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精日”挑衅,拘留是远远不够的

来源:公众号“后沙” 作者:后沙月光 时间:2018-02-28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近年来,网上“精神日本人”非常活跃,网下亦是频频上演丑剧。

春节期间,又有“精日”在南京紫金山抗战碉堡前,身穿日军军服,手持“武运长久”膏药旗,摆出各种丑态,用三角支架进行拍照。

丑行被网友在网上曝光后,南京玄武区警方依法对二人行政拘留15日。

25岁的四川达州人唐某,22岁的南京人宗某,在警方教育下,对自己违法事实供认不讳,并表示反省,悔过。

对警方来说,已经尽力了,15日,是行政拘留的最高时限。因为它们的行为构不上犯罪。对愤怒的网友来说,别说是判刑,哪怕是浸猪笼都不为过。

没有人会相信15日的拘留所生活,就能让它们悔过自新。人渣丑态的背后是一个扭曲的灵魂,犹如邪教信徒对社会的极度仇恨。

中国地大人多,出现个别社会渣滓并不奇怪,但对“精日”现象,我们必须面对现实,高度重视。

如何解决“精日”?并不仅是法律问题,更是思想问题,甚至是政治问题。“精日”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们会像僵尸一样复制蔓延。

“令人肃然起敬的日本”

上网多年的人,基本都看过“令人肃然起敬”这类词汇在文章中冠于日本之前,变成了公式化文宣稿件结尾模式。

作为一个与中国有深仇大恨的国家,网络上如此吹捧日本,本身就是反常现象。视反常为正常,是因为许多人麻木了,进而变成习惯。

从“正视”到吹捧,从吹捧到崇拜,从崇拜到精神跪伏,到最后,在中国网络批评日本,都有一大群人跳出来表示不满,呵护日本成了一种本能反应。“精日”怪胎能产生,离不开这种文化氛围。

最极端例子,就是今天的中国台湾,日军伸手掏枪,他们恨不得赶紧送上自己的脑壳。跟大陆“精日”一样,它们的另一面,就是对祖国无比仇视。

仇视中国跟崇拜日本,有着内在逻辑关系:

精日,为了刺激和挑衅国人,必须找一个杀中国人最多,祸害中国最为酷烈,对中国带来最大屈辱的国家,那就是日本。还有什么比穿上侵华日军军服更能挑衅中国人?

这就是一个四川年青人和南京年轻人会穿着日军军服跑到抗战遗址表演的原因。

在此这前,它们在上海四行仓库也表演过这类丑剧,得到的也只是行政拘留,并得到了很高的曝光率。

ISIS兴起时,不断散播斩人头,烧活人,大规模行刑的恐怖视频,得到的舆论反应,亦是批评和斥责。但ISIS通过这种手段,扩大了影响力,吸引了不少极端分子前来效力,甚至有英国学生妹。

有大量认为日本“令人肃然起敬”的网民存在,谁说“精日”队伍不会扩大呢?

它们不怕口诛笔伐,不怕全民怒火,就像僵尸与人类的区别一样,它们没有正常人的情感与良知。

“令人肃然起敬的日本”,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是日本在华媒体的惯用套路。直到全面抗战爆发,还在宣传皇军的“德政”和“仁慈”。

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这些僵尸又在中国舆论场复活,《中日小学生夏令营的较量》荒唐一文,曾摧毁了多少中国人的自信?最后引申到种族优劣层面。

网络时代,媚日变成了一种职业,各平台都这类营销号,歌颂日本已经具有了市场。日本人喝马桶水,日本一个人的车站,东京街头没有垃圾箱……甚至连日本媒体都没注意的小事,却在中国网络火爆异常。

当媚日变成产业链时,上到教授专家下到营销小号,都不遗余力地美化日本形象,同时丑化中国形象。

就像一滩秽物会孳生蝇蚊一样,“精日”蛆长上了翅膀开始飞出来恶心别人。

完整的看待日本

“精日”的出现,是人为的,不可能是天然的,因为它们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工作也在中国,血脉和灵魂都是中国人,就算基因突变也变不成日本人。

既然是人为的,就有办法改变。

首先,看日本应当有一个完整的视角,而决不能是乐此不疲地盲目吹捧。更重要的是,要让中国网民牢记自己是中国人。

没有一种文化是不能够批评的,法国文化,英国文化,德国文化,包括美国文化,世界上都有不同的批评声音,有批评才会有进步,赞美才会有价值。

唯独日本文化在中国网络上,是一边倒的赞美,一些大V更是将日本宣扬成精神圣地。

这种赞美就像一堵奇怪的墙,有意无意挡住了日本全貌,有人心安理得扮演起日本文宣人员。日本有好人好事,马上一个大特写,日本有社会问题,赶紧消音淡化。

于是,日本一切都是完美的,而中国尽是丑陋与不堪,

思想决定行动。精日丑行就是证明,不去正视背后的舆论土壤,单单15日行政拘留,是无法让“精日”消失的。

消失,有两种涵意:

一种是从思想上教育改造,让它们回到中国人的立场上。

二种是从肉体上消灭。俄罗斯就是这干的,或让其在电梯里中枪,或让其被溺水,被跳楼,还有中毒。再调查个十年八年,审判个十年八年。当然,我们不主张俄国人的做法,毕竟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解决“精日”

一,必须要切断媚日崇日的舆论传播利益链,查查是否有外务省经费在运作?

二,在法律层面上进一步完善,要有相应的罪名起诉这种行为。

三,让“精日”出来真正悔罪,交待它们是如何变成精日的?没必要给它们打马赛克和隐名。

四,查清“精日”组织的结构和运作方式。这些天南地北的“精日”是谁通过网络将它们聚集在一起互相打气,互相洗脑?

五,保护好揭发“精日”丑行的爱国者。“精日”已经猖狂要报复揭发者家人的地步。

这些还只是针对极端“精日”,对于那些网络“精日”(像《唐人街探案2》中的某个编剧)。需要形成强大的,正面的,长期的舆论态势将它们挤出网络。

“言论自由”不等于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穿着纳粹军服在以色列挑衅,那是找死。

解决精日,15日拘留真的是远远不够,这需要教育,文化,传媒等方方面面的细致工作,要有守土有责的意识。爱国主义思想宣传不能简单地大而化之,而是要从点点滴滴,角角落落去做细做强。

不带枪的皇协军比真正的皇军更值得警惕,因为它们就在中国人的内部。它们不但毒害网络环境,更是毒害下一代的心灵。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理中客可言,越早清理,代价越小。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304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政治运行面临选人用人难题

西方政治运行面临选人用人难题
特朗普的内阁成员名单中富翁云集并非特例,只不过是资本在国家统治中力量日益明显的体现。美国[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