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从谎言到文化,毛泽东却守护着中国人的平安

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作者:后沙月光 时间:2016-12-25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路过步行街,高音喇叭声浪此起彼伏,“圣诞大促销”“圣诞大酬宾”……总之,告诉你机不可失,仅此一天!听起来像是宣读遗嘱条款。

\

圣诞节作为一种文化,早已撞开中国大门,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无论是大人和小孩,都乐于参加。

文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瑰宝,欧洲古典十四行诗与中国诗词歌赋皆是如此。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并无高低之分,但对于个人来说,文化水平则有高有低。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点秋兵……”辛弃疾能用短短几句话表达出来意境,绝大多数人根本无法做到。艺术境界的差距背后是文化修养的深浅。

大多数人如果也想写诗的话,往往会接近老干部体,或干脆放弃,老干部体一般是这样的:

三中全会得人心,

祸国殃民四人帮。

面向改革齐奋进,

美帝苏修死光光。

这种文体与辛弃疾一对比,你就会笑,不是吗?但如果老干部是你的长辈或领导,你还得夸他几句。或者像微信群里,好友扔篇他写的文章,往往回复是“好文”。

于是恶性循环开始了,老干部写得更来劲,好友则天天要把文章扔群里。你的善意,换来的并不是你想要的东西。

个人文化的确有高低,但不要紧,可以提高。

圣诞节严重性在于它是“宗教”节日,本质是一种宗教文化。这不是文化高低的问题,而是中国文化自身保护问题。

一个超级谎言

镣铐束缚人类的手脚,宗教束缚着人类的思想,一个有形,一个无形。

欧洲“双元”革命(英国工业革命,法国思想革命)爆发前后,精英阶层对科学认知飞速提高,贵族精英(男性)开始对宗教保持着彬彬有礼的冷漠,无形镣铐正在脱落,上帝几乎走向失业边缘。

然而上层精英又发现宗教是个好东西,有助于社会稳定。可以不信,但必须以身作则,使他的仆人和女佣们相信神的存在。

于是,贵族们带头参加宗教活动,并把宗教仪式变成更加精巧和实用。上帝保住了饭碗。

“圣诞节”就是仪式中的典型,最初“圣诞节”纯粹为宗教活动,到了十九世纪下半叶,它成了一种固定时间内的生活方式。

绝大多数人不会意识到这是个谎言,包括今天兴高采烈的人们。

“圣诞节”是为了纪念耶稣诞生,逻辑上12月25日就是耶稣的生日。然而,耶稣生日可以是一月,二月,或五六月,但不会是12月25日。

《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都详细记载了耶稣诞生的过程,但决没有提到时间。那么耶稣生日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记载在圣经中的哪一卷里呢?圣经连一个字都没有提。我们无法在历史书中寻找耶稣降生的日子。

那么12月25日怎么来的?公元四世纪初,罗马皇帝康士坦丁表示信仰基督以后,神权与皇权的较量中,有人不得不为耶稣出生定下一个时间,以示本方的权威。

而在基督教另一分支---东正教,则把“圣诞节”定在了1月6日,西方宗教史有着极为复杂的斗争和演变过程,这跟中国人有关系吗?没有。

那为什么中国人会认同12月25日,而不是1月6日?简单说,如果美国人是过1月6日,那么圣诞节在中国也是1月6日。这是文化力量强弱所决定的。

既然是谎言,那么当你得知之后,是否就不参于“圣诞节”呢?对中国人而言,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圣诞节”的娱乐性和商业性。

\

娱乐性和商业性,正在为宗教文化在中国构建起装饰墙,或说堡垒,当一种文化兴起时,另一种文化必定会受到消解,文化多元化的恶果,已经在欧洲的爆炸声中充分体现。

我们欢迎文化交流,雪莱和辛弃疾都有他的伟大之处,但我们却与欧洲人一样,在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平中,忘记了宗教文化的危险性。

“圣诞节”的心理需要

文化与宗教文化是两个概念,前者促进人类思想的进步,后者则相反。“圣诞节”深受小孩子喜爱(当然离不开老师和商家的引领),而小孩子喜欢的必定是浅薄的东西,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从天真到成熟。

