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鹰:文化中兴要现代化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林鹰 时间:2015-05-0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31220072600eadba.jpg

功夫熊猫剧照

《环球财经》编辑部副总编辑 林鹰

王生升老师更多的从理论的角度来阐述中华文化复兴。我从一些自己生活的角度去进一步解释一下,当下的实践中如何去传播中华文化、或是发扬中华文化的东西。我本来考虑的题目是文化复兴还是文化中兴,复兴会给人一种复古的感觉,这是望文生义的。文化中兴似乎更准确。

我想从上周我自己经历的一个事情说起。上周我去拜了一个做脉调理的国医大师,今年97岁了。他的弟子一直给我看病,效果很好。这位弟子说他师父有个拜师会,我当时心一起说我也拜个师吧。会场里面拜师的人不少,大部分人都比我年轻。这个仪式要你按照拜师的仪式叩头。仪式本身设计的流程是庄重的。但是等会完了之后,在电梯上我就听到一个小伙子说:“五十多个人那样一跪,感觉就像是左冷禅。”这句话给我的冲击还是蛮大的。

仪式中的这些老中医各个大概都五六十岁,他们其实很认真的,他们表情都是有点紧张。一个很庄重的行为,但在观众看来会给人很荒谬的感觉。这就让我去思考。我们去复述传统的一些礼仪、尊师这么一个东西,你有没有考虑到现代的、尤其是年轻一辈人的接受程度?文化复兴也好、文化中兴也好,面对的肯定是更年轻的一代人,我们怎样在他们身上把中国传统文化基因以他们能够接受的语言表达出来?

在这个拜师会上,他们也请了一些中医药大学的各门类比如针灸博士生导师来讲课。我当时听完之后其实挺沮丧的。如果说中医还依然拿着一个我看不到有任何新意的方式去传承和传播,不试图去拿一些更加现代、一些年轻人能够去接受的体系去传授其原理,其传承就的确会出现很多问题。像这些传承人、而且还是很知名的传承人,他们拿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传播体系,那怎么能够去说服大家?

我现在做《环球财经》这个杂志,就会从传播的角度去反思问题。在中医的传播方面,现在一个重要挑战者就是方舟子。我一直认为,科学并不是一个刻舟求剑的东西,不能说到目前为止它就能解释世界上所有的事物,如果拿西方科学作一个衡量万物的标尺,本身就是一个不科学的行为。但另一方面,如果中医自己又固步自封,不去锐意进取,不试图用一些新的话语来对自己加以阐释的话,大家也会感觉到你同样是刻舟求剑:为什么到今天为止你没有新的理论出来?你拿的还是几千年前的这个论那个论,大家会认为你不对。你不能说几千年前我们就把现在的这些疾病都包括进来了——虽然从哲学意义上来讲它的确行之有效——因为哲学有时候是指导的基础,而中国哲学已经比较成熟也比较完整了。但你对普通年轻人,或者更多的接受现代化的这一代,尤其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零零年代这一代人来讲,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去年发生了一件事:上海要把古诗从小学课本里彻底地赶出去,然后习总书记在北师大参观的时候说了中国古诗文非常好,接着北京这边就宣布小学课本里边还要增加多少古诗。这两件事前后相隔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其实这里面已经有非常强烈的对立。刚才王老师也谈到了,那个对立从八十年代的《河殇》开始。我还记得我在看《河殇》时是一个高中跨大学的阶段,当时真的是热血沸腾。到今天我这个岁数了我再回头看时会发现它谬误百出,但那个时候对那个时代的我有非常巨大的影响。这就非常糟糕。说明我在一个接受知识、非常年轻、求知若渴的一个阶段时,受到了一个非常多谬误的东西的影响。

现在年轻的这一辈人也正处在求知的过程中,怎么能够尽量少地让他们受到谬误的影响?我自己孩子马上要上高中了,正好处于这么一个阶段,怎么样用一套正确的话语去诠释我们的东西,这真是一个当务之急的事情。

回头来想,上海把古诗赶出课本,可能是这个城市的文化有点崇洋,但如果对应方案仅仅是在北京的这个区域增加几首小诗,这显然是非常弱的一个应对。

在新时期我们去复兴中国文化,不能够一味的从老祖宗那照搬,而是要想办法也得有一些洋气,怎么能有一些精华的东西用现在的语言来表述、构建现在的体系。不管你认不认同,世界上还是有普世的某些东西存在的,仁义礼智信也好,真善美也好。虽然我个人是反对西方话语界定的普世概念,但是我认为世界上是有一些普世价值观存在的。那么我们如何把它拿到文化中兴中加以发挥?从非常软弱的仅仅增加诗歌来看的话,我会觉得中华文化经过五四、接着经历文革之后,的确有些脊梁被打掉了。我们现在要恢复这些脊梁,不是把它放到新的神位上,而是为了延续我们这个新时代,把原来一些优秀的东西接续上来,以至于长出我们新时代筋骨,我觉得这个更加重要。

这段时间看动画片比较多。看《功夫熊猫》,我会觉得好莱坞的文化传播手段的确领先。你说它入侵也好,人家的确是有入侵的意识和资本,并且有有效的手段去进行传播。他拿着一个中国传统的形象,但是反映的全部是它的那些价值观和概念,这对我们来讲真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让你连你自己非常传统一些东西都被歪曲了。但是我们是不是真的没有这个能力?不是啊,你会看到很多微信公众号上去谈八十年代我们做得非常优秀的一些动画片,甚至包括小时候我们看的《大闹天宫》,无论从美工、表达、还是故事都是非常有意义。但好像到了八十年代末就戛然而止了,后面就可以说是崇洋媚外,以钱为本这么一个过程。而人家好莱坞用了我们一些形象,把它发扬光大了。

与此同时,你看《帕丁顿熊》这部片子反映出来是什么?我觉得英国在特别有意识的去打造它本国的软实力,去塑造它的一个形象。它完全通过一个动画片去虚构,描述出一个冰冷的下雨的但却有人情味的伦敦。这个片子不能算很出色,故事也很老套,但是我能在这里面看到国家的决心。从这点来说,中国没有。中国一说到国家决心的时,它立马被商业量化了。地方政府立马会上各种各样的项目,想的就是我怎么去中央政府要钱,怎么去雁过拔毛。中国前一段时间上很多动漫基地,出的结果呢?不太好,可能在外界的传说中还不如朝鲜漫画的软实力强。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可惜的事情,而且是一个非常急迫、需要我们现在来做的事情。 

相关阅读 | 独家策划:青年学者策论中华文化的复兴坐标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94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