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中国影响的古代朝鲜半岛及日本音乐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陆航 时间:2015-05-15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在韩国,传统音乐与西洋音乐并存,在接受西洋音乐的同时,也大力维护和继承本民族音乐文化,如今在一些祭礼和祭祖仪式上还继续演奏古典宫廷音乐。”韩国国立群山大学教授金晟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朝鲜音乐中的著名弦乐合奏曲《步虚子》,由伽倻琴、玄琴、洋琴和长鼓演奏,是由中国传入的宋词音乐。还有一种以唐笛为中心的器乐合奏形式,属于唐乐系统。

高丽王朝宫廷音乐按其来源被分为乡乐(朝鲜乡土固有音乐以及被乡乐化的外来乐)、唐乐(中国及西域的民间音乐)、雅乐(中国宫廷的祭礼音乐)。

伽倻琴以中国古筝为蓝本

记者查询史料发现,南北朝时代,中国的鼓吹乐和琵琶(阮)、筝等乐器已在高句丽流行。隋唐两代,高丽乐受到中国宫廷重视,列为隋七部乐、九部乐和唐九部乐、十部乐之一。唐宫廷中经常演出的曲目,有歌曲《歌芝栖》、舞曲《舞芝栖》等二十五曲。所用乐器有笙、萧(排萧)、横笛、义嘴笛、大筚篥、小筚篥、桃皮筚篥、贝、搊筝、竖箜篌、琵琶、腰鼓、齐鼓、檐鼓等,乐队共28人。后来,高丽乐在中国民间也流行起来,民间曲子中的《高丽》一曲可能来自高丽。

公元7世纪末,音乐家于勒创制了朝鲜代表性传统乐器伽倻琴。伽倻琴以古筝为蓝本,虽然经过了一千多年的发展和变化,但是大体的形制依旧没有摆脱古筝的影响。

15世纪前半期,朝鲜李朝世宗当政,朝鲜政府派遣典乐黄植到中国考察雅乐和宫廷燕乐,并描制了各种乐器的图样,带回朝鲜。明弘治六年,朝鲜著名音乐理论家成俔鉴于“乐院所藏《仪轨》及谱,年久断烂”,因此根据当时所能收集到的资料,编了一部《乐学轨范》。书中详细记载了朝鲜使用的乐律理论和雅乐、乡乐,唐乐的乐曲、乐谱、乐器、乐队组织和舞蹈、服装、道具等。书中讲到,当时朝鲜已使用中国传入的吕字谱和工尺谱,其中工尺谱与宋代姜白石使用的符号完全相同。

日本雅乐深受唐代燕乐的影响

中国和日本在两千多年以前就展开音乐文化交流,在唐代,中日两国之间的友好往来日益频繁,根据日本公益财团法人群马考古文化研究所所长、音乐考古学家石守晃的研究,日本曾先后派遣十几批“遣唐使”到中国,这些使团都附有一定数量的音声长和音声生。音声长是为在唐朝宫廷中朝贺、拜辞时演奏日本音乐而来的日本音乐名手。音声生是专来学习中国音乐的留学生。他们在中国学习音乐,并且把中国音乐带回日本,从而使中国音乐在日本广泛流传,并对日本音乐产生很大影响。

据日本国立岛根大学教授岗村宏章介绍,日本的雅乐意为“雅正之乐”,是现存日本古典音乐中最古老的乐种,以大规模合奏形态演奏音乐。乐曲以器乐曲为多,从平安王朝时起便在宫廷贵族中表演,世代相袭,至今仍是日本的宫廷音乐。日本雅乐有些乐曲在形式上至今还保留了唐代燕乐的某些影响和痕迹。

许多学者认为,中国音乐最初在奈良时代自中国及朝鲜传入日本,随后经模仿及融合而产生日本雅乐。日本的雅乐曲目有着与中国隋唐燕乐极为密切的关系。当时传入日本的燕乐曲目有一百余首,包括《皇帝破阵乐》、《春莺啭》、《五常乐》、《越天乐》、《胡饮酒》等,既有器乐,也有舞曲,还有咏唱。

中日对于乐器的理解不尽相同

日本雅乐乐曲结构分为序、破、急。序为散板,自由节拍,各乐器节奏错落、速度缓慢。破为上板,规整节拍,各乐器节奏整齐统一,慢拍子。急为上板,规整节拍,各乐器节奏整齐统一,快拍子,速度比破快。日本雅乐中完整具备序、破、急三个乐章的曲子很少,曲式分为和声性和复调性两种,和声性风格较明朗,复调性有哀愁的性质。日本雅乐最著名的乐曲是从中国传入的《越天乐》,但在风格上已有所发展,与西安鼓乐演奏有很大区别。

岗村宏章认为,唐燕乐大曲是日本雅乐的中心,但日本雅乐与唐燕乐大曲在演奏方式和乐器构成上有差别。唐燕乐演奏过程中使用的乐器种类十分丰富,仅坐部伎就使用多达26种乐器,而日本雅乐中的管弦,使用8种乐器(左方乐横笛、筚篥、笙、琵琶、筝、太鼓、羯鼓、钲鼓,其中横笛、筚篥、笙为吹管乐器,琵琶、筝为弹拨乐器,太鼓、羯鼓、钲鼓为打击乐器),伴奏舞乐时则使用6种乐器(弦乐器除外)。在唐燕乐大曲的乐器构成中,仅坐部伎就使用10种左右的外来乐器,例如羯鼓和琵琶在唐燕乐演奏中起的作用较大,它们既承担独奏任务,有时也参与合奏,且对演奏技法的要求也很高。而在日本雅乐中,琵琶仅仅是作为节奏乐器而存在。又如日本雅乐中的笙可以吹奏15个音,而正仓院保存的唐笙为17管,可以吹奏17个音,比日本雅乐使用的笙增加两个音,所有的音都可以吹奏5个或6个和音。这种情况的出现说明了在规模性、体系化的音乐形态中,中日两国对于乐器的理解不尽相同,主要是出于音乐的调子和音阶等整理统合考虑的自然取舍,也可能是缘于操作不便、演奏技术复杂而失传等原因,日本音乐在规模组合的能力方面与中国音乐还有距离。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17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