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歌手涉教唆吸毒,我们不能把文化垃圾当宝贝

来源:公众号“后沙” 作者:后沙月光 时间:2018-01-05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嘻哈歌手PG One这两天大火特火,成了八卦焦点人物。我以前在天涯娱乐八卦还小火过一阵,但早就不再沉迷于八卦,那事情反正已经闹到:璐人皆知,贾装相信。

然而今天《中国妇友报》发表的特约评论员文章所指出的问题却是大事情,PG One以前发表的一首歌《圣诞夜》,在歌词中不但涉及教唆吸毒,而且还用B字头单词公然侮辱女性。

歌词太脏,我就截取前面一部份,“纯白色粉末”到“我们先要点上口”,表达的内容无非两种情况:

一,出于对科学的追求,出门前在做化学试验。

二,沾上白粉。

这种赤裸裸的教唆,不是轻轻道歉,也不是水军千篇一律评论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的,这是缉毒科警察叔叔的业务范围。

下午他道歉说自己成长后,提升了社会责任感,价值观,公益心……大有浪子回头,妓女从良,争当十大杰出青年的觉悟。

很多媒体并不吃这套,主张对这种歌手,这类歌曲依法处理,还青少年一个健康,清朗的文化环境。

这件事折射出中国青少年文化环境问题。这不仅是个问题,而且是个课题,因为文化环境的建设关系到国家末来。

PG One自从拿了《中国有嘻哈》节目全国总冠军(之一)后,知名度大大爆增,从本质上来说,他也就成娱乐圈某条利益链中关键一环。

所以他们可以对八卦绯闻欲拒还迎,但对涉嫌教唆吸毒则十分担扰,这不是基于社会责任心有多大提高,而是利益链面临中断的问题。

嘻哈这种形式受到电视,电台,网络等媒体平台热捧,本身就值得反思。它是文化垃圾还是文化宝贝?

文化的选择

文化有东方的,有西方的,有传统的,有现代的,有高雅的,有市井的,有主流的,有边缘的……

文化构成之复杂性,必然带来良莠不齐的结果,区别精华与糟粕,是构建一个国家文化环境的最重要前提。

传统的一定是好的吗?中国的缠足,欧洲的束腰,都是对女性的摧残,它会随着社会的进步,被丢弃到历史的垃圾堆中。

西方的一定是好的吗?同样也有精华和垃圾。

然而在美国文化称霸世界之时,有的人在选择上失去了判断力,甚至出现“皇帝的新衣”现象,嘻哈说唱(hip-hop)就是其中一种。

嘻哈最初起源于纽约的黑人社会,也就是被主流社会排斥的贫民区,是绝望,不满,愤忿的情者渲泄方式,与之相伴的有暴力,毒品,性。

从营造气氛,产生情绪感染的艺术技巧本身来说,它远不如旧中国街头的莲花落,数来宝。

但是,你让某家电视台举办一届《中国数来宝》看看?能有卖点吗?有收率视吗?有社会关注度吗?不会有的。

因为,在某些文化艺术权威眼里,他们认同的是美国文化,嘻哈登上大雅之堂,前提是得到西方的认同。文化霸权是客观存在的,无论何种解释都回避不了。

善良的人想把嘻哈变成一种传播正能量的方式,毕竟青少年们喜欢,不如因势利导。

但嘻哈能变干净吗?能摆脱暴力,脏话,毒品和性吗?很难,因为没有脏话,它也就不再是嘻哈了。 出发点是好的,但对结果来说,却只能导致更多青少年去接受这种文化。

如何当一个嘻哈王者?

人们真的喜欢这种艺术方式吗?如果是的话,那么同在大雅之堂的山东快书绝对可以风靡全国,只要稍微改动一下,山东快书个个都是经典嘻哈。

比如《武松打虎》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

要变成嘻哈,你上电视得这样改:

出场快板艺人,千万不要带快板,再脱掉长袍,换一件XXXL的黑色卫衣或过膝蓝球T恤,记得把帽子套上,反戴更好。

手臂或胸口的刺青要给特写,耳钉,唇钉,鼻钉,脐钉,能钉的全给钉上。墨镜,链子,吊裆裤,板鞋可以自带或向节目组索要。

上台一定要低头,手臂保持半圆形弯曲,手掌向下呈抓物状,形体上要略晃,在镜头内,尽量有移动感,走路时膝盖要挺直,迈步呈大小便失禁状。

一定要让观众感觉你跟话筒有仇,原则上话筒捏头不捏尾,尽量贴近嘴部,不细看,以为你是在啃话筒。

不戴墨镜时,头一定要稍稍扬起,眼神要有挑衅味道,让观众有“你瞅你乍滴?”的感觉。

开口时,当哩个当,去掉 ,换成药,药,药,药!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这开场白,要尽量让观众只能听到“闲……表……郎”,保持嘴里含着两节五号电池来回滚动的感觉。

“酒家,拿酒来。酒家,拿酒来。酒家,拿酒来。” /这里要跟观众有个互动,手要指向观众。

“酒家,拿酒来我的娘!直震得房子乱晃荡! 哗哗啦啦直掉土”/在娘的后面再上“干”或“法克”, 哗哗啦啦直掉土说出的同时,必须用头部当支点来个倒立转圈、做不到就翻个跟斗。

