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里的中国人名地名怎么念?

来源:文汇报 作者:曾泰元 时间:2017-09-0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1493656330,1098944633&fm=27&gp=0.jpg

今年六月,虚构的“双鸭山大学”爆红,原因是中山大学的英文校名Sun Yat-sen University用的是孙中山的英文名字Sun Yat-sen (孙逸仙),而在某些人听来,Sun Yat-sen宛如“双鸭山”,始作俑者因此刻意加以挪用,成了他小圈子里流传多年的一个梗。这个“双鸭山”事件,不免让人想起多年前因误译Chiang Kai-shek (蒋介石)而名噪一时的“常凯申”事件。

Sun Yat-sen、Chiang Kai-shek这样的拼法、读法存在已久,有其时代背景,目前仍通行于英语世界。英文里的中国人名,存在着因方言、拼写系统而产生的历史遗留,可能会让人栽跟头,译者宜多方查询,小心求证。然而眼下我比较关心的是,现在我们中国的人名放到英文的脉络里,究竟该怎么念为宜?

首先是顺序的问题。众所周知,英文的名(first name)在前,姓(last name)在后,如现任的美国总统Donald Trump (唐纳德•特朗普),前面的Donald (唐纳德)是名,后面的Trump (特朗普)是姓。长久以来,国人在说写英文、把自己的姓名转写为罗马字时,几乎总是迎合英文的习惯,刻意加以颠倒,自己说得别扭,别人听得也别扭。如“孔乙己”作Yiji Kong(乙己孔),本来姓“孔”名“乙己”的,换了英文,却似乎成了姓“乙”名“己孔”。自古以来,中国人讲究“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这个原则碰上英文就转了个大弯,令人费解。

事实上,英文媒体在提及中国的人名时,反而是尊重我们“姓在前,名在后”的顺序,提及领导人如此,讲到平民百姓亦复如此,几无例外。英语世界肯定我们的姓名传统,而我们却缺乏文化自信,扭曲自己迎合他人,这是何苦来哉?

其次是发音的问题。在英文的语境下念中国人的名字,许多人念得洋腔洋调,我觉得没有必要。中国人的名字外国人不会念,念不准,以他们的方式念,念得洋腔洋调,这很自然,可以理解。然而我们自己念中国人的名字,即使在英文的语境下也该要有中国人的样子。最理想的情况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Kong Yiji就念“孔乙己”。退而求其次,由于声调对外国人来讲太难,把四声拿掉,融入英文的语调(如Kong Yiji念“空伊纪”),这可以接受,但个别汉字的发音则不应迁就。最不理想的情况是,中国人的名字完全按英文拼读的规律来念,这样的发音从我们的嘴巴出去实在不妥,有失我们中国人的身分。

当然,当事人若有英文名字,按英文的顺序、发音办事,顺理成章,不在此限。

无独有偶,人名是一,地名是二。日前我受上海外国语大学某教授之邀录了一段英语音频,由他的助理汇集整理,上传到他个人的学术微信公众号上。我念了一小段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名诗《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再用英文说出自己的姓名、工作单位及其所在地。我在东吴大学工作,学校在台北,孰料我认为理当如是念的英文地名,却引发了我俩之间热烈的讨论。

东吴大学于1900年创建于苏州,英文校名Soochow University (即“苏州大学”之意),Soochow乃“苏州”早期的邮政式拼音(postal romanization)。我把Soochow念成“苏州”,却引来该老师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应按拼字念成“苏超”,否则就会与历史读音产生断裂。

“台北”在国际上的英文名字是Taipei,此乃循传统的威妥玛拼音(Wade-Giles)简化拼写而成。旧版的完整拼法是T’aipei,T右上角的撇号代表送气(简言之,威妥玛的p’二汉语拼音的p,威妥玛的t’二汉语拼音的t,威妥玛的k’二汉语拼音的k),后来系统简化,撇号省略。此外,威妥玛拼音的p/t/k分别对应到汉语拼音的b/d/g(亦即威妥玛的p二汉语拼音的b,威妥玛的t二汉语拼音的d,威妥玛的k二汉语拼音的g)。是故,“台北”的英文虽然拼成Taipei,但我认为,理当按照它威妥玛拼音原先设定的音值读为“台北”,而不宜按如今省略的拼法读为“台培”。

在Taipei的发音上,该老师的看法同Soochow,一样与我有所分歧。他认为我的作法就像把古城老屋全拆了,建上新的,然后跟人家说这就是老城,但事实上古风与人文已消失殆尽。

是吗?这的确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不过我认为,Soochow、Taipei虽是旧的拼法,背后代表的却是这两座城市的官话(或普通话)发音,不应受其拼字的影响念成“苏超”和“台培”,而就是该反映其官话语音,念“苏州”和“台北”。我的见解,在各家权威英文词典的音标上也都得到了体现。

英文里的中国地名该怎么念?同中国的人名,因方言、拼写系统而产生的历史问题得另外处理。Cathay为“中国”的古称,源自古时“契丹”的发音。China为“中国”的现名,在耶稣时代就见诸梵文(Sanskrit)。Peking(北京)的k反映的是早期官话的语音,把p念成b的耶稣会传教士明末来华时,就以此传回欧洲。Hong Kong (香港)源自粤语,在英文里根深蒂固。Kashgar为“喀什”的传统称呼,源自突厥语。这些地名都有其鲜明的历史积淀,应从其英文的发音。

至于一般地名的念法,个人建议比照人名的念法,以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为上选(如Shanghai念“上海”),以去四声的普通话为次选(如Shanghai念“商嗨”),迎合英语人士的洋腔洋调再次。外国人的中国地名念不准,我们可以理解。中国人自己念中国的地名,虽然出现在英文的语境下,应该还是要有一点自己的坚持才是。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2006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中美风灾对比扎心!不是所有兵都叫人民子弟兵

中美风灾对比扎心!不是所有兵都叫人民子弟兵
飓风中,美国第四大城市休斯顿灾情尤其严重。同时,美国国内对地方政府救灾能力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