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导演炮轰收视率造假,“播前先交7200万”,国家出手了

来源:澎湃新闻网 时间:2018-09-1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

杨文杰/@北京青年报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9月16日消息,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舆情和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0.jpg

而网友们对于国家广电总局这次出手,也纷纷表示支持:

0-(1).jpg

0-(2).jpg

另据@北青报记者消息,9月15日,导演@郭靖宇 公开发博揭露电视剧行业收视率造假,宣称新作《娘道》播出前曾被某卫视要求购买收视率否则不予播出。郭靖宇称自己没有妥协,开播前还差点被阴。

他呼吁整个影视行业团结在一起,彻底清除假收视率毒瘤。随后陈思诚、王长田、白一骢、陆川等众多业内人士均声援表示支持。

以下是揭露全文内容

郭靖宇: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

来源 | 影艺独舌 文 | 郭靖宇

没想到在充斥着广告和鸡汤的朋友圈里,能看到这样一篇振聋发聩的演讲。关于收视打假,这些年我们说得嘴皮子都破了,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但从来没有这样具体、翔实、直接、震撼的讲述。如果不是受了巨大的委屈,憋了绝大的愤懑,郭靖宇导演是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开讲的。如果不是行业被逼到了死角,从业者的尊严荡然无存,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文章的。不可能有再明确的表达了,管理者和执法者必须出来走两步了。不可能有再勇敢的示范了,有类似经历的人都应该出来说两句了。当然,文中提及的其他当事人也有权利出来说话,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是治理虚假收视的最后机会了,全行业加油吧。

下为演讲全文。

昨日到武汉时间富裕些,便去了一趟著名的黄鹤楼。

登楼之际,夕阳如金,微风习习。那一瞬间,仿佛与诗仙李白共赏浩浩长江,但我的心情实在不配“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我所能想到的是李白另一著名诗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u=3834460193,3594803078&fm=173&app=25&f=JPEG.jpg

想到今天要来湖北大学与同学们交流,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多数都是学影视传媒专业的,未来你们也要走进所谓的影视界,那我今天到底该跟你们分享些什么呢?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呢?还是要说些真话。

130万一集的戏

每集要交90万的“保护费”

虽然《娘道》播出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到昨天,已经所有数据都第一名了,但无视负面消息是不行的。必须承认,这是我所有作品中差评最多的一部,尤其是在豆瓣上。

豆瓣是个好平台,我的很多戏都是先得到了豆瓣的肯定,才被广泛认可的。比如2017版《射雕英雄传》,再比如2018年豆瓣最高分的电视剧《最美的青春》,2018年豆瓣最高分网大《灵魂摆渡·黄泉》。

u=2723265803,4103665122&fm=173&app=25&f=JPEG.jpg

我不能因为豆瓣上说我好打分高,我就借此宣传,豆瓣上有人批评我骂我,我就也骂豆瓣,那不是我郭靖宇的风格。

我每天都看豆瓣,虽然《娘道》还没开分,但我自己算着,估计4分左右,到不了5分。但我要说:这是我的光荣,光荣,光荣!

因为发现豆瓣上大量差评涌现时,我们就请人鉴定过,专家结论,是有组织的黑。

差评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说我三观不正,封建思想,这应该是对一个戏的总结,但怎么可能在剧播出几分钟时就得出结论呢?我明明是批判封建思想呀!

另一个是说岳丽娜老师整容脸,这种差评也是在开播几分钟时就有了。亲爱的,请你们好好看看第一集,前几分钟岳老师就没出场,你要是看片花有了这个评价,为什么要在开播当日前几分钟集中上豆瓣评论呢?

有朋友告诉我:导演,现在好剧都被黑,而且一条黑评论只需要花五块钱,黑你的人无外乎是竞争的戏和竞争的平台,可以查到,也可以直接黑回去。

我说第一,我绝不黑别人,第二,不用查,我也知道是什么人干的,是试图垄断影视行业的黑势力,操纵并买卖收视率的巨大利益集团干的!

u=3724362596,3724590885&fm=173&app=25&f=JPEG.jpg

《娘道》2016年拍摄,2017年做完后期,迟迟等不到播出时间,我就纳闷,这合同早就签了,电视台为什么不通知播出呢?

