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你欠“中国援非医疗队” 一个和平奖!

来源:公众号“后沙” 作者:后沙月光 时间:2018-03-1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冷战开始后,诺贝尔和平奖离初衷越来越远,一个组织或个人为人类和平,人类幸福做了多少贡献?已不再是评奖标准。

冷战结束后,和平奖干脆毫不掩饰地成为一枚政治勋章,评委会则成了政治工具,完完全全沦为西方意识形态推销员。

甚至一些分裂份子,投机政客也成了和平奖的颁奖对象,把一块金字招牌变成政治攻击武器,连一些西方评论家都看不去。

变调的和平奖

2012年2月3日,英国路透社报道,瑞典政府正调查诺贝尔和平奖是否偏离创始人诺贝尔初衷,被颁给了“错误”的对象,譬如人权主义者和环保主义者。

而挪威诺贝尔评选委员会淡定得很,既然抱了大腿,又拜了金主,当然要心甘情愿地为主子唱赞美诗。

2017年和平奖给了一个成立不到10年的NGO---“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颁奖现场比奥斯卡现场表演味道还浓。

一位日裔老妇人以受害人身份亮相舞台,至于日本为什么被原子弹轰炸?居然并不重要,一滑而过。

人们知道奥斯卡就是为了奖赏演技出色的艺人,但人们不知道在诺贝尔颁奖现场声泪俱下的得主,同样是一批靠演技混饭的政治艺人。

要是真的从诺贝尔和平奖初衷出发,中国援非医疗队,早就是当之无愧的和平奖得主,而且可拿N次奖。

然而,不仅和平奖,连西方媒体也是几十年如一日装瞎。他们可以为任何西方主导的在非洲献爱心的组织鼓掌落泪,却舍不得将掌声献给中国援非医疗队。

从团体得奖来看,国际红十字会被授予三次,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被授予两次,还有大赦国际,国际反地雷组织(ICBL),医生无国界组织,禁止化学武器组织,阿拉伯之春后,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也在2015年得奖。

再看它们的总部所在地,能更清楚地探寻一些脉络。

大赦国际----伦敦

医生无国界组织--巴黎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日内瓦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海牙

国际反地雷组织--美国

欧盟---布鲁塞尔

……

很明显,诺贝尔和平奖体现的是西方话语霸权,直接了当地说:中国援非医疗队,除非接受西方领导,纳入它们轨道,否则,无论你作出的贡献是它们的百倍,千倍,都不会被授奖。

政治上来说,这关系到评选委员会政治立场,中国援非医疗队里的医生,有共产党员,有共青团员。这还得了?奖给你了,人家还怎么混饭吃?

中国人价值观跟他们真的不一样,从评奖来说,双重标准我们会觉得可耻,但西方毫不在乎。

诺贝尔和平奖一边披着“中立,客观,排除政治色彩”外衣,一边处处带着偏见,预设立场,充满着政治敌意。

以医生无国界组织来说,它跟中国援非医疗队有类似之处。不过,人家虽然成立于七十年代,但1999年就拿奖了。然而无论是工作时长,还是普及面,深入度来说都比不上中国援非医疗队。

可是在舆论上,包括一些中国人眼中,医生无国界组织就那么高大上,而中国援非医疗队仿佛是一位隐士。

“中国援非医疗队”了解下

1962年7月,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胜利后,法国医疗队撤出该国,导致阿尔及利亚人民面临着无医无药的险境。

中国政府从两种渠道得知这一险情(国际红十字会呼吁和阿尔及利亚政府请求)。1963年1月,周恩来总理决定向阿尔及利亚提供医疗救援。

中国是全世界第一个这样做的国家,从此开启了中国对非洲医疗援助这一功德无量的善举,到今天已有55个年头。

1964年,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

1965年,索马里。

1967年,刚果(布)

1968年,马里,毛里塔尼亚

七十年代,随着与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增加,援非医疗队逐渐对非洲大陆形成了全覆盖局面。

1971年,苏丹,赤几

1973年刚果(金),塞拉利昂,突尼斯

1974年埃塞俄比亚,多哥

1975年,喀麦隆,多哥,摩洛哥,马达加斯加

1976年,尼日尔,莫桑比克,圣普,几内亚比绍

1977年,加蓬,冈比亚

1978年,贝宁,乍得,中非,赞比亚

中国医疗队,是在非洲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来到非洲,超越了国家,种族,政治,意识形态的差异,让“自由,平等,博爱”口号,具体化,形象化,生动化, 中国医疗队的出现,不但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还带来了非洲急需的卫生知识和医护培训,行走一方,造福一方。