这时,镜头要移向观众特别是两百元加两餐盒饭的女观众,可以鼓掌尖叫,可以双手挥动,可以僵尸伸脖……

如果不出意外,恭喜这位山东快书演员,你一年内将成为嘻哈王者,收入一个月抵你剧团五年工资。

山东快书这门艺术,会真的火爆吗?不会。因为,某些文化精英只认来源,而不是艺术本身。

1917年杜尚在纽约用一个搪瓷尿壶当成“现代艺术”展出,用达达主义的精髓手法狠狠了嘲弄自以为懂得艺术的美国中产阶级。

这事到今年刚好101年,达达主义的前卫艺术包容性很强,只要是能把爱好资产阶级艺术趣味之人气得脑溢血,都可以纳其门下。

同年,毕加索出手,策划设计了新芭蕾舞剧《游行》,加入了汽笛声和警笛声,51岁的萨蒂作曲,科克托作词,法国文学家阿波利奈写节目单,轰动一时,他们改变了传统宫廷芭蕾,引起轰动。

再后来,中国吸收了芭蕾精髓,有了自己的红色芭蕾经典。

正是风起云涌的革命式艺术浪潮,才使得美国乡村爵士乐后来风行全球,这是一种黑人音乐(蓝调为基础),它的编曲手法背离传统,再掺和以切分式节奏的舞乐,一下子被前卫艺术界所热捧。经过音乐家改良,特别是唱片业发现有利图(早期称为种族唱片),慢慢推向了全球。

爵士乐之后,是探戈舞蹈的风行,这些都是人类文化的精华。

但是,嘻哈决不是精华,说通俗一点,它就是街头混混有节奏的骂街。

很多人不愿意听真话,就像101年前杜尚嘲弄之后一样,美国精英不承认被嘲弄,说这是杜尚为了体现反传统精神,不在巴黎而在纽约展出,表明美国有自由精神。美国也很有阿Q精神。

今天也一样,嘻哈无非是新的搪瓷尿壶,精英说自己有包容精神。

把文化垃圾当宝贝,是危险的,劝某些人不要再推波助澜了,把这种文化向中国青少年硬塞,你们的良苦用心早晚会被大家看穿。

边缘的就让回归边缘,不必敲锣打鼓的登堂入室。

白色的粉末,也许它就本身就是白色的粉末。

相关阅读:

中国妇女报:教唆吸毒侮辱女性,PG ONE可能真摊上事了


本文转载自中国妇女报官方微博

特约评论员 高富强

某明星“出轨门”将嘻哈歌手PG ONE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然而,更大的暴风雨或许正在等待着他。

今天一大早,就不断有网友在微博举报PG ONE的歌曲教唆青少年吸毒与侮辱妇女。例如,在微博拥有438万粉丝的双语主持徐峰立,就指控PG ONE写的歌词《圣诞夜》“无处不透露着炫富和歧视女性的信息”。

下面我们不妨先来感受一下——“跟我去过圣诞节,早定好了包间;跟我去过圣诞节,花光所有钱;马上过圣诞节,过圣诞节,白天睡觉晚上吼,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在我出发之前,我们先要点上口”。

点击查看大图

虽然“纯白色的粉末”包罗万象,但根据歌词的上下句推断,想不往吸毒方面想都难。

接着,该歌曲唱道——“一个不要脸的Bitch开始手发闲,结果告诉我她九八年,想我干了她按着她灌了她,想让我办了她”。除此之外,该歌曲还说——“Bitch都来我的家里住,全部撅起屁股COS圣诞小麋鹿,就骑在她肩上把燃料抽精光唱铃儿响叮当”。

稍微懂一点英语的人都应该知道,“Bitch”这个单词通常用来侮辱女性,大概意思是母狗、荡妇和坏女人,比汉语中的婊子和妓女还要恶毒。而“干了她”或者“办了她”之类的短语,虽然描写的是性行为,用的却是从骨子里攻击女性的词儿。

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的言语公然写进歌词里,我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我的感受!许多网友指责PG ONE是在歧视妇女,我觉得,对照那首《圣诞夜》的歌词,“歧视”显然用得太过轻描淡写了,根本不能准确描述词作者内心的兽行猥琐;那种贱视女人侮辱女人丑化女人的流氓做派,绝非一个“歧视”那么简单。

世界是多元的,但是,作为一名拥趸众多的艺人,绝不应该在歌曲里公然把臭臭的脏水无端泼到女性身上。况且,假如真的“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已经触犯到国家的刑律了吧?

公开资料显示,PG ONE本名王昊,出生于1994,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自2012年“以Battle MC身份正式进入说唱界”以来,还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去年(2017年)不但拿下了爱奇艺“中国有嘻哈”全国总决赛冠军,还被网易评为年度最有态度嘻哈歌手奖。

PG ONE 图自微博@红花会PG_ONE

就像网友们担心的那样,PG ONE的粉丝基本都是年龄不大的“90后”,甚至包括未及成年的“00后”。在追星族眼中,偶像的一举一动,包括一件服饰,一个发型,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让粉丝趋之若鹜;而偶像说唱的那些歌曲,则更会成为他们将来面对世界的人生态度。

互联网上,经常会曝出令舆论哗然的不尊重女性的恶性事件,谁敢保证那些作恶者不是受了社会文化的荼毒?当偶像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女性时,他的粉丝要么抛弃偶像,要么跟着偶像学,这似乎是我们能够预料到的结果。

在写这篇评论的此刻,我发现已有网友就PG ONE的《圣诞夜》向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希望有关部门行动起来,对这样的歌手,对这样的歌曲,该封杀的封杀,该禁唱的禁唱,还青少年一个健康、清朗的文化环境。

去年8月,PG ONE被指吸毒,经纪公司曾辟谣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216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嘻哈歌手涉教唆吸毒,我们不能把文化垃圾当宝贝

嘻哈歌手涉教唆吸毒,我们不能把文化垃圾当宝贝
这件事折射出中国青少年文化环境问题。这不仅是个问题,而且是个课题,因为文化环境的建设关系到[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