直到今年年初,一个活动上,我见到了买我片子又不排期的那家电视台台长,台长听了我的汇报,才知道我用心拍的好剧一直没有被安排播出,就要求下面人联系我。

我很快应邀去台里做客,认真沟通后,又石沉大海,几个月没有消息。我削尖脑袋打听消息,终于明白之前没拜对山门,找台长没用,得找卫视总监。

这位总监是新换的,见面谈了三分钟我就听明白了,新领导定了新规矩,只要你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绝不会播出,而且买收视率找谁,都给你指好了路。

从这位卫视总监的会客室里出来,我回想起之前在行业里听到的种种传闻。我以前从来不信的事情,全都证实了,而且落到了我自己头上了。

我当时气得浑身直哆嗦,但幸好学过几天话剧表演,在这名卫视总监最得意的亲信:该电视台的购片主任面前,我丝毫没露出马脚。

这名购片主任命令我当天下午就去见他们指定的人,谈好收视率的价格,说根据我的表现,决定是否播出。

我离开卫视大楼,赶到火车站,孤身一人来到他们指定的这位能搞定收视率的大神所在的城市。

大神很热情,表示已经等了我好几个月了,他笑我愚钝,告诉我要是早找他,剧早就播出了。他给我开价90万一集,还不保第一名、第二名……我一算,80集的戏,八九七十二,要花7200万买收视率。

7200万呀!今年为弘扬塞罕坝精神,投拍的《最美的青春》,除合作方的投资外,完美建信刚好投了7200万,那是献给祖国的绿色史诗,央视一套播了一个月的戏的成本。你们知道这家卫视买我的片子的价格是多少吗?130万一集,也就说我们花那么大力气把戏拍好,却要上交百分之七十给他们当保护费,才能播出。

《天盛长歌》《娘道》“坏了规矩”

收视造假每集涨到100万

我怀着一个编剧特有的好奇心,跟大神轻松地聊天。两个小时,这位大神侃侃而谈,提到了近三年以来播出的所有大剧,在他的嘴里,没有一个收视率不是花钱来的。

他说去年播的平均收视破2的某剧,是三个团队一起买;又说今年某两位大明星拍的剧,花了钱,但没找他,所以数据没上去,卫视很生气,不会给制片公司结账的。

他还告诉我,曾经公开反对过假收视率的尤小刚导演,被他们戏弄过。今天的戏升点,明天就直接给掉到0.2,后天升了,再让你掉到0.2。

我问他,为什么卫视总监那么相信他?他说这家卫视不行,播出什么都只有0.2、0.3的收视率,所以全靠买,而买手中他最靠谱。

我当时每一根汗毛都战栗了,一个国有电视台的卫视总监居然不相信自己工作的卫视在全国的收视基础,而相信做假收视率的人是他的救星。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信仰问题。信仰都没有,你还在国有电视台里手握重权,目的何在?!

我更惊讶的是,这位大神跟我说,档期的事不用再跟购片主任交流了,只要我同意买收视率,卫视总监他替我沟通,这家卫视的档期就是他说了算!

当天晚上,我回到这座省会城市,找到了购片主任,我明确说:我不买收视率,请求退片,把作品还给我。购片主任告诉我不行;我恳求,能不能不让我买收视率,播了,好戏一定不会辜负,他说不行;我说我是德艺双馨艺术工作者,干不了这种事,他说不行;我说我身上流着红色的血液,干这种龌龊的勾当对不起我祖上的革命先辈,他说不行;我说有国家给我做主,你再逼我我就翻脸。他仍然说不行。

我翻脸了,在一个五星级饭店的顶层酒廊摔了洋酒瓶子,目的是为了让酒店报警,我向警方反映情况。可人家电视台早有准备,他的帮手把我架走了,酒店也没报警,那是他们卫视长期合作的酒店。

但我的话还是吓到他了,第二天电视台派了之前和我有过接触的副台长来谈,并向我保证一定在今年安排播出。

u=471148378,4292876029&fm=173&app=25&f=JPEG.jpg

我满心欢喜等到了八月底,就在电视台官方已经通知档期之际,我又得到消息,这名卫视总监跑来北京卫视,他不惜牺牲本卫视的利益,想让北京卫视率先提出不播我们的剧。失去了拼播台,我不就播不了吗?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能让我郭靖宇坏了他们的规矩!

幸好北京卫视的领导没被忽悠,我也再次找那位副台长反应情况,副台长向台长汇报,主持正义,维持了播出。

播出那天,我惊讶地发现竞争平台正在播出的竟然是那位卖收视率的大神做总制片人和出品人的戏。我当时笑了,幸好没花7200万,即便我花了,把钱交给他,他能帮我买收视率,超过自己的作品吗?

昨天,央视索福瑞的数据,北京卫视《娘道》的收视率已经破1,排名卫视第一,超过同期所有电视剧,酷云数据更是连续多天第一,创下北京卫视记录。

所以我今天的这些发言绝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为我的戏做宣传,拉升收视,我已经不需要了!

