中国”——这是亿万年也“去”不掉的。

台北故宫建成于1965年,是仿照北京故宫设计建造的一组宫殿。她虽名为“故宫”,样式古典,实则是一座新宫——这个“故”,那是源自于中国明清的。你不能把这个“故”字去掉,就断不能把“中国”去掉。

台湾把这尊宫殿名曰“国立故宫博物院”。掩耳盗铃者是否胆敢明说,这个“国”,竟然不是“中国”,而是什么爪哇国或者美利坚合众国吗?

台北故宫国宝级院藏文物近70万件,是哪里来的?绝大多数是从中国大陆运去的精品。即使后来少量获捐或收购的文物,也多是千百年来中国这块古老土地上的宝贝,连从外域传入的佛经,也“中国化”了。你“去中国”,是不是要把这些无价之宝统统“去”掉呢?

文物是凝固的历史,是历史的见证。如今台湾学校的历史教科书,把中国历史归入“外国史”了。既然中国成了外国,台北故宫这些珍贵文物,便是“外国货”了——可世界上有一个国家专门为另一个国家开设一座庞大辉煌博物院的吗?你“去”了中国,无视于历史,便是“去”了展现5000年华夏历史文化的这座博物院,不是吗?譬如那尊厚重的青铜器毛公鼎,乃是西周时期的重器,内铸铭文498字,述说着铁的历史,她就在博物院里矗立着,怎生“去”得?

说起钟鼎铭文,我便想起汉字。我细看了台北故宫的“汉字源流”特展,深为汉字的悠久历史和堂皇华美而感动。汉字,是人类各种文字中,唯一持续存留并活用的不朽文字,是华夏民族自创的独特的堪称艺术的智慧文字,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她可刻、可写、可铸、可印,忠实承载并传递着数千年灿烂的华夏文化,并成为理国的工具。台北故宫的每一件文物,都由汉字标示其名称、来源和类别。尤其是文物称谓,乃循“制名以指实”法则,名实相贴浑然一体,如觚(gū)、爵(jué)、簋(guǐ)、盉(hé)、斝(jiǎ)等等,具象、独擅、典雅、神秘,若用别种文字,圆凿方枘,则根本不搭界,会全然变味儿。

汉字就是中国字,你“去中国”,把中国汉字也一并“去”掉吧?“去”掉汉字,无疑也就“去”了汉语——你还叫什么“国语”呢——那么你就连话,也不会说了。既然你“去”不了汉字汉语,你就绝对“去”不了中国……

台北疏影

台行散劄之一

恋旧

相对于暴发户那样高楼林立的摩登城市而言,第一眼,我看到的台北,是一座平平常常的都市,朴素得有点儿过分。台北除了著名的101,少见摩天大楼;街边商厦,大多不过七八层;连所谓“总统府”,也设在日据时期“台湾总督府”低矮的旧址。

上世纪经济腾飞时期,也刮拆建风。但有识之士提倡“老屋新生”运动。这“新生”既包括古迹,也囊括其他老房子,它们无不呈现各自的美。由此,300多处历史建筑有幸保存下来。

有报道说,广和堂药铺遗址,即被“修旧如旧”而辟为博物馆,馆内“旧的不去”特展,显示从老唱片、油纸伞到锅碗瓢盆的修补复原过程,赋予旧物以新的生命。台北,是一座恋旧的城市。

笑脸

无论宾馆、商店的服务员,还是导游,无不友善满满。只要跟客人目光交集,他们便绽放盈盈笑颜,并颔首致意,话语类如林志玲小姐般绵软,“谢谢”不绝于口,后一个“谢”发音上挑且拉长,颇为悦耳。这让习惯于在此类场合遭受冷脸我,有点儿受宠若惊——哎呀,真成“上帝”啦?

飞骑绿灯一亮,数十辆摩托把汽车甩在后面,犹如万箭齐发,飞速猛进,只见各式彩色头盔波浪般起伏涌动,阵仗十分壮观。骑士们个个装饰酷毙,英姿飒爽,车技了得。台北道路不宽,却很少塞车,大约跟人们的“少开汽车”不无关系。

洁净

街上少见垃圾桶,路面却挺干净——台北有一个口号,叫“勒色不落地”,“勒色”即垃圾。我的包车司机说,他们是把垃圾分好类,在特定时间分别倒进收纳车的。外出所吃的残渣、所用的包装怎么办?自己拿着。在中山路二段我亲见一个四五岁小朋友把掉在地上的一节香蕉皮捡起来,感动了半天。没有痰迹和烟蒂。同伴犯烟瘾,在三越商厦外面刚掏出烟盒,一路人便提示,这里也禁烟,违反罚款6000台币。

前几天有报道说,一大陆女游客因与店主发生纠葛,赌气吐痰,还说人家“破破烂烂”,真是丢人。

字体

台湾使用繁体字,他们美名曰“正体”。难道,简体是“副体”或“歪体”?

