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文明冲突论”并不适用于东亚冲突

来源:参考消息网 时间:2019-05-2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1625812880,2637539252&fm=26&gp=0.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消息网5月20日报道 近日,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主任基伦·斯金纳将中美竞争比作“文明冲突”的言论,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议。特别是她将中国视为“美国第一个非白色人种大国竞争对手”的言论,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试图把“文明”当做借口,掩盖其白人种族主义立场的体现。

针对斯金纳的言论,美籍学者、韩国釜山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罗伯特·凯利5月6日在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塞缪尔·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并不适用于东亚冲突,也不应成为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模式。文章编译如下:

针对基伦·斯金纳的言论,研究国际关系的学术界人士提出了很多反对意见。不少人指出,塞缪尔·亨廷顿著名的“文明冲突论”其实并无多少事实依据。

事实上,自从他提出“文明冲突”这一论调以来,全世界并未发生能被打上这种标签的“划时代”战争。

界定亨廷顿所谓“文明”的一个核心变量是宗教。正因如此,这种观点对反恐战争的影响才如此直观——在反恐战争中,宗教是一股强大而明显的暗流。但在东亚,宗教冲突从未像西方、中东和南亚那样激烈。从历史上看,宗教对东亚政体的影响也没有那么大。儒家思想和佛教都具有显著的社会影响力,但它们并没有催生任何类似于宗教战争之类的东西。

因此,尽管世界大部分地区都被亨廷顿用宗教“编码”,但他很难在东亚这么做。相反,他主要依靠国籍对东亚进行编码——把中国、朝鲜、韩国和越南编码为“大中华文明圈”,把日本编码为“日本文明”,把东南亚以及蒙古和斯里兰卡归类为“佛教文明”。

不管这听上去多么有趣,但从分析的角度来看,这一切都相当混乱。

首先,亨廷顿在东亚使用的最明显的宗教基准是儒家思想。毋庸置疑,孔子的著作对中国、日本、朝鲜、韩国和越南产生了巨大影响。但如果亨廷顿以此为依据,给这些国家贴上了儒家文明的标签,那么他就会得出一个结论:这些国家是天然的文化、宗教和文明盟友。

然而在现实中,儒家文明里也存在很多传统的国家利益式的冲突。例如,朝韩两国之间的分歧和差异。

于是,亨廷顿的观点陷入了困境,因为他的模式在东北亚行不通。为了拯救他的“文明冲突论”,他在几乎未作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将日本塑造成一个由国籍而非宗教定义的独立文明。然后,他把朝韩和越南归入了“大中华文明圈”。

此外,东南亚的佛教文明也是很难界定的。蒙古、泰国和斯里兰卡有足够的共同点被放到一起吗?为什么长期以来佛教影响巨大且依然非常活跃的韩国没有被纳入佛教文明?这些国家之间的交流或合作是否可以被合理地界定为跟佛教有关?

几乎能肯定的是,答案是亨廷顿不知道也并不真正关心的——就像他不知道该如何对待非阿拉伯非洲国家一样,所以只是给它贴上了一个“非洲文明”的标签,然后继续往前。

亨廷顿的理论在解释东南欧和中东地区国家之间的冲突时具有说服力。不过在东亚,支持这种观点的人显然少得多。东亚地区的冲突跟宗教关系不大,因为有组织的宗教在东亚政治史上的影响力并不像在其他地方那么大。

如果特朗普政府把“文明冲突论”当成外交政策的模式,那将导致千奇百怪的预测和行为。

没有必要将中美之间的竞争过度解读为一场划时代的文明冲突,从而使之变得更糟糕和更棘手。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169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致远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华为绝地反击,中国居安思危

华为绝地反击,中国居安思危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来自外部世界明里暗里的打压与封锁从未间断过。从研制“两弹一星”应对大国[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