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把《白毛女》搬上舞台,打响革命文艺进军上海第一枪

来源:文汇报 作者:口述:刘石安 整理:苏展 时间:2019-05-29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微信图片_20190521083836.jpg

第20军“前锋″文工团入驻毛森公馆(高安路25号),部分团员在门外台阶合照。

1949年6月,上海刚刚解放。

我听同学说起,在“文艺会堂”正演出一部歌剧《白毛女》。

“是解放军演的,就是一个月前睡马路的解放军。”同学说,“很有看头,真实感人。”

刚解放时,全体在马路上宿营的解放军战士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按捺不住好奇,就去乍浦路“文艺会堂”买了一张票——完整版的《白毛女》,两个半小时左右。

记得演出是下午两点钟开始,1000个座位的会堂挤满了人。开场前,走道、楼道、窗台都坐满了人。

当演到“黄世仁在除夕夜强迫杨白劳卖女顶债,杨白劳喝盐卤自杀”时,会堂里突然有个观众站起来,用上海话大声喊:“打倒地主!”

随即,整个会堂的人都呼应喊起来,大概持续了有5、6分钟,我的情绪也被演出感染了。

演出不得不中止,直到解放军出来维持秩序。

中场休息时,我听到一些观众的议论——“解放军又能打仗又能演戏。”“真没想到解放军能演艺术性这么高的歌剧。”

演出一结束,很多观众跑到舞台前,抓着演员们的手问:“你们的鞋底是不是解放区的老百姓给做的?”“你们打仗的时候怎么有时间排这么好的戏?”

《白毛女》搬上上海舞台,从第一场7位观众到场场爆满

百姓口中“文武双全”的解放军是第20军的“前锋”文工团。

1949年5月27日解放上海后,“前锋”文工团团员跟着第20军的战士们一起在马路上宿营,团员们在一起讨论,能够为刚解放的上海做些什么呢?

彼时,副团长葛鑫主动向军首长请战,提出用革命文艺去占领上海的舞台。

话语虽振奋人心,可究竟怎么占领?大家犯了难:在大都市的正规舞台上,总不能演快板,扭秧歌,得拿出有影响力的大剧才行。

当时,上海剧场里演出的大都是才子佳人的古装戏;洋歌剧是《蝴蝶夫人》《茶花女》;影院里放映的是美国电影《出水芙蓉》《飘》;国产片最火的是蓝马和上官云珠演出的《万家灯火》《希望在人间》。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白毛女》。

《白毛女》诞生于延安。当时,解放军走到哪,《白毛女》就演到哪,在解放区可谓盛况空前。这部剧甚至凭借艺术感染力,在转变被俘虏的国民党军士兵上发挥出特殊作用——淮海战役期间,许多被俘的国民党军士兵看完《白毛女》后,纷纷扔下美式钢盔和有“青天白日”帽徽的军帽,请求加入解放军。