也是前几天报道,有条路的某处用白漆写了三个字“运转区”——其中“运”是“運”,没错儿;“转”的形符为“車”旁,声符“専”写成简体“专”;“区”没写成“區”。绿媒就此大做文章,质疑当事者为什么用大陆简体字。后有心人查到,那个不伦不类、繁简结合的“車”加“专”,原是日本人自造的汉字。

其实简体字古已有之,并非洪水猛兽。台湾之“台”,笔画够简,但还有个不胜其繁的同音同义字“臺”——台媒早就二者并用了。较啥真?

汉拼

路牌子上,林森路标为linsenRd。linsen,标准汉语拼音啊。但台北不标Taibei而成Taipei了;北投却标为Beitou——同一个“北”字,是bei又是pei。嘉义是Chiayi,彰化是Changhua。一样的Ch而分做“嘉”和“彰”的元音,不知宗的哪家规则。

中国汉语拼音,是现代汉语普通话的“拉丁转写”,为国际标准ISO7098即《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所确认。联合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际组织或国家,均使用标准汉拼,并非所谓“名从主人”,自己想咋拼就咋拼。别说汉拼,台媒音译外国人名,也是自行其是,比如普京,此报是“普丁”,彼报为“普廷”,叫人犯晕。

台湾早年即设了“国语推行委员会”。“国语”即汉语。汉语的“北”尽管有běi、bèi两个声调,但拼法则一。

没必要把汉语拼音地方化,甚至意识形态化吧?汉语作品,汉语专有名词和标识等等,最好统一拼音,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台语”是什么语?

——台行散劄之三 

台湾行这些天,遇到的男女老少台胞,人人操着不卷舌、不儿化的汉语普通话,音色纯美,绵软悦耳,觉得比到了大陆的南方还南方。

逛诚品书店,看到《台语好日子》这本书,翻阅,方知作者郑顺聪先生把汉语闽南语叫成了“台语”。闽南语虽然在台湾民间广为流行,但是全岛教育、出版等方面的书面语言,以及社交等场面上的语言,一般都用汉语普通话。民进党当局,以及一些近绿知识分子,把汉语普通话叫“华语”,觉得“华语”的强势和通吃,对闽南语很不公,所以要给闽南语“正名”。他们给闽南语起了个名,叫“台语”——是“台湾语言”的意思,终极目的乃是提升闽南语为“国语”。如此,就颇有“台独”意味了——难道汉语普通话即他们所说的“华语”,成外国语了?

郑先生此书为闽南语争地位,争发展,没错儿。方言植根于民间,是地域传统文化的活化石和载体,是深厚的民间文化土壤,生长并表达地域文化特色。任何一种方言,都值得珍惜、保护和继承,并使之发展光大。据郑先生说,闽南语在台湾受歧视,甚至有被“妖魔化”倾向,比如很多影片的对话以“华语”为主,但一演到坏人或丑角的发泄、咒骂,以及说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时,便立马蹦出“台语”,“台语”于是等同于“脏话”“黑话”了。这令很多平常说闽南语的人,尤其是年长一辈的福建籍老乡,颇为不爽。而媒体和其他出版物遇到“台语”,又多用“火星文汉字”标示,更令人不明就里。比如这句话:“阿木嗯吼哇跨希典,料凹,哇咩谁心哭,摁惊勒喔北共。”它用汉字的书写和发声记录神秘的闽南语,读来如天外之音了。这样的“音译”闽南语,是不利于它的发展、提升和流布的。所以郑先生建议,须将“台语”纳入正规教育,规范其罗马拼音,让更多台湾人,尤其是台湾青年人乐于和便于学习“台语”,并较快地掌握“台语”。

但我对郑先生的一些提法,有点儿疑惑,或可一问?现代汉语,中国大陆叫“普通话”,中国台湾叫“国语”——民进党上台后不这样叫了。而“华语”,是海外华人叫的。这几个词基本意思相同,但郑先生一口一个“华语”,好像他是海外人士似的。其实他毕业于“国立中山大学”中文系,台湾嘉义人,祖先是从福建来的。这里“国语”“国立”之“国”均指中国;“中山”即孙中山。

郑先生明说他书中的“台语”,指“台湾闽南语”。闽南语乃是中国汉语七大方言之一,如何成了“台湾闽南语”即“台语”呢?“闽”乃是福建简称,“闽南”即福建南部之谓。闽南语在福建叫闽南语,在马来西亚也叫闽南语而不是“马语”,犹如英语在英国叫英语,在新加坡也叫英语而不叫“新语”。为什么闽南语到了台湾就成了“台语”呢?“台语”这叫法是扭曲的和别有用心的——似乎是想把闽南语变成“台湾的国语”,不属于汉语方言之一,而成为另一个国家的另一种语言了。

咱们知道,台湾居民除了有大量福建移民、部分客家移民,还有原住民如“阿美人”“泰雅人”等(合称“高山族人”)。假如有“台语”一说,则原住民语言才是真正的“台语”,就像闽南语是闽南人的方言,而不是什么“台湾闽南语”。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188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伟大的抗美援朝》:我们不曾忘记 也不会忘记

《伟大的抗美援朝》:我们不曾忘记 也不会忘记
近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反映抗美援朝的电影《上甘岭》《英雄儿女》《奇袭白虎团》等,也正在重播[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