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的“尚贤”思想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车凤 时间:2018-11-04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下载.jpg

中华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创造了丰富的历史文化,留下了涵载千古、卷帙浩繁的古籍文献。翻开这一页页凝聚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精髓的典籍文献,可以使我们更加深入理解中华历史文化内涵,了解中华民族的历史沿革、地理环境、民俗风情与文脉传承,把握民族发展的脉络。历史文化典籍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积淀的结晶,闪耀着文明睿智的光芒,蕴含着先哲们的精深智慧和博大意蕴,散发着“永恒的魅力”,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宝库。今天,“历史文化典籍”栏目正式开栏。

核心阅读

墨子认为,“尚贤”是管理国家的根本,国家的兴亡成败关键在于用人。他说:“国有贤良之士众,则国家之治厚;贤良之士寡,则国家之治薄。故大人之务,将在于众贤而已。” 墨子的“尚贤”思想是墨子社会政治理论的重要内容,其人才观、选才观与“使能”思想,对今天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仍然具有重要借鉴价值。

先秦诸子中,较早提出“举贤才”明确主张的是孔子,不过,对尚贤思想最为重视的是墨子,墨子的“尚贤”思想精华主要体现于其《尚贤》三篇。

尊贤乃政事之本

墨子认为,高附加值的人力资本(贤良之士)的多寡,决定一个国家的生存或灭亡。尊重贤才不仅是治理国家的关键,而且是国家政治的根本。他认为贤能之士乃“国家之珍,社稷之佐也”,大凡贵且智的人管理愚且贱的人,就能管理好,而用愚且贱的人管理贵且智的人,就会出乱子。

他还说,“入国而不存其士,则亡国矣。见贤而不急,则缓其君矣。非贤无急,非士无与虑国”。到一个国家主持政局,却不能保留人才,那就要亡国了;发现人才却不急于任用,贤良之士就会对君主产生怠惰情绪;没有人才就不能处理危难,没有人才就不能谋划国家大事。

由此可见,作为管理者,首先应该充分重视贤才对于国家、社会治理的重要价值,除了基本的制度建设,同时也应该充分发掘和寻找真正的贤才,把他们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发挥光热。墨子心目中所构想的理想社会,从天子到乡里之长,选立标准皆为“贤可”者。

有德者方可称贤

贤者,贤良,贤能,究竟什么样的人才叫贤呢?儒墨两家眼中的“贤”并不完全相同。《论语•子路》曾记载孔子反对樊迟请学稼,相比之下,墨家的“巨子”大多是底层手工业者,重视专业技能。墨子在《尚贤•上》中界定贤人为“厚乎德行,辩乎言谈,博乎道术者”。他把儒家的贤人范围“在位或不在位的君子”扩大到“贱人”阶级,即农夫、手工业者甚至屠夫,强调只要有才能就是贤人,这比儒家更彻底。

许慎《说文》中讲“贤,多才也”,贤的本义正为善良、劳累、多财。众所周知,儒家强调“德若水之源,才若水之波”,事实上,墨子的尚贤也十分注重德行。他提出“万事莫贵于义”,认为“义者,正也……天下有义则治,无义则乱”。在《尚贤•上》中他更是提出了“厚乎德行,辩乎言谈,博乎道术”的人才标准。墨子认为,凡是符合于“利天下”“利人”的行为,就是“义”;而“亏人自利”“害天下”的行为就是“不义”。一切善恶之名的区别也都以是否有利为标准。有利于天下人的现实利益的,就是至善的标准;反之,凡是有害于人的,就是恶。

他在《大取》篇中说:“断指与断腕,利天下相若,无择也。死生利若一,无择也。”通过这一段话,我们可以体会到墨子那种只要对天下人有利,无论断指还是断腕,是生还是死,都会义无反顾、一往无前的博大情怀。墨家是侠客的精神支柱和鼻祖,正如金庸诠释的侠客精神,正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由此可见,墨家“贤者”的所指不仅是才能,更是博大、勤勉、仁厚、清明、严正等综合的人格和素质。

此外,墨家的贤人不仅要有“兼爱”之心,也要掌握实用技能,可以理论联系实际,知行合一。墨子举例说,有贤能的人治理国家,早入朝而晚退朝,处理官司刑狱,治理政务,因而国家能治理而刑法正。贤者做官,早睡早起,征收关、市、山林、川泽的税利,以充实官家府库,所以仓廪府库充实而财用不尽。贤者治理县邑,早出晚归,耕田种菜,收聚豆粟,因而豆粟多而人民食用充足,因此国家治理好了,刑法正,仓廪充实,万民殷富了。

不拘一格选贤才

由于对贤人的划分标准不尽相同,儒墨两家在“选贤”方式上有明显差异,简言之儒家“尊贤有等”,墨家“任人唯贤”。儒家重视宗法,亲贵、故旧在选拔中享有优先权。《荀子•富国》中写道:“贤齐则其亲者先贵,能齐则其故者先官。”墨子则认为尚贤要打破亲疏、等级与地位的藩篱,他认为,对于贤者则不拘出身,提出了“官无常贵,民无终贱”的观点。明确说要“不党父兄,不偏富贵,不嬖颜色”。

他从历史的实例得出结论——古时尧把舜从服泽之阳拔举出来,授予他政事,结果天下大治;禹把益从阴方之中拔举出来,授予他政事,结果天下统一;汤把伊尹从庖厨之中拔举出来,授予他政事,结果计谋得行;文王把闳夭、泰颠从狩猎者中拔举出来,授予他们政事,结果西土大服。由此,墨子主张统治者从各阶层中选拔真才实学之人。

人才能否被顺利选拔和任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国运的兴衰。清代龚自珍“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一句,就是对于选用贤人不良机制和陈腐风气的不甘和呐喊。

选贤纳贤的方式常常直接决定了结果,先秦贤人常自荐以求登用,在上者也会主动征用有贤之士。最典型的就是战国四公子大规模养士,藉士以自重。

关于尚贤选贤之术,墨子有入木三分的思考。他明确指出,只有尚贤的意识但是缺乏尚贤之术,那么等于没有成功,所以立下三个基本的原则:“爵位不高,百姓就不尊敬他。俸禄不厚,百姓就不信任他。权力不大,百姓就不畏惧他。”因此古代圣王,给他们高的官位、厚的俸禄、实际的任务。

墨子的尚贤思想,与他的“兼相爱,交相利”基本主张是密不可分的。墨子所讲的“利”,乃立功之利,当然也包括“忠”“惠”“孝”“慈”等道德规范,而不是世俗所慕财货之利。简单地说,墨子之利是公利而非私利,不是损人利己之利。墨子眼中只有“人民之大利”“天下之利”“国家之利”。墨子的尚贤思想,正如鲁迅评价墨子时,说他经世济民、埋头苦干、为民请命,位卑而忧民忧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799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李慎明:牢牢把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

李慎明:牢牢把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
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必须牢牢掌握在真正忠诚于马克思主义、忠诚于党和人民的人手里,只有这样[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