“前锋”文工团的团员们一致认为这部剧肯定能够打动上海的观众。

5月28日,歌剧《白毛女》正式开始排演。当时,上海著名演员蓝马和上官云珠天天前去“探班”,蓝马还特意请电影导演给文工团上了一课《角色的诞生》。

蓝马是文工团副团长葛鑫的“旧相识”——1949年参军前,葛鑫曾是演员,在上海影剧界有不少老朋友。蓝马曾和他在电影公司一起演过戏,睡过大通铺。

仅仅排练了3天,6月1日,歌剧《白毛女》就在上海虹口区乍浦路“文艺会馆”(后改为解放剧场)正式公演。

可是,公演第一天,1000个座位的剧场只来了7个人,团员们傻了眼。

纠结了一番后,他们还是决定如期继续上演。

第二天,剧场来了80多名观众。

第四天,剧场竟然爆满。之后便是一票难求,常常剧场的走道、楼道、窗台都坐满了人,散场后很多观众久久不肯离去。

连续演出一个月,《白毛女》轰动上海滩。

微信图片_20190521083831.jpg

上海文艺界的一些知名人士也纷纷前来观看,他们始而怀疑,继而惊讶,最后赞叹不已,

演出期间,文艺界专家纷纷在报刊上撰写评论文章,他们认为,《白毛女》有着强烈的革命内容和完美的表现形式,无论是演员表演、音乐伴奏,还是舞台布置,都十分成功。

一个月后,部队移防嘉定,上海观众舍不得文工团走,提出哪怕再加演一场也好。沪上许多剧团纷纷争演《白毛女》。

充满“上海味儿”的“前锋”文工团

第20军“前锋”文工团演员中有不少是从上海走出去参加的新四军。

第20军的前身,是新四军一师,军中大多数指战员都是从上海奔赴解放区,或者来自浦东游击队。

1945年11月新四军一师奉命战略转移,从苏中北撤山东,组成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前锋”文工团也应运而生。

团内男女青年演员,大都来自南方各省,以上海青年居多。他们文化水平相对较高,文艺基础相对较好,能编善演,朝气蓬勃。

在当时山东老百姓的眼里,这是一支形象上别具特色的部队——他们大多数戴着眼镜,插着钢笔,看起来文质彬彬。

每逢重大战役结束,文工团很快就能自编自演一系列节目:宣传战役的胜利;表彰战斗英雄模范人物的先进事迹等等。

在上海战役中,“前锋”文工团全体团员站在火线最前沿,既是战斗员又是宣传员。

他们蹲在战壕里,把官兵们英勇战斗的事迹记下来,编成快板和说唱,立即进行现场宣传,鼓舞士气。

同时,他们还肩负后勤员的职责:抢救、运送伤员,送饭送水。

解放上海战役取得全胜时,“前锋”文工团接到命令,从梅陇入城,被分配住在八区

由第20军担任警备任务的第一警备区,按照当时旧制行政区域划分共计有九个辖区即邑庙、蓬莱、嵩山、卢家湾、常熟、徐家汇、龙华、杨思、洋泾等区(相当于现在的黄浦、徐汇、闵行和浦东新区的沿江部分地区)。

“前锋”文工团驻扎在高安路25号的一栋花园别墅里,那里曾是国民党特务,前上海警察局局长毛森的公馆。

微信图片_20190521154005.jpg

1945年歌剧《白毛女》在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演出

大明星“投降”无产阶级文艺

歌剧《白毛女》公演后,首先找上门来的就是著名演员蓝马。

那时,蓝马主演的《希望在人间》《万家灯火》脍炙人口。他是一位出色的演员,享誉上海文艺界。

看了歌剧《白毛女》公演后,蓝马激动极了,找到“旧相识”葛鑫,一把抱住他说:“了不起,革命了不起!我要和你一起当兵去。”

考虑到他与上官云珠刚刚闹翻,正寄居赵丹家,当兵很可能是一时冲动,葛鑫便打哈哈说:“你是大明星,我这个小庙放不下你的!”

蓝马却越发认真了,“我投降工农兵,投降无产阶级文艺,请你受降!”

“什么投降、受降的,老朋友怎么能这么讲?”葛鑫哭笑不得。

“对不起,我是念错台词了,但我真是认真的。我参军是铁了心的!”

葛鑫看到软硬皆施,非要参军的蓝马主意已定,于是报告了第20军政治部。

经上级批准,蓝马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享受营级待遇的演员。

不久,他调入总政治剧团,后在话剧《万水千山》中饰演主角。

歌剧《白毛女》演出打响了革命文艺进军上海滩的第一枪。

微信图片_20190521154024.jpg

演了70年的歌剧《白毛女》,在当代仍有生命力,新版《白毛女》剧照。

就在1949年,我也如愿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成为第20军的一名战士。

口述:刘石安(上海新四军“沙家浜”部队历史研究会会长)

整理:苏展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184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联邦快递劫持华为包裹的胆量何来?

联邦快递劫持华为包裹的胆量何来?
联邦快递的这种举动令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接到了美国情报机构的指令,因为这种“劫持”物流的举[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