真正的西方文化并不是来源于帕特农神庙或圣母院,而是来自伦敦的咖啡馆或巴黎贵族们的沙龙,还有佛罗伦萨的工匠作坊。

中国文化可以来自庙堂之上,也可以是田间地头,它的根基更深,而且不带宗教色彩。

礼物为什么要放在袜子里?起源是欧洲有三姐妹,家境贫寒,打算做妓女养活自己,一位圣人却在这天夜里,顺着烟囱爬进她们家壁炉,然后发现了她们的长统袜,把金币放入其中(也有说直接从烟囱往下扔的)。

\

骗小孩是可以的,大人一想就不对,半夜三更不敲门,还对女人长统袜特别有兴趣的老男人,正常吗?他对长统袜掏出来的是金币吗?

“圣诞节”能够在十九世纪未,成系统的发展起来,得益于狄更斯文字。作为文学巨匠,他敏锐的捕捉到欧洲中产阶级对家庭幸福的渴望。

这时,圣诞节的真正社会意义被发现,它成了最理想的家庭宗教活动。圣诞歌(平安夜来自德国),圣诞树也是德国人首创,却在维多利亚女王的支持下迅速在英格兰推行开,圣诞老人和鹿车来历不明,美国,芬兰都有可能。平安夜吃苹果,是中国人的发明(可能是苹果商促销)。

除了莫名其妙的苹果之外,一切皆象征着室外严寒和室内温暖---和睦家庭和冷酷社会的巨大反差。

只有家庭式宗教活动,才能使圣诞节有真正的生命力。但在这一个远离宗教的中国社会,圣诞节有家庭意义吗?更多的是朋友问侯和商场打折。

二十世纪初,圣诞节开始呈现全世界传播的力量。欧洲移民是最主要的生力军,以前法国乡下人会在农闲时分去巴黎打工,1870年后,建筑业飞速发展,很多乡下人就定居在巴黎。

\

铁路普及后,连布列塔尼人也开始涌向巴黎蒙帕纳斯火车站,出了火车站,就开始了他们的寻梦之旅,身材火爆的布列塔尼美女迅速击败洛林姑娘,成了巴黎烟街柳巷的主力军。

世界在慢慢改变,对于异乡人来说,更是一份感情的需求,无论是泥瓦匠,还是高级妓女,虽然没有小资产阶级家庭那种幸福和温馨,却也需要心灵的慰藉,圣诞卡片开始风靡欧洲。

随着交通的发达,人们从国内流动,变成了大规模的全球移动,北美大地成了无数欧洲移民的落脚之地,他们大多数是乡下人。

\

美国对于移民来说,最初不是一个社会,而只是一个挣钱的地方,以爱尔兰人为例,他们一年汇回家的钱款达170万英镑之多。

这背后是他们没日没夜的辛劳。劳动者迫切需要一个假日,来放松身心。虽然资本方并不乐于看到工人们放假,但圣诞节是个无比强大的理由,双方形成了默契后,这个节日愈加发扬光大,然而,西方从来没有全社会放假一周以上的体验。

中国有着更强的家庭观念,最能体现其涵意的是---春节。否则,又何必有春运?

春节不是一个人的节日,它属于家庭,如果是一个人,无论陪你过的是朋友还是同事,这个春节总是有些难堪。

圣诞节会挤掉春节吗?很难预料,现在看是天方夜谭,因为圣诞节还远远无法进入中国式家庭。

那么,五十年后,一百年后呢?不要忘记,一直有力量在推动圣诞节等西方节日在中国落地生根,变种发芽。

耶稣诞辰日无据可查,却要人们接受圣诞节,对于虔诚的教众来说是个悖论。

毛泽东的生日(12月26日)却有据可查,而且差不多也是这一天(时差)。中国人何必热衷于一个查无实据的生日?

\

平安夜,是谁在守护着中国人的平安?

庆祝一下毛泽东生日岂不更科学?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1541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平民化的毛泽东和神化的华盛顿

平民化的毛泽东和神化的华盛顿
不是有人喋喋不休抱怨中国人缺乏感恩之心吗?同样是这些人,却试图去淡化毛泽东在人民心中的地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