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担心的问题,百年前恩格斯早已预想过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建军 时间:2019-02-19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近日,一部国产科学幻想影片《流浪地球》正在火爆放映。笔者在看过这部讲述人类为逃避太阳系毁灭而带着地球去宇宙流浪的电影之后,想起了恩格斯。

本文图均为 北京日报客户端 图

我之所以想到这位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重要创始人,是因为他老人家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预言了地球和太阳在未来的毁灭,并幻想了毁灭时的情景以及地球人类的反应。

这些论述出现在恩格斯未完成的自然哲学著作《自然辩证法》中,其中写道:“一切产生出来的东西,都注定要灭亡。也许经过多少亿年,多少万代生了又死;但是这样一个时期会无情地到来,那时日益衰竭的太阳热将不再能融解从两极逼近的冰,那时人们越来越聚集在赤道周围,最终连在那里也不再能够找到足以维持生存的热,那时有机生命的最后痕迹也将渐渐地消失,而地球,一个像月球一样死寂的冰冻的球体,将在深深的黑暗里沿着越来越狭小的轨道围绕着同样死寂的太阳旋转,最后就落到太阳上面。”

如此直白地谈论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地球和太阳的毁灭,这在历史上也是少见的。我在大学时代读到这一论述时就深感震惊,并在内心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当我们失去太阳和地球

是的,我们总以为脚下的土地是坚实的,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会永远存在下去的。尽管“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我们的古人早就在诗中感叹人生无常,感叹家国历史的变迁,可是我们可曾想到过我们脚下的土地总有一天会消失?我们头顶上的太阳总有一天会熄灭?

当然,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并不是一部科幻作品,而是一部自然哲学著作,它阐述的是唯物辩证的自然界和宇宙观。他跟踪研究当前自然科学的最新进展,并及时地总结和吸纳到自己的辩证哲学中。

但是,在这部著作中包含着科学幻想,而且恩格斯也一再肯定想象、幻想、假想在科学研究和科学发展中的地位。恩格斯认为,只要自然科学在发展着,它的形式就是假说。

而科学假说的产生和发展,就需要想象和幻想。特别是在谈到世界的未来的时候,在科学还没有提供可靠而充足的依据和支撑的时候,关于未来世界的畅想也必然会包含着想象和幻想的成分。从这个意义上讲,恩格斯关于太阳系毁灭情景的描绘就可以看作是科学幻想。

其他行星也无法幸免

恩格斯还谈到了太阳系其他行星的同样命运:“有的行星遭到这种命运比地球早些,有的比地球晚些;代替配置得和谐的、光明的、温暖的太阳系的,只是一个寒冷、死去的球体,它在宇宙空间里循着自己孤寂的轨道运行着。”

恩格斯的叙述是科学性的,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他的那种科学的冷静和哲学家处变不惊的智慧,但是从这一段话中,我们却能深深地感受到他老人家对太阳系这一未来命运的极度惋惜之情。

是的,“和谐、光明、温暖的太阳系”,是人类多么美好的家园,而且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也是人类唯一可能的家园。人类在这里产生,人类社会在这里发展,人类的共产主义理想,也是以此为前提和基础的。然而,如果失去了太阳和地球,就再也没有人类,也就更谈不到人类的理想了。

恩格斯当然没有想到人类会在灾难来临前逃离太阳系,实现星际移民。因为那个时候科学的发展还远没有到达提出这种可能的时候,而科学幻想也还主要局限于地球上。

19世纪后期法国伟大的科幻作家凡尔纳的小说,故事还都是地球上的探险,比如《地心游记》《八十天环游地球》之类。但是,21世纪的科学家们已经开始考虑其它星球的问题了。这是人类科学进步的结果。

但是,恩格斯是哲学家,他想要解决的问题比这更为根本,即人类终究要毁灭,那又怎么样呢?因此,即使人们能够星际逃亡,但另外的星系也会灭亡。

因此,恩格斯接着谈到了我们这个宇宙的其它星系,以及其它宇宙的星系。他写道:

“像我们的太阳系一样,我们的宇宙岛的其它一切星系或早或迟地都要遭到这样的命运,无数其它的宇宙岛的星系都是如此,还有这样一些星系,它们发出的光在地球上还有活人的眼睛能接受时将不会达到地球,甚至连这样一些星系也要遭到同样的命运。”

换言之,这其实就是我们这个宇宙的灭亡,以及其它可能宇宙的灭亡。

这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想象。没有避讳,没有叹息。坦然面对整个宇宙,面对宇宙的生、住、毁,并坦然担当宇宙带给人类的命运。

当宇宙星系毁灭后……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恩格斯像马克思一样,是有大情怀的人,是有真正乐观主义精神的人。他就是要从哲学上解答这样两个问题:

宇宙星系毁灭之后又怎样呢?人类毁灭之后又怎样呢?

他以真正辩证唯物主义的宏伟气魄和宽阔胸怀,畅想和描绘了宇宙的再生和“物质的最高精华——思维着的精神”的重新产生。他认为,星系不可避免地毁灭之后,由于物质及其运动的不灭,由于物质运动形式的相互转化,必将会有新的宇宙星系诞生,也必将会有新的类似太阳系的适合生命存在发展的场所出现,因而也必将会有“思维着的精神”再次诞生。

他最后写道:“这是物质运动的一个永恒的循环,这个循环完成其轨道所经历的时间用我们的地球年是无法量度的,在这个循环中,最高发展的时间,即有机生命的时间,尤其是具有自我意识和自然界意识的人的生命的时间,如同生命和自我意识的活动空间一样,是极为有限的;在这个循环中,物质的每一有限的存在方式,不论是太阳或星云,个别动物或动物种属,化学的化合或分解,都同样是暂时的,而且除了永恒变化着的、永恒运动着的物质及其运动和变化的规律以外,再没有什么永恒的了。”

“但是,不论这个循环在时间和空间中如何经常地和如何无情地完成着,不论有多少亿个太阳和地球产生和灭亡,不论要经历多长时间才能在一个太阳系内而且只在一个行星上形成有机生命的条件,不论有多么多的数也数不尽的有机物必定先产生和灭亡,然后具有能思维的脑子的动物才从它们中间发展出来,并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找到适于生存的条件,而后又被残酷地毁灭。

我们还是确信:物质在其一切变化中仍然永远是物质,它的任何一个属性任何时候都不会丧失,因此,物质虽然必将以铁的必然性在地球上再次毁灭物质的最高的精华——思维着的精神,但在另外的地方和另一个时候又一定会以同样的铁的必然性把它重新产生出来。”

这一论述简直无与伦比!彻底想通了,彻底看开了,彻底放下了。

坦然面对未来,面对毁灭和虚无,并仍然抱有坚定的希望和信念。这正是所有的科幻作品所追求的,是它们应该达到而没有达到的。

恩格斯的论述既可以看作是哲学思辨,又可以看作是科学假说;既可以看作是科学幻想,又可以看作是人生启迪。在我们因《流浪地球》而一直在脑海中萦绕着太阳系未来的时候,从恩格斯卓越的论述中吸取智慧和力量吧。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003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从美国的经验看政府在科技创新中的作用

从美国的经验看政府在科技创新中的作用
在国家的创新体系中,政府应该是一个“农场主”的角色,它负责选择与培育种子,负责土壤与耕种的环[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