我们不会拿着药品和疫苗,卡住人家脖子,威胁非洲人民要用矿山和森林来换,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爆发时,某些西方大国就是这样要挟非洲国家的。

这五十多年,中国前往非洲的医护人员,有中医,有西医,有年长的,有年青的,有党员,有团员,内,外,妇,儿,针灸等临床科室为主。

以精湛的医术,高尚的作风,高度的责任感,赢得了非洲人民的信赖,甚至是依赖。

毫不夸张地说,全球没有一个NGO组织可以做到像中国援非医疗队这种力度。

人间天使

非洲在脱离殖民统治前后,除了高高在上的外国医生,本国医生也分成白大褂和非白大褂两种,前者在西方学过医,后者本土自修,薪水相差30倍左右。

以坦桑尼亚来说,原宗主国-英国医生来这里,一定要住别墅,带妻儿,拿高薪,生活养尊处优,夜晚还得有娱乐节目供他们消遣。

中国医生到来前,坦桑尼亚能得到英国医生救治的,只有极少数达官贵人,老百姓根本看不起病,往往求助于巫师和神婆,自生自灭。

别的不说,中国援非医疗队到来后,单单是产妇接生这一项,就挽救了无数婴儿的生命,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到了2006时,非洲5岁以下儿童夭折率每年大约还在一百万名左右。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佛家的说法,可以想像在六十年代,中国医生在非洲救了多少人的命,做了多大的功德?

当时,中国医生工资津贴由国内发放,非洲国家提供住食宿,车辆,工作起来,没有节假,也没有白天黑夜,还要定期下乡服务。

只要到了中国医生下乡时间,当地民众就早早排起长队等候,中国医生离开时,当地人就在汽车后面又追又哭。

上层人物,像总统府,国会议员,也是要找中国医生看病,中国医生车辆是可以随时进入总统府,甚至直接进出。

西方人根本无法做到这一切,人家做得少,但说得多,稿子写得漂亮,西方电视台,电台,报纸,总是在颂扬西方“医疗志愿者”在非洲在了多少好事。

实际上,许多相关NGO志愿者是爆发式行善,时间往往集中在四五天,在镜头下送医送药,搞些义务医疗,合个影,马上闪。然后再去募捐或者领取西方制药企业的资助。

除政治之外,中国医疗队的出现,也让许多靠药品发财的企业,商人少了许多收入。

像青蒿素出现后,中国掌握着全部工艺制造流程,能够帮助非洲人民摆脱一直威胁着他们的疟疾,对某些国家来说,是制药收入的一大损失。

中国医护人员的确是非洲的人间天使,患难之交。

中国各省份都有对应非洲国家的援非医疗队,还还有部队派出的,形成了长期运作机制,大约是每两年轮换一次,从七十年代的无偿救助,到现在适当的市场化运作,当事国要提供补助金和医药费。但精神和原则还是一样的。

中国援非医疗队跟NGO最大不同是:

一,做得多,说得少。

二,不打着公益旗号搞捐款

三,不为制药行业利益集团代言。

非洲在殖民时代有一个不能说秘密:西方新药的人体试验场。

药品开发和试药费一直是新药最主要成本,一旦成功,就暴利滚滚。

药是不能随便吃的,但要证明药效,必须走到人体服用这一步,非洲人就扮演这样一个廉价角色,而且试验者不必担心被媒体曝光。

中国人的出现,让一些别有用心的西方制药公司,不好再肆意下手。

现在谁是西方药品最大试验场?印度。这是人类的悲剧,但印度太完美了,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各种基因都有,什么病都有。另外,大多数印度人没服过药,体内无抗药性,他们分担了非洲曾经扮演过的角色。

如果,全球的医生,能像中国援非医疗队那样,深入细致,不辞辛劳的做工作,真诚地帮助非洲国家减轻疾病伤害,帮他们消灭最主要的威胁---热带病和流行病,那是一份多么伟大而美好的礼物?

只有中国人在坚持这么做。诺贝尔和平奖如果没有双目失明,怎么会看不到这一切?单单2014年在西非抗击埃博拉疫情,就足够拿奖。

诺贝尔和平奖,你不但欠中国援非医疗队一个奖,而且你还配不上中国援非医疗队。

写这些,只是想提醒大家,在西方话语霸权之下,真与假,黑与白,往往是颠倒的。

什么是“普世价值”?中国援非医疗队承载的精神和信念,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332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中国民主的四条成功经验尤其重要

中国民主的四条成功经验尤其重要
发展民主政治要深刻认识民主政治在本国的发展规律。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