我原本也想放过这个失去了信仰的卫视总监,和这个操作收视率的大神,以及他的主子们根本不拿他当人、只会说不行的购片主任。

但就在前三天,我得到一个消息,与我们同期播出的一部优秀的作品,由于收视率“不合格”,被卫视剪掉了14集。

这部作品叫《天盛长歌》,很用心的创作,好导演,好演员,但收视率不高。谁的错呢?那么好的剧真该那么差吗?

两天前,我又得到一个消息,现在做收视率一集已经收费一百万了,而且不讨价还价,因为风险高了。他们用两个理由吓唬制片人就范,第一个是《天盛长歌》发声明说不买收视率,结果被剪了,直接损失一个多亿。

第二个理由是我郭靖宇的《娘道》,坏了规矩,收视率虽然凑合,但口碑砸了呀!你看看被网上骂的,这就是不合作的结果!大量小号文章说郭靖宇要凉凉了,无数人在豆瓣上给打1分,所以前面我说被黑我很光荣!网上的负评不全是真实的,我们已经掌握了水军活动的铁证。我想起毛主席说过的话——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如果没人抗争

整个行业就完了

回头看一下,收视率原本是为广告商向电视台投放广告服务的,并非电视节目优劣的评价标准,这也是国际通行规则。但是在我国,一些电视台为争取广告资源,开始收视率做假行为;之后愈演愈烈,当电视剧成为所有卫视频道黄金时段的主打节目后,播出机构便强行要求在购剧合同中,将收视率与购片价格挂钩,引导制作机构去买收视率。

国家广电总局要求各电视台签署了禁止对赌公约后,某些卫视仍不收敛,逼迫制作机构继续花钱购买假收视率。而制作机构每部剧要增加几千万成本,这种成本,都是现金,怎么开发票?只能做假账,一旦做成功了,收视率上去了,再向电视台要高价。这种饮鸩止渴的恶性循环使得大多数电视台不堪重负,难以为继,更让许许多多制作公司血本无归、面临破产。

可以说,如今的影视界已形成大面积,全方位塌陷的恶劣局面。前不久,爱奇艺平台已关闭前台数据,就是因为作假的太多,网站都已经做出了表率,某些卫视仍不收敛,变本加厉,甚至要对我这个拒绝买收视率的导演打击报复,扬言封杀。

如今《娘道》播出效果很好,但我的发言很可能会影响这部剧,比如某卫视找理由停播,再比如,播完了人家一分钱不付,毕竟权力掌握在他们手里,这些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旦由于我个人行为影响了这部戏的顺利播出,影响了所有艺术家的精彩创作,不能继续和观众见面,我先行致歉。

我决定来武汉说这些话之前,跟一位电视剧的主管领导汇报过。这位领导希望我慎重,他说靖宇啊,你是少有的真的能干活的,编剧、导演都很强的,一年能出好几部好作品的人,这件事是需要有人干,但一定是你吗?之后就欲言又止,我知道这位领导是担心我的人身安全。

确实,一部戏就几千万,一年下来他们恐怕有几亿的收成吧?我们整个影视行业可能每年为此要损失几十亿吧?我坏了他们的规矩,动了他们这么大的利益链条,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人身安全确实值得考虑,所以我非常感谢这位领导。但我对这位领导说,若能还行业清流,靖宇愿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我今天说的话,都可以负责,主管部门,纪检部门、公安机关都可以来找我取证,我对某卫视总监、购片主任和大神都没有私人恩怨,但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我得对得起我的艺术良心,对得起我从事的行业!

这个行业再这么乌烟瘴气下去就彻底没有未来了。如果没人抗争,整个行业就完了。我决定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团伙决战。我也呼吁整个影视行业团结在一起,彻底清除假收视率毒瘤。

我们要为每一个文艺工作者的尊严和良知而战。我们要为每一部几千人呕心沥血打造的作品的清白而战。我们要为一个行业的生存和梦想而战。我们要为一个国家的文化安全和审美安全而战。

靖宇只是个小导演,但愿意做这个马前卒。希望我们的同行,我们的观众,一起加入这场生死攸关的战斗。

如果我们成功了,也是给今天在场的学习传媒艺术的同学们创造一个干干净净的未来!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706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台湾女间谍策反大陆部委公务员 搜集涉密文件

台湾女间谍策反大陆部委公务员 搜集涉密文件
有些学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台湾的间谍人员利用,还好及时被安全部门发现,悬崖勒马才没有铸成大[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