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把许宏调离二里头,否则,夏朝得不到实证

来源:文行先生 时间:2018-02-06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许宏:中国古代史是一部胡化史

因为看了这段视频,不得不发,不得不对许宏进行批判。

1.许宏先生说,考古学面临一个转型:从民族主义考古学转向面向世界的考古学。

我就质问,“面向世界”?哪个世界?民族主义用的这么理直气壮,“面向西方”为什么总是这么“遮遮掩掩”?

“西方”能代表“世界”吗?

要明确中西方史学传统的不同,西方古代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学。古代世界的历史只有中国有。西方是因为没有史记传统,才不得不转向以依靠“考古学”为准。

说到这里,我就想提出一个我的观点,即:

考古发现只是发现古代的遗址墓葬、瓶瓶罐罐、动植物遗存等而已。怎么“透物见人”?怎么解释?以什么来解释呢?这涉及解释理论的问题。从目前看,主要有三种解释方式:其一、历史学模式,有历史记载当然以历史记载来解释最为靠谱,当然成为首选的解释模式;其二、社会人类学模式,没有历史记载,退而求其次,以社会人类学理论来解释;其三、瞎编模式,上述两种模式都没有,才可以瞎猜、瞎编、讲故事,就像伦福儒一样围绕一个大理石雕像翻来覆去讲,或者以当代人的观念来解释或选取某一已知年代的历史模式来解释,通俗讲,就是穿越、“关公战秦琼”。

2.关于“中国”。许宏先生认为中国不能无限制上溯。这里面有两层含义。

其一、“中国”概念的外延问题,比如他不愿意不把良渚称为中华文明,而称之为东亚文明,还质问良渚文明因素是否有传承下来,可作为考古学家的许宏,竟然熟视无睹、装聋作哑!其实,良渚的传承因素是非常明显的。

在许宏看来,今天的中国不是“中国”,只有中原的中国才是中国。许宏眼中的中国只有河南、晋南、陕西。因此,对把满清列为中国感到不可思议。中国的概念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的,可是,许宏就是不愿意改变,依然死死把中国钉在何尊的“中国”。其实,这已经超出考古学家的范畴,已经超出许宏的知识和能力之外。他需要的是学习,而不是质疑。许宏曾经留学日本一年,已经被日本的“满鲜史观”洗脑了!

其二、“中国”观念的内涵,许宏认为只有二里头才是广域王权国家,再往上溯就不是了,而是满天星斗。这里面的问题是,一、满天星斗的概括是否符合史实,须知,考古学文化范围不等于国家疆域范围。二、良渚古城是否是满天星斗中最耀眼的一颗?抑或良渚古城压根儿就不是星斗,而是月亮,彼时,其他遗址都属于星星。

比如陶寺文化虽然范围仅限于晋南,并不能因此作出陶寺古城的政治版图仅限于晋南,因为考古学文化范围不等于政治版图范围。

3.关于夏年代,许宏先生不分清文献的可信度,浑水摸鱼,夸大夏年代的不确定性,这是考古学家的先天不足。从许宏先生的“成见”看,其疑古之深、之重比之顾颉刚,有过之而无不及。

关于夏,许宏先生说,夏根本不能证实或证伪。这句话,必须加一个定语,即从严密苛刻的逻辑要求看,考古学不能对夏进行证实或证伪。

许宏先生对夏的考证之苛刻,恐怕连理科生也不禁惶恐。按照许宏先生的逻辑,微观世界和超微观世界是不存在的。比如微观世界,我们可以借助仪器感知到、测量到,从直觉上认为它存在,但我们的眼睛看不到,比如说原子、分子、蛋白,比如说很远的一百亿光年以外的星球。超微观世界,我们只能理论推测,用实验验证,但是从来不知道它是什么,包括量子、光子。

许宏先生对夏的考证之苛刻,恐怕连法官都会为之惊恐。按照许宏先生的逻辑,只要命案现场的刀或枪上没有犯罪嫌疑人的指纹或者没有凶器,法官就不能对任何犯罪嫌疑人定罪判刑。

所以,我暗自揣度,除非许宏先生对夏“仇恨至深”,否则,难以想象会如此苛刻,超出正常科学限度。

4.许宏秉承考古学本位,处处刁难夏朝,可是,对段清波以历史本位猜测的所谓秦朝政治制度从波斯帝国而来的西来说却趋之若鹜。不但如此,还对二里头的驾驭管理能力感到“无中生有”,也极不严谨地想附会成“西来说”。同时,许宏先生对青铜文明西来说这种极不严谨的学说却也趋之若鹜,屡屡宣扬青铜文明西来说。

许宏先生何以会对内对外采取如此截然相反的“双重标准”呢?

在看到这段视频之前,我确实满腹狐疑,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许宏立场在先。

5.许宏总是拿着二里头的青铜来说事,夸大青铜对中国的影响,殊不知,有青铜的二里头文化不是照样被没有青铜的下七垣文化干掉?

之所以许宏会犯这样的毛病,是因为其知识面太过狭窄,本身知识理论素养太低,又不想受制于国内历史学界,听不见李学勤等人的意见,一味崇洋媚外。结果,脱离文明内涵而而奢谈文明标准,没有任何主见,一会儿鹦鹉学舌于西方的“三标准”,一会儿又东施效颦于日本提出的“青铜”,结果,把自己搞晕了!

我记得,李学勤先生在1991年《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一文中已经指出文明起源年代大约在龙山时代。李学勤指出,“阶级和国家是文明产生的根本标志。”可见,李学勤先生是紧扣文明内涵的,是有远见的。

现在良渚文明已经为国际考古界承认,不知道许宏为何还要抱着青铜说事?许宏说青铜是高科技,难道玉石工业就不是高科技?

许宏先生立场先行,迂腐也!

说实在的,许宏先生除了考古学,真的很无知,可又喜欢大放厥词。许宏无视周围那么多官科历史大家,却偏偏师从不入流的民科苏三,实在是太遗憾了!

6.许宏先生认为,没有像殷墟甲骨文那样证据,夏朝根本不可能得到证实和证伪。就命案现场的刀上没有嫌疑人的指纹,就无从对犯罪嫌疑人定罪判刑。殊不知,只要形成证据链,法官就能定罪判刑。同样,可以通过文献学、历史学、民俗学、地方民族志、地名方言等证据链就能厘定某一遗址的族属、王朝。当年徐旭生先生依据文献记载找到二里头,安金槐根据文献记载找到王城岗古城,这些都证明了中国文献记载具有相当的史实性。可是,许宏先生囿于立场和偏见,熟视无睹,装聋作哑,不知反省,依然故我。

7.鉴于许宏先生的立场和偏见,就算有实证,许宏先生也不会说的,这是完全可能的。我怀疑,这些年,许宏是否忽略或无视或毁弃关于夏朝的证据? 强烈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把许宏调离二里头遗址,如果不调离,以许宏先生的立场和偏见,夏朝不可能得到实证,因为要发现夏朝,必须具有真心相信夏朝存在的那种敏锐感。没有这种敏锐感,夏朝的证据流失完全是可能的。让许宏先生讲得,要想得到,才能挖得到。许宏根本不相信夏朝能证实,如何能证实?切切!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275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警惕西方“锐实力”舆论陷阱

警惕西方“锐实力”舆论陷阱
为了能让“锐实力”一抛出就能快速走红,报告的“东家”——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提前进行了学[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